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发布时间: 2020-05-20 21:53:59
A+ A- 关灯 听书

    “哥哥,我今天放学后要和朋友一起去玩,所以你不要来接我了。知道了吗?”

    “莉洋啊,别太晚回来。如果晚上走夜路很容易出事的。你要回家的时候就打电话给哥哥,哥哥来接你。还有……”

    “哥哥!我又不是小孩。别担心了。有什么事我会打电话给你的。你好好工作吧。”

    莉洋撇下仍是一脸不安的俊西,走进学校。

    尤安今天应该不会来学校吧?

    她不知道如果见到尤安了,自己该怎么办。一定要躲开他。万幸的是他不记得那晚她向他发誓说永远不离开的事。否则的话她违背了这个誓言,他一定会找自己算账的。

    她真不知道尤安会怎么惩罚自己。就算他不记得那晚的事,依他的性格,自己没经过他的同意就私自回家去就足够他好好地惩罚自己了。

    俊西因为非常爱她,可以把这次的离家出走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但尤安却不一样。莉洋非常想念尤安,但她更祈祷着不要见到他。她怀着这样复杂、矛盾的心情走进了教室,并开始和秀莲唧唧喳喳地聊起天来。

    “啊~真没想到你还离家出走过?不管怎样,祝贺你又回家了。还有,别忘了你昨天答应我的事喔。你说要和我一起去玩的。你可别说忘了,我会杀了你的。”

    看着秀莲一脸认真的样子,莉洋不禁噗地笑了出来。

    “那当然了。我已经和哥哥说过了,今天我们就痛快地玩一场。”

    “闽秀莲!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你可别带坏了咱们单纯的莉洋啊。”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胜叶半开玩笑地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啊,连胜叶!在你眼里全世界就我一个坏蛋是吧!莉洋只是看上去老实,她还离家出走过呢。我虽然有很多不良记录,但还从来没离家出走过呢!”

    莉洋望着争吵得面红耳赤的秀莲与胜叶,只是静静地微笑着。

    “咦?是白马王子!”

    随着同班的女生的尖叫声,争得不可开交的秀莲撇下了胜叶,与其他女生一起跑向了窗口。他今天来学校了,她得小心了。万一被他遇到了可就惨了。但是从窗户望一眼应该还是没关系的吧。

    她好想见见他。莉洋向窗走去,但她实在太矮小了,被其他的女生挡住了全部的视线。尤安每次来学校都会引起骚乱,但今天尤甚。

    “莉洋,你也想看?”

    胜叶问她。

    “对。”

    “好吧。朋友想做的事,我一定两肋插刀。”

    胜叶轻松地举起莉洋,让她骑在自己的肩膀上。

    “妈呀!”

    莉洋虽然被胜叶这突如其来的行为吓了一大跳,但又立即望向窗外寻找尤安的身影。

    看到了,看到了!

    她终于看见尤安了。他的样子与以前大不相同。这时莉洋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气氛会格外地骚乱了。总是身着黑色西装的尤安今天却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下面是一条米色的棉质休闲裤,肩上搭着一件毛衣。看上去非常地休闲、随意,与以往绝对判若两人。

    不止着装风格不同了。尤安原来那头飘扬在耳边的中长发竟然也剪短了,显得清爽很多。尤安帅气的样子令莉洋对他更为思念了。他实在是帅得令人难以抗拒啊。他一走远,喧闹的教室又恢复了宁静。被他的新形象勾去了魂似的女生都开始激烈地讨论起来。秀莲当然也不例外。

    “莉洋,你看见了没!看见了没!我真地差点昏过去了。他真地怎么打扮都帅啊。以前那身黑色的西装令人感觉好酷,有种领袖风范。而今天又是一种随意、自由奔放的气质,特别是把清爽的短发。啊~我今晚要失眠了。毕竟是我的王子啊,实在是太帅了。”

    一下课,莉洋就向天台走去,一边失神地想着尤安的新形象。虽然这里是学校明文规定不许进入的地方,但她很想看看开阔的视野,更想透口新鲜空气。她悄悄地打开天台的门。清爽的秋风迎面吹来,飘扬起了她的秀发。她小心地从脖子上取下护身符。

    “以后就叫你尤安。尤安,你不管怎么都是那么好看。虽然我每天都被你那臭脾气折磨着,但为什么我仍然无法恨你?你可不能像你以前的主人一样啊,绝对不可以!你是能给我带来好运的护身符,知道吗?”

    莉洋对着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的那缕金发呢喃,然后又小心地把它收好了。突然,她听见背后有人,转身一看,是尤安!

