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117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34:48
字体大小 + - 关灯

“他们走了。”

“我哥,还有高雯的爸爸呢?还有,我下午怎么会突然晕过去?”她摸了下后脑勺,“好像有人把我打晕了一样,头都疼。”

宁少辰楞了下,有些心虚,想了想俯下身,在她耳边低低出声,“我让医生来看了,说你低血糖引起的,你……那个来了,你不知道?”

随即,又接着说道:“你外公和舅舅把他带走了,你哥还在我们家,放心。”

叶林点头,突然反应过来,她拉起被子,视线下移,脸爆红,“谁……谁给我垫得……那个?”

温柔的男声在头顶响起,“你想谁帮你?”

叶林不由得脸蛋一红,头往被子里又钻了几分,小声道:“你……你怎么能帮我弄这个呀?”

外面没有回音,叶林楞了下,偷偷地把脸伸出被子外,不一会儿就看到宁少辰一手端着一碗东西,从门口走进来。

“快起来把这吃了,本来就身子虚。”叶林转过头,看到桌子上放得是一碗黑乎乎的东西,蹙眉,“那是什么呀?”

“乖,起来吃了再睡。”

叶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宁少辰的语调有些怪,似是比以往更是温柔了几分。

吃了一半时,她想起了什么,“对了,我外公有问出什么吗?到底怎么回事?”

宁少辰接过她手中的勺子,舀满,一脸云淡风轻的回应道:“没问出什么,所以,就把他带回去了,来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172章残忍的真相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173章宁父求她

因为白天昏迷后,算睡过一觉,所以,夜晚叶林整个人很清醒,拉着宁少辰聊天聊到零晨。

她才依依不舍的睡下。

再醒来时,宁少辰已不在身边。

倒是宁小熙和叶小墨,一人端着一个碗站在她旁边。

见他眼睛睁开,宁小熙就将碗放在他旁边的桌上,叶小墨也照做。

“爸爸说,让你醒来后,把这些都吃了。”

叶林楞了下,“你爸爸呢?”

“爸爸早上起来很早,回国了,估计快到了。”宁小熙看了看手表。

“哦!”虽然心里有准备,但叶林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落。

掀被,起身,身下涌出一股暖流,她从抽屉里拿了片卫生巾转身就去洗手间。

叶小墨扯了下宁小熙,“哥,你看……”

宁小熙顺着叶小墨的视线望过去,床单上,有一块血渍,楞了下,小脸上有抹绯红,轻咳了下,拉着叶小墨,“走吧,我们先出去。”

“我不要,妈妈流血了,我要等妈妈出来看看她哪里受伤了。”

宁小熙蹙眉,看了看洗手间,“那行吧,那我先出去。”

他都10岁了,这些常识,还是有的。

可是,叶小墨是女生,他有些不好意思和她解释。

叶小墨见宁小熙丝毫不关心叶林,小嘴撅得老高,转身,看到了叶林的手机,就拿起来,打开微信,找到了爸爸的图像,给宁少辰发送了条语音,意思是:爸爸,妈妈流了好多血,你快点来救救她。

宁少辰这会儿刚下飞机,在听柳絮对近期工作的汇报,听到信息声,他打开手机,见是叶林的微信,嘴角扬起,只是在听到叶小墨的声音后,他脸就沉了下去。

柳絮也听到了,面色有些凝重。

叶林洗手间出来时,见手机在响,房间里两个孩子都不见了踪影,拿起手机,接起。

“喂,少辰,你到了?”睡觉起来,刚说话,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

“怎么回事?小墨说你流了很多血,出什么事了?”宁少辰的声音,语速急切的从电话另一端传过来。

叶林楞了下,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被单上的血迹,随即扶额,“就……就是那个呀,床单脏了,她不懂,咳,你安心工作哈。”

宁少辰因为开着免提的,所以,柳絮也听到了这段对话,一个没忍住,就噗嗤一声,在旁边笑了起来。

叶林也听到了,脸一红,“唉呀,不说,先挂了,我先把床单收拾下。”

“好,自己注意身体。”

“嗯,你也是!”

挂了电话,叶林手还没碰到床单,一个黑影就从外面冲了过来,扶着她的肩膀,“哪里……受伤了?”

叶林低着头的,听到这声音,身子一怔,面上就露出一抹喜色,抬头,单手拉着高海的胳膊“哥哥,你在关心我?”

高海面色沉了下来,“到底哪里受伤了,小墨说你流了……”视线下垂,他看到叶林抓在手上的床单,余下的话咽了回去。

收回手,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那个,我……我出去了。”

叶林反应过来,将被单藏到身后,小声道:“哦。”

高海还没走到门口,叶小墨就提着一个医药箱,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见高海要走,拉住他,“舅舅,你帮我妈妈包扎一下吧?”

叶林冲上前,将叶小墨抱在怀里,在她面上亲了下,却哭笑不得。

高海脚步顿了下,接下来,快速走向门口。

叶林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一暖,看着叶小墨,“小墨,妈妈没有受伤,那个……只是正常的生理现象,等你长大后,小墨也会这样。”

叶小墨小脸瞬间惨白,抓着叶林的手,“妈妈,人长大后,都要流血吗?那爸爸和哥哥呢?”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173章宁父求她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174章宁总,你腰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