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197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38:49
字体大小 + - 关灯

男人揽着她的腰,单手从她手里接过那张红色的清单,大概浏览了一遍,接着抬头看着苏雅,“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乐嘉看着高海,她妙懂他的意思,也转头看着苏雅。

“苏雅,高海说的没错,你还有十几个小时考虑。”

这时,苏雅已经将一大块煎饼塞进了嘴里,含糊不清的回应道:“你们,管好自己就得了,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nbs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292章都想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294章,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

“我没钱,帮不了,麻烦你走好,不送。”乐嘉说着,手臂一伸,指着门外。

“既然你不帮,那我只好等我女婿出来了,我倒是看看,堂堂的高氏总裁,会怎样对待她的岳母!”说着,乐母重新在沙发上坐下,又喝了口茶,“这有钱人喝得茶就是不一样,真香。”

自此,面前的女人,和记忆中那个无赖的母亲融为一体。

乐嘉在心里自嘲,亏她刚刚有那么一瞬间,还在心里曾幻想过,或许是她年龄大了,或许经历多了,现在转性了。

上前,从包里翻出手机,拨通了乐文的电话,手机响了两声,就传来了乐文的声音,“喂,姐。”

姐?长这么大,这应该是乐文第一次这样心甘情愿的叫她了,乐嘉一时有些微怔。

“喂,姐,你找我有事吗?”

乐嘉回神,出声道:“听说你要结婚了?”

手机彼端,安静了一会儿,半晌后,才听到乐文的声音,“可能结不了。”

“什么意思?”

“小鱼儿的父母要我们在c城买房子,”

小鱼儿?应该就是那天那个女孩子了。

乐嘉眯了眯眼,“你什么样的情况,你女朋友难道不清楚?如果她真的爱你,就不可能逼你去做你做不到的事。”

“姐,小鱼儿是真的很爱我,只是,她爸妈不肯,户口本都藏起来不给她,我们就是想结,也结不了呀……”

乐嘉还准备说什么,手上的手机,被忽然抢走。

只见乐母按了免提,“儿子,你赶紧求她,她和那高氏的总裁根本没有离婚,他们是骗你的,你现在求,让她帮你出个房子的首付,以后按揭,你们自己还。”

乐嘉皱着眉头,张了张嘴,一时竟是说不出话来,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

她刚准备出声怼她的,乐文却说了句让乐嘉大跌眼镜的话。

“妈,我都说了,让你不要去找姐夫的,你怎么还去了?”

乐嘉身子一颤,她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正好乐文又开口了,“妈,你赶紧回来,姐夫都帮我找了工作了,房子能不能买得起,是我们自己的事,你不要再去为难姐和姐夫了。”

这下,乐嘉确信自己没听错,这是她的弟弟,却是一个她完陌生的乐文。

他的口气很真挚,不像是在骗人。

“你自己的事那么多钱,你去哪里弄?”乐母声音高了起来,接着,生气的将电话挂断。

乐文是在半个小时左右到的高氏,因为他来找过高海很多次,曾经还高调地说过高海是她的姐夫,所以,前台并没有为难他。

乐母见到他过来,面上一喜,赶紧站起身,上前拉着乐文,“小文,来,你求求你姐,让她和你姐夫说,帮帮你的忙。”

此时,乐嘉坐在高海的凳子上,看着手机。

眼角的余光,将二人的动作收入眼底。

只见乐文皱眉,“妈,你这样会让姐姐被姐夫看不起的。”

一句话说乐嘉瞬间放下了手机,视线落在乐文的面上,想研究他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

接受到乐嘉探究的目光,乐文也不恼,转头,对着乐嘉居然深深地鞠了一躬,“姐,以前,我不懂事,伤害了你太多次,我向你道歉。”

说完,就伸手拉着乐母,“妈,我们走吧,这是姐夫公司,被人家看到了,多丢人。”

乐母则是吸了吸鼻子,转头看着乐嘉,“嘉嘉,你就帮帮你弟弟吧?你看看他,现在变乖了,也懂事了,你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结不了婚呀?”

“妈,你再这样,我是真的生气了。”

这时,二人已经走到了门口。

乐嘉眯了眯眼,站起身,“等等。”

“你需要多少钱?我……我找人借,以后,你有了钱,你再还。”

乐母是面色一喜,乐文则是皱了皱眉,“姐,我……”

&n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294章,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295章,监狱

高海摸了摸她的头,“之前,你母亲生病,所以……老婆,是我想的不周到。”

话说到这,乐嘉心里已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

她胸口气得上下起伏,“她是不是找你要100万?”

修长的手指,抚上乐嘉的脸颊,男人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是无价的,别说100万,就是倾尽所有,我都觉得值。”

“她怎么能这样对我!”乐嘉低吼,将桌子上的包一下子扔到了地上,举起手臂,挡住眼睛,泪水就滑落下来。

这一刻,她倒是庆幸,高海的父母都不在了,否则,她都无法想象自己将在他们家怎么立足,人家会怎么看待她。

高海面色紧张,拉住她的手臂,“老婆……”

乐嘉吸了吸鼻子,抬头,眼神坚定的看着高海,“高海,我的聘礼,就算给,也只能给我爸,她没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