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7、在外重拳出击,在家唯唯诺诺

发布时间: 2020-05-21 10:01:19
A+ A- 关灯 听书

    陈汉升从没把黄慧放在眼里,她也只能骗骗大一时的王梓博,大三时的王梓博都已经骗不了。

    当然了,如果不是边诗诗的“天使降临”,王梓博说不定又会被叶绮这种中高段位的女人“养在鱼塘”里。

    等到萧容鱼和边诗诗从律所下来后,陈汉升开车拐上了建港高速。

    边诗诗以前去过港城,不过当时是为了给闺蜜庆祝生日,快去快回时间比较紧张,这次终于能欣赏一下路边的景色了。

    “苏东省还是平原多啊。”

    边诗诗感慨道:“我们湘南那边就是山多,小灵通都经常没有信号的。”

    “梓博听见没。”

    陈汉升笑着接话:“边诗诗在暗示小灵通换成手机呢。”

    “噢,我听到了。”

    王梓博认真的点点头。

    “你猪啊!”

    边诗诗恨铁不成钢的打了一下王梓博:“你什么话都听陈汉升的,迟早给他卖掉,还要帮他数钱。”

    虽然两人已经是“男女朋友”关系了,平时也能够单独约会,甚至在东大校园里遇到熟人,边诗诗都能大大方方的介绍“这是我男朋友王梓博”。

    不过,王梓博发现边诗诗总有些冷淡,这种冷淡并非感情不投入,好像是有些委屈或者遗憾没有实现。

    “就是差了一点点感觉。”

    王梓博也在纳闷,这点感觉差在哪里呢?”

    ······

    从建邺回港城大概四个小时左右,不过因为放暑假,高速上出现好几例交通事故了,多堵了一个多小时,到了港城已经傍晚6点半了。

    车上其他三个人都在闭眼休息,这种几百公里的长途高速都是这样,除了司机以外,乘客都是吃一会、聊一会、再睡一会,睁眼后还要天真的惊呼:“哇,已经到了啊,我感觉就是眯眯眼而已。”

    进入苍梧绿园小区以后,后排的王梓博和边诗诗已经醒了,只有副驾驶上的萧容鱼仍然闭着眼。

    小鱼儿的五官尤其精致,瓜子脸染着一层淡淡的红晕,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睑上,时不时的微颤几下,秀挺的鼻梁让整张面孔立体起来,嘴唇天然红润,两侧梨涡更是无限的增加甜度。

    陈汉升盯了半响,就在王梓博和边诗诗都以为即将出现“王子吻醒了公主”浪漫一幕的时候,陈汉升居然伸出手,轻轻在萧容鱼脸上“啪”的扇了一下。

    “干嘛打我!”

    小鱼儿突然睁眼,一把扯下耳机问道。

    陈汉升没想到萧容鱼反应这么快,不过他也不慌,指了指外面的小区:“我们已经到家了。”

    “那你推推我就好了。”

    萧容鱼噘着嘴:“为什么要打我?”

    “咳~”

    陈汉升咳嗽一声:“你脸上有只蚊子,我准备打死它的。”

    “瞎说!你就是故意打我的,其实我刚刚根本没睡觉,一直在听歌,车里根本没有蚊子!”

    萧容鱼揽过陈汉升的脖子,在他脸上狠狠的拧着:“让你打我,让你打我,让你打我······”

    陈汉升一边挣脱,一边大喊“冤枉”:“萧容鱼你是神经病吧,没睡觉闭什么眼睛啊!”

    看着这样的场景,王梓博和边诗诗都很羡慕。

    “王子吻醒公主”只是童话,“悄摸扇巴掌”估计才是情侣的常规操作吧,这是没有隔阂的表现。

    “我们什么时候能这样?”

    王梓博心里想着,忍不住看了一眼边诗诗。

    “你先表白再说!”

