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发布时间: 2020-05-20 21:54:13
A+ A- 关灯 听书

    梦中的莉洋觉得似乎正被人直视着,慢慢地睁开眼醒了过来。果然,尤安正安坐在床上,托着下巴看着自己。完了!刚睡醒,蓬头散发的,一定糗大了。

    “别看。”

    莉洋花容失色,赶紧用手遮住自己的脸。但是尤安却拨开了她的手。

    “又不是第一次看,怕什么?”

    莉洋羞怯得要死,而尤安却可恶地一脸笑容。她悲叹起自己今后的英国生活一定很不好过。以后一定还得与尤安的父母照面,这令她害怕;独自呆在这偏僻的地方更令她害怕。莉洋被这恐惧与无尽的担忧压得喘不过气来了,无可奈何地低下头,攥紧了苍白的拳头。

    “你的小脑袋瓜里又在担心些什么?告诉我?”

    尤安温柔地问。但是莉洋却不知道怎么说,如何告诉他自己担心得要死的心情。见莉洋一语不发,尤安让她坐到自己的膝盖上,紧紧地搂住她。

    “千万别难过。你刚才眼睛又想哭了对不对?相信我,你不会有事的。我会好好地保护着你。你这样担心难过,会让我后悔带着你远涉重洋来英国。”

    尤安仿佛能知道莉洋内心最深处从未说出的话,在她的耳边呢喃,一边抚摸着她的秀发。莉洋又闻到了一股玫瑰花香。似乎就是一开始房间里飘散的香味,但她望了望尤安,又似乎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莉洋紧紧地抱着尤安。他的怀抱无论何时都是最令她魂萦梦牵的港湾,是那么地宽阔与温馨。

    尤安不舍地把钻进自己怀里来的小精灵抱得更紧了。他疼爱地在她有光泽的黑色秀发上深情地印了一个吻。这令她的心猛地漏跳了一拍。怕被尤安发现自己怦怦跳的心,她把头转了过去,避开他的视线。不料尤安却把她的脸扳了过来,正视自己。

    “别把脸背过去。”

    他的语气非常霸道,让莉洋的心更为之不知所措。

    “人家害羞嘛!”

    莉洋说完这句话,还想再转过头去。可这次尤安却怎么也不肯放过她,似乎不准备给她任何理由地又让她直视着自己。他诱惑的眼睛只会令她越陷越深,令她心甘情愿地臣服在他的脚下。

    不得不直视着他的莉洋突然挑了挑眉,一道光略过她的脑海。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现在问的话,他一定会回答。

    “尤安……我有一个问题。”

    “问吧。”

    尤安爽快的回答令她大感痛快。她果然没猜错。不论现在她问什么,尤安都会回答。她再三鼓气勇气,问出了那个困扰她已久的问题。

    “可林是什么意思?”

    尤安的笑容突然僵硬了起来。他皱着眉问道。

    “你从……谁那里听来的?”

    他一副不记得的样子,而他的话则显示出那段记忆根本没有被唤起的必要。莉洋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侧过脸。

    “没有啊,我也忘了在哪里听到的,但是不知道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

    怎么可能!这分明是他自己说出口的话!这摆明是耍赖嘛!但她毕竟没有证据啊。

    “但是……”

    她还想反问,可尤安的眼神表明这是不被允许的。他正用眼神强烈地排斥着这个问题。最后莉洋只有无可奈何地侧过脸不看他。

    “我说过了,别把脸背过去,看着我。”

    莉洋的脸又被尤安扳了过去,正对着他。这次,他蓝色的眼睛正用前所未有的温柔注视着她,令她觉得无比幸福。

    尤安的吻如雨点般地撒在莉洋的秀发和额头上。紧接着又落在了她的美丽的大眼睛和秀气的鼻子上。莉洋自觉地闭上了双眼,享受着此刻的幸福。像是被催眠了的她,浑身的力气都被抽了去,只是默默地期待着尤安更多的吻。

    终于,他的唇覆上了她的。他的舌轻巧地顺着莉洋优美的唇线游走。莉洋似乎仍不满足般地娇喘了口气。而尤安的舌头则趁势溜了进去,攻占下一片领地。他细腻地舔过她的每一颗贝齿,又转而向她的舌头嬉戏,技术纯熟无比,又是那么地甜蜜。

    这梦幻般甜蜜的吻,让莉洋飘飘欲仙。而尤安的唇依旧黏附在她的樱唇上,久久不愿离去。过了好久才从这销魂的一吻中回过神来的尤安抬起了头。与莉洋一样喘着粗气的他埋首在她的颈间,在她的耳边吹着气。

