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3、“果米”联合研究院

发布时间: 2020-05-19 09:00:31
A+ A- 关灯 听书

    晚上,陈汉升约着郑观媞去吃烧烤,郑闺蜜对这些街边小吃一直很感兴趣,陈汉升陪着她吃过很多次了。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陈汉升从当年火箭101的大学生老板,变成一位涉猎电子实业、互联网、天使投资的不著名企业家了。

    在地位上已经和郑闺蜜分庭抗礼,甚至超过她了。

    唯一不变的就是那颗初心了,每当有些穿着短裤,露着大长腿的年轻女孩走进烧烤店,陈汉升总是端起啤酒杯,一边假装抿着,眼睛一边滴溜溜跟着那些大长腿转动。

    “啧啧,没有人可以永远18岁,但是陈总喜欢的对象永远18岁。”

    郑闺蜜夸奖道:“陈总也算是不改初心了。”

    “郑总谬赞了。”

    陈汉升脸皮厚也不介意,顺便拿出会议报告:“关于合作的事情,你觉得联合成立一个研究院怎么样?”

    郑观媞看完会议报告,默不作声的拿起炭烤玉米,一粒一粒的慢慢吃着。

    陈汉升也不催促,郑观媞和自己之间属于“亦敌亦友”的关系。

    私底下是男女闺蜜,明面上却是两个企业的老板,虽然不会像陈汉升和洪仕勇那样“不死不休”,不过合作中尽量多占便宜,偶尔拿“友商”涮一下热度,这种事情郑观媞还是做得出来的。

    “呼~”

    郑闺蜜啃完玉米,又举起酒杯和陈汉升碰了一下,这才说道:“孔静看起来一个知性御姐,心也太狠了吧,联合研究院没有问题,可是她把院长、副院长、办公室主任都安排给果壳了,我们小米只能白打工喽?”

    “话不能这样说。”

    陈汉升剥了个虾仁送到郑观媞面前,郑闺蜜略微惊讶的张开嘴巴,没想到陈汉升只是兜了一圈,最后又塞到自己嘴里了。

    “我们果壳有钱有影响力,联合研究院就是在扶贫小米啊,就像以前读书时,老师喜欢把成绩好的和成绩差的学生调到一起,目的就是互相帮助,一起提高。”

    陈汉升吃完小龙虾,习惯性的吮吸着手指上的汤汁,看见郑观媞正纠结的盯着自己,他还把手指伸过去:“你要不要也咂一咂,还有点咸味。”

    “鹅鹅鹅······”

    这要是胡林语肯定早就骂开了,郑观媞却笑得前俯后仰:“我也是服了,那两个女孩就不嫌弃你啊?”

    “怎么可能嫌弃,其实我很帅的,只有媞哥你眼瞎了没有认识到。”

    陈汉升挥挥手喊着服务员:“美女,结账啦。”

    服务员是个17、18岁的小姑娘,脸颊还有些婴儿肥,她算了算价格以后说道:“先生,一共81.7元。”

    陈汉升掏出钱包:“7毛就算了吧,我没零钱了。”

    “啊?”

    小姑娘有些为难,怯生生的说道:“先生,我们这里不砍价的。”

    “7毛钱而已嘛,你要是答应免掉,我当你男朋友。”

    陈汉升挑挑眉毛说道。

    “好的,先生你可以走了。”

    小姑娘打量一下陈汉升,飞快的答应了。

    “看到没!”

    陈汉升付完账,得意洋洋的对郑观媞说道:“虽然我并不想承认,其实姿色有时候就是一种天然优势。”

    “是吗?”

    郑观媞指了指收银台,刚才那个小姑娘正从自己兜里掏出几枚硬币,满脸心疼的递给老板娘。

    “人家是宁愿倒贴钱,都不想让你当男朋友。”

    郑观媞笑吟吟的说道:“我承认姿色是一种天然优势,可陈总身上找不到啊。”

    大概是心情不错,郑观媞又多给了服务员小姑娘20块钱小费,晚上媞哥还有工作,陈汉升也打算去找沈幼楚,两人就走回了小米电子厂。

    在路上的时候,尽管联合研究院的某些细节还需要商酌,不过名字已经先敲定了,就从“果壳”和“小米”中各取一个字,组成“果米电子联合研究院”。

    “果米”这名字既有现代感,还有一点小清新的活泼,非常符合二十年以后的审美观。

    ······

    来到天景山小区以后,沈幼楚和胡林语她们才刚刚吃晚饭,电视里播放着建邺教育频道的复播新闻。

    早上因为小鱼儿的原因,陈汉升没敢多瞟,正好借此机会看一看胡林语接受采访的样子。

    主持人:胡林语同学你好,请问你现在是遇见奶茶店的什么职务?

