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发布时间: 2020-05-20 21:54:39
A+ A- 关灯 听书

    尤安不悦地走回自己房间。莉洋竟然直到他走出去都没有看他一眼,令他非常委屈。他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但最后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因为他能理解她的所作所为。虽然他很生气,但的确这次的事完全是他一个人的错。

    但是他又很苦恼。为什么一个莉洋就能令他如此懊恼,而且搅得他心神不宁。

    仔细想了想之前的事,莉洋虽然有些过分,但尤安发觉自己也存在着很大的问题。他沉浸在思绪中,想要搞清楚究竟是哪里出了错。同时,他一手解开了系在脖子上的领带,一手打开了灯。该脱衣服了。可他刚走进房间准备脱去身上的衣服,就看到一个一头黑发的美女正妖娆地躺在自己的床上。克劳丽莎。尤安好不容易记起了她的名字。她是丽莎的朋友,认识尤安也很久了。同时,她也是众多爱他、向他表白的女人之一。她当然不能与丽莎相比,但身上总散发着危险的香味。

    “安德烈……”

    克劳丽莎青绿色的眼睛满是泪水的望着他,似乎他的出现令她激动不已。

    “……好久不见。但现在这么晚了你没经过我同意就进我的房间来,不太好吧。有什么话明天说吧,快出去。”

    对于一下子皱起眉的尤安,克劳丽莎毫不介意。从第一次看见他到现在,他总是这样无情。除了极少数人,他对任何人都是这样。这点,克劳丽莎早就习以为常了。

    “安德烈,你还是一点都没变。”

    克劳丽莎带着淡淡的微笑,望着依旧面无表情的尤安,心里暗自想着。

    无情的男人,还是一点都没变。你这态度,可惜……可惜已经太晚了。俘获了我总是自信满满的心的容颜依旧未改。我就是那么地喜欢你。安德烈王子,我好爱你……

    克劳丽莎慢慢地向尤安走去,尤安紧皱着眉头望着她。

    “克劳丽莎,听见没有,快出去。”

    尤安的眼神非常冷漠。但是克劳丽莎仍望着他那美丽如蓝宝石般的眼睛向他走去,投进他那令自己魂牵梦萦的怀抱。她紧紧地抱住他,他身上隐约散发出的男性体味与清爽的蓄后水的味道令她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多么独特的味道啊,克劳丽莎更不愿离开这怀抱。

    她绝对不能将尤安拱手让给丽莎!她不能放弃!

    尤安粗暴地把她甩开,可她仍固执地抱着他不愿意放手。

    “克莱丽,快放开!”

    忍无可忍的尤安正想骂她,突然听见背后传开了脚步声。当他转过身时,才发现事态已经严重得无可挽回了。

    莉洋穿着一件直垂至脚踝的白色睡裙站在那里。细长的手臂在灯光的照耀下泛着迷朦的光芒,脸上满是冷汗。她黑色的瞳人像是见证了这一切,不停地动摇着。喘着粗气、扶着墙壁走来的莉洋的眼睛直直地望向尤安怀里的克劳丽莎。

    他妈的!还赖着不走……

    尤安一把推开了克劳丽莎,令他更惊讶的是莉洋的行动。如果是以前,莉洋一定会泪流满面地倒下或者跑回自己的房间。但是这次,莉洋却撑着虚弱的身体慢慢地向他和克劳丽莎走来。由于疲劳与病痛的折磨而毫无生气的眼睛仍然保有一丝坚定的意志,踉跄地走了过来。

    望着莉洋吃力万分、危险重重的样子,尤安的胸口像火烧一样。身体不好就该乖乖地躺在床上睡觉,何必跑这里来呢,真是个笨蛋!

    克劳丽莎也皱着眉头打量起眼前的这个东方小丫头。只见她突然摇晃了起来,尤安吓得浑身一紧。但是她又顽强地扶着墙壁站稳后,一步步走了过来。才没几步路的距离,莉洋却似乎走了十几分钟。

    身体的极限了。近看她的状态更是令人揪心不已。眼睛与双颊已经极度充血,毫无血色、苍白的脸上不停地渗着冷汗。她虚弱地喘着粗气,伸出了手。

    尤安想,她一定是要拉开克劳丽莎抱住自己的手。但是莉洋修长的手却伸向了他,紧紧地抱着他的腰,并用凶狠得根本不像是病人的眼神瞪着克劳丽莎。尤安也立即紧紧地抱住投向自己怀抱的可人儿。克劳丽莎刚想对他说些什么,莉洋却抢先一步,用渐渐高起来的声音说道。

    “你……”

    莉洋已经不清醒了。虽然坚持着拼命地走了过来,但意识早已不清醒了。

    “不许碰……他是我的王子……。不许碰……再碰他的话……我就杀了你……”

    听了莉洋放肆的话,克劳丽莎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而似梦非梦的莉洋说完那番话后,像是完成了所有的任务般吁了口气倒了下来。尤安面对着这令人哭笑不得的状况,性致勃勃地望着克劳丽莎。果然,克劳丽莎凶狠地望着躺在尤安怀里的莉洋。

    “这不懂规矩的东方小丫头竟然……敢这样说”

    克劳丽莎刚伸出手要去抓莉洋,便被尤安打落了。

    “我已经说过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立即从我房间里出去。”

    紧紧抱着莉洋的尤安的话语虽然平和,但克劳丽莎仍听出了话语中的警告,不再说什么。

    “明天见,安德烈。”

    克劳丽莎出去前,回过头望了望被尤安抱在怀里睡着了的莉洋。

    “东方小丫头……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克劳丽莎,现在在我怀里的是我现在最喜爱的玩偶。如果我的玩偶发生什么事的话我觉得不会放过你的。这是我对你的警告。你还不走?”

    克劳丽莎的眼眶红了,跑了出去。房间里又回复了平静。尤安怀里的莉洋随着平缓、轻缓的呼吸声已经入睡了。他静静地望着她安详的睡颜。

    她仍旧紧紧地抱着他。尤安不禁笑了起来。刚才克劳丽莎竟然妄想对她下手,但她却依旧睡得平稳、香甜,什么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可爱,这么令自己开心呢?他忍不想咬一口她红扑扑的双颊。看来他仍没有对这东方小丫头生厌,而且时日还早呢。他抱着莉洋走进她的房间,小心地把她安置在床上,用毛巾擦拭着她身上的汗水。

    安德烈,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多情了?

    他问自己,却找不到答案。尤安擦拭她手臂的动作突然停下了。好纤细,细腻的肌肤,柔润的手臂曲线,太美了。

    以后得让她多吃一点……

    最后,他擦拭了她的脸颊,并站起身来,但莉洋突然睁开眼并抓住了他的手臂。

    “别走……”

    莉洋虽然安定了许多但仍充血的双眼湿漉漉的,殷切地望着尤安。她的声音很模糊,但尤安仍能够听懂。他在犹豫。

    “别走……”

    莉洋又一次道出了自己殷切的心情。于是,尤安转过身,坐回了床边。

    “好,我不走。”

    尤安轻吻着莉洋的额头,在她的耳边隅隅耳语。莉洋像是终于安心了,又闭起了双眼,很快便睡着了。他将自己的手抽离她的手,她并没有醒来。尤安再望了她一眼,轻轻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