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发布时间: 2020-05-20 21:54:43
A+ A- 关灯 听书

    好几天没见到尤安了。虽然在玫瑰花园里淋雨后她便得了重病,但现在已经痊愈了。

    莉洋……又成了孤家寡人。除了本杰明与玫瑰花园,就她一个人了。所有的人都忙得连影子都见不着。不,也许房子太大了,互相见次面比较困难吧。

    今天该干些什么呢?

    她正想着该怎么打发一整天的大好光阴,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愉悦的嗓音。

    “嗨,小丫头!”

    莉洋一回头,便看到满脸灿烂笑容的乔纳丹正斜倚在墙上。

    “哼!”

    莉洋冷哼了一声继续走着自己的路。其实她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但是现在甩开乔纳丹才是当务之急。

    “这样对待救命恩人是不是太冷酷无情了?”

    晕!莉洋被说得无话可说。惹她生气,千方百计地逗弄她,这些事原来都是尤安独享的。没想到现在尤安默不作声,反而让乔纳丹取而代之了。

    “好几天没见了,见到我不高兴吗?”

    “一点都不高兴。”

    莉洋生硬地说。

    “真的吗?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你抱回来,结果你却说这样的话,唉!我好伤心。”

    乔纳丹玩笑似的话使得莉洋的眼里闪过一丝怒意,但是一瞬即逝了。

    “那天……真谢谢您。”

    莉洋吞吞吐吐地小声回答。乔纳丹听了笑了起来。好帅。尽管比不上尤安,但是莉洋不得不承认这个笑容还是令她心跳加速了。

    “看你一副很无聊的样子,我带你去玩吧小丫头?”

    “我才不要呢!”

    “是吗?那太遗憾了。”

    乔纳丹转身走了。莉洋犹豫不决地望着他的背影。

    夏莉洋你这个笨蛋。你今天准备干什么?依旧发一整天呆?

    这么一想,就算乔纳丹再讨厌,她也只得留住他。因为她才不想又无所事是地度过一天呢。

    “等一下!”

    莉洋脱口而出,乔纳丹应声回过头来。

    “……玩什么呢?”

    望着莉洋吞吞吐吐的样子,乔纳丹禁不住捧腹大笑。

    “如果不肯就算了!”

    恼羞成怒的莉洋鼓着红扑扑的脸蛋,准备走开。

    “不是啦,当然肯啦。”

    乔纳丹赶忙追上去,堵在她的面前。他的嘴角噙着灿烂的笑容。这笑容看得莉洋非常地不爽,但却拿他没有办法。

    “小丫头,你想去哪里玩……”

    “我说了我不是小丫头!我叫莉洋,夏!莉!洋!”

    莉洋一字一顿地喊出自己的名字。但是乔纳丹却混淆了韩语的发音。

    “OK……OK……理洋。”

    “是莉、洋!”

    “理洋……”

    “随便您,想怎么叫怎么叫吧。”

    好累。虽然他也可能是故意这么混淆发音,但莉洋想想自己也发不清楚英语的发音,所以他这样也很正常。

    两人就这样安静地走下台阶。但走至一半,莉洋突然突然停了下来。乔纳丹迷茫地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克劳丽莎正站在那里。穿着一件蓝色毛衣与紧身白色长裤的她依旧那么地美丽。而她一看见莉洋,也立即射来凶狠的目光。面对克劳丽莎的眼神,那些认识她的英国女人们都会竭力躲避,而莉洋却直直地正视着她。克劳丽莎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并不像她所想象的脆弱,这令她非常挫败。站了好一会儿的莉洋又开始下楼梯了。

    “没教养的小丫头。”

    克劳丽莎高傲地环着双臂,望着走下楼来的莉洋,说道。可莉洋却装作根本没听见,走了过去。克劳丽莎忍无可忍地上去抓住了她的手腕。而莉洋也气呼呼地甩开她的手,毫不示弱地迎向她的目光。

    乔纳丹很诧异。她们俩什么时候见过面了?而且两人的关系显然相当恶劣。

    “没教养!你以为这是哪里?”

