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发布时间: 2020-05-20 21:53:29
A+ A- 关灯 听书

    “哎呀!莉洋!怎么才一天功夫脸就消瘦了这么多?发生什么事了?谁欺负你了!”

    一进教室,秀莲就劈头盖脸地大喊大叫起来,莉洋只能报以一个无力的微笑。

    “没有啦,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

    她努力地装作没事的样子,但只使秀莲更加担心,更加心疼。

    “尤莉洋,我们不是朋友吗?我好难过。”

    听了这话,莉洋只得叹了口气。

    “其实只是我很喜欢的小狗死掉了。它曾是我唯一的朋友和希望……”

    万幸地是秀莲听了莉洋的谎哈哈大笑了起来。可是这更让莉洋觉得有愧于她。

    “喔~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那真的会很痛苦。上次我家的狗狗死掉的时候,我也伤心了好久呢。所以我完全理解你现在的心情。”

    对不起,秀莲,我对不起你,我向你撒了谎。

    “也许等会儿见到白马王子时心情就会好了。是吧,莉洋?”

    “不。他不是我的王子了,还是只做秀莲的王子吧。我……不喜欢他了。而且,为什么非叫他王子不可呢?他并不是王子。”

    莉洋略有些失态的样子让秀莲吓了一跳。

    “莉洋,你怎么了?昨天不是还说好了他是我们俩共同的白马王子啊。你有其他的心上人了吗?是吗?还是讨厌白马王子了?”

    秀莲每句话里都是王子,好刺耳。为什么,为什么都称呼他为王子?尤安不是王子!

    “为什么叫他王子呢?他又不是。只是长得像王子,又不能成为真的王子!”

    “没有啊!他真的是王子啊,来自浪漫的英国的又年轻又帅的王子。”

    “呵呵!笨秀莲。英国不是有王子么,说不定比秀莲现在的白马王子更帅呢。”

    莉洋自言自语着。

    ……一定比尤安长得更帅。一定是这样……一定……

    “什么呀!他的确是英国王子啊,虽然只是二王子。你不会不知道吧?”

    “你说什么?”

    “就是你刚才听到的呀。他的确是如假包换的英国王子。嗯……应该叫……对!皇储!叫皇储!”

    莉洋懵了,这话对她的打击太大了。

    王子……王子……尤安是王子……

    莉洋,你还真够笨的!连菲利普不都称呼他王子。

    “没想到他真的是王子……”

    她自言自语着。

    “秀莲,你详细地告诉我,为什么王子会来韩国!好吗?”

    “他虽是王子,但只是二王子。还有个叫乔纳丹的大王子,他才是正式的王位继承人。而我们的王子则无法继承王位,不是吗?所以就来韩国啦。关于这点有好多猜测呢,但依我看,他觉得韩国这个国家很不错,而心情也不好,于是就来了。书上也有这么说的,什么争夺王位、作为二王子的尴尬处境等等。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真正的情况谁知道!哎呀,谁管他是不是真正的王子,对我们来说这个都无所谓,他现在不就是我们的王子吗!”

    秀莲对他太痴迷了。

    “嗨,朋友们!”

    与秀莲的谈话才结束,就传来了胜叶爽朗的声音。

    “咦?莉洋,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秀莲欺负你了?”

    “喂!胜叶,你不要狗血喷人。她喜欢的小狗昨天死掉了。”

    听完秀莲说的话,胜叶把视线移向莉洋。很明显,他根本不相信这样的解释。胜叶可不像秀莲这么大大咧咧。莉洋很害怕再见到他,因此一整天都刻意地回避着。正当她准备集中精力上课时,突然响起了女生们的尖叫声,很快,围来了一大批女生。

    发生什么事了?

    莉洋从座位上站起身望向窗外。罪魁祸首果然又是尤安,他来学校了。但是他不是单独一个人,而是和早上见过的那个金发女郎在一起。

    她其实真地很漂亮。超过了170公分的九头身身材高挑、惹火。瓷娃娃般的脸上五官精致、美丽。衬托着美丽脸庞的卷曲的耀眼金发,一直她的垂至腰际。她与尤安真的好般配,但是却远不及尤安的美丽。由于这金发女郎的出现,女生人群里好安静,不再乱套了。她的眼泪又一次涌了出来。她说服自己不再看他们。为了不让别人看见自己的眼泪,她飞奔出了教室。因这金发女郎的出现而大受震惊的学生们并没有发现莉洋哭着跑出去,秀莲,胜叶都没有发现。她蜷缩在洗手间里,哭得伤心欲绝。

    夏莉洋,还是走吧。回到俊西哥身边去吧。回到永远都只爱你,只关心你,除了你之外不会对任何女人多看一眼的俊西哥身边去吧。哥哥不能失去你。对,莉洋,把尤安忘记地一干二净然后离开……

    莉洋下定了离开的决心,走出了洗手间。她望了一眼腕表,已经过了四十多分钟了。

    你竟然哭了四十多分钟,像个白痴一样。

    回教室的路上,在她走过紧急出口时,突然有人一把抓住了她。可她还没来得出声,就已经被拉进了紧急出口。捂着她的嘴的手上传来的淡香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她慢慢地抬起头,想看清这样光天化日之下劫持自己的究竟是谁。她看到的竟然是正带着玩味的微笑看着她的尤安,她的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

    “到底……”

    尤安又立即捂住了她的嘴。

    “嘘!小声点!被人发现就惨了。”

    听了尤安兴奋的低语,莉洋心差点又一次融化了。

    “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撇下我一个人先走!你现在竟然敢对我耍滑头,以后不可以,听见了没?”

    话一说完,尤安就吻上了她的唇。正在气头上的莉洋紧闭着嘴唇,动也不动。不对,她强忍住配合他的念头,正艰难地与自己的内心作战。尤安往她的粉颈间吹着气,弄得她浑身酥酥地。并且进一步把头埋在她的后颈,轻轻地唤着她的名字。

    “夏莉洋。”

    就算这样也……也绝对不能任他摆布!

    虽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自己发誓,但当他那充满柔情蜜意的唇与话语掠过她的后颈时,她的嘴唇乃至她整个人都投降了。她娇喘了一下,微微张开了唇。而尤安则像等待以久终获释放般迫不及待伸了进去。当莉洋再睁开双眼时,尤安那已转变为深蓝色的双眸也正望着她。

    “以后……不许先走。”

    “……”

    见莉洋仍一言不发,尤安无奈地叹了口气。

    “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别气了。你这个样子,我心情也不好。”

    尤安,你这个白痴!笨蛋!花花公子!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吗?我那么地爱你,而你却和别的女人接吻。我刚才说什么?爱?我竟然还说爱这个词?不!我不爱尤安!我才不可能爱上这个光有外表,但自以为是、傲慢不讲理的王子!我认识他才几天啊,怎么可能爱上他!绝对不是!不!不!

    虽然这样否定,但事实上似乎仍是爱他的。夏莉洋痛恨自己,埋怨自己,但是她真地爱尤安……安德烈。到底在他的词典里有没有爱情这两个字?

    突然间醒悟过来的莉洋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无数种想法与可能一一掠过。

    你并不是真地爱尤安。你只是……迷恋于他迷人的外表而已!

    天旋地转。莉洋所见到的一切都在旋转。连尤安精致的脸庞也因此变得模糊了。

    “莉洋!夏莉洋!”

    尤安呼唤自己的声音也好飘渺。她就这样倒在了尤安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