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0、世界上的任何事,套路都可以解决!

发布时间: 2020-05-16 09:06:11
A+ A- 关灯 听书

    “你在哆嗦什么?”

    萧容鱼注意到陈汉升开车时的手腕晃了一下,她更加怀疑:“是不是我说对了,你以后就是打算套路我的?”

    “小鱼儿现在的观察能力,有些逆天啊。”

    陈汉升心里一边嘀咕,脑袋里一边快速转动,想着用什么办法搪塞过去。

    “我什么时候哆嗦了,这是·····嗯······”

    陈汉升顿了顿:“我这是气抖冷,因为你的胡乱指责,我都被气的手脚冰凉,浑身发抖了!”

    “又在演戏。”

    萧容鱼扭头看向窗外,只留给陈汉升一个傲娇的高马尾。

    现在很多人都比较畏惧陈汉升,一是他本来脾气就不好,二是加上“有钱人”的buff,至少在高雯这类朋友的眼里,陈汉升的社会地位已经很高了。

    不过,这对傲娇自信的小鱼儿没什么影响,不管陈汉升是破产混日子,还是身家千万乃至上亿,她该摆脸色摆脸色,该耍脾气耍脾气。

    其实在这一点上,沈幼楚也是差不多的,只不过性格不同,她不会耍小性子表现出来而已。

    “萧容鱼,咱们这么说吧。”

    陈汉升沉默了一会,突然叫了全名。

    萧容鱼依然没搭理,只是侧了侧可爱的小耳朵,大概也在奇怪小陈为什么叫全名了。

    “从高中开始,咱们在一起六七年了,对吧。”

    陈汉升说话时,在黑漆漆的车厢里使劲睁大眼睛,直到把眼眶睁的有点痛。

    “我承认我犯过错,那次都是我的原因,明明已经和你在一起了,还去勾搭别的女孩。”

    陈汉升缓缓的说道。

    “嗯?”

    萧容鱼有些诧异,平时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彼此都会刻意回避这个话题的,小陈怎么突然就提起来了呢?

    “可是我已经改了啊,你也原谅我了,小鱼儿你自己想想。”

    陈汉升好像比萧容鱼还心痛。

    “远的就不谈了,就在刚刚,你自己打车去市二院难道不可以吗,可我就是放心不下,必须亲自接送。”

    “4月份你和孙教授去美国,其实是百分百安全的,我依然跟在你身边,那时果壳MP4正在研发中。”

    “春节的那阵子,我正和人谈生意呢,你让我接你回建邺,我二话不说连夜返回港城,你还记得吗?”

    ······

    陈汉升犯错是事实,这些也同样是事实,再加上他略微夸张的情绪化表达,终于有了效果。

    小鱼儿已经舍得转过身,她现在有些委屈,也有些难过。

    这个时候,陈汉升刚刚的“努力睁眼”也有了成效,果然被刺激出了一点眼泪,在各种车灯路灯的反射下,真有点晶莹剔透的感觉了。

    “我现在是一心一意想和你好好谈恋爱,以后和你准备过日子的!”

    陈汉升说话时,语气里带着一阵看破世事的沧桑。

    萧容鱼心软了:“小陈······”

    “你等等,先听我把话说完。”

    陈汉升不敢多耽误,时间一长,“假”眼泪就要干了。

    没有这玩意的烘托,煽情效果打个半折啊。

    “可你平时是怎么相处的?”

    陈汉升吸了吸鼻子:“每次只要听到看到‘遇见’奶茶店,你就和我发脾气,还要甩好几天脸色给我看,不过我知道自己有错在先,所以无怨无悔的哄着。”

    “可你不能总是这样啊,我也就二十多岁而已,又是创业又是学习的,这个稚嫩的肩上,一直在承受着这个年纪本不该承受的压力。”

    陈汉升痛心疾首的说道:“你发脾气时,有没有体会过我的感受。”

    “小陈,我知道你辛苦······”

    萧容鱼是真的哽咽了,豆粒大的泪珠在眼眶里滚动。

    “真的,我太累了。”

    陈汉升擦了擦眼角,脸上满是落寞:“我只有一个要求,下次你再听到那个奶茶店的时候,不要再给我甩脸色了,好吗?”

