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1、陈汉升:一个双标的“活菩萨”

发布时间: 2020-05-17 08:55:19
A+ A- 关灯 听书

    小鱼儿这一口虽然咬的有点重,陈汉升心里却慢慢的放松下来。

    稳定性测试→通过。

    其实按照萧容鱼的性格特点,她既然说了“不再折腾”,基本就不会再因为奶茶店和陈汉升闹脾气了,咬一口发泄完心中的小委屈,“奶茶店”的事情就这样揭过了。

    果然,小鱼儿从陈汉升身上跳下来,从包里拿出可爱的蝴蝶结皮筋,将柔顺的长发束成高高的马尾,仰着下巴说道:“准备吃饭吧!”

    边诗诗都在思考怎么圆场了,哪知道小鱼儿仿佛没看到电视上的内容,拿起牙刷就去洗漱了。

    “梓博你怎么回事?”

    陈汉升盯着小鱼儿高挑的背影,故意骂道:“大早上的看什么教育频道,你多大年纪了,还要看动画片吗?”

    “妈的,这狗东西过河就拆桥。”

    王梓博心里嘀咕着,拿起遥控器默默调到央视一套。

    不过吃饭时,偶尔瞅见陈汉升脖子上浅浅的牙印,还有萧容鱼若无其事和边诗诗聊天的画面,王梓博倒也佩服。

    “小陈还是这样牛逼啊,什么难题他都能摆平,居然有些期待修罗场爆发后小陈的骚操作了。”

    王梓博随即又摇摇头,修罗场一旦爆发,小陈不好过,自己也是要蜕一层皮的。

    萧or沈?

    王梓博有些不敢想象。

    吃完早餐,萧容鱼准备回宿舍换衣服去律所,陈汉升下午要去果壳电子,两人站起来的时候,边诗诗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也先回去了,中午给你送饭。”

    “嗯?”

    这下轮到陈汉升和萧容鱼不理解了。

    如果是陈汉升住院,萧容鱼肯定不会离开,男女朋友之间何必这样生疏。

    “噢噢噢······。”

    王梓博显然也比较意外,不过他还是忠厚,虽然脸上布满了沮丧,嘴里还是强笑着说道:“中午天气太热了,我随便吃点就好了,再说这只是假住院而已。”

    他一边说还一边扭着手腕,迫切的证明“自己没问题”。

    “哼!”

    王梓博越是这样,边诗诗好像越是不高兴,拎起小包挽着小鱼儿的胳膊:“走了,我们回宿舍。”

    萧容鱼向王梓博投去同情和疑惑的一眼,一起出了病房。

    陈汉升幸灾乐祸的“嘿嘿”直笑,他其实也没搞明白原因,不过王梓博的反应更蠢,居然在女朋友面前表现出自己“不需要她的一面”。

    这要换了自己,肯定是先把女朋友留下来再说。

    “梓博,哥走了啊。”

    陈汉升冲着王梓博吹了声口哨,拍拍屁股也走了。

    “狗几把的!”

    王梓博骂了一句,不过看着刚刚热闹的温馨的病房瞬间空荡荡的,他满身都充斥着无所适从的失落感,还有一种美梦初醒的不真实感。

    “我······应该是恋爱了吧。”

    王梓博呆呆的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拿起手机给“陈老师”发了条信息。

    王梓博:小陈,这怎么回事啊?

    陈汉升看到信息时正在开车,他看了一眼短信,又通过后视镜瞧了瞧后排的边诗诗。

    萧容鱼也没有坐在副驾驶,坐在边诗诗旁边询问原因。

    “王梓博,他都没表白啊!”

    边诗诗在闺蜜面前没有隐瞒,气呼呼的说道。

    “噢~原来是这样啊。”

    陈汉升和萧容鱼反应过来了,王梓博和边诗诗这两人感情够了,契机也到了,甚至关系也已经确定,边诗诗其实也认同了王梓博的“男友身份”,还愿意给他带午饭。

    不过边诗诗也有点小委屈,这可是自己的初恋啊,没有那句“诗诗,你能做我女朋友吗?”,总觉得少了那么一点浪漫和仪式感。

    “就这?”

