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242

A+ A- 关灯

“乔儿,我一直爱的都是你。”

木乔却已重新带上了耳机,所以,她并没有听清楚勒庆远说了什么,又继续往酒店方向跑去。

看着她的背影,勒庆远眼里深深的不舍,乔儿,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了我这么做的目的,你可会心疼?

莫涵起床就看到了餐桌上准备好的早餐,他有一瞬间的晃神。

上午的合约非常顺利,当签约结束后,木乔也重重地松了一口气,第一次德语翻译,也算是圆满了。

晚上有个庆功会,木乔本来不想去,可是秦皓说,这也在她的职责范围内,无奈,还是去参加了。

莫涵的魅力,中外通吃,一晚上,他身边的莺莺燕燕就没有断过,他倒是来者不拒,又是陪跳舞,又是陪聊天。

虽说是自己的老公,可比起他带那些女人回去的事,木乔觉得这些,简直没有一点杀伤力,更是没有任何惊讶。

而穆莹的出现,倒让她意外了。

一身优雅的中国旗袍,温婉的眼神,简洁的发髻,将中国女人的优雅与高贵展现得淋漓尽致,一出场就惊艳了场。

见莫涵在女人堆里,她眼神明显暗淡了几分,可随即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木乔,嘴角又微微上扬。

莫涵自然是看到她了,可是意外的,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反倒是从人群中朝着木乔走过来,对着木乔伸出了手,“一起跳个舞吧?”

木乔越过他,看向身后眼光能杀死人的穆莹,她知道莫涵是在为昨天的事情生穆莹的气,他信了她,可在她这个外人眼里,却怎么看,怎么觉得两人是在恋爱闹别扭,而她这个外人,却是炮灰。

微笑,却并没有伸出手,“不好意思,莫总,我想上洗手间。”

说完,她不理会莫涵阴沉下来的脸,越过他身边,径直去了洗手间。

再次出来时,会场已经没有了莫涵和穆莹的身影,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可以离开了,她和主人打了个招呼,就出了酒店,在酒店门口,她看到了莫涵来时坐的那辆车,车里,两道人影抱在一起,她吸了吸气。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371章要和你一起住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372章,犯贱

他迅速从床上起身,一阵眩晕让他扶着墙,才勉强站稳。

吸了口气,拉开门就看到穆莹在厨房门口,又蹦又跳,木乔拿着一块布在擦她的身上,远处看过去,就像是木乔在打她一般。

“你做什么?”他声音冷了几分。

穆莹听到莫涵的声音,嘴巴一瘪,转身,看着他,“莫涵,我差点没被烫死。”

她夸张的表情,让木乔无语。

这时,莫涵已走到了两人面前,看着撒了一地的粥,眯了眯眼,再次问道:“怎么回事?”

“我准备把粥盛好放桌子上凉一下,她突然出现,我吓倒了,所以,粥倒她身上了。”木乔的声音很轻,并不像是在解释,只是陈述事实。

莫涵按了旁边的座机电话,吩咐前台让人来把这收下,就揽着穆莹的肩,“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毛躁,有没有烫着?”

他的语气有些责备,可更多的是宠溺,这样的莫涵,一直是木乔陌生的。

她转身进了厨房,又舀了碗粥端出来放在桌上,将煎好的鸡蛋,还有蒸好的蒸饺,一并端了出去。

“莫总,您慢用。”说完,看都不看二人,解开围裙,出了房间。

此刻的她,更像是一个下人。

莫涵皱眉,穆莹却是很得意,一副算你识相的眼神送给了木乔的背影。

回头,看着桌上的早餐,“涵,她是不是天天给你做饭?”

莫涵去房间,拿了条衬衫递给穆莹,“去把衣服换了。”

穆莹换好衣服出来时,莫涵已经把桌上的早餐吃了一大半,她皱眉,“你还说她不是想勾引你,她不勾引你,天天给你做饭?人家说要想留住男人的心,就要留住男人的胃,你看看你这么喜欢吃她做的饭,万一以后……”

“行了,少说两句,你吃不吃,不吃,就下楼收拾东西,一会儿准备回去了。”莫涵打断穆莹的话,他很想告诉她,是他让秦皓求来的饭,人家根本不屑勾引他,可想想,又觉得有点幼稚。

穆莹瘪着嘴,“涵,你为了她凶我!”

莫涵将一个饺子夹起,送到她嘴边,“行了,在我眼里,她就一保姆,你确定要和一保姆吃醋?张嘴,尝尝?”

木乔到了房间门口,才发现房卡在莫涵房间忘了拿,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这番话,门没关严,所以,她也能很清楚看到屋内,穆莹穿着莫涵的衬衫,莫涵夹着她的做的饺子在喂她。

她站在门口,吸了吸气,冷笑,保姆?是吗?

木乔,你是神经病,才会对一个把你当成保姆的男人有心疼。

“嫂子,怎么不进去?”秦皓的声音突然传来,随即门被推开。

木乔楞了下,接着脸色很难看的走进了房间,拿起放在厨房台面上的房卡,转身就出了门,连秦皓想和她打招呼,她都不理。

“怎么了?我是说错什么了吗?她好像很生气。”秦皓指了指木乔的背影。

莫涵面无表情,可是眉稍却连续动了几下,穆莹却是一脸得意,“管她呢,有必要管一个保姆为什么生气?”

两个男人闻言,皆是皱起了眉头。

木乔回到房间,是越想越生气,虽说莫涵不喜欢她,可是,居然把她当保姆,这明显就是侮辱,想着自己居然傻子一样的心疼他,虽然刚开始是有目的性的,可是后面,她确实是心甘情愿的,总想着做不成夫妻,他还是莫小忧的父亲,没有爱情,也可以有亲情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