690、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像个痞子

发布时间: 2020-05-22 17:54:01
A+ A- 关灯 听书

    萧宏伟和吕玉清在讨论“如何与身家上亿的陈汉升”相处这种问题,陈兆军和梁美娟压根不需要考虑。

    陈汉升就算是苏东省首富,老陈和梁太后也是他的亲爹亲妈。

    “先去换睡衣,我已经洗好放在你床头了。”

    回到家里以后,梁美娟指使着陈汉升:“换完以后来沙发,我有事要问。”

    “烦人,这都晚上9点了,平时我已经睡美容觉了······”

    陈汉升嘟嘟囔囔的抱怨。

    “啪!”

    挨了响亮的一巴掌以后,陈汉升的废话戛然而止,听话的走回卧室。

    “你们要问啥?”

    陈汉升换好衣服来到客厅,翻找遥控器打开空调,梁美娟本来又要下意识的唠叨几句,后来又觉得不妥。

    按照陈汉升的资产,他都能在背上绑个空调,24小时不间断吹风了。

    “刚回来就开空调,你先让心静一静!”

    梁美娟不好意思再说“省电”,不过又找到了其他理由。

    陈汉升也不搭理,懒懒的踢掉拖鞋倒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同样看着《超级女声》。

    “真是懒死了,你幼儿园的时候多可爱啊,现在怎么就这样了!”

    梁美娟在陈汉升身上打了一下:“把腿缩起来,别人不坐了吗?”

    陈汉升撇撇嘴,乖乖的收起小腿。

    “我问你。”

    梁美娟开始“审讯”了:“你赚的这些钱里,有没有做过违法生意?”

    “没有。”

    陈汉升再次确认道:“不是说了吗,我做的事情,其实比抢钱来的快。”

    梁美娟慢慢放下心,没有违法就好。

    梁太后是了解自己儿子的,混起来一点规矩不讲,除了数学题以外,这狗东西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除了小鱼儿和梓博他们以外。”

    梁美娟又继续问道:“还有谁知道你有这么多钱。”

    “挺多的,这事不需要保密。”

    陈汉升不以为然的说道:“果壳下半年要上市手机了,我打算亲自出来吆喝,到时全世界都知道了。”

    “你就不能跟你爸学学,低调一点啊!”

    梁美娟有些恼火:“财不外露知道吗,你还要继续上学的,有人对你使坏怎么办,亲戚和你借钱怎么办?”

    “使坏就想太多啦,这点钱真不算多。”

    陈汉升坐直身体:“粤城有个村叫猎德,因为拆迁人均身价几个亿,也没见匪徒去绑架他们啊,再说我大四下学期就很少住学校了,室友都去实习,空荡荡的也没啥意思。”

    “那你住哪里?”

    梁美娟愣了愣:“打算和幼楚或者小鱼儿同居了?”

    “我不和她们一起住。”

    陈汉升挪挪屁股,亲昵的搂住梁太后肩膀:“我回家孝顺你和我爸。”

    “去去去,我们还想多活几年呢。”

    梁美娟白了一眼陈汉升,不过也没有甩掉儿子的手臂。

    因为性格原因,陈汉升和父母之间的感情更融洽,王梓博虽然也很爱自己父母,不过他是从来不会表达,两代人之间有很深的隔阂感。

    “至于亲戚借钱。”

    陈汉升耸耸肩膀:“他们应该先和你们开口吧,你和老陈都觉得没问题,那我也所谓了。”

    梁美娟觉得也对,不过面对巨额身家的儿子,还有他那满不在乎的态度,梁太后心里仍然没办法平静,可是又不知道再说什么。

    看到丈夫“傻坐”在旁边,梁美娟忍不住心头火气:“整天不是去画院就是去书院,花钱买了一堆赝品,儿子出了这么大事,连个屁都不放一个!”

    “我······”

    老陈也很委屈,刚才你一直在说话,谁敢多嘴啊。

    再说了,什么叫“儿子出了这么大事”,听起来还以为陈汉升被抓进去了呢。

    “咳~”

    陈兆军清了清嗓子,其实在陈汉升的事业发展上面,老陈也找不到太多的切入点。

    一个是隔行如隔山,陈汉升大一时就能鼓捣出百万身家,说明他很有做生意很有眼光和天赋,老陈觉得自己是指导不了的。

    陈兆军大智慧的地方就体现在这里,他不会胡乱插手不懂的地方,尽管这是自己的儿子的产业。

    另一个是果壳的规模太大了,2005年港城“千万级”的商人并不少见,不过到达“亿”这个单位以后,其实也就那么寥寥几个。

    所以,老陈不打算和儿子大谈特谈如何发展企业、如何管理下属、如何交好政要人员,这些陈汉升肯定是知道的,否则果壳也不会突然窜起来。

    陈兆军想了想,还是从另外角度和儿子谈谈心。

    “你啊,有钱了首先要注意节制,其次是注意身体。”

    老陈缓缓的说道:“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我和你妈眼瞅着快50了,人到了这个岁数,钱不钱的也无所谓了,总之够用就行,我们关心的也不是你有多少财富,平平安安最好。”

    陈汉升点点头,很明显这些话他还是能听进去的。

    “另外,你平时少惹你妈生气。”

    老陈这是在批评了,前阵子陈汉升把梁太后气的摔了小灵通。

    “那天晚上,你妈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陈兆军叹一口气:“早上起来都有黑眼圈了。”

    “啊?”

