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171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37:31
字体大小 + - 关灯

高海点头,“具体我不太清楚,但我也听苏雅说过,应该,没错。”

“那她不要我了,我为什么还要去看她?”她有些负气的回道,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作为一个母亲,能放弃自己的孩子,就这点,她没有理由,她也不想原谅。

高海拉着她,“老婆,医生说,你想恢复记忆,就必须和以前亲近的人多接触。”

乐嘉转身看着高海,眯了眯眼,“作为我老公的你,难道这关系,还不够亲近?”

高海看她的反应,知道一时半会儿,她肯定接受不了。

这时,有电话打过来,看了看,是叶林的,高海接起,“喂,叶林,嗯,在…好,你等下。”

接着,手机递给乐嘉,“叶林找你。”

叶林找她?乐嘉有些意外,接过高海的手机,“喂…”

“嫂子,我看到你昨天救人的视频了,你可真棒。”

乐嘉嘴上弯起,一时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只是举手之劳。”这话是真的,不是她虚伪,哪种情况下,出手相助,再正常不过。

“两个孩子看了你的视频,闹着想见你,你有时间,就让我哥带你,来家里玩。”

乐嘉楞了下,看着高海,“那,我下午去吧。”

“这样吗?那可以,那我就不去公司了,你在哪儿,我过来接你。”

高海拿过乐嘉的手机,“我送她过来。”

高海把乐嘉送到宁宅后,就被乐嘉给赶去公司去了。

“舅妈,你可真是太厉害了,你能教我吗?我也想学…”叶小墨一脸崇拜的缠着乐嘉。

宁小熙鄙视的看了她一眼,“走三步路,就又哭又跳的,还想学跆拳道,三分热度。”

叶小墨站起身,双手插腰,“宁小熙,你人身攻击。”

“还人身攻击?啧啧……来来来,你倒是给解释下,人身攻击的含义?”说完,朝着乐嘉靠近了点,“舅妈,学到你这地步,一般人需要多久?”

乐嘉想了想,“嗯,我5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学了,父亲说我属于比较有天赋的,因为一般到6段,至少要30多岁,我20岁那年,就有这成就,父亲说,比较少数。”

宁小熙点头,沉思,将乐嘉上下打量了一番后,感叹道:“舅妈,你只用十几年,看来,我成年之前应该没问题。”

说完,站起身,走到房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乐嘉一时没反应过来宁小熙的意思,楞怔了片刻。

叶小墨开口,“舅妈,我哥的意思是,你看起来不太聪明,都在20岁之前能到这程度,他肯定不用。”说完,跑开,边跑边喊:“哥哥,你带我一起学吧?”

乐嘉皱眉,抬手,指着两个小不点,一时哭笑不得。

叶林给乐嘉端来了些水果和点心,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嫂子,两孩子不懂事,开玩笑的,你不要理他们。”

乐嘉摇头,眼里流露出羡慕,“叶林,真羡慕你,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很可爱。”

叶林起身,坐到乐嘉身边,拉起她的手,“嫂子,我今天其实叫你过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的。”

乐嘉嘴角勾起,其实她心里多少有点数,叶林也是大忙人,不可能真的只是为了两个孩子好奇,把她叫过来。

“你也知道,我父母都不在了,所以,我哥的事,也只有我,能说说了。”

乐嘉点头,却没说话,等着叶林继续。

“嗯,我看得出,我哥是真的很喜欢你,既然这样,你们年龄都也不小了,完可以考虑要个孩子。”

乐嘉深吸了口气,看着叶林,“叶林,我们…其实,还没发生关系。”

说完,有些尴尬的低下头。

叶林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颤,“什么?这……是为什么?你们,都结婚了?”

“高海说,我现在记忆都没了,他不想让我糊里糊涂的就跟了他。”

&nbs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253章,精神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255章,你特别的美

两人抬头,看向声源的地方,叶林穿着一套灰色西装,掐腰设计,头发扎了个高高的马尾,白皙的脸颊化着淡淡的妆容,整个人显得气质更是出众。

“叶林长的真好看。”乐嘉发自内心的赞美着。

高海笑了下,起身接过叶林手里的水果。

“嫂子,我给你煲了点汤,你趁热喝了。”说着,就将包放下,开始张罗着餐桌。

乐嘉翻身想下床,被高海按住,“你做什么?”

“我下床吃,我是头受伤了,又不是残废了。”说着下地,穿了拖鞋,从叶林手里接过汤,捧着碗,就喝了口,“嗯!好喝,叶林,谢谢你了。”

看着她豪爽的模样,叶林抿嘴笑了笑,“你慢点喝,小心烫。”

烫明明很清淡,可是乐嘉喝着喝着,就觉得咸了。

她才惊觉自己怎么又哭了…

“怎么哭了?”叶林有些慌了,“不好喝?还是……”

乐嘉摇头,将手里的碗放下,看着叶林,“难怪,宁少能这么爱你,叶林,你人真好。”

人家都说小姑子不好相处,可她的小姑子,却胜过亲妈。

叶林轻笑,“人与人之间,都是互相的,他好,我才能好,对你好,更是应该的,我母亲不在了,我也想代替母亲,对你好一些。”

说完,她拿纸巾,替叶林擦了面上的眼泪,“刚刚我到门口,听到你说恢复记忆了,嫂子,你该不会不跟我哥了吧?”

乐嘉微笑,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高海,“你哥不嫌弃我,我哪有不要他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