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发布时间: 2020-05-20 21:53:43
A+ A- 关灯 听书

    被旁人的声音吵醒的莉洋慵懒地爬了起来。可一睁开眼睛,就被耀眼的阳光洒了一脸。她伸手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又钻回被子里。

    “还赖床!快起来。上学迟到怎么办?”

    听见尤安轻柔地责备声,她立刻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不知他是几点起来的,已经穿着一套黑色的西服,梳理着自己的那头金发。他背对着阳光,望着莉洋。

    “尤安,为什么把头发扎起来呢?我觉得放下来更好看……”

    尤安听了,眯着眼危险地望着她。

    “我不是弄给你看的。我的头发,我高兴怎样就怎样。以后也会这样。我不想让别人看出来我头发被剪了,才这样扎起来的。不管被谁看出来,都会让我生不如死。别再赖床了,还不快起来。”

    照尤安所说,他是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来自己头发被剪了才这样扎起来的。其实像这样把头发俐落地束起来反而更突显出他的优雅与高贵的贵族感。但是似乎不及头发披散下来时给人的天使般的美丽。如果他知道了她就是剪去他头发的罪魁祸首……不敢想象。

    “哼~知道了啦。”

    刚要往浴室走去的莉洋又折了回来。她带着会心的微笑,对尤安说。

    “尤安,昨晚的事……还记得吗?”

    ……亲爱的尤安哀求我不要离开……

    尤安听了,转过身望向她。

    “不知道。昨天喝酒后发生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以前喝得再多也不会神智不清的,真奇怪昨天什么都不记得了。”

    ……昨晚真该把他说的话录音下来!

    “真地,真地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我昨晚失态了?”

    尤安紧紧地皱着眉,看来真地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了。亦或他只是忘记自己对她所说过的话?莉洋不禁开始对他的臭记性生起气来。现在,他哀求她不要走的事,成为了只有她知道的永远的秘密。

    “尤安,你这个笨蛋!白痴!自私鬼!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失态!”

    莉洋把靠垫扔向毫无防备的尤安。这也是她无数次投射中第一次成功地扔在了尤安的脸上。把靠垫扔在稀里糊涂的尤安的脸上后,终于寻找到一些快感的莉洋准确地在尤安发作之前闪进了浴室。

    “妈的!你这个麻烦鬼!”

    尤安的脸依旧辣乎乎的。刚才手插在口袋里,所以根本来不及避开莉洋突然扔来的靠垫。否则的话,他一定可以像以前那样帅帅地一把接住……但是他更害怕被莉洋发现自己还记得昨晚的事。虽然他说自己忘了,但相反地,昨天发生的事至今仍记忆犹新。但他实在不想再记起那些失面子的事。来韩国后的他还从未沾过酒,所以他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昨晚会喝醉成那样。不,是因为莉洋。这个小丫头可真是不简单,她的一言一行无不令尤安魂牵梦萦。渐渐地进驻了他的心,而且越来越深。

    就算一秒钟看不见她,尤安也会觉得深深地不安。似乎她的肩上随时会伸出翅膀,把她永远地带走。昨天他第一次对丽莎发火,那个与他青梅竹马、而且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中唯一能理解他的女人。

    尤安当然知道,自己怎样都无法对身边的女人产生任何私人性的感情。莉洋只是他暂时拿来消遣的玩偶而已。如果说他来韩国后还有哪一点没有改变的,那就是他对待女人的思考方式。无论到哪里,他的身边总是围满了女人。他从不拒绝,无情地游走于她们之间,却不被任何人束缚或打动。他是个真正的花花公子。

    用莉洋的话来说是色狼?但是自从见到了莉洋,他觉得那些女人讨厌得令他避之惟恐不及。不,应该说,他把一切都拿来与莉洋比较。这点连他自己也无法理解。最近,大概是莉洋常常耍些小性子,出些坏主意的关系,他对她更是疯狂了。昨天他取消了所有的行程安排,直接回家了。只为了见她。但是她却不在家。她会去哪里了,强烈的不安与担心笼罩了他。单纯如她,什么都不懂,会不会出什么事?诸多的担心萦绕在他的心里,令他方寸大乱。过了很久,莉洋仍没回来,这使得他更抓狂了。最后,来韩国后再也没有喝过酒的他开始借酒浇愁。没喝几杯头就晕了。

    ……呼,他变弱了,才喝了这么点就晕了。

    他一边怀疑自己,一边更加深了对莉洋的担心。如果她真地再也不回来了,他该怎么办?这个家怎么办?他还能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继续自己在这里的生活吗?就在这时,传来了温柔地呼唤自己名字的女声。

    是莉洋吗?

    是莉洋回来了!但是开门走进来的却是丽莎。她丰满的身材裹在一件紧身、裸露的黑色洋装里,异常迷人。但是只是这样而已。尤安毫不为之所动。

    “你在喝酒?不是说戒了吗,怎么又喝了?”

    丽莎像是在劝他,轻声细语地在他的耳边低诉,一边接过了他手中的杯子。

    “丽莎,我今天想喝个痛快。别管我。”

    “不行,安德烈王子。喝酒伤身的。你是我的未婚夫,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管。难道这个也不许我插手吗?如果你这么想喝,那我给你尝些更好的。”

    丽莎带着浅浅的微笑,温柔地吻上他的唇。尤安犹豫了一下,仍是没有拒绝。与丽莎接吻总是一件令人非常愉快的事。所以他没有理由拒绝。不,他更想试探一下自己。他想知道现在的自己与原来的没有两样。但是他很快便推开了丽莎。而就在同时,他看到了站在门口一脸苍白的莉洋。莉洋立即啜泣地转身离开了。尤安也紧跟着从沙发上站起来,想要追出去。但被丽莎一把拉住了。

    “安德烈,你追过去做什么!那个兔宝宝这么重要吗?”

    丽莎与自己相同的蓝眼睛泛着泪光。他知道,她是爱他的。但即使如此,他也不允许她牵绊着他。

    “丽莎,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别干涉我的事。还有,马上给我回英国去。别以为是我的未婚妻就能来这里作威作福。我好不容易逃出已厌恶的英国,你还追来韩国烦我!”

    丽莎不由得吓得打了冷战,但仍固执地抬起了秀美的小下巴。

    “我不要!我知道你不爱我,但我是你的未婚妻啊!我留在你身边是理所当然的事!”

    “我不管,你马上就给我回英国去。不行,明天就给我滚回去!”

    下完这最后通牒,尤安踉跄地追着莉洋出去了。一到她的房间,就看见她正穿着第一次见到她时穿的衣服,准备离开。那时的他只有一个念头,抓住她,留住她!他跑上去拉住了她,默默忍受着她的顽强抵抗。他知道这次想要说服她真地很难。她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离开他。

    莉洋想要走,想要永远地离开他。他压抑不住地向她苦苦哀求,但他也没有想到竟换来莉洋再也不离开他的誓言。像是终于心安了,尤安很快就坠入了梦乡。

    一大早,他就被胃痛折磨醒了。一睁开眼,便看见安睡在自己身边的莉洋。她还在自己的身边。他小心地抚摸着她胖嘟嘟、粉嫩嫩的小脸。

    洗漱后,他又折回了她的房间,只见她还没有醒。他也不知道自己出神地看了多久。终于,他很高兴地看着她慢慢地爬了起来。但是她立即就追问他昨晚的事。而他除了说忘记外,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说。他该怎么说他还记得自己哀求她不要走的事?

    望着莉洋明亮的眼里闪动着的愤怒,他终于舒了口气。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撒谎,第一次感觉到了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