    陈汉升也心疼了,凑过去看了看梁太后,突然“Mua”的在梁美娟脸上亲了一下:“妈,我估计以后还要再气你一次,以后就保证当个乖儿子了。”

    梁美娟本来挺感动的,不过听到陈汉升这不三不四的“保证”,满心都是无奈。

    最后一次,不出意外就是应在那两个姑娘的身上了吧。

    真不知道到时怎么收场哟!

    “还有感情的选择,一定要慎重的考虑······”

    陈兆军虽然偏向萧容鱼,这个时候并没有规劝,因为梁美娟就在旁边,否则,这场和谐的家庭会议室可能又以争吵收场了。

    现在这样挺好的,明亮的灯光下,普通的三室一厅,普通的红木沙发,闪烁的电视画面,“呼呼呼”打着冷风的格力空调,一家三口坐着闲聊。

    一直被嫌弃“三句话闷不出一个屁”的陈兆军,他今晚话最多,不过语气非常的诚恳,每个字包含着一个父亲对子女的浓浓关爱。

    陈汉升反而最沉默,盯着玻璃茶几不吱声。

    梁美娟也没有了平时的凶悍,看看老公,再看看儿子,脸上都是温柔。

    其实,梁太后真没想过儿子以后能多厉害,她的愿望一直以来都很朴素。

    陈汉升大学毕业有份工作,找个持家的女孩结婚生子,自己帮着带一带孙子和孙女。

    这辈子,前半生有一个包容自己脾气的老公,后半生有个孝顺的儿子,梁美娟觉得自己作为普通人,已经不用奢求太多了。

    “本来呢,我觉得你这样的性格和处事方式。”

    老陈还在继续说话:“至少要等到35岁才有现在的成就,没想到你只失败一次,立刻就能崛起。”

    陈汉升咧咧嘴,老头子看事情其实挺准的。

    “我和你妈工资足够,你不用汇钱过来。”

    陈兆军笑着说道:“不过真的需要,我们也不会客气,你有这么多钱,我和你妈选择权可以更多一点,两人都能随时退休了。”

    “那就要尽快确定一个,早点结婚生小孩!”

    梁太后的这句话,又让陈汉升没了耐心,假装打电话跑去卧室里上网去了。

    “······你的话就听得进去,我的话就听不进去!”

    梁美娟不满的抱怨。

    陈兆军宽厚的笑了笑,他不会责怪老婆打断了这个温馨气氛,就像梁美娟当年没有嫌弃自己职务低,工资少,咬牙吃了好几年的苦。

    “哎,算了!冰箱里有西瓜,你先拿出来放一放,等凉气走了再给陈汉升端过去。”

    梁美娟叮嘱一句就去洗澡了。

    老陈拿出西瓜后,又坐回沙发上安静抽烟,脸上有着淡淡满足的笑意。

    ······

    第二天陈汉升在家睡到自然醒,中间收到小鱼儿的几条短信,她说带着边诗诗见识一下“港城美景”。

    陈汉升嗤笑一声,港城这个地方,除了花果山有点名气,还能骗骗慕名而来的游客以外,好像也找不到其他值得称赞的地方了。

    所以,陈汉升估摸着两人就是逛逛商场和书店,再找个地方吃点甜食冷饮,这就相当于见识了“港城美景”了。

    关键边诗诗还会觉得今天很丰富,毕竟吃了四喜丸子、油炸豆干、草莓圣代、奶油蛋糕······

    可爱的女生就是这么好骗。

    陈汉升从床上爬起来,一边给沈幼楚打电话,一边四处寻找吃食。

    好家伙!厨房又是很干净。

    “昨天晚上的家庭会议,其实就是哄骗一下我这种老实人呗!”

    陈汉升郁闷的嘀咕。

    沈幼楚那边听到了,关心的问道:“没有早饭吗?”

    “是啊。”

    陈汉升又开始瞎几把扯淡了:“昨晚我爸妈吵架,他们吵的可凶了,我当中间人调停了很久,结果一顿饭都不给我留,沈幼楚你心疼不?”

    “嗯······”

    沈幼楚小声的应了一下。

    “嗬嗬~”

    陈汉升傻笑两声:“那你亲我一下。”

    沈幼楚那边安静下来,听筒里传来阿宁被胡林语训斥的声音。

    “亲啊!”

