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7章:不用等陈沧吗?

发布时间: 2020-05-22 17:54:00
A+ A- 关灯 听书

  “姓名王栋!”

  “住院号!”

  “床号!”

  “血型……”

  ……

  输血是很严格的,正所谓三查八对,缺一不可!

  毕竟……输血作为静脉给血的重要手段,一个不注意,这种治疗手段就会成为杀人手法!

  当然了,在室外等情况下,没有办法进行严格核实。

  而患者却又发生大出血无及时补充的情况下,可以用通用血来及时补充。

  在护士和输血科工作人员严密的三查八对之后,王栋这边被紧急输血!

  大多数人都知道血型分为ABO血型。

  为什么这么分型呢?

  其实就是人类血液中红细胞表面携带的不同抗原类型,比如抗原A、B、H(O型血是H抗原)。

  而这些抗原大多数是阳性的,交叉使用的时候,不同抗原抗体发生反应就容易造成所谓输血反应,危机生命。

  但是除了ABO分型之外,还有一种Rh血型系统。

  这是一种独立于ABO血型之外的系统,上面有各种各样的抗原,但是最重要的是D抗原,拥有D抗原的就是Rh(D)阳性,没有D抗原的自然就是Rh(D)阴性了。

  而熊猫血就是Rh(D)阴性,这种血型因为没有D抗原,所以给其他输血的时候,不会激发对方的反抗,可以悄无声息的混进去。

  其实,抗原怎么理解呢?

  完全可以当成是识别杀毒软件。

  嗯!

  就是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带着抗原的就是打枪的,不带的就是伪装的。

  这样一来,打枪的和打枪在一块,肯定要啪啪啪啪的打仗。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人家熊猫血厉害啊,就混进去就好了,也不和你们干仗。

  但是……

  熊猫血也是可怜的,输血只能输熊猫血,人家打枪进来的(带着D抗原的)直接会主动打你。

  这就是Rh阴性可以给Rh阳性输血,但是Rh阳性不能给别人输血。

  熊猫血也叫奉献血!

  而此时,王栋这边已经来不及送去放射科做检查了,必须尽快开腹探查手术。

  铁管插入肝脏的危险程度其实要比尖刀刺入肝脏要复杂的。

  虽然短时间内,铁管刺入肝脏后出血量比如尖刀那样出血量大,这是因为铁管的形成了一个相对闭合的环境,以至于不会超大规模短时间内死于出血。

  但是,因为铁管形成的闭合环境,会让中间区域肝脏坏死,而且由于长时间出血引起来的缺血缺氧,肝脏的坏死程度也会增快。

  手术迫在眉睫!

  “输血科,继续准备血液!预计8000毫升!”

  “催促检验科。”

  “气管插管,加大氧流量!”

  “纠正电解质与酸碱平衡紊乱!”

  ……

  此时此刻,陈沧感觉就连下医嘱都有些浪费时间,恨不得一个人有三头六臂!

  老马在急急忙忙联系医务科。

  肝损伤最大的危险是失血性休克,尤其在肝组织严重创伤需行肝切除时,一般出血量较大并伴有不同程度的休克,应积极进行抗休克和复苏治疗。

  一旦休克,复苏治疗其实反而是最听天由命的。

  研究表明:休克超过半小时的患者90%以上死亡,也有大量病例报道病死率与休克时间呈正相关。

  简单点说,就是休克时间越长,死亡可能性越大。

  因为是周日,值班的人数并不是很多。

  在邀请肝胆外科进行会诊以后,也及时和余勇刚通了电话。

  因为现在还不明白患者到底是何处损伤。

  肝脏作为一个大型的脏器,不同区域受损危险程度也是不一样的!

  陈沧拥有不俗的肝脏手术能力!

  但是他依然不敢保证自己的能成功完成手术。

  做好一切的前期准备之后,陈沧听见护士说患者家属到了门口了。

  陈沧看见患者此时的情况也稳定下来,连忙让护士递给病危通知书和知情同意书跑了出去。

  该交代的,陈沧从来不会拉下。

  伴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很快有越来越多的人赶来了。

  余勇刚带着肝胆外科主任高华荣直接进了手术室内。

  这个时候,手术还未开始。

  看着患者的血压虽然已经有些恢复,但是还是有些危险。

  “什么地方损伤的?”高华荣直接问道。

  马月辉摇头:“来不及做任何检查,直接送来手术室。”

  高华荣点头:“出血量多少?”

  马月辉直接说道:“2000左右,补充了500血,外加500毫升液体。”

  听见老马的话,高华荣顿时一愣,看了一眼监护仪,看了看血压:“2000毫升?血压控制的这么稳定?!”

  “给了乳酸林格液吗?”

  这边跟来手术的急诊科值班医生摇了摇头:“没有,陈教授说应该没有近肝静脉损伤,不需要给乳酸林格液。”

  高华荣一听陈教授,稍微迟疑了片刻,陈教授是哪个陈教授?

  余勇刚连忙说道:“高主任,是陈沧!”

  高华荣听见陈沧之后,哦了一声,点了点头。

  “这出血量也是陈教授评估的?”

  马月辉点头:“没错,所有的医嘱都是陈沧下的,患者现在情况还算稳定。”

  高华荣好奇的仔细查看一番,还是不由得有些好奇。

  “给了什么医嘱,用了什么?”

  这边的急诊医生年纪不大,只有三十多岁,但是对于陈沧是真的有些崇拜。

  “开放了三条静脉通道,然后备血、输血、输液、给氧、纠正电解质与酸碱平衡紊乱、保护肾功能,预防肾功能衰竭发生……用的药物是……”

  说完之后,高华荣顿时竖起拇指。

  “了不起!”

  “这陈教授果然厉害啊。”

  “能用这些药物把患者的生命体征暂时给维持住,而且关键是能考虑到防止肾衰竭,这临床思维和真老道。”

  听见高华荣这么说,余勇刚点了点头:“陈教授呢?”

  “出去给家属签字了。”

  高华荣犹豫片刻:“准备手术吧!”

  “不等陈教授吗?”

  “不等陈沧吗?”

  “不用等陈沧吗?”

  ……

  异口同声的几句话,所有人愣住了。

  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