    “你的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尤安浅笑着说道。莉洋听了更是羞红了脸。令别人无地自容永远是他的拿手好戏。

    “别害羞了,你这个样子最美了。”

    这是他第一次称赞她。莉洋高兴得不知怎么是好。自遇见尤安以来,她从未见过他如此温柔的样子,她激动得眼眶也湿了。这是她期盼以久的温柔,但真地来临时,她却不知所措、悲喜交加了。

    “我要出去一下,四个小时后就会回来。如果无聊的话,你也只好忍耐一下了,好好休息。也许倒时差有点困难。”

    尤安在她的额头上轻啄了一下,开门出去了。莉洋轻轻叹了口气,呆呆地望着他合上的那扇门。许久,她才起身走进淋浴室。淋浴后,她再次回到那张舒适的大床上,准备在这漆黑一片的房间里再美美地睡上一觉。

    但是很不幸地,她还没见着周公,就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随着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有人走进了房间,而且还带着点点的烛光。莉洋昏昏沉沉地睁开眼,望向来人。

    嗯,尤安回来了。好像还没到四小时嘛……

    仍神志不清的莉洋听见了一段低沉而温和的话语,但是她听不懂的英语。在一片漆黑里,慢慢直起身子的莉洋只能看到一团黑影。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足够令她终生难忘。在她缓过神来之前,突然从黑暗中伸出一只男子的手把她抱在了怀里。

    太荒唐了!英国皇室宫殿怎么可能让一个采花大盗随随便便地进来?莉洋只希望尤安能早些回来救她。她又惊又怕,连话都说不出来。莉洋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在那采花大盗的怀里不停地颤抖着。但是,出乎莉洋的意料,那采花大盗顿了顿,站起身来,开了灯。无法适应突然的强光,莉洋把眼睛闭得更紧了。

    “什么啊!原来是个小丫头!”

    男子先发话了。不停颤抖的莉洋听到小丫头这个词,像是受到了强烈的刺激般跳了起来。

    竟然敢说我是小……小丫头!除了尤安,谁都不许这样说我!

    她怒视着眼前这个一脸失望的男子。他拥有一头蓬松、自然卷曲的黑发,雪白的肌肤,以及与尤安相似的眼神。但是与尤安不同的是,他那深刻的双眼皮下藏着的眼睛是深绿色的。一看便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男子,一个魅力十足的美男子。

    “小丫头,快把眼泪擦了,好吧?”

    这个男子竟然也是一口纯熟的韩文!一身黑色毛衣与黑色长裤的他真的很帅。但实在不知道他在高兴什么,莉洋迷惑地先擦干了脸上的泪水。

    “我不是小丫头!”

    莉洋反驳道。男子顽皮地笑了笑,耸了耸肩。

    “好吧,你不是小丫头。那不管怎么样,小丫头你总得告诉我你在我弟弟房间里干什么吧?”

    “不要叫我小丫头!”

    “在英国王子面前不得无礼。”

    又一次勃然大怒的莉洋被他的这句话吓倒了。这么说的话,这个靠在墙上的绿眼男子就是尤安的哥哥,英国第一王位继承人——乔纳丹王子!

    尤安是耀眼的金发与蓝宝石色的眼睛。可眼前这个人却拥有一头乌黑的头发与绿色的眼睛啊。他的眼睛让人想起夏天荷花池里鲜嫩的荷叶,清澈、明亮。

    怎么可能!两个人只有那么一点点像嘛。

    优美的脸型与雪白的皮肤,颀长的身材,以及笑的时候略微上扬的嘴角,的确与尤安很像。不对,尤安的母亲是金发蓝眼睛,而他父亲不正是黑发绿眼睛么!

    他真的是英国大王子!

    “小丫头,你还没回答我呢。我可没耐心再等下去了。你再不回答,我就立即叫警卫来了。他们会把你永远地关在永不见天日的地下监狱里,直到你老死为止。”

    果然是尤安的哥哥。瞧他带着傲慢但依旧魅力十足的微笑折磨莉洋的样子!这兄弟俩简直一个模子里浇出来的!只不过尤安比他更漂亮,性格也更坏而已,不过自从来英国后他改变了好多。莉洋微笑着看着眼前的男子。

    难道英国皇室成员都随身带着发电机吗……?

    显然尤安的电压是最高的。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人能在他那双蓝宝石般的眼睛下劫后余生。

    “数到三你还不说的话,我就叫警卫了。”

    “一。”

    “二。”

    这时,莉洋才回过神来。

    “我说!但是……”

    莉洋见一时情急便叫了出来,但实际上她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情人?朋友?……

    被尤安绑架过来,然后干脆随遇而安呆在这里?

