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2章:丈母娘看女婿!

发布时间: 2020-05-22 17:54:17
A+ A- 关灯 听书

  手术室内,希望再次燃起。

  面对这种手术,大家都希望能竭尽全力去拯救患者。

  虽然事实可能会事与愿违。

  可是此时的陈沧却把大家的想法正在努力变成现实。

  高华荣看着陈沧的操作,忍不住面露欣喜。

  因为他发现,陈沧对肝脏内血管的解剖结构实在是太熟悉了,了如指掌一点也不夸张。

  中肝叶是肝脏的心脏,很多复杂的肝管、盲管、血管穿行其中。

  如何有序的避开或者切除显的尤为重要。

  陈沧真的是手下绝不留情,果断的切除看着高华荣有些忐忑。

  生怕陈沧切多了导致肝衰竭。

  可是,每次陈沧切下来的,总是让他惊喜的发现,这些肝脏可能都已经坏死了。

  这是怎么样的经验,才能让陈沧拥有精准的判断力呢?

  这就让高华荣不得不去思考一个问题:陈教授到底切了多少肝?

  看着陈沧的刀子,高华荣忍不住有些头皮发麻,这是怎么样一把刀?

  时间缓缓流逝……

  该切的,陈沧都已经切除了。

  看着剩下到可能只有一半不到的肝脏,大家都有些担心。

  但是陈沧却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做出快速且精准的选择。

  切除or修复?

  这是一个问题!

  但是在陈沧的眼里,这些都不是问题。

  红色的坏死组织,全部切除,一点不会保留。

  黄色的或者浅色的组织,有机会修复的,陈沧会把血管进行吻合。

  血管的吻合,难度还是很高的,因为肝脏的不规则形状,让血管吻合的角度很特殊!

  其中,近肝静脉虽然没有损伤,但是很多奇怪的小血管吻合角度让一般人很难下手。

  需要高华荣的协作来控制血流。

  而且,这些血管都是来自于大血管的供血,缝合就需要直接阻断血流了。

  “陈教授,时间最多5分钟!”高华荣看了一眼陈沧,有些担心。

  角度的刁钻、血管的迂曲走行都让缝合的难度增加了不少。

  但是,吻合不成功,这些已经缺血的组织肯定恢复不了。

  切除的话,剩下的肝脏组织并不能维持人体的代谢。

  这似乎并不是一个选择题。

  而是一个压轴的大题!

  陈沧掂量了片刻之后,点头说道。

  “差不多了。”

  这让高华荣明显愣了一下。

  真的吗?

  但是这不是纠结这件事儿的时候。

  “你说开始,我就阻断血管。”说完之后,高荣华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陈沧:“这个……加油!”

  他想了半天,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虽然看过陈沧修补血管,但是……

  这些中肝叶的血管位置特殊,修补起来难度很大,需要左右手协调操作。

  陈沧点头,给了高荣华一个放心的眼神:“开始吧!”

  高华荣一愣,不需要准备准备吗?

  陈沧说完,把持针钳拿过来,看了一眼老马。

  老马倒也轻车熟路,和陈沧在一起时间长了,就连陈沧的眼神也能读懂了。

  毕竟……

  手术室内大家都带着口罩,也就露出了眼睛,时间久了,一个眼神就能明白一切。

  当血管钳夹闭血管的那一刻,陈沧眼疾手快的快速开始了自己最擅长的血管吻合工作!

  角度刁钻?

  不存在的!

  这一开始陈沧就把高主任给震慑住了!

  左手不习惯?

  不!

  陈沧的左手比起右手还有灵活!

  右手比起老马的脑子都有灵活……

  这是肝脏血管吻合吗?

  大血管吻合和小血管吻合有着本质的区别。

  大血管要求的严密!

  小血管要求的损伤小!

  肝脏血管的走形因为一会儿的肝脏吻合需要重新切除吻合,这就有需要考虑到其他的问题。

  但是,陈沧对于血管的走形、血管的熟悉程度、血管的吻合都十分精通!

  以至于所有人都愣住了,当然,除了老马!

  高荣华忍不住感慨一声:“我滴个乖乖,还能这么快?”

  说实话,大家都是第一次见陈沧做肝脏手术,真的是惊喜万分。

  余勇刚看陈沧的眼神就和丈母娘看女婿一样。

  一开始是抱有成见的,而且成见很深!

  但是……

  慢慢的发现这个女婿真的是太优秀了。

  于是,现在基本上是越看越欢喜,已经上升到了不是嫁女儿的地步,而是恨不得年轻二十多岁自己嫁给女婿……

  嗯!

  有点乱来。

  但是余勇刚觉得不影响。

  毕竟这么优秀的年轻人,乱来就乱来吧,无所谓了。

  你就说优不优秀吧!

  所以说,整个手术室内,老马都是清新脱俗的那一个人。

  老马也习惯了陈氏装逼的惯用套路,反而显得云淡风轻。

  甚至会在陈沧吻合的时候说一句:“这个……比起上次慢了一些啊!”

  一句话让高华荣是侧目观看,有些惊讶。

  “这还慢?”

  老马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这个装逼手法让一旁的小护士有些发愣,这……这不陈教授的惯用套路?

  陈沧都是眉心一跳。

  算了。

  想到未来半年的饭票,陈沧觉得忍一忍,毕竟……吃人嘴软。

  手术稳步进行。

  很快,血管吻合完毕!

  不到3分钟,成功吻合,松开血管的那一刻,陈沧赶紧把左手手套换上感知手套。

  然后小心翼翼的触碰肝脏。

  那些缺血缺氧的组织在短暂的失去供血之后,再次恢复了血供,陈沧轻轻的感知着肝脏反馈来的信息。

  或许这些组织有机会活下来吧……

  血管吻合的完毕和肝脏的切除,让手术完成了百分之八十,

  手术的及时,让患者现在的生命体征是没有了太多问题。

  但是,肝衰竭和肾衰竭是手术死亡的第二原因。

  因为一开始提前考虑到了肾脏的原因,加强灌注和药物的作用,肾脏的问题可能不大。

  但是现在的肝脏……

  恢复到什么情况,真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

  若不是陈沧,患者就连现在的肝脏也保留不下。

  高华荣看着陈沧,说实话有些敬佩:“就这吧,已经是尽全力了,具体恢复情况,我们也管不了了。”

  说实话,高华荣真的没想到患者能活下来。

  真的!

  这一台手术看起来似乎很平稳,但是……只有内行人才能看出其中凶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