    “英国啊。我当然知道。”

    莉洋直视着克劳丽莎的眼睛,有条不紊地回答。这话气得克劳丽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定定地望着她。过了一会儿,为了维护自己的风度,她才又缓缓地说道。

    “对。既然你知道还这么无礼?”

    “这似乎与您无关。”

    看来她们俩的争吵还长着呢,乔纳丹干脆走下楼梯,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致地欣赏起足足有175公分的克劳丽莎与才155公分的莉洋的对峙。确切地说,他是在比较她们两人谁的头发更好看,视线全部落在两人的秀发上。

    “真不敢相信竟然会有这么无礼的人。”

    “真不敢相信您还有脸说我。对初次见面的人说话不用敬语算是有礼吗。没教养的不是我,而是您。”

    莉洋精辟的回答令克劳丽莎青绿色的眼睛泛起危险性的光芒。太了解克劳丽莎性格的乔纳丹越来越担心莉洋。是不是该打圆场把她们拉开呢?但是调皮如乔纳丹才不会有这样的念头。他还想继续看下去。究竟谁会是赢者呢?

    “你这个下贱的东方人知不知道,我可是皇室成员?我和你有着天壤之别,没必要对你这样卑贱的人谈什么礼仪。”

    “下贱?您在这里受到尊贵的礼遇,我在家里更是受着比女王更高的礼遇。而且,我是韩国人。您别老是这样东方人长,东方人短。如果我开口闭口挖苦您是下贱的西方人,您会舒服吗?”

    莉洋生气地抬高下巴望着克劳丽莎。不料克劳丽莎却满足地大笑了起来。

    最后,她满足地看着莉洋。

    “哈哈哈!有你的。但我看你只是一个下贱的小丫头。你只是个玩偶,连人都算不上,还对我这么傲慢?你现在仗着安德烈王子宠爱你就这么傲慢,而对我这样一个与安德烈同等地位的皇室成员来说,你就是一个下贱的东方小丫头。无论你怎么狡辩,你都只是一个下贱的玩偶。而且不论你怎么傲慢,也只是暂时的。王子还会喜欢上其他的玩偶。别来惹我。如果你想在英国活得长些,就给我乖乖地。我看见你就恶心,快给我滚开。”

    “你胡说!我才不会听你这个狐狸精的话!”

    面对克劳丽莎残忍的话,莉洋仍想做垂死的挣扎。而另一边,乔纳丹终于下了结论:比起克劳丽莎笔直地垂下的黑发,莉洋自然垂顺直至腰际的长发更漂亮。他突然被莉洋的悲鸣吓了一跳,急忙跑了过去。莉洋眼神似受了伤般地含着泪水。

    “克莱丽,你对这小丫头说了些什么?皇室成员就该有皇室成员的样子,要像个姐姐的样子。”

    乔纳丹挡在莉洋的面前,遮住了莉洋娇小的身体,令克劳丽莎完全看不见。

    “胆小鬼,你这次还准备躲着?”

    听见克劳丽莎嘲讽的话,莉洋生气地推开乔纳丹,站在她的面前。突然传来了呼唤乔纳丹的声音。他不得不离开了,他生气地警告克劳丽莎。

    “克莱丽,如果这小丫头出什么事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乔纳丹急急忙忙上楼了。结果只剩下她们两人,莉洋不禁害怕起来。

    “真不简单。乔纳丹王子也帮你出头。看来你这个玩偶还很受欢迎嘛。不过我知道,不用过多久安德烈就会抛弃你的。等不了多久的。时间一到,他就会抛弃你。”

    “我不会理你的。别再对我说这样的话。我跟随的是王子,不是你。我也不是自己要来的,是王子带我来的。不论你怎么献殷勤,王子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你连善良、美丽的丽莎的一个脚趾都不如。我看你还是省省吧!”

    夏莉洋……你疯了!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莉洋虽然害怕,但她说出的这些话已经无法收回了。这里可是英国,对她很不利啊。

    “你这混帐!我倒要教训教训你这个没教养的贱人!”

    克劳丽莎把手抬得高高的,莉洋本能性地闭上了双眼。

    啪……!

