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发布时间: 2020-05-20 21:53:45
A+ A- 关灯 听书

    “你有什么事?我并没有传你进来。”

    俊西冷飕飕的声音在空旷的社长室里回荡,让杰不禁为之一颤。俊西,这个世界上唯一令他感到害怕与尊敬的男人。

    “我……找到您的妹妹了。”

    杰的口气异常平淡,但却仍令俊西兴奋地整个人跳了起来。

    “真的?”

    “是的。”

    “她还好吗?有没有生病?有没有吃苦?”

    俊西一扫刚才冰冷的表情,不住地问关于莉洋的一切问题。

    “她过得很好。”

    听了杰的话,俊西安下心来。

    “我现在就要去找她。我要亲自去看看。她在哪里?”

    “如果您愿意继续执行之前的誓言,还我自由,我就告诉您。”

    俊西怔怔地望着杰。

    “噢~原来这才是你想要的。你还是想摆脱我的控制。没问题,告诉我她在哪里。如果她真地在那里,那么从那时起你就自由了。”

    对,我要摆脱你。我能看得见自己美好的未来,但是过于完美与能干的你却牵绊着我的脚步。

    他无法说出这样的话,却在心里呐喊着。

    “您的妹妹正在学校上课。”

    俊西不禁怀疑自己的耳朵。

    “她上学了?”

    “对。她还在学校里交了很多朋友,过得很愉快。但是我查不出是谁在暗地里保护着她。”

    “没关系。我现在就去,不就弄清楚了。”

    “从现在起你没必要再听我的话了。我与你的契约从此结束。并且,我会给你的账户里汇一笔酬金。对我来说,找到妹妹,就是找回了我最珍贵的财富。所以恢复你的自由显然不足挂齿。”

    出门前,俊西又凶狠地望了杰一眼。而俊西一走出社长室,杰就倒在了沙发里,痛苦地抱着头。

    对不起,对不起,莉洋。原谅我……我出卖了你,原谅我……

    莉洋坐在车上闭目养神。为了避开她早上靠垫命中的主儿的盛怒,她决定去学校的路上都这么一直装蒜下去。

    “他来了。”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她这边来的菲利普悄悄地提醒地莉洋。菩萨保佑,一路上相安无事……

    车门被打开了,有人在她的身边坐下。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了很久,身边的人仍是毫无动静,这使她更不安了。她真想睁开眼睛看个究竟,但如果那样的话就前功尽弃了,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于是,她只有把眼睛闭得更紧。可是,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实在忍不住啦!只要悄悄地眯一条缝看看尤安在做什么,再闭上眼睛不就好了么。数到三,然后睁开眼睛不就好了!

    一,二,三!才眯开一条缝的莉洋突然大叫了起来。因为她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尤安蓝色的眼珠就在她的眼前,死死地盯着她。结果,她就被他眼睛里自己的倒影吓坏了。

    “终于把眼睛睁开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装睡?”

    “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用靠垫扔你了。”

    她赶忙在尤安的火气发作前,先下手为强。而她的心里,连一丝忏悔都没有,反而感到无比痛快。这段时间,她向尤安扔靠垫的次数,连十个手指都不够。当然,没有一次成功的。所以这次难得的胜利足够她纪念一辈子的。

    “你把靠垫扔在我脸上,这么简单就想了事?”

    “我真地不知道会打到你。我常常这样扔向你,但你不都可以酷酷地躲开吗?”

    尤安静静地望着假惺惺的她。突然,莉洋控制不住地笑了出来。就这样,两人似乎忘记了昨天的事,开心地聊起天来。虽然尤安的话仍是带着捉弄她的口气,但却十分愉快。对莉洋来说,只要有他在一起就十分开心与满足了。

    “尤安,今天早上怎么没有看见丽莎?她在睡懒觉吗?”

    “她在收拾行李,今天回英国。”

    “啊!真的?可她才来韩国没几天啊?”

    “我让她回去的。”

    尤安回答得很冷淡。一提到丽莎,他的情绪就变差了。莉洋陷入了沉思。这时,反到是尤安皱着眉望向她,似乎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事。

    “想知道什么的话,就直接问。”

    “我没想知道什么啊。”

    “别骗人。你太单纯了,想什么都写在脸上了。瞧,我好奇死了!”

