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259

A+ A- 关灯

木乔呀,你睁大眼睛看看,这就是你心动的男人,这就是你曾心疼到落泪的男人。

男人的手已经伸到木乔的礼服后,只听到“嗞”的一声,后面的拉链已被拉开。

木乔看到男人的喉结急速滚动了几下,眼里难掩的兴奋让木乔失神。

“我反正就一个人,可是,莫总却是有未婚妻的,一个把掌能拍得响,莫总就不想想怎么和何小姐解释?”

莫涵的唇落在她的颈肩,贪恋的呼吸着她身上的气息,呼吸急促,这一刻,他失控地想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他只想要这个女人。

“木乔,你是在乎我的,对不对?”

木乔摸不透这男人的心思,他忽冷忽热,所以,她不敢回答他,她怕回应的又是嘲笑。

“你错了,我在乎的人,在外面。”

在外面?赫天?

男人在她颈间咬了下,“你再说一遍。”

“如果今天你敢碰我,莫涵,我会恨你一辈子。”他在男人的手滑到腰际时,她悠悠出声道,心里却是紧张极了,她对莫涵不算很了解,她更是不懂,自己所谓的恨,能不能压下这男人最原始的兽性。

半晌后,身上的重量减轻,男人从她身上站直身上,两手撑在桌子上,头微垂,木乔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听到他比刚刚更加沉闷的呼吸。

“出去。”男人的声音带着嘶哑,木乔下意识的伸手,想问他是不是不舒服?随后,又想起了什么,手僵在半空中。

她往门边挪了几步,见男人没反应,松了口气,准备离开。

却不想,手臂给拉住。

她惊呼“你……你干什么?”

男人闭眼,头歪到一边,强迫自己不去看那白皙,嫩滑的肌肤,双手拉起了她背后散开的拉链。

接着,转身去了化妆台旁边的洗手间。

“咚咚……”敲门声传来,“姐姐,是你在里面吗?”谢雨的声音。

木乔刚准备应声,突然想起了洗手间的莫涵,又想到会场的何洁,如果给她知道,她和他未婚夫在一起,那……

她抿了抿唇,回到洗手间门口,小声地问道:“那个,你……你好了吗?”

男人的声音半天才传来,“你觉得可能那么快吗?”

木乔皱眉,慢慢地,多少就明白了什么,脸上一红。

“我……先把她支开。”

说完,心跳莫名地加速。

走到镜子前,检查了下妆容,才拉开门,门一开谢雨就往里冲,“我先上个洗手间,这个裙子太长了,真心麻烦。”

木乔掩了掩嘴,拉住谢雨,“小雨,那个……”

“姐姐,有什么事,一会儿说,我先上个洗手间?”

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姐,要不你帮我把这脱了,出来,再穿?”

木乔知道谢雨里面就穿了个一抹胸,想着里面男人的“兽性”未灭,木乔干笑两声,“哪有新娘子,婚礼一半脱礼服的?不吉利,你跟我,我们去别的洗手间,大点的那种,我来帮你。”

说着,就拉着谢雨出了更衣室的门,门关启时,她偷偷地吐了口气。

陪谢雨去了洗手间后,木乔去休息室坐了会儿,没有再回更衣室,她去了前厅,看到莫涵已恢复了往常的冷傲,周旋于众人之间。

丝毫看不出,刚刚发生了什么,如果不是唇部还有些微微的疼痛,她还以为自己幻想了。

接下来整场婚礼,男人的目光没有在木乔身上停留片刻。

&nbsp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396章莫涵,你疯了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397章一夜,圆

“木凌,赫天喝多了,你过来把他扶后面休息一下。”木乔看着不远处的木凌,出声叫着。

木凌对着身边的人微笑着点了点头,接着三步两下的上前,“姐,怎么回事?”

见赫天拉着姐姐的手,没有松开的打算,木凌皱眉。

“喝多了。”

木凌知道两人之前的纠葛,所以,瞬间就明白了赫天这是怎么回事?

“赫大哥,我扶你去后面休息下。”说着就伸出手。

赫天却一把将他的手挥开,抬头看着木凌,“木凌,借你的婚礼用一下。”

说完后,不待木凌和木乔反应过来,赫天突然站起身,拉着木乔就往台上走,拿起司仪手里的话筒,“各位,稍微打扰下了,今天,我想借着这个场合,做一件,我想做,却一直不敢做的事。”

众人的视线的唰地一下,部朝着他们投了过来。

“这不是伴娘和伴郎吗?”有人已小声议论。

“原本,也是一对呀?”

“别说,倒是挺般配的。”

……

人群中,莫涵垂眼,掩去了眼里的戾气。

“不好意思,他喝多了。”木乔抿了抿唇,有些尴尬的开口。

说着,就看着木凌,“还楞着干吗?上来扶下去呀?”

木凌刚想上台,赫天却抬手,“木凌,很抱歉,借用了你的婚礼。”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锦盒,转身,对着木乔便单膝下跪。

“木乔,我赫天,或许没有那么完美,可是,我答应你,为了你,我可以上天入地,可以上刀山,下油锅,我会把你捧在手心,我会对你好,给你想要的一切,嫁给我,好不好?”

说着,打开了锦盒,里面有一颗几克拉钻戒。

这是上半年,赫天拉着去参加一个珠宝展览时,木乔多看了一眼的东西。

她掩着嘴,眼神缥缈的看了眼人群,众人只当她是感动,却没人知道她是在找会场上那抹熟悉的身影。

当她看到那个在继续与人推杯换盏的莫涵时,她吸了吸气,眼角有些湿润,莫涵,你如此不在乎,我又为何要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