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发布时间: 2020-05-20 21:53:21
A+ A- 关灯 听书

    色狼!强盗!

    嘴巴被那双手紧紧地捂着,她所有想说的话都化为乌有。

    “呜呜呜……”

    只发得出这样的声音。哭了。

    “尤莉洋,你怎么哭了?”

    耳边传来了轻柔的低语,莉洋小心地回过头一看,正对上笑嘻嘻的胜叶的眼神,讶异得不得了。

    胜叶对一脸迷茫的莉洋竖起食指做了个示意她安静的手势。

    “嘘!小声点。学校不允许学生上天台的,你不知道?”

    “不知道。”

    望着单纯无辜的莉洋,胜叶心里满是担忧。

    “唉,我知道你很单纯,但没想到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你说什么?”

    “我开玩笑。”

    胜叶很无赖但又魅力十足地对她露齿一笑。而莉洋对他这样的笑最无招架之力,只有不再追究了。最近很流行用笑容放电吗?

    “快下去吧。被发现就惨了。”

    “喔。”

    虽然心里十分惋惜,莉洋向胜叶再三保证以后不上来后,由他牵着手下楼了。但这也只是一会儿功夫的事。由于走过的女生们齐刷刷地注视,她从胜叶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莉洋懂得了在这个学校呆下去的原则之一,千万不能和尤安以及胜叶走得很近。很迷惑地看了看莉洋的胜叶虽然也了解个中原因,但仍一把抓过她的小手大步向前走去。

    “把手放开!”

    “怎么了?我们是朋友啊,朋友之间牵着手有什么不可以的?尤莉洋,我们见面第一天我不就告诉过你要带着自信做自己想做的事吗?”

    他的话没有错,但是对莉洋来说却很无理。一直都只是默默忍受别人所给予的一切的她根本无法做到这些。看着低着头没有回答的莉洋,胜叶叹了一口气。

    “莉洋,我们物理课马上要迟到了,怎么办?”

    “老师会生气吗?”

    “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得来的学校的优点也不少。我们只要选自己喜欢的课听就好了,但这也是有一定范围限定的。不过一天只跷这么一次课的话是没有关系的。”

    “哇~那么每天都可以跷一次课。”

    “这倒也不是啦。学校里高手云集,所以跷一次课就会落下很多的。”

    “你也这样吗?”

    “这是当然啦。我并不是天生就很聪明的人,全都靠着不懈地努力才有今天的。”

    “……”

    “虽然是特别用来激励你的话,但你也不必这样看着我。莉洋,要适应学校生活的话,恰当地跟随别人的意见是没有错,但坚持你自己的原则和方向更重要。如果要了解对方,就不能迷失自己。”

    莉洋望进胜叶坦城的双眸,笑着点了点头。胜叶看着她甜甜的微笑,也笑了。

    “好的。我会努力像你说的那样去做的。但你千万不要为了我跷课了喔。我不喜欢别人为了我遭殃。我因为心里好乱,所以想一个人静一静。”

    “好吧。但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了。绝对不能上天台。”

    “好啦,我知道!我知道了啦。”

    胜叶得到了莉洋的再次保证后,才进了教室。

    莉洋在确定胜叶果真离去后,又立即折回天台。虽然有些害怕,但她真的不想错过俯瞰全校的大好机会。因此她还是小心地一步步上了楼梯。

    一推开门,耀眼的阳光与怡人的微风就迎面扑来。莉洋扶着栏杆站着,思绪万千。这么短的时间里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近10年时间没有与外界有过接触,每天被关在家里的她现在竟然能在学校上课。到现在她才发现,天不但比想象中的更宽更蓝,更比她想象中的高。不幸地,俊西从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哥哥,俊西哥哥,你还好吗?

