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202

A+ A- 关灯

看得出,她心情真的不太好,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小五性子强势,你呢,也不是省油的灯,却偏偏非要在一起,小雅,你说,你是何苦呢?”

苏雅不说话,手指绞着落在胸前的头发,眼神暗淡,看得乐嘉很是心疼。

“要不,我和小五解释清楚吧?”说着,拿起手机。

苏雅伸手,抢过她的手机,摇头,“我们的问题,根本就不在薜凯,你说,我到底是有多差呀?他怎么就那么讨厌我?”

“你这类型,一般男人喜欢不来。”高海抿了口茶,冷哼一声。

乐嘉在桌下踢了高海一脚,“你能不能别落井下石?你没着她够难受了?”

高海抬眼看了看苏雅,“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一个强势到处处想羸自己的女人,她从刚开始第一次相亲后,就几乎改变了萧梧的人生,你们完可以换个角度来考虑问题,如果是你们,你们还能喜欢上他吗?”说完,手一伸,“服务员,点菜。”

苏雅和乐嘉对视了眼,都没有说话,高海虽然说话不好听,但,却并非不是实话,这段缘分,或许从一刚开始就错了。

薜凯到时,菜刚上桌,他在苏雅旁边坐下,捧着她的脸,“他怎么你了?”

苏雅看到薛凯,嘴巴一瘪,搂着他,就哭得稀里哗啦,“他去找小三了,凯凯,他说我脏,我恶心,不想碰我,呜……”

乐嘉闻言,皱眉,将筷子重重地拍在桌子上,“什么?这小五,真是太过分了。”

高海拉过她的手,连吹了好几下,“你别这么用力,手拍的不疼?”说完,又轻轻揉了几下,“看看,都红了。”

苏雅眼角的余光看了下他们俩,哭声更大了几分。

乐嘉尴尬地抽回手,“好了,你就别刺激她了。”

薜凯只是沉着脸,不说话,乐嘉却清楚地看到了他眼中的心疼,一时,眼框也有些红了。

“既然这么难过,就离婚吧。”静默了片刻后,薛凯说话。

“离婚?”苏雅吸了吸鼻子,她想说,离不了了,她也不想离,可最终只是哭声更大了几分,转瞬间,薜凯的银灰色夹克上湿了一片。

“小雅,下午萧家人把你叫回去,和你说什么了?”乐嘉见她这么哭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就转移话题。

苏雅顿了顿,从薜凯身上直起身,接过乐嘉递过来的纸巾,擦了下眼泪,哽咽着说道:“萧梧让我跟着一起去部队,他要暂调外地,要半年时间。”

“随军?”乐嘉惊讶,随即,她想到了什么,“你……你这样,不……你不能随军。”

“为什么不能随军?两人目前的关系,如果长期在一起,指不定日久生情呢?”高海出声。

“她……”乐嘉想说,苏雅怀孕了,怎么能随军呢,先不说萧梧会如何对待她,就是单单生活环境也不合适,那边,举目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301章,他想折磨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302章,跟踪

照片上,苏雅安静地倚在一男人的肩膀上。

她张了张嘴,“或许,只是朋友。”

萧梧吸了吸气,回头,盯着她,“朋友?你和你的朋友,举止也这么亲密?”

女孩抬头看了他一眼,“你不是不喜欢她吗?为什么要生这么大的气?”女孩说这话时,明显有着醋意。

男人挑了挑眉稍,上前几步,挑起女孩的下巴,“你……最近是不是管太多了?”说完,手用力一捏,女孩吃痛的“嘶”了声。

男人松开手,意味深长地看了女孩一眼,“他的死,我永远忘不了,所以,别对我有任何想法,你不配。”

女孩垂头,“嗯”了声,泪无声的滑落。

大清早,苏雅是被电话吵醒的,接起,“喂,妈。”

“小雅,你马上回来。”母亲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怒气,苏母的性格非常和蔼,能让她生气的事,并不多,而且还是关于自己的。

苏雅皱眉,“妈,怎么了?”

“怎么了,你回来就知道了。”

手机里传来“嘟”的声音,提示着苏雅,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她不敢怠慢,立马起身,换衣服,乐嘉见她起来,将手中浇花的水壶放在阳台上,从客厅走过来,“小雅,怎么醒这么早?快吃早餐。”

苏雅边扎着头发,边往门口走,“我不吃了,我妈让我回家,有急事。”

乐嘉连忙上前,“什么事呀,你这么急,你慢点啊,要不,我让高海送你过去?”

苏雅摇头,“不了不了,我坐车过去。”

“那你小心,有事,给我打电话,手机不要再关机了,记得充电。”

苏家

苏雅一进门,就看到父亲,母亲,还有大哥坐在沙发上,走近了,才看到背对着门口的沙发上,还坐着萧梧。

一众人都黑着脸。

这阵势,让苏雅忍不住地抿了抿嘴,“那个,这么大清早的,开家庭会议呀?”她出声道。

苏母起身,上前,将桌上的一叠照片,拿起来,放到苏雅手里,“你自己看看,自己做的这叫什么事?”

苏雅眨了眨眼,打开信封,将里面的照片一一抽了出来。

大概有二十来张,显示着她与薜凯之间的一举一动。

她闭眼,再睁开,看着萧梧,不可思议地开口道:“萧梧,你派人跟踪我?”

萧梧挑了挑眉梢,站起身,一脸委屈地看着苏雅,“老婆,你如果不喜欢我,你可以不要嫁给我,你不能给我戴绿帽子呀?”

又是老婆,又是这种口气,苏雅吸了吸气,看着萧梧,“你就不要再装了,好不好?我也觉得恶心,我和薜凯只是朋友,你和那个女孩子呢?你敢说你们只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