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217

A+ A- 关灯

上前,他在她肩上拍了下,“你跟我来下。”

苏雅转过头,看了看手术室,“白医生,我老公怎么样了?”

白医生将手上的一次性手套边走边取下,扔到一旁的垃圾筒,这才转头,看着苏雅,“他的淤血位置有了移动,这种情况下,我建议立刻手术,否则,一旦淤血压住其他的神经,可能还会出现,失明,中风,等等不可预测的症状。”

听他这么一说,苏雅脚步一顿,顿时害怕了起来,上前,拉着白医生的手臂,“医生,我求你,一定要救救他,他还那么年轻。”

白医生视线落在她纤细的手上,“你,应该很爱你的丈夫吧?”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可以不离不弃。

他这几年,在医院见过的太多了,很多夫妻刚开始还是相亲相爱的,后面发现一方确诊为精神方面的疾病后,就慢慢分开了。

这女人长得漂亮,又有气质,却能在这男人这种状况时,不离不弃,男人禁不住地多看了她两眼。

苏雅被他看得有些尴尬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322章,手术是否能成功?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323章遇图谋不轨的男人

苏雅起身,腿都有些发软。

她上前,“你好,我是。”

“病人情况危急,请你赶紧签个字。”

苏雅闻言,往后踉跄了几步,“他……他怎么了?”

“赶紧签,等着救人呢?”那医生很着急的催促着。

一直到手术室的门再度合起,苏雅的脑子里,还保持着空白。

小五,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千万不能。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当一双白色的鞋子出现在她眼前时,她顺着鞋子缓缓抬起头,就看到了一脸疲倦的白医生,她才知道,手术结束了。

猛的站起,一阵眩晕,白医生出手扶住她,“手术很成功。”

苏雅连连点头,哭得像个孩子,“谢谢你,谢谢你。”

“不过,能不能恢复正常,我没办法保证,只能说淤血清干净了。”

苏雅楞了下,她感觉脑子有一瞬间的短路,随即她微笑,“没事,你尽力了,我……也尽力了。”

结果如何,只能听天由命了,虽然心里无比期待她的小五可以回来。

在监护病房呆了一天后,萧梧被转到了普通病床,却一直没有醒来。

白医生每来看一次,脸色就会沉重几分。

第三天,萧梧已经昏迷不醒第三天了。

苏雅坐在病房的椅子上,靠着墙壁,三天的时间,因为没人换手,她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会如何,所以,连请护工,她都舍不得,所以,每天就那么守着萧梧,几乎没怎么吃,没怎么睡,黑眼圈重了,整个人也消瘦了一大圈。

“萧太太,您有时间,麻烦去存下住院费,快没了。”

苏雅楞了下,医院,说是救死扶伤的地方,却也是最冰冷无情的地方。

没人会因为你有没有钱,而心疼,没人会顾忌你此刻的心情是否适合谈钱。

她起身,进房间看了看萧梧,他依旧闭着眼睛,“睡”得很安逸。

拿起包,去楼下交了钱,上楼时,在楼梯口遇到了白医生。

她笑了下,最终没说话,与他擦肩而过。

“不要放弃,或许,只是醒来的晚一些。”

好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苏雅脚步顿了顿,用力的点头。

可是,奇迹没有发生,第四天,第五天……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

小意六个月,会翻身,也有点会爬了,牙齿长了两颗了。

此刻,苏雅一手抱着他,一手拿着锅铲在翻炒着锅里的菜。

手抱酸了,她换了个手。

小意很乖,不动也不闹。

炒好了菜,苏雅将小意放在老伯给做的简易餐椅上,打了点水,去给萧梧洗脸,她可能是上辈子真的欠了他的,能吃能喝,也能坐,就是无意识。

“哇……”

突然外面传来了小意撕心裂肺的哭声。

苏雅手中的毛巾一扔,转身就往外跑,也顾不得地上的水被踢翻了。

出门,只见小意爬在了地上,估计是自己从椅子上翻下来了。

她上前抱起他,却见他满脸都是血。

腿一软,只差没跪在上了。

“小意……小意……”

她也顾不得萧梧了,抱着小意就往附近的近的医院跑。

医生大概也是被小意一脸的血吓到了,直接喊了主任过来。

在把小意的脸清洗后,医生松了口气,“额头这给磕破了,你大人带孩子也要留点心,这么小的孩子,会爬会翻了。”

苏雅点头。

缝针时,小意拼命挣扎,哭得声嘶力竭,苏雅也跟着哭。

医生以为她是心疼孩子。

苏雅却知道,她只是心疼自己。

这几个月,她要照顾萧梧,照顾小意,她要顾大,还要顾小。

有多少的无助,有多少的孤单,她自己都算不清了。

忘了这脸上是有多久没有擦过东西了,也忘了,有多久没有照过镜子了,更是忘了,轻松是什么感觉了。

累得麻木了。

&nb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323章遇图谋不轨的男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324章,被强暴

只是,奇迹没有发生。

那男人见她大叫,松开她,就往她面上抽了一耳光白皙的面上,瞬间就浮现出一道指印。

“我告诉你,今天老子是要定你了,这个地方,谁不认识老子,你就是喊破喉咙了,也没人敢来救你。”说着,将苏雅用力一拽,拉着她,直接将她推到在房间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