    “嗯。”

    萧容鱼揉着陈汉升的右手,那是刚才她咬的地方:“其实我也不对,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还老提起来做什么呢。”

    听到小鱼儿这样说,陈汉升心里长叹一口气。

    对不起了宝贝,刚刚还说不再套路你,眼下就在套路你。

    “遇见”奶茶店眼看着就要出名了,自己正愁怎么解决这件事呢,没想到机会突然就出现了。

    通过“先抑后扬、谈及过去付出、还有对未来允诺”等一系列的引导,刚刚明明还处于劣势的陈汉升,居然一点点的扳了回来,萧容鱼甚至还表示不再对奶茶店耿耿于怀了。

    一个优秀的演员,就是要学会抓住任何一闪即逝的机会,实现自己目的。

    “哎~”

    虽然心里有些自得,不过表面上,陈汉升仍然是一副很“体谅”的样子,他伸手擦了擦萧容鱼瓜子脸上的泪水:“你偶尔还是可以发一发火的,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咬我一口也是可以的,毕竟我有错再先。”

    “不折腾了。”

    萧容鱼摇摇头,泪眼婆娑的说道:“我们以后好好相处,毕业马上就结婚了······嗯?小陈你怎么又气抖冷了?”

    “没有,刚刚经过医院的减速带而已。”

    陈汉升压抑着心慌的解释。

    萧容鱼抬起头,果然到了医院门口,旁边还停着两辆警车呢。

    她担心闺蜜和老乡,急匆匆先走进急诊科,陈汉升疑惑的跟在后面。

    毕业就结婚是怎么回事?

    有谁问过我吗?

    谁替我答应了?

    ······

    进入急诊科的二楼,陈汉升和萧容鱼很快就找到王梓博,小小的外科门诊里挤满了人。

    首先是民警和辅警,他们精神看起来很疲惫,这事不解决,可能一晚上都睡不了觉的。

    其次是宋义进和黄慧,还有那个鼻梁被打断的澳洲鬼佬。

    他应该是做完手术了,鼻子上绑着一个固定夹板,像个白鼻子小丑。

    还有一个穿着西服,拎着公文包的矮胖男人,看模样似乎是个律师,正在指手画脚的大声嚷嚷。

    “······真是想不到,建邺的朗朗乾坤下居然发生这种恶意伤人事件,听说凶手还是个大学生呢,我看就是个流氓吧,我们要申请伤情验定,经济赔偿、登报道歉、走司法程序一条都不能少。”

    胖律师叉着腰说道:“伤人者的大学就没必要再读了,我们必须给澳洲客人一个交代,否则,很可能影响两国之间的外交关系!”

    陈汉升不屑的笑了笑,深深打量几眼这个胖律师和那个澳洲白皮鬼佬。

    不过让陈汉升惊讶的是,王梓博居然也有“外援”撑腰。

    这是四十多岁的中年领导,一张严肃的国字脸,腰直背挺,面容刚毅,从气质上判断很像军人。

    他听完矮胖律师的提议,干净利落的拒绝道:“赔偿道歉都没有问题,但是退不退学,这不是你关心的事情,我们建邺理工有自己的校规。”

    这话硬邦邦的掷地有声,对面的狗头律师撇撇嘴没有争辩。

    “真不愧是国工委七大院校,这个态度太解气了。”

    萧容鱼小声夸奖道。

    陈汉升问道:“什么是国工委七大院校,听起来好像很牛逼的样子。”

    “就是有军方背景的大学呀。”

    萧容鱼说道:“哈工大、西工大、燕理工、燕航、建邺理工、建邺航空、还有哈工程,这些都是国工委的下属大学,很多教授老师都是在职军人呢。”

    “噢~。”

    陈汉升明白了,有枪的大学啊,难怪腰杆这么硬。

    陈汉升和萧容鱼的到来毫不起眼,只有几个人察觉了。

    “小陈!”

