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发布时间: 2020-05-20 21:53:23
A+ A- 关灯 听书

    莉洋满脑子都是上午看到的那个狐狸精般的女人。她到底和尤安是什么关系?正洗着澡的她知道尤安现在已经在床上等着她了。所以她刻意拖延着时间。她没有勇气去面对他,好难为情。

    在浴室里磨蹭了老半天的莉洋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对策,自暴自弃地打开门走出了浴室。果然,尤安正大刺刺地躺在床上爬着自己金色的头发,等着她。莉洋一出现,他便撑起了上半身,笑着看着她,露出一排雪白、整齐的牙齿。迷人的嘴唇,勾去了莉洋魂魄的嘴唇,而正是这嘴唇上午竟对着那个狐狸精微笑。

    “再这么发呆,我可又要叫你小熊咯。”

    身上水气仍未褪去的莉洋仍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忍无可忍的尤安终于开口了。

    “又有什么不满?”

    “您……”

    “看你一副很难过的样子。说来听听。”

    尤安那微怒的表情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刺向莉洋的心。

    “上午和您在一起的女人,那个……那个狐狸般的女人是谁?”

    莉洋好不容易才说出这句话,可尤安却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尤安,我是很认真的……

    “我有必要向你汇报吗?”

    尤安无情的口气向是在莉洋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

    “虽然没有告诉我的必要,但告诉我的话不可以吗?”

    望着小心地说着这话时的莉洋伤心欲绝的样子,尤安从床上下到地上。他的脸又一次变得冰冷。曾经总是闪烁着快乐的光芒的蓝宝石般的眼眸暗波汹涌,暗示着尤安的心情。莉洋感到好害怕。冷冷地望着她的尤安终于缓缓地开口了。

    “夏莉洋,不论你再怎么善良、可爱,也不过是我的玩偶。你没有权利干涉我的事或提出任何要求。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永远都不许多管闲事,听见没有?”

    莉洋脆弱的心灵被撕裂了。

    她懂了,其实就算尤安不说她也明白,但是她仍不能不挂虑,不能不伤心。更不能不说出这样的话。坏尤安,残忍的尤安,无情的尤安。

    莉洋泪流满面,在心底里撕心裂肺地呼喊着。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在学校里的他是人人爱慕的白马王子,在孤儿院里的他那么地温柔和体贴。除了她,他对所有人都那么地温柔,但为什么偏偏对她这么残忍?!

    “别哭了,我最讨厌女人哭。”

    尤安看莉洋的那双大眼睛不停地滴落着泪水,皱着眉发火地说。

    你只是我的玩偶。别多管闲事。我最讨厌女人哭……

    尤安的这些话不停地在莉洋的脑里回旋着。

    面对尤安的无情,莉洋只有站在那里静静地流着眼泪。

    恨你!为什么不懂我的心呢,尤安,我恨死你了!

    面对哭泣的莉洋,发怒的尤安终于屈服了。他对她做了个手势,但是莉洋却像钉在原地一样。

    死也不过去!死也不去!我再也不要做他的玩具熊了!离他远远的!

    但其实只要尤安温柔地笑着对她说了一句话,就会使她全无招架之力了。

    “别哭了,快过来吧。不睡觉了?”

    “我不要睡觉!”

    莉洋如此斩钉截铁的回答令他又一次火冒三丈。

    “随便你。”

    尤安冷漠地关了灯,回到床上睡觉了,是那么地无情……莉洋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做,更加悲伤了。

    怎么办?不可能就这样站到天亮啊。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看来,他真的毫不在乎我。他是想让我彻彻底底地死心。

    她越想越伤心,但再这样哭下去实在没有尊严。就算再伤心、再流泪也不能发出声音让他察觉到。伤心与愤恨不断地向她席卷而来,让她手足无措。她不停地埋怨着由于腿麻了而想跑回床上的自己的没用和软弱。这是她第一次想家,第一次后悔自己的离家出走。她义无返顾地放弃了浅薄但却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全心全意保护她的俊西,而现在她终于觉得后悔并想念他了。

    尤安是混蛋,二百五,大坏蛋!但是……他……真的好帅……

    就连在这样糟糕的状况下,她仍无法摆脱尤安对她的深深吸引。最后,她向自己薄弱的意志和虚脱的身体低头了,悄悄地向床靠去。她与尤安保持了段距离,静静地在床的一侧躺下,闭上了仍无法止住泪水的双眼。

    呜呜……呜呜……

    虽然不断地命令自己不要哭出声音,但还是不争气地发出了声响。莉洋觉得非常地丢脸和难过。

    “哈哈。”

    “……?”

    尤安突然爆出了一阵笑声。他一把将莉洋搂进自己的怀里。莉洋想挣脱,但她真地好伤心,尤安的怀抱也真的好温暖、好舒适,她最终还是留在了那里。尤安抱着怀里的她,轻轻地拍着安慰她。

    “别哭了,乖。那么漂亮的眼睛如果哭坏了怎么办?”

    听了尤安虽轻但异常温柔、有磁性的安慰声,莉洋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伤和委屈,更大声地哭了起来。

    “呜呜啊啊啊!”

    从小到大,这是她自父母的葬礼后第一次哭得这么伤心。她真的猜不透尤安的想法。前一分钟他还把她的心撕得粉碎,一点面子也不留,而现在他却又这样多情地安慰着她,使她的心又燃起希望。他到底想做什么?莉洋束手无策,只能任由自己越陷越深,她怎样都无法恨他啊。想到这些,她又哭了好久,尤安却没有再发火,只是紧紧地抱她在自己的怀里,温柔地安慰着她。哭累了的她最后就熟睡在尤安的怀里,被尤安的气息包围着,虽然脸上的泪痕未干,但却勾起了幸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