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发布时间: 2020-05-20 21:53:37
A+ A- 关灯 听书

    灿烂的阳光射在莉洋的脸上。她被这刺眼的光线搅得无法继续睡下去。一睁开眼,她就看到尤安俊脸的大特写。她真没想到他会睡在自己的身边。睡在她身边的尤安,像是一副绝美的西洋画,如此耀眼,如此摄人魂魄!

    望着他,莉洋的心里又一次浮起了那些疑问。

    昨天,他和那个叫丽莎的女人在做什么?他们是什么关系?

    前思后想,莉洋只能确定一点。尤安与丽莎的关系一定不一般。

    朋友?

    似乎朋友是最可能的答案了。因为她知道,在英国接吻并不代表什么,只是一种礼节而已。

    怎么看他都那么地美。

    她胡乱地想着,感叹着眼前尤安的容貌。她的视线停留在他耀眼的金发上,突然抑制不住想伸手触摸一下。他的金发好特别。从她指缝中流泻下来的金发像金砂一样顺滑、柔软。

    突然,她的脑袋里又跃进一个鬼点子。不知为什么,她觉得如果把尤安的头发带在身边的话,一定会很不错。这是叫做幸运护身符是吧?既然这样,莉洋不再犹豫,开始行动了。

    莉洋倏地从床上蹦了下来,在房间里翻箱倒柜地找剪刀。最后,终于在一个抽屉的角落里看到了一把金灿灿的剪刀,她的眼睛也随之一亮。

    莉洋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轻轻地向尤安走去。以前无论再怎么捉弄他,她也从不曾做过这样的事。他起床后一定会发火的,但那时候再想办法吧。他会杀了她吗?如果真的这样的话,大不了装傻。反正这是她最擅长的了。

    莉洋抓起尤安前额的一撮头发,手感是那么地柔弱而有弹性。她含着极度激动的眼泪剪下了这撮头发。她把头发凑到鼻前嗅了嗅,上面仍留有浓郁的洗发水的香味,和她的是一样的。莉洋把手中宝贵的金发小心地包裹好,然后藏在自己的项链扣里。

    搞定了。

    带着满意的微笑的莉洋独自沉醉在胜利感之中。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射在金发上,散发着令人迷惑的闪耀光辉。这个链坠无疑将成为她的个人标志。想到这个,她兴奋地在上面印下了自己的香吻。然后,她哼着歌高高兴兴地向浴室走去。

    不知为什么,她预感今天将会是非常顺利的一天。正当她边哼着小曲边洗着澡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尤安呼唤她的声音。古人说:作贼心虚。这句话可一点都没有错。她的心七上八下的。莉洋只得赶快洗完,打开了浴室的门走了出来。只见气得满脸通红的尤安像是个心狠手辣的黑手党一般站在镜子前,但仍十分帅气。

    夏莉洋,沉着冷静。你什么都不知道。

    她稳了稳忐忑不安的心情,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望向尤安。

    “尤安,您叫我?”

    噢!完美的演技!莉洋对自己非常地满意。

    “你干的?是你把我的头发剪成这样?”

    尤安指着自己的头发。只见前额处的一缕头发短了好多。虽然这样,他仍看上去好迷人。莉洋不露声色地假装吓了一跳的样子。

    “您怎么会这样认为?我怎么会这么做出这种事?”

    她无辜地瞪大了眼睛,像是不懂他在说些什么。莉洋最狠的杀手锏。见她一脸的无辜与诚恳,尤安只有独自爬爬杂乱的头发,狠命地甩了甩。正在这时,丽莎推门而入。

    而她的模样……

    她全身只有一件黑色的丝质睡裙裹身。她顶着一头才睡醒似的蓬松金发站在那儿,仍带睡意的双眼迷蒙地望着尤安。她的样子好凉快。睡裙的一根肩带滑落了,足足有C罩的丰满胸部呼之欲出。再加上与莉洋形成鲜明对比的光滑、细长的双腿也几乎全部暴露在外面,简直就像是在诱惑尤安。

    “安德烈,发生什么事了?”

    丽莎显然是被尤安的大呼小叫给吵醒了。莉洋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寒酸的纯白色睡衣。与丽莎一对比,自己果然还是个没发育好的小丫头啊。

    “有人剪了我的头发!还剪了这么多!”

    尤安仍没有消气。他涨红了关公脸,指着自己的头发望向丽莎。他原是想向丽莎寻求声援,不料丽莎却很不给面子地拍手大笑起来。

    这不禁吓得莉洋一身冷汗。丽莎这么做不等于在原已生气的尤安身上火上浇油吗。

    “是谁这么勇敢,竟然敢剪了我们伟大的尤安·安德烈的头发?太英勇了。但你也没必要这么生气吧,头发嘛总会再长出来啊。现在这个发型也很不错啊。哎呀,你什么发型都适合啦!就算去讨饭,你也是最帅的乞丐!”