    “小鱼儿~”

    王梓博看见死党,原来焦虑的脸庞“倏”的放松下来,边诗诗也紧紧抓住闺蜜的手掌,他们终于认识到伤人可能引起的后果了。

    “王总,今天牛逼了啊。”

    陈汉升没心没肺的竖起个大拇指:“英雄救美,那美女是不是要以身相许的感谢啊。”

    “咳~”

    王梓博和边诗诗都有些不自在。

    “这人是谁,你们学校的领导吗?”

    陈汉升又询问那个军人气质的中年人。

    “我们学校保卫处的李洪涛副处长,那个民警是我师兄,他通知李处长过来的······”

    王梓博悄悄的解释。

    他们这边说话的时候,黄慧推了推身边的宋义进,冲着陈汉升努努嘴。

    宋义进皱了皱眉头:“他也来了吗?”

    “来的已经算晚了。”

    黄慧对陈汉升都有种天然畏惧,刚才自己这边的律师称呼王梓博为“打人的流氓”,黄慧知道他并不是,陈汉升才是真正的大流氓。

    “要不,别走司法程序了吧。”

    黄慧想了想说道:“让他们赔点钱算了。”

    “怎么?”

    宋义进看了看黄慧:“你担心毁了前男友的一生?”

    “王梓博不是我的前男友。”

    黄慧毫不犹豫的否认,不过她也幽幽的说道:“我虽然瞧不起王梓博,但是并不恨他,也没想置他于死地。”

    “太迟了。”

    宋义进没有答应:“这件事的结果必须让奥利维满意,否则生意很难做下去,你愿意为了王梓博,恳求奥利维放过他吗?”

    黄慧想了想,最终还是摇摇头。

    “嗬嗬~。”

    宋义进干笑两声,示意自己这边的律师继续施加压力。

    “澳洲的朋友说了,他根本不想私了。”

    胖律师指了指奥利维受伤的鼻子:“我觉得应该给年轻人一个教训,冲动就要受到惩罚······”

    萧容鱼正要拿出那堆证据,陈汉升突然拉住她:“先别放大招,让我上去爽一爽的。”

    “小陈,你别惹事。”

    萧容鱼担心的叮嘱。

    “瞧你说的,我是那种随意惹事的人吗?”

    陈汉升不满的说道。

    “嗯!”

    “嗯!”

    “嗯!”

    萧容鱼、王梓博和边诗诗同时点头。

    陈汉升:······

    “好吧,你们都说对了。”

    陈汉升笑嘻嘻的推开人群走到中间:“胖子,你咋咋呼呼的叫个啥,你要我们赔多少钱?”

    胖律师开始都没反应过来,左右看了看,这才明白“胖子”原来是叫自己的。

    “你是哪位?”

    律师很不高兴的问道。

    “我是王梓博的同学。”

    陈汉升先礼貌的伸出手,胖律师脑袋没反应过来,但是身体语言让他下意识的正要回应。

    没想到陈汉升又一抬胳膊,“啪”的一下打在胖律师的脸上:“瞧你这逼样,也配和我握手?”

    “你······”

    这巴掌不轻不重,胖律师一脸懵逼,怔怔的看着满身痞气的不速之客。

    民警生怕扩大矛盾,走上去盘查这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

    陈汉升把自己学生证递过去,民警看完也有些纳闷,这一届大学生是怎么回事,不是打架斗殴,就是故意滋事?

    “陈汉升,你要干吗?”

    黄慧站出来,一脸戒备的问道。

    “协商啊,赔钱啊,解决问题啊,这不是你们要求的。”

    陈汉升耸耸肩膀:“你也知道,我这人就是钱多。”

    “钱多是吧。”

    胖律师刚才被陈汉升调戏的很不爽,冷哼一声说道:“奥利维受伤至少需要休息一个月,根据《工伤管理条例》,你要按照他在澳洲的工资进行赔偿,合计三万英镑。”

    三万英镑兑换20多万人民币,胖律师宰自己同胞,这心也是够狠的。

    “才三万?”

