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发布时间: 2020-05-20 21:53:02
A+ A- 关灯 听书

    沙发里的身影稍稍蠕动了一下。俊西已经蜷缩在那里30多分钟了。他伸出右手来按摩一阵阵胀痛的太阳穴。莉洋不见了。想着再也见不到她清纯的笑容,他的胸口就一阵阵的刺痛。

    12年前,当文静仙牵着瘦弱的她出现在他面前时,她还只有5岁。作为在韩国国内数一数二的大财团——韩进集团董事长的独子,当年也只有13岁的俊西对眼前这个皮肤雪白,荡漾着清纯的笑容的小女孩不可救药地一见钟情了。文静仙与俊西的父亲结婚了。但是这段婚姻连一年都未能维持,夫妇俩人不幸遭遇了车祸,双双撒手人寰。

    刚进中学的俊西出人意料地凭着自己过人的才智和判断能力,以及超越年龄的冷静带领庞大的集团度过了难关。他靠自己顽强的意志和奋斗坚守着父亲留下的基业和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莉洋。

    但是俊西直到自己读完了高中也不愿意把莉洋送去学校读书,使她一直在自己无微不至的呵护下成长。俊西为她请来了家庭教师,帮她完成所有的学业。诸位著名教授的教育以及莉洋自身的良好条件,使得她很快便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莉洋是只属于他俊西一个人的。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莉洋也快乐地成长着。但是今年已经17岁的她一直都在这座华丽、优雅的牢笼里生活着,从未与外界有过任何接触。已经二十五岁血气方刚的俊西,每次看到出落得愈来愈标致的莉洋,都难以抑制自己高涨的欲望。结果,前些天喝醉的俊西紧紧地抱住了正等他回来的莉洋,并极力要吻她。莉洋被他的举止吓呆了,甩开了发疯似的他后抽泣着跑回自己的房间。这件事一定留给了莉洋无可形容的恐惧和厌恶感吧。他永远无法忘记莉洋原本清澈、单纯的眼神充满惊恐地看着自己的样子。第二天,莉洋便消失了。

    “叫金秘书进来。”

    意识到自己再也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俊西按响了对讲机。话音刚落便响起了敲门声,一名眼神锐利的中年男子恭敬地走了进来。

    “您找我,社长。”

    “莉洋失踪了。但我敢肯定她仍在汉城。我要你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她。”

    “我明白了,社长。”

    中年男子躬着身,安静地退出房间,却不能带走俊西心里深深的忧愁。

    夏莉洋,你究竟为……为什么要离开我?我无比珍惜地爱护着你,更甚过我自己的生命,你为什么要抛下我?但是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摆脱我!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地把你找出来。你一定会再回到我的身边的。你永远都是我的!

    他下定了决心的脑海中再度浮现出莉洋美丽的容颜。一定要找到她,哪怕不择手段……

    宽敞的水绿色客厅里,安放着一张极为华丽的红色皮沙发。墙上挂着的文艺复兴时期油画与四遭意大利奢华风格的高级家具极为相称,共同营造出客厅奢华高雅的氛围,也显示出主人不凡的品位。但这可并不只是一间简单的客厅。仅桌上的那只晶莹剔透的水晶烟灰缸就算得上是件不可多得的艺术品了!更何况这整间客厅呢!莉洋因惊讶而张大的嘴怎么也合不上。她正环顾的根本不是一栋房屋,而是一座宫殿!简直像是置身于英国白金汉宫!莉洋不禁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擦身而过的人们都有条不紊地为自己的职责而奔忙着。在房屋里四处参观的莉洋突然觉得好闷热,低头一看,才发现从家里跑出来时裹着的里三层外三层都还没脱呢!于是她赶紧转身回到自己曾睡觉的房间,把衣服一件件脱了下来。

    “Good!!没想到还真有几分姿色。”

    这声音……难到是……是……?

    莉洋带着狐疑,脱去最后一件衣服,慢慢地转过头去,果然对上了正大刺刺地坐在沙发上,翘着腿的尤安的视线。

    “哈哈哈哈!”

    莉洋在自己都还没意识到前就已经把一只靠垫扔向这笑声的主人。但尤安竟然毫不费力地一手接住了靠垫,并报以一个十分迷人的微笑。这个魅力十足的微笑果然如愿地让莉洋的心又漏跳了一拍。

    “变态!神经病!花痴!色狼!”

    她一口气把她所知道的最难听的词都骂了出来。但是尤安仍端坐在那里,带着那令她挫败的笑容,只是稍稍耸耸肩。

    “哇!骂得这么狠?”

    “活该!偷看女孩子换衣服是一个绅士会做出来的事吗?笃笃笃!敲门,您不会吗?”

    “我想去哪就去哪,不需要你的批准。难道你忘记了?你是我的玩偶,如果你再忘了自己的身份,那一旦我们的契约终止……”

    尤安的话没有一点商榷的余地的命令。莉洋输了。她怎么斗得过眼前这不可一世的白马王子?虽然气愤,但她也只能退让了。

    “我明白了。”

    “我听不见……”

    “我说我明白了!”

    莉洋带着满心的抗拒,提高了嗓音。而这终于换来了尤安满意的微笑。

    “准备一下,要出门了。”

    “啊?”

    “你准备一辈子穿这身衣服?首先该给你买些必需品,我还得送你去学校上学不是么?我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卑鄙小人。”

    “学校?可我从没去过学校啊?”

