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发布时间: 2020-05-20 21:53:31
A+ A- 关灯 听书

    “嗯……”

    刚睡醒的莉洋一睁眼,便对上了尤安好奇地打量自己的眼神。

    “太奇怪了。为什么这么容易晕倒呢?我不是说了不许再晕倒么,害我这么担心。结果竟然像一觉睡醒的样子自己爬起来了……”

    一针见血。长期困扰她的贫血时常令她晕倒,但每次醒来后她却都像是大睡了一觉后的样子,使她觉得非常对不起身边担心她担心得要死的人。

    “哼!”

    见尤安一副毫不担心甚至笑得灿烂无比的俊脸,莉洋的心里又升起了无名火。

    “原来你还在生气?真是人长得矮小,肚量也像小鸡肠子。既然你已经醒了,我也该走了。为了你,把一大堆事都耽搁了。有什么事回家说吧。”

    他竟然劝都不劝生气的莉洋,只是在她的樱唇上轻啄了一下,转身离去了。

    坏尤安。

    一定是急着去找那个金发女郎。莉洋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跑出了卫生室。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是周末的缘故,轻抚过蔚蓝天空和莉洋脸庞的风虽然冷冷的,但却异常清新,让她精神为之一振。她不想回家。她不想回去那个没有尤安的家。她猛地想到一个该去的好地方。于是她兴奋地跑至校门口,菲利普正在那里等着她。

    “菲利普,你一定等了很久了吧?”

    莉洋纯净的笑容让菲利普安心了不少。

    “菲利普,天气这么好,又是周末,所以我不想这么早回家。”

    听了这话,菲利普担心地摇摇头。

    “这觉得不行。莉洋小姐一个人走回去的话太危险了。”

    “如果你觉得为难的话就不用做了。我只是想去昨天去的那个叫‘爱的家园’的孤儿院。我知道这也让你很为难。我想去见我未来的老公,那里有个小鬼信誓旦旦说要娶我呢。”

    听到未来老公的词,菲利普极度紧张,但听说只是个小鬼,才终于安下心来。

    我真是个麻烦鬼,让所有的人都担心和厌烦。

    一路上莉洋对菲利普抵死反对的话充耳不闻,坦然地坐在副驾驶座上,直至到达爱的家园,只顾自地呢喃自语。起初皱着眉的菲利普听着莉洋说的话,渐渐露出了微笑,仔细倾听着她的每一字、每一句。虽然她至今一想到尤安与那个狐狸精以及那个金发女郎的事就非常生气,但她决定把这些事都暂且搁在一边,一心一意要先做好现在的事。

    “我们到了。”

    “哇!已经到了啊!”

    莉洋打开车门下了车,映入眼帘的便是孩子无忧无虑地玩耍的样子。而第一个发现她的正是邢朔……

    “哇!我的新娘来了!”

    新,新娘!

    邢朔一看到莉洋,便立即带着兴奋的笑容跑了过来,抱着她的腿不肯放。

    “姐姐,一定是想我了才来的吧?”

    “啊?喔,对啊!我想看来看看未来的老公有没有在努力准备呀,我想结婚后可以很幸福很安逸地生活啊!”

    “哈哈,我有信心以后一定让新娘过得非常幸福!”

    看着邢朔带着羞涩的微笑,但自信满满地说这话,莉洋也不知不觉把所有的烦恼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不知什么时候起,她的身边已经围坐了一大群大大小小的天使。这些孩子们给她带来了真正的快乐,她一会儿读故事书给他们听,一会儿唱歌给他们听,一会儿又为他们弹琴,忙得不亦乐乎。她和他们相处得非常融洽、愉快,根本忘记了时间。和这些天使们在一起,莉洋发现自己似乎也又回到了愉快、天真的童年。

    “兔子姐姐,王子为什么不来呢?”

    橘红色的晚霞笼罩着大地,整个世界如同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一般。疯累了的孩子们有的躺在草坪上睡了,有的则仍坐在莉洋的身边说着悄悄话。和孩子们在一起的莉洋看上去就像是从童话世界里走出来的温柔可人的小白雪公主。因为尤安没有来而一直安静地坐在那里的黎婷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我不是兔子姐姐啦。我叫莉洋,夏莉洋。王子今天非常忙,所以没有办法过来。”

    “不管!我说是兔子姐姐就是兔子姐姐!王子他……这么忙吗?再怎么忙,我也是他未来的新娘……为什么不来看我呢……?”

    即使是黎婷正在抱怨尤安没来看她的气鼓鼓的样子,在莉洋看来仍是那么的美丽!

