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239

A+ A- 关灯

“莫总,能不能帮忙解下?”她说着,转身背对着男人,包臀裙很好的显出了她完美的臀型。

莫涵条件反射地伸出了手,最终僵在了半空中,手指慢慢弯曲,最终垂下,他是疯了吗?

见后面半天没有反应,木乔转头看了莫涵一眼,有些尴尬的抿了抿唇,“没事,我找别人解吧,莫总慢吃。”

点头,退后,开门,就看到之前接待他们的那个德国男人在门口来回徘徊,她忙用德语开口,请他帮忙。

德国男人礼貌非常好,“乐意效劳。”

男人虽然很高,但木乔穿了高跟鞋,两人一前一后的站着,眨眼看去,姿势非常暧昧。

透过微微敞开的门缝一眼往去,莫涵的脸色沉下几分。

带子解开后,木乔对着德国男人嫣然一笑,“andreas,danke(谢谢)…”停顿了下,抬头,又问到:“sindsieverlobt(您是有什么事吗?)”

“木小姐,晚上您有时间吗?”

她用德文,andreas却礼貌的回以中文,口音并不标准,但,眼神却十分真诚,木乔原以为他是为了合作来的,没想到他居然是来找她的。

一时有些尴尬,抿了抿唇,眼角的余光看向室内,垂眉,“晚上有时间。”

“那太好了,essensieabendsnachderarbeithaben,esgibtetwashte。(晚上工作完了,请你吃饭,有点事情想请教。)”他夸张地原地转了半圈,一会儿中文,一会儿德文,逗得木乔掩嘴笑了起来,点头,“晚上见。”

andreas离开后,木乔望着他的背影,嘴角轻轻扬起,将耳边的头发拢到耳后,再将围裙收起来折好,转身,就看到莫涵脸色黑沉的看着她。

将围裙放在餐桌上,“莫总,我先下去换衣服。”

说完,微微点头,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然没有夫妻的感觉。

“他和你说什么了?木乔,你别忘了,我们还没有离婚!”说完,端起桌上的小米粥,喝了见底,将碗重重地放在桌上。

木乔看着她,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还以为莫总忘了呢?”说完,冷哼一声,转身欲离开。

胳膊却突然被拽住。

“木乔,你最好不要惹到我。”

木乔回头看着他,视线微微下移,落在他修长的大手上,不紧不慢地解释道:“莫总,您可能误会了,andreas找我只是有点事要帮忙。”

说完,推开莫涵的手,转身下楼。

听着高跟鞋的声音渐行渐远,莫涵气愤的将旁边的凳子挥倒在地,他最讨厌这女人那种什么都然不在乎的态度了。

木乔回房间,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又将头发编了一个蜈蚣辫,丝质白衬衫,黑色包臀裙,时尚,大气却又知性。

她去楼下吃了点东西,就坐在酒店门口的竹椅上等莫涵他们,因为时间还充足,她将文件袋里的资料又拿出来看了一遍,第一次德文翻译,对象又是莫涵,说实话,她有些紧张。

气质优雅,长相出色,哪怕什么都不做,坐在那,都自成一道风景线。

回头率非常高,其中也包括靳庆远。

“庆远,你看什么呢?快走呀。”

庆远……

木乔双指一用力,薄薄的纸张就被掐成了一团。

“勒庆远,我叫你呢?”

纸终于还是破了,木乔一直以为,自己对这个名字,早已?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367章,软香温玉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368章,不一样的莫涵

莫涵条件反射的想去推她。

“帮我一次,求你。”女人低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莫涵视线越过她,看向自己对面站着的一男一女,“谁??”

“前男友,遇到你之后,分的。”

“你是想死吗?拿我当挡箭牌。”他的声音阴冷不带任何感情。

“你不帮是吧?那别怪我给你带绿帽子,有的是男人愿意帮。”她豁出去了。

男人推开她,将木乔眼底的惊慌收入眼底,冷嗤一声,接着嘴角上扬,放在她肩上的大手,缓缓下滑至腰间,温柔的出声道:“怎么下来等了?不是说了一起的吗?”

说完,另一只空余的手将她的刘海往一般撩了下,温柔似水。

木乔先是一愣,接着挽着他的手臂,指着勒庆远,轻声说道:“老公,这是我前男友。”然后不顾那女人明显变了的脸色,继续开口,“庆远,这是我老公,莫涵。”

莫涵倒是十分配合,对着勒庆远点头,却说出了让木乔掉下巴的话,“真是抱歉,我不知道原来,我和勒先生还有这层关系,上次还否决了你递交的那份合约,既然勒先生曾经对我妻子多有照顾,你放心,回国后,我会尽快让助理重新审核。”

语毕,揽着木乔往前走,“刚刚女儿视频找你,你一会儿有时间给回个,这才一岁多,就鬼精鬼精的,说你不在,还不信?”

与勒庆远擦身而过时,木乔眼角的余光看到他的脸突然阴沉了下来。

她刚开始有些反应不过来,这莫小忧明明才几个月大,怎么就一岁多了?直到上了车,她才恍然大悟。

这莫涵先是用合约的事,来打击他事业上不如他,再说了两人已经有了一孩子,后面却说那孩子已经一岁多了,明摆着是在告诉勒庆远木乔在和他一起时,就劈腿了,和他在一起了。

想着刚刚勒庆远之前的一句“以前的同事”,再把刚刚两夫妻的反应想想,木乔重重的吐了口气,先前的滞闷舒畅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