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5章:我不能睡着!(恭喜书友李博潇和李雯新婚快乐!)

发布时间: 2020-05-21 10:01:25
A+ A- 关灯 听书

  这次触诊培训还是很成功的!

  挑选的科室不多,没有乳腺科和肛肠科,这让很多学生有些失望。

  毕竟这说他们最期待的科室了。

  这次培训为了难住陈教授,大家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庄新这种滥竽充数充当病人的几乎成了小儿科。

  有些科室竟然把别的科室的患者拉来让陈沧检查。

  当然了!

  我陈教授自然是所向披靡。

  披荆斩棘,吸粉无数。

  培训工作结束以后,李锴是真的满意。

  不仅仅是培训工作的效果很好,最主要的还是发现了很多小问题。

  这些问题看起来微不足道,却足以影响甚至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忙忙碌碌的一天结束。

  带着秦悦参加了李锴组织的饭局。

  大约八点多的时候,两人早早的离开了。

  开车到家以后,两人总觉得时间还早,而且夏日的天气渐渐地闷热起来。

  坐在家里不开空调真的是热的喘不过气来。

  楼下有个公园,晚上散步的人很多。

  陈沧拉着秦悦索性下来遛弯。

  这样悠闲的日子,倒也让陈沧多了几分惬意。

  ……

  ……

  第二天周日,陈沧却依然需要上班。

  急救中心作为首都急救的枢纽,哪怕是主任级别的都需要值班和夜班,这和其他医院是有显著区别的。

  一般来说,医生到了主任级别,基本上不需要值班,即便需要也是二线班。

  可是急救中心却不一样。

  因为急救患者的情况和住院患者可不一样,一旦有突发情况,很多时候普通医生根本掌控不了局面。

  陈沧和老马是有缘分的。

  周日和老马一起值班。

  陈沧最近不讨厌老马,不是因为他给自己带了早餐,更不是因为老马最近时不时请他吃饭,而是因为老马……

  好吧,编不下去了。

  陈沧吃着鸡蛋灌饼,里面加了培根、香肠、鸡柳、鸡蛋,这种超级无敌早餐是老马平日里根本舍不得的。

  陈沧忍不住问道:“马组长,最近怎么了?这么奢侈?受刺激了?”

  马月辉喝了口特仑苏:“哎,谁说不是呢,最近心情不好,可是卖了一套四合院,心情好了很多。”

  陈沧一愣,看了一眼老马,忽然觉得嘴里的豪华灌饼不香了……

  这尼玛,四合院啊!

  说卖就卖!

  这句话让陈沧的心情整整一个上午都是沉闷的。

  如果不是老马中午的时候让家里司机送来了厨师专门做的大餐,陈沧估计能念叨一天。

  美食真的是可以慰藉受伤的心的。

  中午的时候,老马和陈沧躺在值班室内小憩。

  不过,护士站值班的杨洁急急忙忙跑了过来。

  “马组长,陈教授,东林路发生了追尾,一个男子撞到了路边的护栏,他说自己出了很多血,需要救援。”

  听见杨洁的话,顿时老马和陈沧一个翻身下了床。

  急急忙忙朝着外面跑去。

  救护车早就做好了准备。

  杨洁提着急救箱,和陈沧老马直接一同上车。

  上车之后,陈沧忽然问了句:“谁打的120?”

  杨洁顿时愣了一下:“患者自己!”

  一句话把陈沧和马月辉都说愣了。

  “看来意识还可以,没有昏迷……”

  两人对视一眼,只能这么说了一句不咸不淡的话。

  但是这只是一个愿望罢了。

  毕竟谁能保证患者什么情况呢?

  最好是没事儿吧!

  车子飞驰。

  不到20分钟的时间,众人就赶到了现场。

  此时周围已经被消防大队的工作人员围了起来。

  车子停稳之后,陈沧直奔现场。

  消防大队看见120急救中心的来了,也松了口气。

  “患者情况很危险,护栏这边直接被撞断了,有一头直接刺入了患者的腹部!”

  听见这句话,老马不有的皱眉起来。

  而陈沧则是直接绕过隔离带进入其中,走到车旁边,这也看见了患者。

  这是一个三十五六岁的中年男子,汗水把头发打湿了,脸色苍白,痛苦的后仰在座椅上大声喘气。

  “同志,你觉得怎么样?”陈沧连忙问道。

  男子打了个手势:“能行……能行!”

  这个时候,两个消防人员说道:“医生,怎么处理这个?”

  陈沧低头,顿时看见了一根边长大概三四厘米的空心铁管直接插入了男子的左肋下方!

  男子的腹部全是血液,透过铁管甚至流到了车子外面。

  陈沧连忙把他衣服剪开,顿时看清楚了伤口所在的位置。

  可是,正是因为看清楚之后,陈沧瞳孔微缩!

  因为铁管直接传入了肝脏之内!

  消防官兵看着陈沧,等着陈沧给出建议。

  这个时候,陈沧忽然说道:“不能拔出来,电锯锯断吧,不过……给我点厚布,马组长,咱们握着,最好不要让震动传到肚子里!”

  肝脏比起其他脏器相对来说还是不够坚强的。

  如果电锯的剧烈震动,很容易损伤肝脏的血管,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

  老马一听,连忙点头!

  陈沧这个时候也把手套换了增加力量的,他和老马把铁管握紧了,对着消防官兵说道:“好了!开始吧!”

  炎炎夏日是真的很热!

  大太阳下,所有人都是盯着巨大的压力。

  大家都不敢放松。

  但是!

  不论是陈沧还是消防官兵,他们都不是最辛苦的。

  最辛苦、最痛苦的反而是车里的男子。

  杨洁不听的和他聊天:“王栋,你坚持一下,马上就得救了!”

  “王栋,坚持住!”

  男子疼的牙龈都开始出血了,可是依然咬牙切齿的说到:“我……没事儿。”

  此时,因为大量的缺血,他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

  但是他依然如同自我麻醉一样说话:

  “我没事儿,我不能有事儿……”

  “我不能睡着。”

  “我还有老婆呢,我姑娘五岁了,她喜欢钢琴,她长大要当钢琴家……”

  “我们刚买了房子,贷了300万的房贷,我不能有事儿,我还得还贷款!”

  “我这个月跑了12单了,我挣了一万三的奖金了,下个月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要送她一个礼物……”

  “哈哈,我不能睡着。”

  “我好像回到家乡,再回到她的身旁,用她的温柔善良……”

  男子为了不让自己晕倒,开始不断地提醒自己,到了最后开始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