    “黎婷乖!嗯……如果你不嫁给王子,嫁给其他人更好呢。姐姐告诉你喔,虽然王子长得这么好看,但是性格好坏,又傲慢,还非常地自以为是。而且,他还是个花花公子呢。其实他现在才不是在忙什么工作呢,一定在和哪个狐狸精或金发女郎在一起打情骂俏。如果是姐姐的话,绝对不会嫁给他,宁可嫁给邢朔!”

    听了莉洋的话,黎婷像是真地在认真考虑了。

    “嗬~~这么评价我,实在太感激了!”

    这声音!

    她祈祷着不是他,忐忑不安地慢慢回过头去,可惜命运实在是太残酷的。

    尤安正站在一棵高大的树下,他的背后是美丽的晚霞。由于他背对着晚霞,莉洋看不见他的脸,只看得见他颀长的身材与被晚霞染红的那头耀眼金发。莉洋很想知道他现在的表情,是生气?还是一如既往地毫无表情?

    刚才我说的话,他都听见了吗?

    莉洋怀着忐忑不安地心情望着他,只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跳得好快。黎婷一看到尤安就跌跌撞撞地跑了过去,抱住了他的腿。尤安抱起了她在空中不断地转了圈子,孩子高兴的笑声打破了原来安谧的寂静。

    尤安在黎婷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只见黎婷立即咯咯大笑了起来,然后跑开了。他究竟说了什么?不用猜就知道是在说莉洋,而且很明显不是什么好话。过分!果然尤安一过来,刚才围在她身边的孩子们都走开了。整个空间留给了她这只畏畏缩缩的兔子和正逗弄猎物的老虎。

    怎么办?她完全没了主张!

    他的笑容背后是不是真的笑里藏刀?是不是表面上装笑,但心里则在策划完美的杀人计划?或者在想着暴打我一顿?

    莉洋真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能洞察人心的超能力。

    像是看穿了莉洋害怕担心的心情,尤安一直倚靠在那棵大树下,一动不动。被染成火焰般赤色的头发以及高大、颀长的身材使他看上去有如从天而降的救世主。不论遇到什么状况都不动声色是尤安天下无敌的武器。

    噢~~菩萨啊,为什么他在这时候仍这么帅!我该怎么逃过这一劫呢!

    犹豫了好一会儿,莉洋想得出的最好办法便是——逃!她慢慢地从草坪上站起来,飞快地跑了起来。她想:如果跑向菲利普,多少可以为她挡去些他愤怒的火花吧。身体轻盈的她迎风跑时的阻力也很小,她非常自信地料定尤安再怎么样都不可能追上自己了。可就在她暗自高兴自己终于可以赢尤安一回并且已经看到菲利普的身形时,突然有人从背后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他什么时候追上来的?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不同于莉洋的气喘吁吁,尤安的气息却很平稳,他兴奋地将她举过了头顶,像是在昭示自己的胜利。

    这让莉洋认识到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她赢过尤安的几率永远都是零。尤安刚收回手臂把举过头顶的莉洋抱在自己的怀里,她就把头埋进了尤安的后颈。因为她实在没脸见他。

    尤安身上那淡雅的香味刺激着她的嗅觉,她的脸和嘴唇能感受到尤安细致、温暖的皮肤。这香味与温暖融化了她一半的仇恨,但她仍不甘心,狠狠地向他的后颈咬了下去。她能感觉到他的气息乱了,身子也一下子僵硬了。重拾了点自信回来的她干脆继续一点点咬着他的脖子不放,过了好久才抬起头看向他的眼睛。但是出乎她的意料,他那巧夺天工的嘴唇正噙愉快的微笑。

    他没生气??

    “你这个小坏蛋!怎么就没有安份的一天。你对我的小新娘说了那么多称赞我的话,我该怎么感谢你呀?”

    尤安的口气像是在对孩子说话般温柔,但莉洋却好担心。她太清楚了,对于像尤安这样的性格,如果有人敢说他坏话,那实在是十恶不赦的。他说这话是想先好好地逗弄她一下再除掉她?还是因为他想回避她说的都是真话这个事实?

    “我只是说了事实。哦,不!不是这样的……而是……呃……”

    “行了。别再说了。”

    尤安突然打断了她的话。莉洋只有默默地低着头。

    我又没有说谎。你应该理直气壮的啊!夏莉洋,你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

    但是尤安一副认定了她说的都是诽谤话的表情。她再说什么也是没有用的。等在车边的菲利普见尤安搂着莉洋走过来,吃惊地瞪大了双眼。

    “太黑了,怎么看不见菲利普呀?莉洋看得见吗?”