    陈汉升嗤笑道:“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也就你们女生在意······”

    说到一半的时候,发现萧容鱼正盯着自己,陈汉升面色不变,泰然自若的抛弃发小:“······女生在意,其实男生更应该在意,王梓博这事做的不地道,我有空对他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让梓博深刻的认识到犯了什么错误,5000字检讨先给他安排上。”

    萧容鱼仍然不吱声。

    “咳······”

    陈汉升清了清嗓子:“我是早就说过了,高考后的班级聚会上,我当时就对萧容鱼表白‘你愿意当我女朋友吗’,结果还被拒绝了。”

    提起这件事,萧容鱼才饶过陈汉升:“算你反应快,因为那次以后,你再也没有正式说过了。”

    “是吗?”

    陈汉升假装糊涂:“你肯定是记错了,其实你要是想听,我可以天天喊的,小鱼儿你愿意当我女朋友吗,小鱼儿你愿意当我女朋友吗······”

    “就知道贫嘴!”

    萧容鱼没空搭理陈汉升,又去安慰边诗诗了。

    边诗诗对这件事真的很计较:“陈汉升,你不许去提醒王梓博啊,哪有一步步教人恋爱的,这件事必须让他自己悟通,拜托你了可以吗?”

    “没问题!”

    陈汉升马上答应了:“我要是说的话,我就是狗!”

    到了东大宿舍以后,萧容鱼和边诗诗上楼洗澡换衣服,陈汉升在楼下等待,他“嗒嗒嗒”的给王梓博回了条信息。

    陈汉升:兴许是太累了吧,不过边诗诗这样的反应,肯定是有别的原因,好在你们关系已经基本稳定了,本专家觉得问题不大,再观察两天看看。

    陈汉升现在不打算透露,他等着哪天强迫王梓博做什么事的时候,王梓博不听话,那时就可以拿出来威胁了。

    “梓博,你知道边诗诗虽然当了你的女朋友,但是一直不咸不淡的原因吗?”

    “不知道啊。”

    “我知道,不过你先答应做XXX事,做完我就告诉你。”

    “嘿嘿嘿~”

    陈汉升想象着这个桥段,自言自语的说道:“我可真是狗啊,汪汪汪······”

    等到萧容鱼和边诗诗洗完澡换好衣服,陈汉升又送她们去了律所,因为起的比较早,回到财大宿舍后也才10点不到。

    今天是周六,602几个室友都在宿舍里睡懒觉,看到陈汉升回来以后,金洋明突然“咕噜”一声从床上跳起来,大踏步走到陈汉升面前。

    “陈哥,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金洋明手里拿着饭盒,“愤怒”的问道。

    杨世超和郭少强也笑嘻嘻的跟在后面,看样子要围堵揍一顿陈汉升似的。

    “好汉且慢说话?”

    陈汉升看出来大家在演戏,他也很配合的举起双手后退,歪着头脑思索一阵子:“难道,我和冬儿的事情暴露了?”

    金洋明原来戏谑的脸庞突然愣住了,手里的不锈钢饭盒“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陈汉升,我他妈和你拼了,你连我家小冬儿都不放过!”

    “老六,老六你别激动,老四肯定逗你玩的啊。”

    “老四你也是,瞎几把乱说什么啊,赶快道歉!”

    ······

    最后,这场宿舍闹剧还是以陈汉升道歉和请客吃饭收尾,他也很纳闷:“你们为啥这样激动,长得帅,又有钱,女朋友还漂亮,难道都是我的错吗?”

    “呸!”

    金洋明忿忿不平的说道:“陈哥你也好意思,602公认‘舍草’是我,你就是一个混子,还是一个被学校保研的混子。”

    陈汉升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保研”的消息泄露了。

    “你们咋知道的?”

    陈汉升好奇的问道。

    “我们学校保研名单就是6月份确定啊,暑假以后公布而已。”

    金洋明很不理解:“如果沈幼楚和白咏姗保研,那我没有一点意见,陈哥你一个高数考了12分,英语四级到现在没过,上课总是睡觉的学渣,凭什么保研啊?”

    “难道······?”

    陈汉升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睡觉的姿势比较帅?”

    这样的回答立刻引来一片不满,最“愤青”的戴振友更是上升到另一个高度:“这就是现实社会的黑暗,老子早就认识到了,谁说大学就是象牙塔,看看那些查寝的学生会成员见到老四卑躬屈膝的样子,tui!太恶心了!”