    陈汉升居然笑了笑:“格局太小啦,爸爸给你加一倍。”

    他说完就翻起了裤兜,在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还真的找出“六万”。

    一块绿底白面的麻将牌,上面写着“六萬”。

    这是陈汉升打麻将时作弊藏的牌,没想到正好掏出来逗逗黄慧他们。

    “你······”

    胖律师连续被捉弄两次,他是真的生气了:“如果不想谈,那我们就走法律途径,等着法院宣判吧。”

    警察其实都想私了的,一是减少任务,二是会影响王梓博的大学生涯。

    “随便啊,坐牢都没关系,反正又不是我去坐牢的。”

    陈汉升无所谓的说道。

    “操!”

    王梓博啐了一口,老子真坐牢了,以后谁还帮你挡枪!

    “我就是不太明白啊。”

    陈汉升疑惑的问道:“你一个中国人,为什么要跪舔澳洲人呢,难道袋鼠赐给你尚方宝剑,还是考拉颁给你丹书铁券,贱不贱啦?”

    “一个大学生懂什么?”

    胖律师被讽刺的恼羞成怒:“我这是提高中国人在国际社会的形象。”

    “惩罚自己人,跪舔外国佬,通过这样的方式提高形象吗?”

    陈汉升嗤笑道:“前阵子孙教授为了外嫁的中国女性打官司,那时候也没见你站出来啊。”

    胖律师虽然口才很好,可是陈汉升根本就不和他在正经事上面辩论,专门阴损的去挖苦人家。

    “你就是那个调戏中国女生的色胚?”

    陈汉升又走到鬼佬面前,眼里跳动着毫不掩饰的凶光。

    宋义进和黄慧都有些担心,不过又觉得陈汉升应该不可能在警察面前逞凶。

    “来,把钱收下,给汉升个面子。”

    陈汉升把“六萬”的麻将牌递给澳洲人。

    “滚!”

    澳洲鬼佬自然不会要,还要伸手打掉这个麻将牌。

    “不收,那就是不给华强······不给汉升这个面子喽?”

    陈汉升咧嘴笑着,突然举起麻将牌,狠狠的砸在鬼佬的脸上。

    这一下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谁都没想到陈汉升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当众伤人。

    “啊!!!”

    鬼佬惨叫着捂住嘴巴,鲜血从手指缝里汩汩的流出。

    外科诊所又是乱糟糟的一片,刚刚准备休息的急诊科医生不得不再次“上班”。

    这洋鬼子也真是倒霉,鼻梁刚断,嘴唇又被砸掉一块肉。

    胖律师气愤的跺脚:“暴走伤人,刑事案件,必须坐牢······”

    不过叫着叫着,他声音突然弱了很多,最后直至无声。

    因为又有人走出来了,而且还很面熟。

    现在建邺法律圈子,谁不知道有个背景强势的行业新人。

    985的东大法学院,起点很高;

    没毕业就参与一场吸人眼球的跨国婚姻官司;

    最重要的是,她的老师是孙壁妤教授。

    胖律师以为自己看错了,可那个标志性的梨涡,简直和《法律周刊》上面的照片一模一样,很明显就是萧容鱼啊。

    “她来这里做什么?”

    胖律师感觉不太妙,他接到宋义进电话就过来了,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案件,谁知道能牵扯到孙壁妤。

    “你好,请问是哪个律所的同行?”

    萧容鱼把自己的名片递过去:“我是容升律所的主任,关于这个案子我明确的证据证明,挑起纠纷的根本就是王梓博,这是相关视频和国贸中心保安的书面证词,其实是澳洲人调戏王梓博的女朋友在先······”

    萧容鱼不仅仅是对胖律师说的,其实也是对警察和黄慧说的。

    “警察叔叔要不要先放开我。”

    陈汉升挣了挣手臂,他刚才伤人后,两人民警马上控制住陈汉升。

    “你们不去抓那个调戏中国妇女的老外。”

    陈汉升笑着说道:“抓我也没用啊,老外的地位高,咱的地位也不低啊,要是不信我立刻就能找到好几个厅级干部保我,江陵区几个主要领导的联系方式我都有的。”

    “这······”

    民警有些迟疑。

    建业理工大学的李洪涛副处长走过来说道:“先放开吧,老外都没跑,难道我们还能跑了不成?”