    一阵清脆的声音,莉洋捂着自己发烫的脸颊。

    “你在干什么?”

    莉洋的嘴角渗出一丝血丝。嘴唇破了。她愤怒地瞪着克劳丽莎。

    “告诉我怎么回事,克劳丽莎!”

    她回头望去,只见尤安的母亲正冷漠地站在那里。她的视线逐渐落到莉洋的嘴唇上。

    “上帝啊!”

    她担忧地皱起眉头向莉洋走去,轻轻地擦拭着她的唇角。

    “克莱丽,你在干什么!”

    王妃皱着美丽的眉头,望向克劳丽莎。

    “姨妈……”

    “你看看你做了什么。她独自一人在异国他乡一个亲人都没有,已经很担忧害怕了,你还这么对她,这让她怎么办!”

    她叫王妃姨妈?看来真地是皇室成员啊。哇~太伟大了,王妃!再多骂她几句吧!

    虽然莉洋破裂的嘴唇和脸颊仍在涨痛,但都没关系了。她看着现在克劳丽莎吓破胆的样子就觉得好爽啊。

    “姨妈,这个没教养的小丫头昨晚竟然跑进安德烈的房间!”

    克劳丽莎吓了一跳,用手捂着嘴,但王妃还是听到了,挑了挑眉看着她。

    “这么说,你也去了他的房间?”

    克劳丽莎惊慌的样子令莉洋更高兴了。

    “姨妈,但是那个东方小丫头也去了!”

    “克莱丽,这孩子是安德烈在照顾的孩子。你不觉得她很可怜吗?她只相信安德烈一个人,当然有权进他的房间。可你却没有这个权利。”

    坚决的口气。

    “姨妈,我当时太想念安德烈了嘛。如果我没去的话,到现在都还见不着他呢。”

    “克莱丽,安德烈已经订婚了。我知道你爱他,但又有什么用呢。他选择的不是你,而是丽莎,我未来的儿媳妇。你还是尽早放弃吧,否则最后吃苦的是你自己。”

    “我……放弃不了他。”

    克劳丽莎恶毒的青绿色眼睛泛着泪光,莉洋也不得不承认,那样子美极了。

    “克劳丽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论你多爱他,丽莎都已经是他的未婚妻了。而且我也很喜欢丽莎那孩子,所以很赞成安德烈的决定。我看你还是尽早对安德烈死心吧。”

    克劳丽莎飞奔了出去。王妃望着她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望向莉洋。

    “没事吧?”

    她的声音很温柔,莉洋乖巧地点了点头。

    “她原来并不坏,而且从小就这么漂亮。也许因为安德烈的原因才变成这样的吧。你要原谅她喔。对了,你还痛吗?”

    莉洋只是摇了摇头。

    “你还是怕我啊。你的眼睛只有看见安德烈的时候才会微笑。”

    王妃的声音很难过,但是莉洋还是觉得她很可怕。

    “我……没事。您不用担心。我先走了。”

    莉洋小声地说完这话,便跑向了玫瑰花园,无论何时都能带给她快乐的地方。她感受着扑鼻而来的玫瑰花香,向白色的长椅走去。这条路的确很复杂,但是莉洋每次来都闭上眼睛,闻着玫瑰花香走,如果香味变淡了的话,睁开眼便是那张长椅。

    “玫瑰啊,玫瑰啊,我今天又来了。你们是不是也很无聊啊。我很守约吧?”

    虽然玫瑰花们并不能回答她,但莉洋每次前来都会将发生的事和自己郁闷的心情都倾吐出来。

    “玫瑰啊,我今天还是很难过。今天又是一个人。如果在韩国的话,就有朋友们了……我好想俊西哥哥……还有胜叶和秀莲……”

    莉洋顿了顿。

    “我好想尤安。我生病的时候他竟然一次都没来看过我。太过分了。玫瑰啊,这次是王子不对吧?但是……我还是想他。怎么办?”