    俊西,与莉洋相差八岁的哥哥。她想起他那双褐色的眼睛。父母去世后,哥哥虽然年纪幼小,却支撑起了父母留下的庞大家业。他将小莉洋与世隔绝,让她按照自己的安排生活和成长。但是莉洋知道,不,她能感觉到,俊西非常地爱她、珍惜她。

    甚至只要她的一句话,他会愿意为她而死。

    为……为什么要这样呢,哥哥。我是那么地信任哥哥。

    每当她弹着钢琴或是朗诵诗、跳芭蕾的时候都会斜靠在旁边用他那双褐色的眼睛看着她的哥哥,曾是这世上唯一爱她、珍惜她的人以及保护者。但不知何时起,他原先平静的眼神变成了一种男人看女人的渴求的眼神。俊西决不是一个没有魅力的男人,他是个财力、权力两全的帅哥,还出自有名望的家族,绝对是乘龙快婿的不二人选。182公分的身高,强硕的身材,略黑的皮肤配上好看的瓜子脸,以及褐色的眼睛,这一切都会让女人一见倾心的。

    直到那天俊西喝醉酒回来,粗暴地一把抱住她时,她才醒悟过来,她不能再继续留在他的身边了。她虽然很爱他,却不是把他当作一个异性去爱。

    现在她终于可以尽情地享受这得来不易的自由了。虽然有时也会担心俊西现在怎么样,但她对这份思念选择了视而不见。

    俊西哥,对不起。我现在很好,不用为我担心了。哥哥要多吃些饭照顾好身体,也不要再做那些傻事了。哥哥,俊西哥,真的对不起。

    莉洋心里啜泣着,然后抬头望了望似乎变得更宽广的天空,转身准备离开天台。

    但才走了几步就停住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躲在一个角落里睡觉的尤安。她悄悄地走到尤安的身旁。他似乎并没有惊醒。原本伤感的心情在此刻突然放晴了,并且闪过一个非常调皮的坏点子。

    她探出头小心地抚摩着尤安的金发,如丝般滑过手指的触感美妙极了。正当她赞叹不已时,尤安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顺势将她拉倒在自己的怀里。

    她抬头望进他那淡蓝色的眼睛。尤安的眼睛清澈如湖水一般,却又因为刚睡醒而显得有些朦胧,像她刚看到的明朗的天空一样。

    “做……做什么!为什么装睡呢?”

    “本来已经睡着了,但突然闻到莉洋的味道就醒过来了。”

    “什么呀~~我有什么味道?”

    “嗯……非常非常清爽、香香的,而且只有莉洋才有的味道。”

    尤安在她的耳边轻柔地说着甜言蜜语,使她渐渐地感觉飘飘然了。就在她失魂落魄的那一瞬间,他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微笑着看着她。

    “做……做什么?”

    “莉洋什么时候开始怎么只会说‘做什么’这一句话了。我可爱的玩具熊,刚才我在天台上好久了一直想睡觉,但少了玩具熊怎么也睡不着。”

    尤安又坏坏地戏弄她了,而且把自己的唇轻轻地叠在她的唇上。这举止令莉洋更为意乱神迷了,而且害臊得像颗红苹果。过了好久他才抬起头,修长的手指爱抚着莉洋有光泽的秀发,然后又低下了头。

    莉洋原以为他将带给自己又一个缠绵的吻,不料他只是直视着她的目光。莉洋想扭过头摆脱他直逼过来的视线,却被他那令人恍惚的双唇镇住了般留在原地,全身力气也都被他的唇吸去了。她的心快跳出来了,一动不动地等待着她的王子。可是她的王子,尤安突然爆笑了起来。

    “你以为你是等待王子一吻的睡美人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莉洋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她不管怎么都无法在他身上找到秀莲所说的什么温柔啊,和善。

    “什么呀!明明是您让我躺下的,却赖我!多让人不好意思!”

    “哦?那你很喜欢吗?”

    “真是的!”

    不与他一般见识。

    每次和他争论,结果都只会让自己更无地自容。莉洋狠狠瞪了一眼仍对着她展露着迷人微笑的尤安,转身下了天台。

    尤安这个坏蛋!傲慢、品格恶劣的家伙!!

    “莉洋,你去哪里了?我到处找你……”

    秀莲一见莉洋就连忙跑了过来。

    “对不起,你担心了吧?”

    “哎呀,以后有什么事就告诉我,姐姐都罩着你,知道了吗?”

    一脸认真的秀莲真的太可爱了。

    莉洋真想告诉她尤安的真相……

    但是她知道,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说。

    “我想把你介绍给我朋友们认识,所以找了你好久……现在快走吧!”

