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发布时间: 2020-05-20 21:53:26
A+ A- 关灯 听书

    尤安稍稍地移动了一下身子。但是莉洋有些惊醒了,动了动身体后又更紧地钻进他的怀里,因此他再也不敢乱动了。小心地把她放在床上,尤安打开了床头等凝视着她熟睡的样子。她美丽的长睫毛上还挂着未干的泪水,娇艳的嘴唇却噙着令人心疼的微笑。

    熟睡的她像是天真烂漫的天使……

    他轻轻抚摸过莉洋的秀发,享受着手里完美的触感。他恨自己,他能够虚伪地用自己不齿的所谓得体的言行举止来面对任何人,换来所有人的一致好评。而在莉洋的面前,他在英国时的所有劣习,傲慢、随心所欲等等,都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来。因此,他带她的永远都只是无尽的伤害。

    放荡与堕落。

    这是对他最恰当的形容词。他那天使般好看的外表与恶魔般叛逆的内心,吸引着无数的异性。然而乔纳丹则与他完全不同,有着温顺、乖巧的性格。作为英国王位的第一继承人,他高尚的风格与品德受到所有人的爱戴。

    可是女人们仍然只喜欢尤安,不是他的内在,而是因为他过于美丽的外表。因此他的性格变得更加扭曲了。来韩国之后,他摇身一变成为一名真正的绅士,内心却压抑着扭曲邪恶的一面。在遇到莉洋的那一刻,他那曾经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本性不知不觉显露了出来。什么都不知道的莉洋依旧甜甜地睡着。然而,她已经慢慢地走进并占据了尤安的心。刚才,当他看见柔弱的她伤心欲绝地哭泣的样子,心里便不自觉地涌起一股强烈的保护欲。但谁也别想干涉或舒服他,就连父母也不例外!

    虽然人们都说这世上最崇高、最珍贵的感情是爱情,人人都在追求它。但他却根本不想尝试。这种累赘、劳命伤神的感情实在太无聊了。莉洋的想法与他无关,他才不会接受任何人托付给他的爱情或终生。所以一向只有女人一厢情愿地说自己多么地爱他,急切地等待着他永远不会付出的爱。

    她们不顾他内心那越来越堕落和丑陋的一面,而只相信眼睛所看到的外表,不断地要求尤安的爱情。很明显,就连莉洋也不过是被他受诅咒般迷人的外表吸引了。只是这样而已。但他现在真的想好好地保护她。自第一次见到她,以及刚才她像水的精灵般全身湿漉漉地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模样,他的心里都只有一个想法:留在她的身边,永远地保护她。但当他对她不再感兴趣的时候,她一定得离开他。她将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守在他的身边,也无法再见到他。她只是他尤安有效期不明的新玩偶。他向床上的她伸开等待的双臂,她娇小的软玉温香立即钻进了他的怀抱里。从天堂不小心地落到他怀里的天使……

    尤安一大早就醒了过来。刚想爬起来,却发现莉洋的身子仍蜷缩在他的怀里。他低下头看着她天真的睡颜,脸上露出了微笑。

    “小懒猪。”

    尤安轻轻拉开她紧紧环在自己腰上的细嫩的手臂,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望着她,又忍不住走过去在她的额头印下了自己的吻。接着,他爬着自己凌乱的金发,走出了房间。就在他打开房门的那一刹那,一个高挑的金色的身形突然冲进他的怀里。

    “妈的!干什么啊!”

    莉洋感觉到了。她在睡梦中感觉有什么东西温柔地轻触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她被这甜蜜的感觉扰醒了,睁开眼便看到了推门出去的尤安。昨天他深深地伤了她的心,然而这一切似乎都已经过去了。相反,她现在觉得很幸福。她预谋着要吓他一跳,于是悄悄地尾随在他之后开了门。她刚想叫出尤安的名字,竟然看到一个高挑的金发郎女冲进他的怀里。

    这个女人又是谁!

    尤安也被她吓了一跳。他们说着莉洋听不到的悄悄话,天啊……天啊…!金发女郎捧起尤安漂亮的脸,印上自己狂野的一吻。

    这不是真的。我还在做梦吧。这一定是在做梦……

    她揉了揉眼睛,看到的仍只是正在热吻的尤安与那金发女郎。她捏了捏自己的脸颊,好痛!

