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69

A+ A- 关灯

直到宁少辰电话打过来,她才回过神。

“屋外面,出来,我带你去吃饭。”

沈蓓一哦了声,将手上的书收回到了小木箱里,锁好,这才下楼。

“你怎么回来了?”走出来,就看到,倚在门边的宁少辰。

“我要说迫不急待的想见你,你信吗?”宁少辰为她开了车门。

沈蓓一扯了扯衣摆,白他一眼,她从不知道那么冷的宁少辰说起情话来,居然也是张口即来。

“你小姨把自己的私藏都给我了,你帮我说声谢谢。”她一边系着安带,一边对着宁少辰说道。

“那是她发现了你有这方面的天赋,想栽培你。”宁少辰发动着车的引擎,抬手在沈蓓一脸上掐了下。

“我知道,是你拜托她了。”她如实回答,“谢谢你了!”

宁少辰蹙眉“怎么谢我?以身相许?”

这时,车刚好到太阳光下,春日的阳光,透过挡风玻璃投射进来,沈蓓一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突然握住宁少辰放在膝盖上的大手“宁少辰,我一定好好努力,这样的话,就算将来没有你,我也可以活得很好。”

她从来不知道这句话就跟预言一样,没过多久,她就实现了。

“吱”

行驶中的车,突然右拐,然后一个急刹车,停到了路边。

宁少辰转身,看着沈蓓一,脸色严肃:“你什么意思?”

他的冰冷的眼神里有着怒意还有伤痛,还有着一丝害怕。

沈蓓一被他这么大的反应给吓到了,她咽了咽口水,“那个,我……我意思是说,如果你将来不要我了,那我也可……”

可惜她的话还没说完,某人便双手抱着她的后脑勺,俯身亲了过来,带有惩罚一般的,连亲带啃。

直到沈蓓一被吻得都快窒息了,宁少辰才松口,却并没有松开她,两人额头抵在一起。

宁少辰缓缓地说道:“蓓一,解婚约的事,就这几天了,相信我,我不会放开你,我也会,给你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

他的声音很轻,也很暖。

沈蓓一微不可闻的“嗯”了声。

其实,她想解释自己没有这个意思,其实,她只是想让他宽心。

可,此刻,她却什么都不想再说。

接下来的几天,沈蓓一为了不再想他和宁少辰之间的事,心投入到了何菲给她的那几本书中,学得废寝忘食,经常要靠宁少辰的提醒,才记得吃饭。

而宁少辰,自那天以后,几乎天天到她这边睡觉,却从来没有越距一次,只是单纯的抱着她。

他这种尊重让沈蓓一的心,越来越暖。

“宁少辰,你天天这样迟到早退,就不怕别人说你吗?”沈蓓一躺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101章终于要解除婚约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102章高雯出事

此时的宁氏

“高小姐,少辰真的还没有过来,你晚点再来吧。”柳絮看着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口不肯离开的高雯,一脸的无奈。

高雯嘴角擒着有些惨淡的笑,点头:“我知道,我在这等他,那个,下午不是说,要开那个记者招待会吗?我就是,来和他商量下,怎么回答记者的问题?”

她的笑容,很牵强,再配上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无不让人心生怜惜,柳絮到了嘴边的话,也咽了回去。

秘书室已经有不少人探出头来了。

柳絮回头瞪了眼,那些人才将头缩回去。

却已经在小声议论开了。

“听到没,咱们总裁好像和那高小姐要解除婚约了……”

“听说,是宁少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什么?真的吗?”

“嗯,我听我表哥的姑妈的表侄女说的,她亲眼看到的……那女的,听说长得很一般,和这高小姐没法比。”

“不会吧,宁少那可是男神,怎么可能会随便喜欢上一个女人?你真以为这年头还有灰姑娘呀?那咱们这些人,怎么可能做了两三年,人家也没多看一眼?”

众人你一眼我一语,牙根儿没发现后面有道视线盯着他们。

“咳咳……”有人咳嗽了一声,但,那女的似乎没察觉到,还是继续道:“你看看,我们这里的,要智商,要能力,要美貌都不差吧,可你们看,我们这男神,什么时候多看过一眼?高小姐那样的人,人家都能抛弃,你还说长相一般?怎么可能?”

宁少辰站在离他们几米开外的地方,薄唇紧抿着,一双狭长的眼睛扫过面前的一干人,脸色难看极了。

“年底奖金部扣掉,有意见,直接滚。”

走过秘书区,他回头,幽暗的眼神又在一众人身上徘徊了一圈后,宁少辰冷冷的说道。

如果不是看在她们尽心尽力的跟了他几年,他此刻早让他们打包走人了。

反应过来的众人,一下子瘫倒在座位上,她们发誓,这几年,这是第一次议论宁少,却不想就被抓个正着。

“都和你们说过了,这地方不是你们能嚼舌根的地方,你们……唉!”秘书部负责人在几个人头上点了点,恨铁不成钢的责怪道。

“少辰,你……你来了?”听到脚叔声,高雯抬头,便看到宁少辰脸色冰冷的走了过来。

看她蹲在地上,蹙眉,伸手便将她拉起来,语调平淡的开口道:“来之前,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说完,指纹在门边的锁上按了一下,门,应声而开。

宁少辰前脚刚踏进去,高雯便从后门搂着她的腰,脸颊靠在他背上,见宁少辰想扳开她放在他腰间的手,下一秒,手又紧了紧,温柔的出声道:“少辰,让我再最后一次抱你一下……以后,或许就再也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