    秀莲又笑了起来,然后不由分说地拉着莉洋走向她的朋友们。莉洋终于明白什么叫物以类聚了!秀莲的朋友们果然和她一样性格活泼开朗,而且都很高,也很漂亮。秀莲刚介绍完莉洋,所有的朋友便一拥而上欢迎她。

    “真高兴认识你,但是你真的好可怜喔。秀莲一定整天追着你不肯放吧,哈哈……”

    “金世琳,你胡说什么,想找死啊?!怎么能在她面前这么说我!”

    秀莲勃然大怒的样子逗得大家都笑了起来。莉洋也好久没笑得这么开心了。

    “你真的长得好娇小啊,像是树林中跑出来的小精灵。”

    “快看她的眼睛!连眼白的地方都好明亮,瞳仁好黑好漂亮。”

    “皮肤也好好啊。哇~你在哪里做皮肤保养的?”

    “手臂和腿也好细,好羡慕啊~”

    被秀莲的朋友们满是好奇地上下打量着的莉洋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动物园里刚出生的小熊猫。

    “你们行啦,莉洋被你们吓坏了。她可和你们这群疯婆子不一样,她很单纯,很容易受伤害。我们以后可要好好照顾她。”

    秀莲狠狠地责备了把莉洋团团围住的朋友们,并一副保护者的架势把她紧紧地抱在自己怀里。莉洋担忧地抬头看了看高大的秀莲,这反而使秀莲更收紧了自己的怀抱。

    “美女们,打扰一下。我能不能暂时带莉洋走开一下?”

    莉洋艰难地从秀莲的怀里伸出脑袋,瞧见胜叶正微笑着靠在门边。而秀莲的朋友们一见到胜叶的出现立即两眼放光。不用说,胜叶如愿以偿地成功带走了莉洋,留下一群被电伤的女孩。

    “你思考得怎么样了?”

    “喔。我觉得你没有说错,我要以我自己的方式来生活。谢谢你,胜叶。快上课了,快走吧!”

    胜叶一脸困扰,呆呆地望着笑着跑进教室的莉洋的背影。莉洋只是对这一切感到好奇而已。第一次跨入校门,想要适应的确很难,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慢慢地熟悉了周遭的环境并从中感受到了无比的乐趣。就连平时整天笑嘻嘻的胜叶以及满脑子鬼点子的秀莲,现在都一脸严肃地认真听课呢。而莉洋却三心二意地四处张望。

    咦?

    正好瞥到靠窗外的走廊上有一抹耀眼的金发闪过。是尤安。莉洋兴奋得忘记了还在上课,向他挥舞着小手。然而却只收到尤安异常冷漠的眼神。尤安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和一个非常引人注目、惹火的女人在一起。她看着尤安时的那种媚惑的样子,绝对可以随随便便地迷倒一打男人。她眨着妖媚的眼睛,凑在尤安的耳边说着悄悄话,尤安则只是露着微笑。

    很快他们便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坏尤安,傲慢、自以为是、一无事处的大变态!色狼!登徒子!尤安·安德烈!我算是认识你了,你就喜欢这种丰满的女人是吧?在你眼里,难道我真的只是一只玩具熊吗!?

    莉洋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如此生气,泪水不听话地盛满了眼眶,似乎下一秒钟就会夺眶而出。夏莉洋,你并不是尤安的情人,而只是他一时的玩偶!你要是去干涉的话,只会惹他生气、让他讨厌你。还是省省吧,你只能成为他的玩偶,根本不可能有资格去管他的私生活。

    莉洋想尽全力忘记这件事,但却仍旧满脑子都是尤安。那女人和尤安是什么关系?他们现在去哪里了?在干些什么?以及在尤安的心里自己是否真的只是玩具熊等等……

    “尤莉洋!不是刚说过要好好干吗,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胜叶小声地唤醒了正在神游的莉洋。

    “啊,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胜叶虽是半开玩笑地提醒她,但她有气无力的声音却让他担心起来。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没有啦。”

    直到放学,莉洋的脑子里都一直盘旋着尤安的事。难得她鼓足信心准备好好学习,却被尤安给完全搅乱了,而他自那后便再未出现过。莉洋使劲地甩着头,像是要把压得她心头喘不过气的尤安甩出自己的脑子,一边向校门走去。说服吵着要去玩的秀莲下次再约时间,又努力让担心她的胜叶放心后,她终于算是走出了校门。校门口依旧停着那辆豪华的黑色奔驰车。

    那个讨厌的尤安肯定坐在里面。哼!讨厌!