    民警这才慢慢的松开,陈汉升扭动两下肩膀,冷笑一声点着烟,只分了给两根李洪涛和王梓博。

    李洪涛叹一口气,这也不能全怪警察,他们其实也难做的,能够私底下通知自己过来,已经算是偏向王梓博了。

    现在的场上形势开始逆转,随着萧容鱼拿出这一堆确凿的证据,再加上她的身份,胖律师脸色越来越看。

    “狗日的宋义进,他对我撒谎了。”

    胖律师心里狠狠的骂着。

    他们只说大学生打了外国人,没说这个外国佬调戏人家女伴在先;

    调戏也就算了,结果证据还被对方先拿到;

    人证物证齐全,这些东西要是公开,再经过有心人的鼓动,影响力掀起的巨浪能把自己一个小律师直接拍碎了。

    此外,对面和自己打擂的是孙壁妤教授的“关门弟子”萧容鱼。

    宋义进和黄慧也不是傻子,他们看到视频和证词的那一刻,黄慧突然明白陈汉升这么久才过来的原因。

    “我把这段视频和证词,直接放在网上,再公布宋义进和黄慧的名字。”

    这下轮到陈汉升嚣张了,虽然他一直就在嘚瑟。

    “你猜会有什么后果?”

    陈汉升喷出一口烟雾在胖律师的脸上:“你要是想出名,我也能把你捎上。”

    胖律师挥挥烟雾,尴尬的笑了笑。

    “这事并不难,我都可以告诉你们具体方法。”

    陈汉升很光棍的说道:“随便找点水军,在贴吧、天涯、猫扑,QQ空间大批量转发,当对立情绪起来的时候,你们都是可以牺牲的小虾米。”

    两个民警对视一眼,这东西就是炸弹,最好能销毁,真是没想到,居然有人赶在警察之前收集了证据。

    “你想怎么样?”

    胖律师开口了。

    “这样问,你们路就走宽了嘛。”

    陈汉升笑了笑,活像个大反派,他直接说道:“赔钱,不然你们就尝尝什么叫网络暴力。”

    “你想要多少?”

    宋义进主动问道,他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多少啊?”

    陈汉升捡起“六萬”的麻将,掂量着说道:“就这个数字吧,多了你们也拿不出。”

    “那我就要问了。”

    胖律师掏出手机,无意识的摆弄道:“你们索要这笔钱的缘由是什么?”

    “当然是······”

    陈汉升刚要开口,萧容鱼突然截过话锋:“当然是边诗诗的精神损失费,名誉损失费,还有王梓博手腕受伤的费用,没有其他原因。”

    “哎~”

    胖律师不再抵抗,他本想诱导陈汉升往“敲诈勒索”的方向进行,不过萧容鱼直接把这件事情定了性,根本不给翻盘的机会。

    “宋总,你看着办吧。”

    胖律师拉着宋义进走到一边:“我的建议就是给钱消灾,否则你的外贸公司都开不下去。”

    “这也太多了吧!”

    宋义进不想答应:“手腕受伤需要6万块钱吗,这算讹诈吧。”

    “宋总,手腕受伤是小事,关键是精神损失费。”

    胖律师摇摇头说道:“它在法律上是很难界定的,弹性幅度非常大,你不要因小失大。”

    宋义进沉吟半晌,抬头对陈汉升说道:“没问题,不过我现在身上没那么多,能允许我凑几天吗?”