    陈汉升催促道:“我都快饿死了,临死前想就听你亲我一下。”

    “······”

    又是一阵沉默,过了半响沈幼楚终于说道:“我,我亲了。”

    “亲了吗?没听见啊。”

    陈汉升知道沈幼楚应该是真的亲了,只是很轻微的那种,他还是继续调戏沈憨憨:“你要这样,‘Mua’的一下,我要听见回音。”

    “我去辅导阿宁写作业了。”

    这个要求对沈憨憨来说就太为难了,肯定是嘟着小脸不答应,不过她也担心陈汉升没有吃饭:“家里有面条吗,下一点很快的······”

    “不说了,你都不关心我的死活,还说什么。”

    陈汉升假装生气的挂掉电话,准备去找萧容鱼汇合,正在刷牙的时候,手机“叮”的来一条信息。

    沈幼楚:mua。

    陈汉升志得意满的大笑两声,又给沈憨憨回了条信息。

    陈汉升:Mua、Mua、Mua······

    刷完牙来到楼下,正是中午最热的时候,视野里一片耀眼的白光,树叶被晒得蔫卷起来,就连小朋友都不愿意跑出来疯玩。

    偏偏两栋楼中间的阴凉地上,一群中年妇女坐着小凳子,摘菜的摘菜,扒毛豆的扒毛豆,总之手上没闲着,嘴里也没闲着。

    这些全职妇女就是小区的里“摄像头”,谁家有点什么花边新闻,根本藏不住的。

    王梓博要是看到这一幕,他宁愿不出去了,或者晒点太阳绕绕路,也不愿意经过这里。

    陈汉升不是那种吃亏的性子,不过他也得挨个招呼:“夏姨、刘姨、张姨······”

    这些都是老邻居了,可以说是看着陈汉升长大的。

    “汉升什么时候回来啦,哎呦,个子又长高了。”

    “小时候看着像美娟,现在越来越像老陈了,儿子还是想爹啊。”

    “有空来阿姨家吃饭啊,你赵叔钓了点小龙虾。”

    ······

    阿姨们都很热情的回应,等到陈汉升开着路虎离开后,她们看着扬起的阵阵尘土,话题很自然的转到了陈汉升身上了。

    “老陈家这儿子,真是出息了啊,这车估计得20多万吧。”

    “居然那么贵啊,汉升好像还在上大学吧,啧啧,梁美娟也真是舍得。”

    “算啦,老陈在单位里闷声不响的升到办公室主任,那个位置一般副局长都不如他呢。”

    ······

    这些可爱的邻居们就是这样无聊,陈汉升也不会计较,因为梁美娟有时候也搬个小凳子,参与小区里的八卦大赛。

    来到海宁路附近的一家冰饮店,萧容鱼和边诗诗果然在这边吃零食呢。

    两人打扮都差不多,高翘的马尾辫,白色短袖和7分短裤,肩膀上斜背着一个卡通小包,不过一个是多啦A梦,一个皮卡丘。

    她们都是活泼的性子,正在研究哪种颜色的指甲油更漂亮,店里也有些暑假聚会的大学男生,互相挤眉弄眼让对方去搭讪。

    可惜他们还是太害羞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高大男生推门而入,右手径直搭在那个五官最漂亮,笑起来有梨涡的小仙女肩膀上。

    “hello,美女们,我叫陈英俊,你们要加个秋秋号吗,我可是靓号。”

    “咦~”

    萧容鱼“咯咯咯”笑着打了一下陈汉升,又把几种指甲油拿出来:“小陈,你觉得哪种颜色好看。”

    陈汉升哪里懂这些,不过还是假装很认真,其实敷衍的随意挑了一个颜色,关键他还说出好几条理由,哄得小鱼儿很开心。

    “梓博呢?”

    陈汉升抬头看了看,没看见王梓博。

    “他说今天有点事,让我们自己逛街。”边诗诗解释道。

    “王梓博能有个鸡脖事。”

    陈汉升看了看时间:“快中午了,再坐一会就去他家吃午饭。”

    “不好吧······”

    边诗诗迟疑着说道:“他可能真有事。”

    “不去算了。”

    陈汉升无所谓的说道:“我爸妈和小鱼儿爸妈都在上班,我们是去解决午饭的,不过你也别担心,出门右拐200米是一家兰州拉面,隔壁还有沙县小吃,这些都是全国连锁大酒店。”

    “鹅鹅鹅鹅······”

    萧容鱼被逗的捧腹大笑。

    真是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像个痞子。

    “那······我去就去吧。”

    边诗诗也不好意思再坚持:“我要买点水果吗?”

    “咦?”

    陈汉升故作迟疑:“去同学家吃饭,还需要买水果吗?”

    “不需要啊~”

    小鱼儿立刻接口:“第一次去男朋友家里才需要吧······啊,别挠我,小陈救我!”

    边诗诗对这对“邪恶情侣”挤兑的满脸通红,所以又是老一套,伸手去挠着小鱼儿的痒痒。

    其他男生看着这边的欢声笑语,心里都有些涩涩的。

    果然,快乐都是别人的,我什么都没有。

    ······

    (没看到表白,是不是很失望,没关系今晚有加更,这样能理直气壮的求个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