    莉洋并没有察觉有人来,仍对着玫瑰低诉着心里话。

    “这么想我?“

    温柔的话语飘进了她的耳朵。她吓了一大跳,突然失去了重心差点跌到,幸好尤安及时把她抱了起来。被他高举过头顶的莉洋俯视着他,由于这温柔的一抱,莉洋反而觉得不安了。但是,当她望进尤安闪烁的蓝眼睛时,她突然感到一阵悲伤,哭了起来,紧紧地抱住了尤安的脖子。

    “早知道你这么……这么想我的话,我一定早就来了。”

    尤安半开玩笑地说。我真地好想你,真地好想听见你的声音。尤安温柔地安抚着莉洋。她把脸埋在尤安的颈间,仿佛害怕他下一秒钟就会消失一般紧紧地抱着他。

    “对不起。你生病的时候我一次也没去看你。我忙得焦头烂额。现在向你汇报,莉洋,我回来了。”

    听到尤安如此温柔的话语,莉洋抬起头来望向他。足够了。她已经别无所求了。莉洋终于明白了一点。尤安希望她留在他身边的心一直都没有改变。

    莉洋笑吟吟地将手臂环在尤安的脖子上。带着迷人微笑的尤安的脸在看着莉洋的一刹那冷了下来。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尤安生气地望着莉洋的脸,过了很久才开口。

    “是谁打的……?”

    “……?”

    “你嘴唇破了,我问你是谁打的……?”

    原来令他发火的是被克劳丽莎打过的她的嘴唇。

    “啊~这个啊?没有人打我啊。我太笨了没看见前面的柱子,结果一头撞上去了。太丢脸了,本来不想告诉您的……是不是真地很笨啊?”

    虽然莉洋尽力编造得生动自然,但仍怎么听怎么像是借口。她当然也想告诉尤安是克劳丽莎打的,但她实在不想把事情弄大。按照尤安的性格,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克劳丽莎的。

    尤安静静地听着莉洋的解释,但脸却越来越阴沉。

    “你真地……这么不相信我吗?你觉得我会相信这话吗?”

    “我说的都是真的。”

    莉洋的表情就像上次剪了尤安头发时那样纯真无辜,但这次不但不受用,反而将事情更为恶化了。

    “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你也答应相信我的……”

    尤安的小声嘀咕听得莉洋的心都痛了。就算为了他受更多的伤又如何?就算失去性命又能如何?

    现在莉洋的心跳因为尤安对她的担心而加速。她好高兴。莉洋微笑着托起尤安的脸,让他的眼睛看着自己。

    “没有错。我没有跌倒。但是我真地没事了。我不是不相信您,才不愿意告诉您事实。只是因为我真的已经没事了。您想得太复杂了,不用担心我。您不知道我有多强壮呢。这么点小伤不算什么。您现在这么担心我,我真地太高兴了。对了,我以后不会再受伤了。因为……尤安会保护着我。对吗?”

    “但是……”

    莉洋用手指按住了仍想说什么的尤安的嘴唇。

    “别再问了。现在那个并不重要了。”

    听着莉洋想是劝说的耳语,尤安点了点头。这是莉洋第一次胜利。尤安多多少少还是愿意听她的话的。莉洋渐渐看到了一丝希望。

    她轻轻地吻了尤安的额头,始料不及的尤安的蓝眼睛变得更淡更亮了。像是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盛满了惊异的蓝眼睛望着莉洋。

    “欢迎您回来。我真地好想好想您。”

    莉洋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勇气,她的唇渐渐地降到尤安美丽的唇上。她看见尤安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于是自己也闭上了眼睛。她轻轻地触碰到他甜蜜、柔软的嘴唇,很快便陶醉了。虽然她的吻技很烂,但尤安还是接受了这温柔的一吻。

    莉洋与尤安周围的玫瑰似乎也被深深地感动了,陶醉在这甜美的吻中,散发出异常浓郁的芳香。她从没有想到她会在玫瑰花园里主动吻他。尤安强壮的手臂一直把她抱到自己的胸口处。怕把他漂亮的白衬衫弄脏的莉洋干脆脱下了自己的皮鞋,尤安看了不禁笑了。玫瑰花园里的吻。新鲜而又刺激,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力与陶醉感。她永远忘不了。这将永远成为她最美好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