    “怎么老是这样耍我?”

    她有些生气了,可反观尤安却仍旧一副死皮赖脸的笑容。她开始踌躇该不该问他那个问题。

    “如果没有的话就算了。”

    “不!不!其实我的确有问题想问。”

    根据她屡次吃过的苦头看,尤安绝对是那种好话不说两遍的刻薄的人。这次一定也是这样。所以机不可失,她一定要问个清楚。

    “那个……”

    “别支支吾吾地,我要发火了。”

    “那个……”

    “有话快说,我真发火了!”

    切~有本事就真发火啊。

    莉洋不满地嘟起小嘴,但为了满足好奇心仍果敢地开口了。

    “丽莎是您的恋人吗?”

    好不容易才说出了口。她实在是太想知道了。从昨天晚上起,这个问题就像一个梦魇一样紧随着她。可是尤安只是与她的眼神对视着,没有给出答案。就这样看了好一会,他才终于开了口,化解了莉洋心里的疑惑。

    “丽莎是我的未婚妻。”

    突然间,莉洋似乎被当头一棒。她懵了。未婚妻这个词,像一把飞来的匕首,插向她的心脏。她的心此刻没有停跳已经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夏莉洋,你吃惊什么?这根本很正常啊。金发的帅哥,美女,多么地般配啊。

    一阵尴尬的沉默。尤安原想开口先打破这片寂静,但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终于,莉洋实在受不了这沉默,先开了口。

    “您会与她结婚吧。”

    “也许……会吧。”

    他坦率的回答连他自己也觉得讨厌。但是莉洋却带着欣喜的表情看着他。

    “呵呵,丽莎与您真地很般配。真令人羡慕。丽莎长得又漂亮,人也很好。尤安能娶到她真是福气。”

    他没有回答,只是一脸冷漠地望向窗外。因此,莉洋只得收起自己所有的好奇。其实她也知道,是她的问题使原本心情就不怎么好的尤安变本加厉。但她仍抑制不住问他这些难堪的问题,虽然她知道这些答案一定会令自己十分难过与失望。

    “您……很爱……丽莎吗?”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

    虽然已经问出口了,莉洋的心仍是七上八下。但是尤安却漫不经心地反问起她来。他总是这样。他每次陷入难处,就会向周围施加压力,最后反而令对方落入了难处。现在他又犯起了这个老毛病。

    “爱?我没经历过,也不想经历。只是不得不订婚而已。而丽莎却又很合适。她与我青梅竹马,又是远亲,但只是我的未婚妻。除此之外,她与你没什么两样的。”

    他的语气真的好冷淡。丽莎那么地爱他,像她一样。

    谁才是那个有幸俘获他的心的女人?真地能有人令他这个从来不懂爱为何物的人明白爱情的真谛?不,绝对不可能。不论哪个女人都不能满足他。丽莎也不例外,只是比其他女人更适合他而已。永远地把一个不可能爱上自己的男人抱在怀里共度一生,真是太可怜了。老天无眼啊!

    像莉洋这样守在尤安的身边也许反而更好,丽莎与他走得越近,受的伤也越深,如果是莉洋的话一定会受不了的。

    莉洋想着想着,已经到了学校。她趁尤安还没反应过来,在他的脸颊上留下轻轻的一吻,便下了车,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学校。

    “莉洋!”

    一进教室,秀莲便迫不及待地与她打招呼。她总是这么活力四射,似乎永远都没有烦恼。莉洋一边与她拥抱着打招呼,一边四处张望着寻找胜叶。终于,她瞧见了安静地坐在自己座位上的胜叶。

    “连胜叶!”

    莉洋高兴地喊着他的名字,向他走去。

    “……?”

    她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他不再是以前那个明朗、亲切的胜叶了,而是笼罩着一股非常阴郁的气氛。听见莉洋的呼唤,他只是抬起头望了一眼,又低下头专注于自己的书本了。她正想再叫他一遍……

    “尤莉洋,有客人找你。请来一下接待室。”

    班主任一字一顿的话语传进了教室。莉洋不理解地望了胜叶一眼,跟着班主任出去了。

    是谁呢?应该没有人会来找我啊……

    望着莉洋走出教室的背影,胜叶的眼神变得更为阴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