    边诗诗不吭声,只是回了一个白眼。

    ······

    四个人“蹬蹬蹬”的上楼以后,老萧早已听到动静,笑呵呵的站在门口等待了。

    这个港城市分管刑侦的公安局副局长,系统里很有名气的“中年吴彦祖”,现在是一点架子没有,负手站在楼梯口,眼眸里都是女儿的身影。

    偏偏小鱼儿还不满意,嘟囔着说道:“爸爸,你怎么不去楼下接我呀。”

    “家里来人了。”

    萧宏伟打量着女儿,那种喜悦感和宠溺感是根本不加掩饰的。

    王梓博和边诗诗都客客气气的打招呼,只有陈汉升笑嘻嘻的说道:“来啥客人了,还能比我和萧容鱼更重要?”

    这句话很不要脸,有点像刘禅吹牛逼,当年,我和赵子龙在长坂坡杀了七进七出,威风凛凛······

    萧容鱼发现陈汉升蹭自己“流量”,马上委委屈屈的告状:“爸爸,小陈刚才打我了。”

    “我没有!”

    陈汉升无可奈儿的分辩:“我就是逗她玩的。”

    “就有!”

    萧容鱼不依不饶,还把白皙的瓜子脸凑过去:“爸爸你看,小陈扇我脸了。”

    “什么?”

    萧宏伟吓了一跳,凑过去看了看,然后心疼的说道:“感觉都肿了一点。”

    “是的呢。”

    小鱼儿捂着脸颊点点头,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

    “我······”

    陈汉升突然能理解,那些曾经被自己气的胸闷“受害者”的感受了。

    “服了你们!”

    陈汉升不再搭理这对戏精父女,摇摇头走进门换鞋子。

    客厅里果真有两个人影,看起来还挺熟悉的,声音也不陌生,咦,怎么有点像老陈和梁太后?

    前阵子陈汉升惹了亲妈不高兴,所以放暑假他故意没有汇报,打算等着半夜再蹑手蹑脚的回家,或者在小鱼儿这边“政治避难”个三天五天的,没想到爹娘居然也在做客。

    梁美娟正和吕玉清聊天呢,神情中带着轻快的笑意,不过看见陈汉升以后,她脸色马上变了。

    陈汉升预感到不妙,转身就要逃跑,没想到老萧恼怒这个臭小子“欺负”自己闺女,故意磨磨蹭蹭的挡在前面。

    陈汉升再抬头,梁美娟已经站在自己面前了。

    “妈,你认错人了,我不是陈汉升。”

    陈汉升佯装镇定的说道。

    “啪!”

    陈汉升肩膀马上挨了一巴掌,梁美娟叉着腰:“你不是陈汉升,为什么叫我妈呢?”

    “这位女士,麻烦你不要动手动脚。”

    “就动了,你可以报警啊,你萧叔叔就是警察。”

    “梁姨,小陈刚才打我脸,你看看都肿了。”

    “阿姨看看,哎呦,还真的肿了,陈汉升你厉害了嘛,居然打女孩子。”

    ······

    看着陈汉升缩在门口,被一个中年女人这样“欺负”,边诗诗暗暗咂舌:“陈汉升在外面多霸道啊,回家这么惨吗?”

    “别管他。”

    王梓博笑着说道:“小陈就怕梁姨,他是能跑就跑,跑不掉就躲,躲不掉就只能受着呢,梁姨打累了就会停下来。”

    果不其然,梁太后又打又骂很快没了力气,这才走回沙发上休息。

    其他人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老陈甚至还殷勤的倒了杯温水:“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消消火准备吃饭。”

    边诗诗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不过等到陈汉升从木地板上站起来,他又嬉皮笑脸的出现在客厅:“就这点能耐吗?妈你不买个破甲弓,连我防御都破不了啊。”

    “这么贱的吗?”

    边诗诗心里点点头,的确该打!

    ······

    (今天3章,大家520快乐。)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