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200

A+ A- 关灯

只是……女孩的手,却穿进了萧梧的臂弯,这关系,一看就知道不一般。

以至于乐嘉后面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她是谁?”苏雅开口,质问道。

萧梧嘴角上扬,转头看着女孩,“她问你,你是谁?”

女孩这才看清苏雅,在看清她的脸时,她的身子明显一僵,然后,手垂下。

这苏雅与萧梧的婚礼才过去不久,女人不可能不认识。

“我……我……”女孩结巴起来。

乐嘉叹息一声,“小五,这就是你不对了,你才结婚多久,就在外面沾花惹草?而且,你回来了,怎么也得去看看小雅吧?”

萧梧冷哼一声,“我看她活的倒是很滋润,用得着我去看吗?”

“她那……”乐嘉一急,想解释。

苏雅横了她一眼,乐嘉默契的闭嘴,看着苏雅重新搂着薛凯的手臂,“凯凯,我渴。”

最冷静的莫过于薛凯了,他程面色无太大的变化,听见苏雅要喝水,他甚至端起,还吹了两下,才递给苏雅,“喝吧,不烫了。”

苏雅旁若无人的在他面上亲了下,“谢谢凯凯。”

乐嘉扶着额头,甚至不敢看萧梧的面色。

直到,“萧梧,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吃饭吧?”女孩嗲声嗲气的出声道。

乐嘉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女孩一样,再看看苏雅平静的面色,开始为女孩祈祷,苏雅的性格,有点,和她大不相同,就是有仇必报,这女孩公然抢她老公,苏雅不可能放过她。

萧梧深深看了眼苏雅,转身揽着女孩的腰,离开。

他们走后,苏雅保持着同一个动作,良久没动。

这时,服务员过来了,“先生,女士,请问可以点菜了吗?”

乐嘉准备接过菜单,薛凯却已经开始报了:酸菜鱼,盐水虾………

一口气点了8个菜,2个甜点,有苏雅爱吃的,还有她爱吃的。

“你还记得我爱吃什么呀?”乐嘉有点惊讶。

薛凯伸手,将苏雅的头自手臂上推开,声色清冷的出声道:“眼光,可真不怎么样。”

苏雅在他手臂上捶了下,“怪我呀?谁叫当初,你不娶我的?”

“碰”,隔壁座位,筷子重重的砸在桌面上。

三人表情,皆是一僵,乐嘉透过屏风的缝隙看过去,一抹绿色,映入眼帘。

她做了禁声的动作,指着隔壁,唇语轻声说道:“是小五。”

薛凯垂眼,看不到表情,苏雅则是端起杯子抿了口水。

“凯凯,你回来什么时候再走?”

薛凯顿了下,“可能不走了。”

“不走了?真的?”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298章,双双出轨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299章,要她随军?

苏雅眼看着薜凯的脸色渐渐涨红,心一急,抱着萧梧的手臂,就狠狠咬了下去,她是用了力气的。

所以,萧梧吃痛,马上就松开了,却在松手的同时,手臂扬起,乐嘉怕他打苏雅,忙出手,握住他的手臂,对苏雅做了个走的眼神。

“你居然敢为了他咬我,苏雅,你有种。”

苏雅白他一眼,拉着薜凯,“我们走吧,不要和这神经病一般见识。”

说完,和薜凯手拉手快步走向了门口,到门外后,只见苏雅又回头,对着乐嘉,“嘉,快走。”

乐嘉吸了口气,对着萧梧点了点头,拉起包就跑了出去。

看着那消失在自己面前的三人,萧梧气得将桌上的餐具等,踢在了地上。

车上

苏雅看着薜凯的脖子处有一道明显的指印,“你怎么都不知道反抗呀?”

薜凯皱眉,“那一刻,我觉得他挺帅的。”

乐嘉从前排转过头看着薜凯,“你还真是受虐狂。”

苏雅则是松开他的手臂,“你脑子有病吧。”

“我没病,不过,有点,我倒是觉得挺有意思。”

“什么?”

“你老公,或许对你也不是无动于衷吗?”

苏雅皱眉,随即她一脸喜色的看着薜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看着我们说要在一起,你瞅瞅他气得,他要真对你没感觉,他气成那样做什么?”

苏雅高涨的情绪,瞬间低落了下来,她双肩垂下,“那叫什么意思呀?那是个傻子,看着自己媳妇当着面要和别的男人一起,也会生气吧?你还真是智商低。”

薜凯瞥了她一眼,“是吗?我看未必。”

“你们还是别折腾了,小五那人,我知道,他急起来,杀人他都能做得出来,小雅,无论怎么说,你也是他老婆,是个人也会急的,你们还是别冒这个险。”

苏雅垂着头,静默好一会儿,她出声道:“没有看到实质性的事情,他还能拿我怎么办?我不过是和个男人,暧昧一点,而已。”

看着她嘴角的浅笑,乐嘉咽了咽口水。

“小雅,你悠着点,别激怒他,你别忘了,你还怀着孕呢?”

薜凯看了看苏雅的肚子,“孩子,是他的?”

苏雅白他一眼,“难道还是你的?”

“我没种,你放心。”薜凯回答得很快,一车人笑喷。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们前脚刚到一家饭店,后脚萧家就打来了电话,说萧梧回来了,让苏雅回去吃晚饭,还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挂了电话,苏雅脸色看起来有些忐忑。

“说什么了?你这模样?”

苏雅摇头,“老太太听起来很高兴,可我怎么觉得有阴谋呢?”

事实证明,苏雅猜得确实没错。

“丫头,萧梧被暂调到了另一个城市,这一去,估计就是半年,他和我们说,新婚就把你一个人放家里,实在舍不下,就和部队申请了,让家属随军,部队也批准了。”奶奶一脸喜色,苏雅则是咬着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