    “可以!”

    陈汉升“啪啪啪”的拍手鼓掌:“老戴很有反抗精神啊,我再给你配一段旁白,公元2005年,财大学生会主席陈英俊贪污受贿、腐败无能、致使校园大乱,民不聊生,各院学生不堪压迫,并起反抗,上演一段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哈哈哈~”

    李圳南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完他也感慨的说道:“我觉得大四以后,很多人的生活轨迹都会发生改变,陈哥保研了,胡林语也上电视了,商妍妍据说要在附近开了一家咖啡馆,沈幼楚和白咏姗她们肯定会考上更好大学的研究生,公管班级好像一下子就要散掉了,大学过的真是太快了。”

    这样一说大家都有些沉闷,凭心而论,虽然这三年没学到什么正经知识,不过快乐是真的快乐。

    陈汉升笑嘻嘻的抽着烟,杨世超走过去锤了他一下:“咱们别想那么多了,老四这个流氓性格,他肯定混的最好,咱们以后来建邺,落脚地方总归是有的。”

    “别乱讲,我哪里像流氓了?”

    陈汉升皱着眉头说道。

    金洋明“切”了一声:“四哥你稍微收敛一点就像了。”

    ······

    中午,陈汉升请这群可爱的傻吊室友吃顿饭,下午他就开车去果壳电子,经过天印大道的时候,他把车停在路边看了看。

    商妍妍那间咖啡馆的装修已经基本竣工,正在透风散着油漆味,就是名字有点非主流,它叫“1206”这样光秃秃的四个数字。

    “1206对商妍妍来说,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陈汉升心里思索着,其实也并不难猜,这应该是个日期,而且大概率和自己有关系。

    首先是两人认识的时间,想想不对,那是在九月份;

    后来是两人亲嘴的时间,想想也不对,而且次数太多了;

    难道是她第一次叫“爸爸”的时间,可是也不对啊,那是在寒假。

    最后,陈汉升突然想起来,这是商妍妍准备在沪城KTV“下海”陪酒,自己把她拖出来的那一天。

    “果然。”

    陈汉升暗自点头,我真是个活菩萨,不仅挽救了商妍妍同学的内心,以后可能还要把身体贡献给她。

    谁让我心肠软呢,真是便宜她呢!

    来到果壳电子以后,陈汉升坐进了那间属于他的办公室,仰头闭眼“咯吱吱”的摇晃着真皮软椅。

    没过多久,孔御姐和小秘书都过来了,聂小雨很奇怪:“陈部长,今天你又打算在谁面前装逼?”

    小秘书的主要工作就是对陈汉升负责,她以为久不露面的老板又要炫耀自己身份。

    “不许诋毁老板的声誉。”

    陈汉升笑着说道:“我想召集几个主要管理聊聊天,下面会有个大动作。”

    “什么动作?”

    小秘书打开笔记本记录,孔御姐安静的听着,她们两人职责分工不同,面对陈汉升的反应也不同。

    “隔壁小米想和我们合作,一起开发研究新手机。”

    陈汉升解释道:“我想了想觉得还不错,郑观媞在这一块的人脉比我广,她能够找到优秀的科研团队,我们的优势是市场认可度较高,现金流比较充足,两家合作的确能够推进手机上市的速度。”

    “资本就是抱团的。”

    陈汉升最后又总结一句:“以后很少有单打独斗的企业,这样能够增加抵抗市场变化的风险。”

    “所以,你才想和几个管理谈谈心。”

    孔静明白了,果壳的几个高层诸如李小楷、曹建德、崔志峰等等都是来自新世纪,再次合作的话,面对以前的老板郑观媞,陈汉升担心他们心里有疙瘩。

    “陈部长,你对李总他们心里有过芥蒂吗?”

    聂小雨好奇的问道。

    果壳里也只有小秘书敢这样质询了,因为她是跟随陈汉升时间最长的助手,忠心不二,善背黑锅。

    “怎么讲呢。”

    陈汉升咂咂嘴,实话实说道:“背弃旧主,改投新主,虽然有不得已的理由,总归还是不太好看吧,可如果他们是投向我的话······”

    “怎么样?”

    聂小雨睁着圆溜溜的眼睛。

    “那就当我没说,绝对是支持的。”

    陈汉升很肯定的说道。

    孔静:······

    聂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