    这不是在做梦。过了好久,金发女郎才缓缓地移开自己妖冶的唇,但仍将自己所有的资本都紧紧地粘在尤安的身上,并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但最令莉洋生气的则是尤安并没有拒绝这个吻。曾几何时她曾感叹过的美丽的手如今却搂着眼前的金发女郎。不知尤安低语了些什么,传来了她夸张的笑声,她带着妖媚的笑容又一次将唇印在尤安的俊脸上。他们不停地隅隅耳语,可莉洋却一句也听不见。

    一来他们说话的声音太小了,二来要听懂这么快的英语实在超过了莉洋的英语水平。她感受到的不但是尤安对他的背弃,更有对自己竟然一直相信他的愚蠢的顿悟。她捂住了嘴巴阻止自己发出悲鸣,但已经晚了。尤安和那个金发女郎都察觉到了,齐刷刷向她看来。尤安根本不顾莉洋怎样地伤心,怎样地悲鸣,仍然事不关己般搂着金发女郎。前一分钟还包围着她的怀抱,此刻竟已被那个金发女郎霸占着。

    夏莉洋,你还在期待什么?你什么也不是。对尤安来说,你什么也不是。别哭了,再哭的话就只会让自己更丢脸罢了。现在你能做的就只打开门回到房间里。

    但是莉洋仍期待着尤安能说些什么。她不奢望他辩解些什么,她也没有立场这样奢望。但她真地希望他能对这个金发女郎的存在做些解释,哪怕一句话也好啊。但是尤安只是吃惊地望着她,表情冷漠。莉洋彻底绝望了。

    她低声啜泣着冲进房间,坐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合上的房门。她等待着尤安进来辩解,等待着他敲门的声音……但是,它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她闭上了双眼,任由眼泪不听话地滚落下来,烧烫了自己的脸。

    夏莉洋,你为什么这样心痛,为什么?是因为尤安没有拒绝她?是因为尤安没有追进来?不是,都不是。只是好痛,只要一见到尤安,我的心就好痛……

    她自言自语。

    学校,去学校吧。到了学校里就会好了,那里有她的朋友们……

    莉洋做好了去学校的准备后,就去找菲利普了。他正穿着一袭挺阔的黑色正装等候在汽车边。

    “早上好,菲利普。”

    莉洋努力地挤出一丝灿烂的微笑,但通红的眼睛和气若游丝的语气却是无法骗人的。这让菲利普很心疼,但却什么也没有问。

    “小姐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想早点去学校。路并不远,你可以先送我过去吗?”

    菲利普静静地看着莉洋。而莉洋则尽力避开了他的目光,她不希望他看见自己憔悴的样子。

    “如果我再拒绝的话……又要从天台上跳下来吗?”

    听了菲利普生硬的话,她抬起头望着他。她突然发现,他是个非常值得信赖和依靠的人。

    “不,我怎么会。但是……拜托你了。”

    “小姐不想与王子一起走,而想先去学校吗?”

    莉洋嫣然一笑。

    “尤安可能会晚一些再去吧。有……客人来了。好象是很重要的客人。但是我今天想早点去学校。”

    莉洋又露出了一丝微笑。连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好伟大。但是她终于再也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她低下头掩饰自己的眼泪,紧紧地抱着菲利普粗壮的手臂,命令自己不许哭。而菲利普那结实的大手则轻轻地拍起她的背。她实在忍不住了!一瞬间,所有的悲伤与懊恨都化成了滚烫的泪水滴落了下来。菲利普楞住了,但立即回过神来,紧紧地抱住她弱小的身子,温柔地安慰着她。他好心疼,他当然也知道她是为什么而哭。

    一定是因为丽莎小姐的关系。尽情哭吧。尽情地埋怨和仇恨王子吧。但别再把你单纯的心系在他的身上了。你永远无法获得他的心。王子不会为任何人停留,你也好,丽莎小姐也好。千万不要再爱他,再让自己受伤了……我的妹妹。

    菲利普的心好痛。只是一天的功夫,莉洋已经成为了像妹妹一样重要的人,像极了他在天国的妹妹,也拥有如黑珍珠般美丽的眼睛和柔弱、纯真的外表。但请千万不要像她一样,为了一段不能有结果、被唾弃的爱情而葬送了自己珍贵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