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209

A+ A- 关灯

“那上次小产……”

“我骗小五的,妈,我肚子饿了,你去帮我吃的拿点过来。”知道萧梧没事,苏雅觉得一切,都不计较了,包括这误会。

苏母和苏父对看了一眼,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门。

想着萧梧,苏雅忍不住地拨通了他的电话,通了,却无人接听。

打了好几遍,都是一样。

每打一次,心里莫名地会多出一丝不安。

最终她把电话打给了穆思,很快就接了起来。

“喂……”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温度。

“穆思,那个小五在你身边吗?”

“他在忙,你有什么事,和我说吧,我帮你转告。”

苏雅松了口气,他在忙?嗯,那就好。

“没事没事,等他闲了,我再打过来吧。”说着就准备挂电话。

“苏小姐,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她叫她苏小姐,而不是嫂子,苏雅楞了下,“你说。”

“你和小五既然已经离婚了,而且你和薛先生孩子都有了,那就不要再缠着小五了。”说完,挂了电话。

苏雅的手机,自手中滑落,掉在被子上,“妈,妈……”她大声呼喊着。

苏母以为出了什么事,从厨房跑了上来,推门见她好好的躺在床上,松了口气,“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妈,我和小五离婚了,怎么回事?”

苏母拉着她的手,“小雅,妈知道你和小五结婚就是赌气,既然你也不爱他,离了也好,昨天我们去拉你时,小五就把离婚协议签了。”

“谁说我不爱他的?谁说的?”说着,苏雅掀开被子,“不行,我要去找小五说清楚,我要告诉他这孩子是他的,我要和他说,我喜欢他。”

苏母见她这般,老泪纵横,“小雅,他都和她那个助理在一起了,你这是何苦呢?”

苏雅动作开始缓慢,她抬头看着苏母,“妈,你说什么呢?”

“你就这么不要脸吗?人家都不要你了,你还要死缠乱打,有意思吗?孩子生下来,我们苏家养,以后不准你再提萧梧两个字。”父亲严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苏雅看不到父亲的脸,却能感受到他的坚决。

自记事开始,第一次父亲对她严肃,是上前去部?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311章,骗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312章,三年

“妈,还有两月多,你担心什么?孩子这个月份时,医生说,最安了,再不出去玩玩,以后,生了孩子,哪里有时间呀?”

“那也不准去h市。”

“为什么?”

苏母转头看着苏雅,一脸平静,自从那次苏父骂了她以后,她再也没提过萧梧,或许,真的只是自己多想了。

“回头,我和你爸商量下。”

“商量什么?”苏父正好和苏大哥从外面走进来,听到苏母的话后,问道。

“小雅说,想去h市。”

“不准去,大着肚子,还跑那么远做什么?”

苏雅低头,眼泪就流了出来,“我怀孕这么久,我哪儿都没去过,我就是看了朋友圈,我朋友发出来的视频,觉得那里的海特别美,我才想去看看,你们怎么就对我这样?”她越说越伤心。

“爸,妈,就让小雅去吧,正好,你和妈也很久没出去旅游了,出去走走,我联系下专机,送你们过去。”苏大哥被苏雅的眼泪,弄得心软了,出声道。

“大哥,就你对我最好了。”苏雅上前抱着苏大哥亲了下。

几个人到h市时,是第三天了。

苏雅到了h市,就开始这里玩,那里玩,他们见她绝口不提萧梧,想着,她选择来h市,可能只是巧合,这几个月,大家都瞒着她,她不可能知道萧梧在h市。

所以,慢慢地,都放松了警惕。

这天,大家在沿海的一个风景区闲逛,“妈,你看前面有拍照的,我去拍张照。”

苏母点头,“好,你慢点。”

拍照的人很多,要排队,这时另一边有一阵躁动,听说,是有人掉海里了。

苏父苏母跟随着人群视线移了会儿,再回头,已不见了苏雅的身影。

而此时的苏雅已上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h市军区医院。”

景区的位置离医院并不远,苏雅到时,她和护士台说,她来看萧梧,护士台让她让出示关系证明,她将包里早已准备好的结婚证递了上去。

“苏女士,萧……”

“叫我萧太太。”苏雅纠正。

护士扯了下旁边的站着的实习生,“赶紧去把主任,院长叫过来。”

不一会儿,就一群人赶了过来。

看着苏雅,大家的眼神里都是惊讶,萧梧的事情,医院里,早已人尽皆知,他有一个怀孕的妻子,大家也知道。

原本大家还在议论说这妻子,也太好骗了,和萧梧感情看来不太深,可此刻看到身怀六甲的苏雅时,他们都沉默了。

她能找到这,众人都知道,慌言早已被识破。

虽然上面有特别交待,但,院长到了嘴边的拒绝,终于没有说出口,对着苏雅敬了个军礼,接着,在场的人,皆对着她敬军礼,这一瞬间,她如梗在喉,举起右手,回敬了一个不标准的军礼,是替萧梧还的。

“萧太太,请随我来。”

舒适而温馨的套间里,床上,那个男人闭着双眼,得很安逸,可能是这几个月没见阳光,他皮肤明显的白皙了许多。

很显然,这些人照顾他照顾得很好,整个人很清爽,包括头发,都还是他之前的模样,面上也很干静。

她在他旁边坐下,拉着他的手,枕在耳边,她趴在他床边,闭上眼,心里很意外地没有悲伤,感觉着脉搏在耳边跳动,倾刻,她觉得,这是她这几个月,最放松的一刻,“小五,我带着我们的孩子,来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