    听了这话,尤安一头雾水。这小妮子是不是在耍他?他不禁皱起了原本舒展着的漂亮的金色眉毛,再度开口。

    “别开玩笑了。你今年17岁了,这年纪怎么可能还没上过学……”

    “我真的……从来没上学过。”

    哥哥说不去学校也可以的。不对,他说的是我不可以去学校。至于理由,她就不知道了。只要是哥哥说的话,她就相信。尤安望进莉洋清澈的大眼睛,看了一会儿,他说。

    “难怪这么单纯无知。”

    “我才不无知呢!虽然没上学,但学校的课程,甚至钢琴、长笛、小提琴、芭蕾、跆拳道、剑术等我都学过的!要再报给您听听我还学过些什么吗?”

    “尽学了些没用的东西!一看就知道从来没学过社交常识!判断现实状况的能力一点都没有,根本就还是个孩子!”

    又遭受了一次打击。这次莉洋又输给了他。这个畜生!披着人皮的狼!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决定送你去学校,就去我的学校。”

    “不可以!我的名字,绝对不能去学校。夏莉洋这个名字,绝对不能去学校的!”

    如果就以她的名字去学校上课,十有八九会被俊西找到的。所以绝对不可以用她的名字去学校。这可是她费尽千辛万苦才换来的自由,所以她不能允许有这样的失误。

    “如果我追问你为什么,你一定不愿意告诉我。我会照我们的契约,不再问你。但是你记住,你要去的学校可不是随便能去的。专心读书,在学校里千万要装作不认识我,知道吗?五分钟后我在外面等你。”

    不等莉洋回答,尤安已经走出了房间。她大大地叹了口气,现在该怎么办?过了会儿,莉洋已经半句废话都不敢说地跟在尤安的身后。

    “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您会来韩国呢?韩语也说得这么好。”

    莉洋满心好奇地抬头望着尤安,等待着他的回答。结果他却根本无动于衷。撬不开他的嘴,莉洋非常不爽,但也只好摇摇晃晃地跟在他身后。

    “告诉我嘛,好吗?说句话嘛!”

    “烦死了。”

    “可人家真的很好奇啊!说说看嘛,好不好?”

    尤安的蓝眸瞥向刨根问底、誓不罢休的莉洋,而莉洋却突然因他的眼神而感到一阵不安。

    “如果你吻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哼~大色狼。行了,我现在对什么都不好奇了!”

    “是吗?那最好了。”

    莉洋假装坦然地望向车窗外,可满怀好奇的心里却更加焦急了。看着身边这个坐立不安的小妮子,尤安克制不住浅笑出声,闭起了漂亮的双眼。莉洋小心翼翼地看着正闭目养神的尤安。

    太好奇了,她实在忍不住了!

    最终,她还是向自己的好奇心屈服了。

    “亲一下……就可以是吗?”

    这话引来了尤安一阵爽朗的笑。

    “别笑了好不好!简直让我无地自容了!”

    莉洋的脸瞬间红得像待人采摘的熟透的苹果一般。

    “好吧。”

    尤安收住了笑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莉洋小心地靠近过去。她的心脏猛地加速了,他那精雕细琢般的俊朗容颜顿时搅得她方寸大乱。

    夏莉洋啊,你这个笨蛋!还在犹豫什么呀?只要轻轻碰一下他的唇不就好了吗?

    可她刚一触及尤安的唇,似是等待已久的蓝宝石般的双眼突然睁开了,并同时紧紧地环抱住了她的身体。尤安把手忙脚乱的莉洋抱到自己的腿上,并紧紧地贴上自己滚烫却甜蜜的唇。原本吓得手忙脚乱的莉洋渐渐地被尤安独特的气息所包围,开始安静地享受这个甜蜜的吻。

    “你准备坐到什么时候?想把我腿坐断了?”

    这……这个傲慢的家伙!是他自己把我抱过去的,现在又怪我!莉洋不满地斜视着他,从尤安的腿上爬了下来。

    “那么现在你能告诉我了吧!”

    “等我腿不疼了……”

    “你怎么可以耍赖!”

    尤安无端地耍赖反而使得莉洋更为焦急。她一脸凶恶地看着他。而这时,他终于开口了。

    “我无意中知道了韩国这个国家。当然那时候我还生活在英国。对我来说,这是个非常伟大、神秘的国度,因此非常向往能来亲自感受一下。接下来的四年,我努力地学习了韩国的文化和语言,并且来了韩国。就是这样。”

    尤安轻柔的声音在莉洋的耳边轻轻地打转,这让她觉得很舒服。

    “那么,呃……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就叫我尤安。”

    “直接叫您的名字也可以?”

    “这不都一样么。”

    “哇!那么我不用敬语也可以是吗?”

    “别太得意忘形。”

    尤安的话让莉洋顿时语塞。

    “尤安,那么您的父母是做什么的?”

    “只是……平凡的英国国民而已。”

    “不要开玩笑了。认真回答我,好吗?”

    “别再问了。我没义务回答你。”

    听出尤安话里的坚决,莉洋不再发问,只是静静地望着车窗外。于是,直至到达目的地,两人都再没有交谈。

    新世界百货?好熟悉的名字,在哪里听见过……?

    莉洋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被尤安拉进了百货店。尤安牵着她的手,直接上了三楼。他们从无数的顾客身边经过,引得众人都以十分惊异的眼神望着她。就在这时,在商场里巡视的一位中年男子映入莉洋的眼帘。就在看到他的那个瞬间,莉洋的后脊渗出了冷汗。紧张和恐惧压得她整个身体都不听使唤了。而且,该死的贫血也又犯了。

    “快……快回去!求……求您了!”

    已经脸色发青的莉洋紧紧拽住仍要前进的尤安。可尤安回过头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莉洋已经失去意识昏倒了。黑着脸的尤安无可奈何地一把抱起昏厥的莉洋。

    匆忙走出百货店,尤安小心翼翼地将莉洋抱进汽车后座。可是莉洋仍未醒来。他皱起眉头,脑子里盘旋着一个问题,是什么让她害怕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