    “在我这里耍赖是没前途的。”

    陈汉升嬉皮笑脸的说道:“我就是个混子,你敢和我赌信用吗,我一个心情不爽,随时就把这些证据公布出去,到时宋总你可就出名了。”

    “我·······”

    宋义进胸口隐隐闷痛,手段只能限制老实人,对这种不讲规矩的王八蛋没一点作用。

    民警也走上去规劝宋义进,这事情要是能够私底下解决,那就实在太省心了。

    “······卡号是多少?”

    最后,宋义进看着那一堆证据,最终答应了。

    “梓博,你把卡号给他。”

    陈汉升转头对王梓博喊道。

    “需要我的卡吗?”

    王梓博愣了愣。

    “这是我们的赔偿费,肯定要你收啊。”

    边诗诗在后面推了一下王梓博。

    这个笨蛋,逢场作戏都不懂,大家都知道这笔是陈汉升讹出来的,不过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这样在法律程序上也没有漏洞。

    王梓博被那句“我们的赔偿费”甜的有点晕,乖乖的拿出银行卡。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陈汉升监督着拿到钱,主动把手里的证据全部给了警察。

    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打了人,又讹了钱,手上痛快心里也痛快了,如果再闹大的话,固然宋义进和边诗诗不好过,王梓博和边诗诗也要被拖进这股浪潮中。

    有些意识形态的东西,陈汉升虽然不满,不过远远不是他能够更改的。

    警察和宋义进他们离开后,建邺理工的李洪涛副处长提醒王梓博:“你和辅导员请个假,在医院里住两天。”

    这次王梓博明白了,既然“手腕受伤”,那就住两天院,坐实这件事。

    等到医院里只剩下四个人的时候,边诗诗感慨的说道:“今天就好像做梦一样,曲折离奇的让人一辈子难忘,谢谢你呀小鱼儿。”

    萧容鱼搂着边诗诗的肩膀:“傻丫头,我们之间还要这么客气。”

    “我也是出了大力气的。”

    陈汉升拍拍胸口,嘟嘟囔囔说道:“你和王梓博偷情,都没经过我和萧容鱼批准。”

    “放屁!”

    王梓博推了一下陈汉升:“我们做什么事,需要你批准吗?”

    “你有种别找我啊。”

    陈汉升“呸”了一口:“偷情不直播,出事了找老哥,老哥时间也紧张的。”

    “你年纪最小,好意思叫自己老哥。”

    萧容鱼亲昵的捏着陈汉升脸皮:“小陈,真厚噢。”

    “嘿嘿嘿~”

    陈汉升看了看时间,已经快2点了,于是对萧容鱼和边诗诗说道:“我送你们回东大吧,王梓博要‘住院’了。”

    萧容鱼正准备出去,边诗诗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一咬牙说道:“宿舍都关门了,明天正好双休,我,我留下来陪一下吧。”

    “没关系的,我们可以叫醒阿姨······”

    萧容鱼开始还解释,后来反应过来,傻乎乎的打量王梓博和边诗诗两人。

    诗诗同学这句话已经用尽了全身力气,脸蛋滚烫一片。

    王梓博更是夸张,嘴唇都在颤抖,喉咙里“咕噜,咕噜”的咽着口水。

    医院陪床这种事,必须关系亲近到一定地步,看来这事情解决了,某些事情也水到渠成的尘埃落定了。

    “卧槽,你们是真打算偷情啊?”

    “童言无忌”的陈汉升,更是直接戳破了这层窗纸。

    “没有!”

    边诗诗羞红了脸:“我就是陪一下而已,王梓博······梓博也是因我才这样的,再说病房里有两张床的,你们要是不相信,大家都留下来吧。”

    边诗诗还是抹不开脸面,硬是要拉上闺蜜。

    “小鱼儿,你酸不酸?”

    陈汉升摇摇头问道。

    “真酸,好像吃了柠檬。”

    萧容鱼很配合:“一天没见,‘梓博’已经叫上了。”

    只有王梓博显得手足无措,想笑又觉得不合适,如果之前是“再靠近一点点,就让你牵手”,现在就是“幸福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谁都想不到,这场恋爱的最佳助攻者,居然是鬼佬奥利维?

    实在是太奥利给了!