    她打开车门,一屁股重重地坐了进去。菲利普显然被这丫头的举止吓到了,回头望了她一眼。不知为什么,他自见这女孩的第一眼起就怀着警戒心。莉洋的估计这次可是失误了,尤安并不在车上。她的心一阵刺痛。

    “尤安呢?”

    “小姐今天必须一个人回家了。”

    “菲利普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呢?我做错了什么吗?如果有的话我向你道歉。如果有什么缺点的话,我也一定改正。请不要再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好吗?也许您会嗤之以鼻,但我真的想和每个人都成为好朋友。我……不知道如何与人相处……但是我一定会努力做好的。”

    “……”

    “我想和菲利普成为好朋友……”

    “如果小姐想动王子的主意,请尽早放弃。”

    还是这样冷冰冰的口气。莉洋不太明白菲利普所说的“王子”的意思。

    怎么连菲利普都称呼他王子呢……迷茫。

    莉洋还是把这句快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我?怎么会!我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这话倒该对其他的女人说吧!像他这样傲慢、自以为是又好色的花花公子,我才没兴趣呢!”

    听了莉洋的话,菲利普的眼睛里闪起微妙的光芒。

    “小姐,请注意您的言辞。这种话不可以乱说的。”

    “我知道。他是全知全能的王子嘛,当然瞒不过他。请带我去他那里,好吗?”

    “不行,王子在执行自己的私人事务。我不可以带你过去。”

    他能有什么私人事务?还不就是和那个狐狸精幽会!

    虽然很不应该,但莉洋对尤安已有着非常强烈的嫉妒心与所有欲。

    “请带我去。如果你不带我去,我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来。或许会从天台上跳下来,也有可能变成厉鬼纠缠着您。您知道吗,在韩国最恐怖的女鬼就是含恨而死的少女!”

    这是她曾用来对付尤安的手段。菲利普直视着一脸认真的莉洋的那双大眼睛,过了许久终于叹了口气。

    “唉,好吧。但是他很讨厌处理私人事务时被打扰。这个后果我是承担不起的。”

    他不允许别人打扰他与那狐狸精幽会的时光……

    “我会承担后果的。快带我去吧。”

    菲利普不再说什么了,静静地开着车。莉洋的估计再一次失误了。汽车远离了喧嚣,朝挂着美丽晚霞,环境幽静的郊外驶去。

    这个尤安,竟然选了这么个好地方?躲在这么个环境幽雅的地方寻乐子!真是的,真是的!

    莉洋怀着既愤恨又惋惜的复杂心情望着车窗外。

    “到了。”

    这是一幢闲静、美丽的别墅,它的外围与屋顶被绿色的爬山虎与藤蔓围绕着。满眼的绿色把别墅装点得异常特别。莉洋的视线自屋顶渐渐地往下移。正慢慢往下看的她突然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般瞪大了双眼。

    爱的家园。

    这里是孤儿院。虽然夕阳已经把整个世界染红,暮色也已笼罩着大地,孩子们却仍挂着纯净、毫无杂质的笑容互相嬉戏玩耍着。而尤安正抱着一个小女孩坐在草坪上。一群孤儿院的小鬼们正挤坐在他的身边。当然,都是女孩。尤安的表情是那么的温柔。秀莲所说的尤安温柔的一面就是这样的吗……

    不会吧,这不是真的……

    莉洋面对着这完全出乎她意料的场面,不禁呆住了。正对着怀里的女孩说着话的尤安瞥到了她。

    “妈的!你来这里做什么?”

