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287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43:21
字体大小 + - 关灯

木乔却在一旁抿着唇,低笑出声。

父亲冷哼一声,“你就笑吧,以后哭的时候,你也别找我们。”

站起身,抱着父亲的手臂,木乔撒娇,“爸,儿孙自有儿孙福,无论以后,我和莫涵之间会发生什么,你可千万不要再因为我出什么事了,否则,女儿这一辈子也不会再幸福。”

父亲瞥了她一眼,“你呀,不惹我生气,我能出什么事?”

木乔将头靠在父亲肩上,“爸,我一定会幸福的,相信我。”

后来,不想再刺激父母,木乔就没有再去莫涵那,给他发了个信息,大概说了下情况。

再见莫涵,就在公司了。

中午吃饭,她刚刚和小柔坐下,莫涵一行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因为正是人多时,所以,还是引起了不少的躁动。

一干花痴女在旁边看着他,双眼冒爱心。

“唉,你说到底什么样的人,才能嫁给莫涵呀?”

“何市长的女人不是他未婚妻吗?”

“你没听说呀,那何洁单方面和他解除婚约了,就在今天早上。”

木乔非常惊讶的抬头看了看莫涵,却只看到了他的一个侧颜。

“那就是说,现在莫总又恢复单身了?”

“是有怎样?人家那样的人,能看上我们这些在座的“俗人”?”

某女腹诽,难道自己已经度劫成上仙了吗?

“小乔姐,你不会也喜欢上那莫涵了吧?”回去路上,小柔在木乔身边,用玩笑的口吻问道。

木乔皱眉,“高富帅,你不喜欢?”

小柔摇头,“不是不喜欢,只是……不敢喜欢,他就像月亮,可望不可及,看看就好。”

可望而不可及?木乔扯唇,不再说话。

下午工作到一半时,办公室的座机响了起来,小柔接的,看她的脸色有些变化,木乔停下了敲键盘的动作。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小柔看着木乔,“小乔姐,你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

木乔皱眉,“什么意思?”

小柔手指了指楼上,“那莫总让你去趟他的办公室。”

“啊?”显然,木乔惊讶道了,在公司,两人一向都是互不相识的合作关系。

小柔上前,拽着木乔的手臂,“小乔姐,你别紧张啊,可能也不是什么大事,如果,真有什么错误……”她顿了下,吸了口气,“要不,你就推我身上,我是新人,犯错也正常。”

木乔感动于她的这份心,抬手在她头上轻轻揉了下,“好了,别担心。”

第一次到莫涵工作的场所,很意外的,并没有看到多奢华的装修,黑白灰,和他在莫家的那个房子的装修有些相似。

秘密看她上来,站起身,“你来了?进去吧!?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443章莫总,我什么都没看到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444章你居然录音

门关起,木乔端着茶几上的杯子看了眼,是红茶,抿了口,有着淡淡的苦涩,片刻之后,又有一丝甘甜萦绕在唇齿之间。

“好喝。”

“一会儿带点下去。”

木乔转头看着莫涵,“你说,你那秘书会不会认为你精神分裂呀?”

莫涵只是淡淡地睨了她一眼,上前,继续在她双肩上替她揉捏着,接着俯下身子,从下往下,在木乔唇上亲了下,“再等等,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交待?你说负责任吗?”其实木乔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还是忍不住地装傻。

“毕竟年龄这么大了,勉为其难的收了吧。”男人难得好心情的开着玩笑。

木乔起身,跪在沙发上,与莫涵平视,眼里非常认真的开口道:“我听说你和那何洁解除婚约了?”

男人将头埋在她肩颈处,低哑的声音悠悠地出声道:“被甩了,你也勉为其难地收了我吧?”

木乔将他的头抬起,见他嘴角抿成了直线,心情明显看起来不错。

“莫涵,你不用太着急,我知道,你现在还不适合公开我们的身份,放心,我不急于这一时,比起虚伪的身份,我更想拥有你的心。”木乔说着,在莫涵的胸口点了点,虽说平常莫涵花边新闻不少,可是,那只是一个男人的风流,婚姻对于他这种人来说,却是大事,如果前面刚刚和市长的女人分手,后面就公布了和她在一起,无疑是人品问题,木乔不想他为难。

莫涵修长的手指抬起女人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木乔再出来时,所有人都在小声议论她是犯了什么错误居然被直接叫到了总裁办公室,还被训了这么久,只有刚刚的那个秘书,站起身,对着木乔微微俯身,却不敢直眼看她。

一个能指挥总裁的人,她当然得更加巴结了。

木乔抿了抿唇,觉得这小秘书十分“上道”,走到她跟前,在她耳边低语,“莫总说了,这个月,会给你加工资,加油哦。”

木乔走后,秘书直起身,重重地吐了口气。

“她和你说什么了?”

秘书摇头,“没什么,想让我在总裁面前替她美言几句。”

众人冷哼几声,就散掉了。

接下来,生活再次恢复了平静,木乔刻意不去想那个临近死亡的“公公”,晚上,因为父母的监督,她也没再敢去莫涵那,就是偶尔会被男人以工作之名叫到办公室,偶尔会需要随行翻译,带她出个差。

直到,这天快下班时,木乔接到了一个陌生却又熟悉的电话,陌生是因为这个号码没有存任何联系人的名字,熟悉时,她早已烂于心间。

犹豫了会儿,她还是接了起来,该来的逃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