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61

A+ A- 关灯

可是……高兴过后,又觉得自己很恶心,人家就算要分开,可目前还是正儿八经的未婚夫妇,她有什么立场去生气,去吃醋。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挂了。”她嘴硬,挂了电话,嘴角却已在不经意间,缓缓上扬。

若是对一个人有了爱情,那么,对方的一举一动,便会左右你所有的喜怒哀乐。

以前沈蓓一觉得这话,太过夸张,可是此时此刻,她却感触极深。

“蓓一,你前几天,那个没事吧?”

小胖妹凑上来问道,接着办公室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沈蓓一楞了下,是呀,她差点就忘了今天来的目的了。

“没事。”她轻描淡写地应着,却并不想解释太多。

突然她想起了什么,视线在办公室看了一圈,“青青呢?”

小胖妹摇头,“不知道,听说,好像,被辞退了吧。”想起了商场那幕,沈蓓一没有接话。

她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辞职信,“我也是来辞职的,以后,常联系。”

说完,在大家的议论声与惊讶中,走出化妆室,走进了林经理办公室。

似乎知道她会来辞职,这一次没有霸王条款,没有其他的不合理的要求,那林经理只说了句:“嗯,你也知道青青也辞职了,我们这人手也不够,等招到新的人了,你再走,可行?”

沈蓓一犹豫了下,挠了挠头发,想想,终还是点了点头,好歹这也是宁少辰的公司,虽说,可能对于他来说,无关紧要。

高雯去公司刚签了几份重要的合同,高父就给她打了个电话,搁下电话后,她就匆忙地赶去了看守所。

因为看守所里的?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89章心虚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90章高母死前到底说了什么?

突然,高母想起了什么,扯着高父的袖子,焦急地问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阿海怎么样了?”

高父浑身一颤,呼吸都开始急促了起来,他缓缓转过头,看着高母,“小鱼,阿海成植物人了。”几个字,他说的很平静,可了解他的高母,却在看到他眼底的绝望时,心里又恨又自责。

她抬起的手,垂落在椅子两侧,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心里的疼痛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过了好一会儿,她哽咽地开口,“我对不起高家,我对不起你,我也对不起她!”

“妈。”高雯叫她,然后哭得泣不成声。

高母冷冷看着她,淡淡开口,“以后别再叫我妈了。”

别人不懂,高雯心里却是明白得紧,怕父亲查觉出了什么,她赶紧开口道,“妈,不管你成什么样,你都是我妈,你放心,我和少辰说了,他一定会想办法,给你减刑的,等你出来了,我们……”

“高小姐如果没有别的事,就走吧。”高母打断了高雯的话,面色淡然,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妈。”高雯低着头,对于这样的母亲,她心里是有点怵的。

“小鱼,你对阿海那么好,我不相信你会伤害他,小鱼……”高母站起身,背挺直的往里走,“你们回去吧。”想想,又转身,看着高父,“老高,如果有下辈子,就不要再遇见我了,还有,如果她还在,就去找她吧,当年那事,程都是我一手设计的,老高,我错了……”

高父先是楞了下,接着,倏地站起身,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高母,“小鱼,你说当年那事,是你设计的?”

“妈,哥没死,他就是成植物人了,你不会被判死刑的……”高雯精神很紧张,所以,并没有在意高母说了什么,只是插嘴道,她说完,见母亲并没有反应,接着又说道:“妈,你没有把哥害死。”

这下,高母的脚步停止了,她握紧双拳,几乎是冲到沈蓓一面前,重重地给了她一计耳光。

“喂,你这人怎么回事?女儿好心来看你,你怎么还打人呢?”站在门口的两个狱警听到动作,冲过来,拉住高母。

高雯却低着头,哭得直不起身,“妈……”她叫了声妈后,再也说不出来别的话。

而高父的注意力,被转移了过来,将视线落在高雯身上,有些错愕,高母一辈子对两孩子连大声说话都极少,更别说动手了,可今天,她明显的有些不对劲。

“小鱼……”

“回去吧!”回应他的只有背影。

一连串的疑问,他却再也不可能知道答案了。

因为,这成了他们最后一次见到高母,当天夜里,高家人便接到了监狱打来的电话,说高母在狱中自杀了。

并留下了遗言,承认了她推高海的事实。

接到电话的那刻,高父就晕了过去,幸好送医院送的及时,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一夜之间,他人仿佛瞬间老了很多岁。

“爸,你要不吃点吧,妈妈的后事,还等着你去处理呢。”高雯从保温筒里倒了碗鸡汤,然后递给高父。

高父没接过去,却是转过头,看着高雯,漆黑的眸子紧盯着她,抬手,便将她手里的碗挥在了地上,鸡汤撒了满地,溅起的汤汁,落在高雯脚背上,可她却不敢叫疼。

“小雯……”高雯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的眼神让她感到了心虚和害怕。

“你告诉我,你母亲到底是为了什么会和你哥哥起冲突?”父亲的声音明明还和往常一样,高雯却觉得那声音阴冷之极。

她咬着下唇,垂着头,因为慌乱,嘴唇发抖,“爸,都怪我,都怪我。”

“什么意思?”

高雯吸了吸鼻子,别过脸,“那天,少辰因为那个沈蓓一,要和我取消婚礼,我就回来和妈妈诉苦,哪知道……哪知道高海他还说风凉话,我……和他大吵了几句,然后……然后他说要告诉少辰,我们……我们骗他恩情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