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62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32:0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她顿?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90章高母死前到底说了什么?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91章沈蓓一出大事了

高父给她一个明知故问的眼色,“至于怎么做,你应该不用我教你了吧?”

“可是万一表哥……”

“你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那你以后怎么做宁少辰的妻子?他那么优秀的男人,身边必定是走了这个女人来那个的,难道,我时时跟在你身后?”毕竟儿子刚刚成植物人,妻子又去世,高父心情自是不太好,所以,对高雯并没有太大的耐心,脸色微冷,嗓音也冰凉。

高雯点头,没敢再继续这个话题,低头,开始抹着眼泪,“爸,是我害了高海和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他们报仇的。”

“砰”,高父把桌上的空饭盒挥在了地上,对上高雯诧异的目光,淡声说道:“不要以为把责任推给别人就行了,我告诉你,你有本事就把宁少辰给我绑牢了,你要是没本事,以后你是什么样的下场,我可不敢保证。”

高雯迎上父亲那狠毒的目光时,不禁哆嗦了下,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都不认识面前的男人了。

那个慈祥的父亲,似乎一下子就变了。

办好高母的后事,宁少辰打听到国外对高海这种病会有特殊的治疗的方式,而且有痊愈的先例。

在和高父和高雯商量后,高海便被送到了国外去治疗。

高雯的内心虽有些害怕高海真会被治好,但,她没有理由不同意,为了不引起父亲和宁少辰的怀疑,她也只有装作高兴地同意了。

“少辰,谢谢你。”看着高海被来人接走,高雯倚在宁少辰怀里,温柔的道谢着。

宁少辰微不可闻的嗯了声,深暗的目光闪过淡淡波澜,将她身子扶正,淡声道:“小雯,现在你家事情都告一段落了,我们的事情,希望也能尽快解决。”

他话刚说完,高雯就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骤然大变,她抽回宁少辰的手,用力保持着嘴角的弧度,“行,我说话算数,就……就这几天,可以吗?我主要是怕,我爸受不了刺激。”

宁少辰听到这话,眸色深了深,盯着她深看了几眼,“嗯”了声。

高雯见他应下,紧绷的身子,总算松了口气,转身,快速走向门口。

沈蓓一刚刚结束了一个妆容,便感觉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下。

打开,宁少辰的。

“在干吗?”

“回老板,上班。”

“晚上陪老板,吃个饭。”

“……”

“怎么,不想服从安排?”

“又丑,又老,又无趣,哪有资格陪老板吃饭呀,不是丢人吗?”想着之前宁小熙要给她介绍男朋友时,刺激她的话,她就火噌地上来了。

“……”宁少辰坐在车里抚额,这孩子,不带这么坑爹的。

“蓓一,我想你。”

蓓一,我想你……这一句话在沈蓓一脑子里开始不停循环,嘴角微微上扬。

“想我?你这都亲人家了……一点原则都没,谁信?”

“那只是作为一个哥哥对妹妹的情感,我保证,也会是最后一次。”

沈蓓一对着屏幕扯了扯唇,心里的那个结,到此也算是解了,重重地吐了口气。

这时,林经理的微信发过来,说公司有几个模特要拍写真,让她上楼上去跟妆。

“老板,工作了,晚上见。”她回了这句话后,便直接把手机收入了口袋。

按照往常的惯例,拍写真都安排在公司的十六楼,所以,沈蓓一没有多问就直接上了楼。

推开门,没看到模特,倒看见林经理坐在里面。

沈蓓一的脸色变了变,皱眉,疑惑的看着林经理,“林经理,不是说有模特拍写真吗?”

林经理坐在椅子上,听到沈蓓一的话后,缓缓勾起嘴角,冲她笑了笑,“蓓一,过来这边坐。”他拍了拍身旁的凳子。

他这话说完,沈蓓一就意识到了不对劲,脸色猛地一变,“林经理如果没事,我就先下去了。”说完?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91章沈蓓一出大事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92章她如果出事让你一家陪葬

宁氏集团会议室

宁少辰冷峻着脸,一本下经地正在听着销售部经理的汇报……

他的手搁在手机上,感觉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暗暗挑了下眉头,随意点开,发现居然是沈蓓一发过来的,还是语音……

他勾了勾嘴角,微微上扬,点了,翻译成文字。

只是,在看清上面显示的一行字时。

他倏地站起来,脸色瞬间铁青,那销售部经理以为自己出了什么问题,紧张地手中的红外线笔都掉落在地上。

“柳絮,马上准备车子。”

他几乎是跑着出了会议室,那紧张地模样让会议室所有的人,都傻了眼,宁少辰是谁,虽说年轻,但在前几年初接手宁氏,遇到公司并购可能时,他都是稳如泰山,面不改色。

今天究竟是什么事?

柳絮看他的表情严肃,不敢多问,快速跟了出来。

“打电话给高雯,让她叫她表哥来见我,立刻。”他这边吩咐着柳絮。

这边,又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而此刻**

沈蓓一的外套已经被扯开,扔到了一边,林经理正在扯她身上的毛衣……

如果之前,沈蓓一还对这男人抱着一线希望,此刻在他扯自己衣服时,她已经意识到,跟这男人说好话,已行不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