    接触到尤安冰冷的目光,莉洋突然之间感到了害怕。

    天啊!怎么办!我死定了!早知道就听菲利普的话不来了。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就像菲利普所说的,她现在必须付出刚才一时冲动的代价。莉样做了一个深呼吸,慢慢地向尤安走去。

    菩萨啊,保佑我的心脏在到达前不要不堪负荷跳出来……

    莉洋越走越近,尤安的脸也越来越冷,越来越僵硬。

    “我问你呢,来这里做什么?”

    这口气比平时更无情好几倍。莉洋把注意力从他身上转到了坐在他怀里的小女孩身上。

    “你好,小姑娘,我叫夏莉洋。”

    莉洋微笑着向小女孩打着招呼。小女孩眨巴着大眼睛望了莉洋许久,突然紧紧钻进尤安的怀里。

    “不要嘛!王子是黎婷的!是吧,王子?你说过要娶我的。我会长得比那个兔子姐姐更漂亮的,所以你一定要和我结婚!”

    尤安脸上带着莉洋从未见过的温和的微笑,抱起了女孩。

    “那么,我就一直这么抱着你,等着你,直到你长大和我结婚。还有啊,这个小矮人不是兔子,是熊喔。熊,就是整天抱着蜂蜜罐头跑来跑去的熊,知道吗?”

    黎婷被尤安的话引得咯咯笑个不停,不停地往他怀里钻。

    “黎婷,我今天得回去了。我还会来的,你一定要听院长的话喔。如果再像这次一样不听话,我就不娶你了喔。”

    “好!我会乖乖听话的话,王子也要快点来看黎婷喔!记住了吗?”

    在黎婷粉嘟嘟的脸蛋上印上深情的一吻后,尤安抓起莉洋的手,向汽车走去。

    “等一下!”

    一个长得非常好看且机灵的小男生双手叉腰,摆出一副很厉害的架势堵在他们的面前。

    “是邢朔啊……”

    尤安心疼地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

    “哥,我要娶这个姐姐。黎婷、娴淑、珠喜她们都要和哥哥结婚。哼!我才不稀罕呢!这个姐姐比黎婷和珠喜她们漂亮多了。等我长大了,我可以和她结婚吗?以后你来的时候也一定记得把这个姐姐带来喔,哥!”

    “好啊。我以后来的时候一定把她带来。但是邢朔,和这个姐姐一起生活会很辛苦喔。她吃得很多,而且是个比你还会闯祸的大麻烦。所以邢朔一定要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知道吗?”

    “知道了!”

    邢朔很干脆地回答后,眼睛滴溜儿看了莉洋一眼,便回去玩了。

    什么啊?我这个当事人还一句话都没说,什么时候我就成了大麻烦了?莫名其妙?

    “他以后不会盯着你的,你就中看不中用。”

    尤安和莉洋来到车旁的菲利普身边。

    “莉洋怎么会到这里来?”

    “对不起。小姐执意要来找王子。还说如果不带她来就要从天台上跳下来,还要变成厉鬼跟着我,所以我……”

    菲利普的表情看上去煞有其事。从190多公分的菲利普嘴里冒出这样的话,着实让尤安惊讶不已,笑了起来。而这笑反而让菲利普更为不安。

    “哈哈,没想到连你也被她这招给骗住了。”

    “不要这样说菲利普!的确是我非要他带我来不可的!”

    菲利普见莉洋这样为自己说情,非常地惊讶。在回家的途中,莉洋小心地问。

    “尤安,真的要和那小女孩结婚吗?”

    “怎么了?吃醋了?”

    “谁吃醋了!只是……只是好奇所以问一下!不对,如果尤安真地要和那小女孩结婚的,我也要和那叫邢朔的男孩结婚啊,可以办一个集体婚礼。”

    望了望身边气鼓鼓的莉洋,尤安的唇勾起了一抹不经意的微笑。

    “看……看什么啊!”

    “真是个孩子!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叫爱情啊。别担心了。我还是觉得玩具熊更吸引我一点。”

    虽然自己总是被尤安耍,被他伤害,但回家的路上莉洋还是觉得很幸福的。虽然尤安总惹她生气,这令她很讨厌。但他有才华、魅力十足的那面却并不讨厌,不,她非常喜欢那样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