    这样说正好可以报尤安老是捉弄她的一箭之仇。但是她又立刻想到不久前尤安安抚自己时的温柔眼神。

    “哦~回答不出来是吧?这样可不行。警卫!”

    莉洋见他真地要叫警卫,吓坏了。她噌地从床上爬起来冲向他,想拦住他,结果却把他推倒了,两人一起倒在柔软的大床上。许久,乔纳丹仍紧紧地圈着莉洋的身体没有放开。

    “小丫头,起来好吗?”

    先回过神来的乔纳丹说道。莉洋这也才反应过来,撑起自己倒在他身上的身子,同时也看到了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

    “啊!色狼!变态!花痴!采花大盗!”

    莉洋飞快地爬了起来,随手抓起靠垫与枕头便统统往他的身上扔去。不知不觉,她竟把常用来对付尤安的那些招数套用在了他的身上。可事实上,那些薄而蓬松的枕头根本对他构不成威胁。

    “小丫头,快停下!”

    乔纳丹似乎是忍无可忍了,伸手抓住了莉洋的手腕。

    “您再对我动手动脚试试!”

    莉洋一改以往的柔弱,强悍地说道。

    能对我动手动脚的只能是尤安!

    “无理取闹!我对你这样的东方小丫头才没兴趣呢!”

    呜呜呜!等尤安回来了,她要全部告诉他!

    “那么您把手放开,离我远点,好吗?”

    莉洋语气郑重地说。现在她整个人躺在床上,而乔纳丹整个身子压在她身上,还抓着她的手,令她无法动弹。

    “我是认真的!既然对像我这样的小丫头没兴趣,那快点下去啊!”

    莉洋娇小的身子被他强大的身体一压,整个埋在了柔软的床里,几乎被埋没了。他听了这话,立即很不好意思地起来了。

    “看上去不错,怎么停下来了?”

    莉洋与乔纳丹同时望向门的方向,只见尤安紧锁着眉头,斜靠在门边。

    “喔嗬~原来是大英帝国的厄洛斯驾到!”

    乔纳丹非常兴奋地冲上去拥抱住了尤安。然而,尤安却一脸嫌恶地撇开了他的手臂。

    “求你了,哥哥。别这么叫我。”

    “英国第一美男子难道不合适这个称号吗?古希腊神话中最出色的神,厄洛斯,多棒啊。”

    尤安明显不悦地涨红了脸。可是乔纳丹却仍一脸愉快的笑容,自顾自说得开心。真没想到,在韩国冷漠、呼风唤雨的尤安在家里却被家人当作小孩子对待。他是英国皇室最小的成员,而且单看他绝美的容颜就足够让一家人宠他的了。看来,他真的是集全家的万千宠爱于一身啊。

    “安德烈,话说回来,这个东方小丫头怎么会睡在你房里?”

    这时,尤安与乔纳丹的视线都落在了莉洋的身上。

    看什么看嘛。

    莉洋迷茫地望着眼前的这对兄弟,只见他们的视线自上由下在她全身游走。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穿的是刚才睡觉时穿的白色睡裙!

    “别遮啦。遮有什么用?小丫头你细得像竹竿一样的大腿也早被我看过了,没看头……”

    莉洋飞快地抡起一只靠垫便向一脸坏笑的乔纳丹扔去,正好命中!

    噢!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快感!

    如果是尤安的话一定会帅帅地接住,而乔纳丹似乎对这招非常陌生。莉洋带着胜利的笑容望向他。但是看乔纳丹紧紧皱着的脸,似乎非常生气。莉洋的愉快心情一扫而光,终于想起来自己打到的是谁。英国未来的国王啊。

    这,这怎么办?他真地发火了。如果真地把我关进地下监狱的话怎么办?

    莉洋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脸色苍白,无助地望向尤安。但是他却饶有兴致地环臂站在那里看着好戏,依旧稳如泰山。

    “那东方小丫头的脾气还挺倔的嘛?”