    “丽莎,别开玩笑了。我是认真的。”

    尤安带着不满的表情警告着她,可丽莎却毫不理会。

    “尤安,别这么罗里八嗦了。既然这么早起来了,今天就陪我逛逛汉城吧。”

    丽莎不由分说连拖带拉地挽着他走了出去。但出去前却仍不忘对莉洋眨了眨一只眼睛。莉洋当然也知道她什么意思。

    尤安闷闷不乐地想着心事。一定是莉洋干的。除了这丫头外,这世界上再没有哪个敢剪他头发的伟人了。虽然如此,他却不忍心责备她。望进她纯净无瑕疵的眼睛,他连一句狠话都讲不出来。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还是只对她……

    “安德烈,在想什么?还在想那撮头发?既然被剪了,就别再想了。到是你那时候怎么会在兔宝宝的房间里?

    看不透尤安心事的丽莎虽挂着微笑,但却用凶恶的眼神望着他。

    “丽莎,你别多想。”

    “你也许想抛弃掉像我这样美丽的未婚妻,而和像兔宝宝那样单纯的少女在一起?”

    话音刚落,尤安望向靠到他肩膀上的丽莎,眼神异常冰冷。

    “你别想干涉我的事。我想怎么样都与你无关。别以为做了我的未婚妻就能作威作福。这道理你最清楚了。”

    尤安的回答简洁明了。他不许她在干涉的命令令她不由得打了寒战。永远都是这样。她不论怎样都无法窥视到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小时候,丽莎特别喜欢在树林里漫步。虽然她知道如果被父母发现的话,她会受到重罚。那次,她与往常一样偷偷地逃出来,走进了王宫的树林。9岁的丽莎见到一位骑着黑色矬马的金发少年。少年有着连美神阿芙罗狄蒂都会嫉妒的完美容颜。丽莎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悄悄地伸出手想触碰一下。但是还没碰到,丽莎就被无情地拉回了现实。

    “你干什么!别碰我的马。”

    口气极度地傲慢与不近人情。丽莎来不及为此而生气,因为她十分高兴原来这一切并不是幻影。第一次见面,尤安只撇下了这一句话,恶狠狠地又瞪了丽莎一眼便离去了。

    这之后直至两人再次见面前的一周时间内,丽莎都对他念念不忘。或许对一个才9岁的小孩子来说这还算不是爱情,但至少尤安的出现令她成熟得更早了。

    之后的第十天,敌不过父母的百般纠缠只得参加社交派对的丽莎意外地在派对上遇到了这个美少年。原来他与丽莎一样,也是皇室贵族,国王的二王子。这位拥有着天使般绝美容颜的二王子正是丽莎所追求的梦中情人。

    然而丽莎喜欢上的是一位万人迷。11岁的大王子乔纳丹也非常帅气逼人,但在尤安的衬托下便顿失颜色了。虽然他比丽莎年幼一岁,却有着与他8岁的年龄不相符的冷静与高傲。不只丽莎,他是所有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人们对这位英国二王子的风靡简直不可想象。丽莎就这样在思念尤安的心情中度过每一天。

    那个炎热的下天,丽莎为了解暑,去一个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秘密的荷花池游泳。当她浑身湿淋淋地从荷花池里出来时,竟看到正骑在矬马上注视着自己的尤安。丽莎赶紧抓过衣服遮盖住自己的身体,脸也羞红了。

    “你真奇怪。一般女孩都讨厌这种地方,更不会过来。你不在家好好准备出嫁,倒跑来这里。真奇怪。”

    二王子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树林里,像是天使的歌喉般美妙。丽莎笑了。

    “王子,您说得一点都没错。你看这新鲜的空气,还有这倒映着蓝天、白云的清澈荷花池。其实,除这荷花池,我还知道很多好地方。”

    听了这话,尤安挑了挑好看的眉毛。

    “那就带我去。这是命令。”

    嗬!果真是个高傲的王子。从此以后,丽莎便经常在树林里与尤安见面,他也渐渐撤去了对丽莎的戒心。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都长大了。丽莎虽已成为男人众星捧月的美女,但却仍只爱着尤安。

    虽然拥有傲人的美貌与尊贵的皇室血统,丽莎却拥有着与之不符的活泼性格和善良的心。而身为众多异性的白马王子,尤安却与她截然相反,过着放荡、堕落的生活。

    他是英国最迷人的王子,也是最恶劣的流氓。虽然与尤安亲密无间地走过了10的光景,丽莎仍是不了解他,他的冷漠与傲慢仍时常令她害怕与退缩。

    就算再美丽的女人也无法令尤安心动。尤安太完美了。自幼,他便在各式美女的包围下成长,牵动着她们的心。对于他来说,女人只是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玩物,他对谁都不可能付出真心。丽莎认为,这正是她最幸运的地方。

    她知道尤安并不爱她,但他也永远都不会爱上任何一个女人。因此丽莎已经很满足了。就算抓不住他的心,抓住他的人,拥有一个正式的名分也已经能令她心满意足了。

    丽莎回忆着过往的岁月,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尤安。正凝视着窗外的尤安的侧脸像是艺术家巧夺天工的雕塑。

    她望着尤安的侧脸,真希望他能向她说出自己的想法。但是她也知道,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