    胡林语:我是奶茶店的总经理。

    主持人:也是老板吗?

    胡林语:老板是我的好朋友,不过她性格比较低调,不喜欢露面。

    主持人:这样啊,那我们尊重她的意愿,胡同学能不能简要讲讲,奶茶店的发展历程呢?

    胡林语:没问题,当初我们是看到学校里有很多家庭困难学生,不过因为“贫困生助学金”的名额有限,他们的条件比较艰苦,所以就萌生了自主创业的想法,同时解决这些学生的生活学杂费······

    “吧嗒!”

    胡林语突然走过来关掉电视:“有什么好看的。”

    这就和平时吵架一样,每次总是吵完才后悔当时没有发挥好,胡林语也是看了电视上的画面,这才觉得自己哪里都是小毛病。

    比如说:领口扣子应该松开啊,头发翘起来两根啊,神情过于紧张导致太严肃了啊······

    “小胡啊,你也好意思。”

    陈汉升不爽的说道:“奶茶店刚开始的时候,你都没有参与进来,这是老子的创业理念。”

    “陆校长给我的稿子,有问题去找他吧。”

    胡林语一副“蛮不讲理”的口吻。

    “得,老陆拿我的事情做人情,突出财大教育理念‘以人为本’的先进性。”

    陈汉升笑着说道:“我不和他计较了。”

    “切~”

    胡林语口是心非的说道:“其实我本来都不想上电视的,谁让幼楚不愿意呢。”

    陈汉升看了一眼沈幼楚,她正给阿宁剔掉鱼肉里的细刺,心想等着沈憨憨上电视,我还不如等着国家开放“一夫两妻”政策呢。

    “阿姐,吃完饭我们去散步!”

    小阿宁喝了两口米粥,仰起小脑袋说道。

    现在已经是6月份的夏季,很多老人都喜欢饭后带着小朋友散步,沈宁宁在小区里认识了一些小伙伴,很期待每天和他们玩耍的时间。

    “嗯~”

    沈幼楚点点头。

    “阿哥也去,好不好?”

    阿宁又期待的看向陈汉升。

    “我啊······”

    陈汉升想起自己的“一碗水端平”理论,既然昨晚和小鱼儿一起的,今天和沈幼楚散散步也很合理吧。

    “没问你。”

    陈汉升爽快的答应了。

    既然陈汉升准备散步,胡林语就不想跟着打扰这“一家三口”了,她准备以胡总的身份打个电话给冯贵,询问一下今天狮子桥奶茶店的营业额。

    下楼之前,沈幼楚拿出花露水拍在阿宁的胳膊、脖子和脚踝上,防止蚊虫的叮咬。

    阿宁有些怕痒,“咯咯咯”的笑着在沈幼楚怀里扭动身体。

    紧接着,沈幼楚又在手心里倒上一点花露水,自然而然的在陈汉升面前蹲下,将清凉刺激的驱蚊液涂在陈汉升小腿上。

    陈汉升低下头,沈幼楚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耐,手上仔仔细细的搓动,偶尔眨动着单纯的桃花眼,仿佛这件事对她来说很正常。

    “哎~”

    陈汉升叹一口气,伸手把沈幼楚额前散落的几根发丝捋到耳朵后面。

    沈幼楚抬起头,眼神里有些害羞,更多的是娇憨的甜蜜。

    不过这在“女权代表”胡书记的角度里,她没有看到两人亲密的互动,她只看到了一个女生,居然蹲在地上为男朋友涂花露水!

    “陈汉升你有手有脚,这些事情难道不能自己做啊?”

    胡林语气呼呼的说道。

    “手断了,腿瘸了。”

    陈汉升也是坏胚,他故意要挑起胡书记的怒火,点了点沈幼楚肩膀说道:“我手机丢在沙发上了,你过去帮我拿过来。”

    “喔~”

    沈幼楚听话的站起来。

    “别去,幼楚你别去,他连一个请字都不说!”

    胡林语多希望沈幼楚能够拒绝陈汉升啊。

    “好的,那我加个请。”

    陈汉升笑嘻嘻的说道:“沈幼楚,你过去把我手机‘请’过来。”

    ······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