    乔纳丹快速地用母语对尤安说。完全听不懂的莉洋看着两人的表情,陷入了自己的想象中。

    安德烈,无论如何我都要将这东方小丫头仍到地下监狱里去,让她在那里呆上一辈子。

    他会不会是在说这个呢。莉洋的心跳得好快,一面焦急地望着自己深信不疑的尤安。但是尤安只是二王子,怎么能战胜将要继承英国王位的大王子呢。难道她的下半辈子真地要在暗无天日的英国地下监狱里度过了……

    “不,她很柔弱,太柔弱了。”

    尤安的声音小得连乔纳丹都听不见。乔纳丹不禁皱起了眉,说道。

    “安德烈,我问你这个小丫头到底是谁。”

    乔纳丹似乎无法将视线移离莉洋,像尤安一样地斜靠在墙上。金发蓝眼的美丽的尤安与黑发绿眼的帅气的乔纳丹,风格迥然相异的兄弟俩就像一幅画。但是莉洋的眼里只有尤安。不论乔纳丹再有魅力,仍无法与尤安相比。只至少莉洋这样认为。

    “她叫莉洋,夏莉洋。”

    尤安如最初一般简洁地回答。莉洋紧张地等待着乔纳丹的反应。

    “唉~~好吧。我不再过问了。我怎么又忘了你是什么样的坏孩子。”

    乔纳丹弃械投降般地叹了口气。看来就算在英国,大家也拿尤安的坏脾气没辙。看来地下监狱不必去了,莉洋终于舒了口气。

    “但是我真没想到你会看上这么个瘦巴巴的小丫头。”

    小,小丫头!

    其它单词都一略而过了,但这个词却清楚地飘进了莉洋的耳朵。她被乔纳丹的这句话气得半死,但却只能暗暗忍住不发作。她捏起粉拳,在乔纳丹看不到的被子上一拳一拳地打着。

    “像是厉害的母猫,当宠物的话的确不错。”

    啊,母猫?母猫厉害吗?

    地道的韩语。乔纳丹高兴地看着莉洋已经微怒的表情,故意用韩语刺激她。他甚至已经把她气鼓鼓的样子当画来欣赏了。莉洋这时才发现他和尤安有多像。不愧是亲兄弟啊,都喜欢先把她捧得高高的,再一下子摔下来甩她。

    太伤自尊了。莉洋的脸气得通红。她太生气了。乔纳丹虽然是开玩笑,但他竟然对从小金枝玉叶般含着金勺子长大的她说这样羞辱的话。他把莉洋一直精心维护的自尊打得遍体鳞伤。然而最令她气愤是尤安。她可是好不容易才压下这火,可他却仍面无表情地静观一切。

    自己还一直这么相信他,他说让我相信他,他说会保护我,让我相信他……

    莉洋的眼眶湿润了,控制不住地流下了眼泪。她唯一相信的尤安竟然到现在都不帮她,看着她被人欺负。她悲痛欲绝。

    尤安,你这个大骗子!我再也,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莉洋一哭,乔纳丹便慌了手脚。他只是开玩笑,没想到她竟然哭了……

    “没错。而且还是只很小的……小母猫。我永远不会生厌的最珍惜、最喜欢的玩偶。以后不许你再用你强大的身体压着我心爱的玩偶喔。如果我的玩偶受伤或者死掉的话,我会很生气的。”

    尤安对乔纳丹笑了笑,走向哭泣的莉洋,抱着她坐在床沿。莉洋觉得在乔纳丹面前哭实在很没面子,尤安一抱起她,她就将无地自容的脸深深地埋进尤安的怀里。

    “哥哥,你出去吧?我也很累了,想早点睡觉。据我所知,你现在手头有很多事需要忙……”

    “臭小子,还是那么无情!但是你这次回来我真地特别高兴,知道吗。还有,带我向你的玩偶道歉。”

    乔纳丹看着深埋在尤安怀里,几乎快看不到的弱小的身子,以及那抖动着的肩膀和绸缎般的秀发。许久,他才无力地打开房门。

    “哥哥……”

    走到门口的乔纳丹缓缓地回过头。

    “我也一直很想念你。”

    乔纳丹听了,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我也很想你。晚安。”

    乔纳丹很快走了。屋里一片沉默。受不了这沉默的气氛的莉洋终于抬起了头。而一抬头,便接触到尤安正定定地看着自己的眼神。莉洋这才发现自己的想法错了。尤安的确如约地保护着自己,他说到做到了。

    她正要开口,突然传来了呼唤尤安名字的优美的女声。尤安一听见这声音便痛苦地皱起了苦瓜脸,一如既往地用纤长的手指爬了爬乱糟糟的头发。门被打开了,披散着一头耀眼的金发的丽莎走了进来。

    她像是一听见尤安回来的消息就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脸红红的,喘着粗气。她就像第一次见到那样的美丽与优雅。她因尤安回来的消息而充满兴奋的眼神在看到被尤安搂在怀里的莉洋后立即化为冰天雪地般的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