    夏莉洋,快逃!

    莉洋的心里立即拉起了警报。一见到他那绝美的容颜与一向从容不迫、自信满满却又冷漠的蓝色瞳人,她的心又开始不听使唤了。她像是被钉住了一样,呆呆地站原地。虽然她知道自己该赶快逃离现场,无奈双腿却怎么也迈不开。

    完了。

    莉洋自暴自弃了,绝望地望着尤安。她只有听候他的发落了,她这样认定。但是尤安却没有走过来。

    怎么回事?

    出乎莉洋的意料,尤安只是用冷淡的眼神地望了她一眼,便走了下去。这之后,她又呆站在里好久,仍是没有回过神来。

    她该怎么理解尤安的行为?她觉得他没理由就这么放过自己啊。他可是绝对不能容忍别人不服从于他的傲慢的王子啊。

    但是莉洋的心里却升起了一种空虚感,不知为什么一种失望感压住了她。她宁可他向她大发雷霆。然而他却好像根本不在乎她的存在一般,默然地离开了。她哭了。忍了好久的眼泪仍是不听话地流了出来。

    这一切都只是我一厢情愿而已。没错,我的一厢情愿。夏莉洋!你还期待些什么?还想等他骂你?为什么?他凭什么对你发火?你的离开对他来说一点差异都没有。你不过是他的一个玩偶而已。你什么都不是。

    现在的她再也听不到尤安的声音了。只能像其他女生一样站在远处望着他。昨天他熟睡的容颜还在她的身边触手可及,还可以天天与他打闹,听见他动听的嗓音。而现在,这些却变得比梦境更遥远。后悔也太迟了。这是莉洋自己的选择。既然已经决定回到俊西的身边,就该努力忘记尤安,不是吗。但她也没想到自己对他的爱已经深入肺腑了。

    怎么办?她没想到自己竟然爱得这么深,这么无法自拔,这么……痛彻心肺地思念他。

    莉洋缩在天台的一个角落里,不停地流着泪,望着蓝蓝的天空。她再也见不到尤安了。

    放学后,秀莲立即背起书包,迫不及待地拉起莉洋就往外冲。目的地竟是洗手间。

    “莉洋,快过来。”

    “你要干嘛?”

    “女为悦己者容。你虽然不化妆就已经很漂亮了,但如果稍微修饰一下的话一定更漂亮。”

    秀莲在小包里翻找了好久,终于掏出了件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

    “别怕,相信我。我帮你稍微修一下眉毛。”

    “不要!如果拔掉了长不出来怎么办!”

    “哎呀,笨蛋!怎么会长不出来呢??头发剪了不是也能长出来么。呃……手臂和腿上的毛不也会长出来么。别忸怩了,快过来。真地只是稍微修一下啦。”

    “真的……会再长出来?”

    “天哪,真的啦。难道我闽秀莲会害你不成?”

    看秀莲一副快受不了的样子,莉洋只有静静地任她摆布了。

    “哇~莉洋,你的眉毛长得真好看。不像我的眉毛,几乎都拔光了。你天生就是柳眉,所以只要稍微修一下就好了。睫毛也那么长,都可以不用卷了。夏莉洋你是不是……烫过睫毛呀?”

    “没有啊!我除了皮肤护理、清洁以及香薰外,都没有做过。”

    莉洋说得很认真,可秀莲却笑个不停。

    “我开玩笑的,小笨蛋。但是你真地不用化妆都行了呢。”

    秀莲的话令莉洋想起了尤安。他的眼睛是比她漂亮一万倍的蓝宝石色,金色的睫毛又长又翘。

    “大功告成了。”

    见秀莲一副满意的样子,莉洋转身照洗手间里的镜子,却被镜子里自己的样子吓了一大跳。

    “是你自己的脸啊,你怎么吓成这个样子?”

    “秀莲,你不是说稍微修一下吗!”

    “对呀!我只是稍微修了一下啊。然后又用眉笔把你眉毛比较淡的地方勾一下轮廓而已!”

    由于眉毛突然向上挑了,使得她原本温和的眼睛突然显得固执与市侩起来。

    “都准备好了!走吧。”

    秀莲也不知何时已经化好了妆,看上去有些紧张,但更漂亮了。

    “秀莲,你为什么……只有半边眉毛?”

    “啊?哦,哎!我也不知道。我生下来就是这个样子。”

    她略显不安地敷衍着眨巴着真诚的大眼睛问她的莉洋,笑吟吟地挽着她的手臂走出了洗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