    尤安调皮地皱着眉,一副很天真的样子。逗得莉洋咯咯笑了起来。

    “呵呵。让王子担忧实在过意不去。回去后,我会扔掉这身沉闷的黑色西装,从此只穿萤光色的西装。请王子拭目以待。”

    天哪!没想到一向冷冰冰、酷酷的菲利普也开起了这样的玩笑。见尤安和莉洋笑得腰都直不起来,菲利普黑黑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打开了后座的车门后坐进了驾驶座。一进车,莉洋就挣扎着要从尤安的身上下来,坐在他身边,但尤安却怎么也不肯放手。

    “尤安,放我下去嘛。”

    “不行。你就坐在我腿上。今天你是我的宠物。”

    坏尤安!我现在又从玩具熊变成了宠物!

    的确,她还是拗不过尤安。玩弄莉洋是他的快乐源泉之一。宠物这个词令莉洋的心情变得好差,但也令她的心莫名地起伏。最后,由于尤安的坚持,莉洋一直坐在他的腿上直至到达。但是她很高兴。因为尤安好象说她留在他后颈处的模糊的咬痕是属于她的。但愿这个印痕永远都能留在他的身上。而那个狐狸精以及金发女郎却永远做不到这点。

    “到了。”

    菲利普说,并打开了车门。

    “起来啦,这样也能睡着。你还真够奇特的,化石!”

    好丢人。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她更不知道为什么尤安的怀抱让自己那么幸福、平静。尽管他坏得要死,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却一点点占据着她的心。

    “把口水擦掉。”

    “……!”

    莉洋惊慌失措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并没有湿啊。

    “还是这么单纯。这是惩罚,我的腿都被你坐麻了。”

    又一次晕倒。尤安哈哈大笑着把莉洋甩在身后先走进了家。车里只留在莉洋一个人。菲利普心疼地看着她,只是开着车门,静静等着。

    “他并不是对谁都这样的,似乎只是对小姐才这样可恶。”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莉洋喃喃自语着独自进了家。尤安已经不知所踪了,才这么点功夫又不知道去了哪里。在这拥有几十间宽敞的房间、有如宫殿般的屋子里,要找到尤安简直就像在玩捉谜藏

    呃?

    进入第四个房间后,她看见原色木制的长沙发上露出了一抹耀眼的金发。

    嘻嘻,尤安·安德烈,我抓到你了!

    没想到这次这么快就找到尤安,莉洋洋洋得意地跑了过去躲了起来。但那不是尤安。虽然是同样的金发,但却不是在阳光下会像黄金般闪闪发光的美丽金发,而是接近于银色的淡金色。接着,这拥有一头淡金色头发的人站了起来。

    啊!

    莉洋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是那个搅得她心烦意乱的金发女郎。莉洋被这突然登场的人物吓得只有傻傻得呆在原地的份了。

    这个时候她该说些什么?

    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金发女郎踏着猫步优雅地向她走来了。就算莉洋是个女人,也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太美了。难怪她能够吸引住尤安啊。她走到莉洋的跟前,带着迷人的微笑看着莉洋。

    “天啊!太小,太可爱了。”

    她说的竟然是非常纯熟的韩语!

    “……?”

    “安德烈告诉我,他在照顾一个小丫头。但我真没想到你会这么娇小玲珑。”

    她的嗓音略带沙哑,很特别。看来她是个与外表不太相符的非常坚强、爽朗的人。

    “哎呦!看把你吓得!真像只小兔子,太小巧了!兔宝宝,做我的妹妹吧!”

    金发女郎一把将莉洋拖进自己的怀里。莉洋的脸被埋在她丰满、柔软的胸部里,所以不消时便呼吸困难了。正当她以为自己将窒息而亡时,谢天谢地有人救了她。她满怀感激地望了过去。尤安。她什么都来不及说,先冲进了尤安的怀抱了。

    “丽莎!你想闷死莉洋?这里不是英国,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被尤安的话气得半死的丽莎仍然不忘保持着甜美的微笑。

    “安德烈,这么可爱的少女你想独占吗?”

    丽莎虽是女人,但也像尤安一样,发自内心地想把莉洋当作自己可爱的玩偶。莉洋是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人们竞相争夺的玩偶了?他们像是在说着什么不能让莉洋听到的话一样,用他们的本国语言交谈着。接着,尤安叹了气,吩咐莉洋回自己房间去。

    我睡不着!怎么可能睡得着嘛!

    ……她好想这样对尤安说,可丽莎已经挽着他走出了客厅。稀里糊涂地,客厅里竟然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他对丽莎说自己在照顾一个小丫头?照顾一个……小丫头……

    这话并没有错。但为什么这么伤心?莉洋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冷清和寂寞。渐渐地,她在没有了尤安的冰冷的大床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