    ······

    时间太晚,所有人精神都有些疲乏,几个人就在充斥着消毒水的病房里和衣而睡,第二天早上护士过来查房时,看见两个女生挤在里面的床上,中间拉着隔断布。

    外面的床上单独睡着一个男生,四仰八叉的占据整个位置,另一个男生趴在床尾,不过也是睡得很香。

    “起床啦。”

    查房护士摇了摇躺在床上的男生:“王梓博你也真让人羡慕,手腕受伤,居然有这么多朋友来陪你。”

    “啥?”

    男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我不是王梓博,我手腕也没受伤。”

    护士很奇怪:“你不是吗?”

    “我叫陈汉升,他才是王梓博。”

    陈汉升踢了踢床尾趴着的男生:“梓博起床啦,楼下有家包子铺,你快去快回买一点,别忘记带三个牙刷回来,小鱼儿不刷牙不吃早餐的······”

    “哦,哦,哦。”

    真正的王梓博懵懵懂懂站起来,踉跄的跑了出去。

    “王梓博是病人啊。”

    查房护士完全没搞懂,这是什么操作?

    真正病人趴在床尾,还要被指使着去买早餐。

    “对啊。”

    陈汉升甚至没觉得哪里不正常:“他手腕受伤,脚又没受伤啊,买点早餐怎么了?”

    查房护士:······

    王梓博买回早餐以后,他也终于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份”,冲着陈汉升抱怨道:“我还是病人呢,你不要指使我做事情了!”

    “嚷嚷啥。”

    陈汉升看了看里面那张床,掏出手机“嗒嗒嗒”的给王梓博发一条信息。

    陈汉升:小鱼儿起床后,你把电视调到建邺教育频道。

    王梓博:为什么?

    陈汉升:别多问,我测试一下。

    王梓博:神神秘秘的。

    陈汉升:你现在不是单身了,注意学习我的一举一动。

    王梓博:谁要跟你学!渣男!

    没多久边诗诗和萧容鱼就睁眼了,小鱼儿有懒懒的起床气,她又跑来搂着陈汉升脖子打盹。

    “咳~”

    陈汉升假装咳嗽一声:“梓博,看看今天的天气情况。”

    王梓博打开电视,听话的调到建邺教育频道,目前为止,大家的反应都是很正常的。

    陈汉升坐在床上和王梓博闲聊,小鱼儿眯着眼休息,边诗诗在刷牙,直到电视里跳出一条新闻。

    “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在校大学生创业的情况屡见不鲜,大家还记得建邺财经大学吗,还记得火箭101吗,还记得大学生创业明星陈汉升吗?”

    听到“陈汉升”三个字,怀里的小鱼儿突然动了一下。

    “今天,我们又要报道该校另一个冉冉升起的大学生创业团队,它就是‘遇见’奶茶店,遇见创立于2003年,起初只有两个女大学生,后来在校领导的支持下,经过稳扎稳打的扩张,第三家分店已经开到了狮子桥,月入将近4万······”

    萧容鱼“唰”的抬起头,怔怔的看着电视。

    王梓博也是一脸慌张,这不是演的,他真没想到小陈所说的“测试”居然是这玩意。

    咋的,小陈想不开了要自己开启修罗场了?

    卧槽,我这关系好不容易确定下来,还是摇摇欲坠呢,现在就来修罗场,我应该站哪边啊?

    ······

    王梓博脑海里想法一个接着一个,边诗诗刷完牙出来,她看看电视,再看看萧容鱼,眨着眼睛等待闺蜜暴走的那一刻。

    哪知道萧容鱼一言不发,又把头埋在陈汉升的胸口。

    “什么鬼?”

    王梓博和边诗诗互相看了看,全部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不可思议。

    “你他妈还不换台,等,等着吃·····吃屎呢!”

    陈汉升龇牙咧嘴的骂道。

    在没人看到角度,萧容鱼两排整齐的小米牙,正狠狠咬着陈汉升脖子上的软肉。

    ······

    (快9000字,终于把这段写完了,好在有头有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