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43

A+ A- 关灯

沈蓓一翻了个白眼,抓起旁边的枕头朝着他砸过去,“宁少辰,你不要脸。”居然那天还一本正经地让她道歉。

宁少辰抓住她的手腕,往怀里拉了拉,勾起嘴角,笑道:

“你可以问为什么5年来,没有碰女的,包括高雯。”

沈蓓一低下头,想了想,才开口,“你难道是那方面有问题?”要不然,没办法解释呀,正常的男人,还是在这么血气方刚的年龄。

宁少辰脸色瞬间阴郁,“你智商为0吗?那方面有问题,那天晚上,我们能在一起?”

“那天晚上,我根本就没有记忆。”沈蓓一是说实话,那天晚上,她断片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不是身体的疼痛太明折,她可能会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可是,宁少辰却眯了眯眼睛,修长的手指在她面上滑过,“意思是,需要现在证明给你看?”

“证……明?”这次,沈蓓一倒是瞬间反应了过来,把被子拉起来,盖身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你不要扯开话题,你就说吧,你为什么……”

男人抿着薄唇,沉默良久,才缓缓开口道:“因为,宁小熙是我被人下了药后,取了精子,与一个女人人工受-精后,有的,所以,做那种事时,我满脑子都是宁小熙,根本做不下去。”

沈蓓一先是楞了下,接着,捧腹大笑,满脑子都是宁小熙?哈哈……

只是,笑到一半时,她猛然停止,半坐起身,看着宁少辰,表情非常严肃的问道,“你,你刚刚说,宁小熙是你被人下了药后,取了精子,与一个女人,人工受-精后,有的?”她感觉自己声音,都有些抖了起来。

她起身,半跪在床上,与宁少辰平视,整个人神经都绷紧了,“那,你的意思是,你并不知道宁小熙的妈妈是谁?你更不是心甘情愿那么做的?”

宁少辰眉头紧蹙,对她的反应,有些不解,但还是点头,接着,又补充了句,“是我父亲让人做的,但,他不肯告诉我那女人是谁,也不肯说,为什么要这样做。”

沈蓓一又是一惊,跌坐在床上,那就是说,是宁少辰的父亲找的她妈妈?商量让她怀宁小熙的事?

为什么?她实在想不通,一个做父亲的,有什么原因,会这样对自己的儿子?

宁少辰既然是健康的,那要孩子,也就是时间问题,而且,那时候,高雯应该也是存在的,她怎么会允许宁父这么做呢?

自己爱的男人和另一个女人,拥有一个共同的孩子,换成她,是绝对没办法接受的……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为什么?

而且,送精-子的那个女人,分明就是高雯。

高雯……宁少辰的父亲……她的母亲……

s市与c城,相隔千里,宁少辰的父亲怎么会找到那边去?

难道说,他与自己的母亲,是认识的?

被这一推断,给震得头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抱着头,脑子乱成了一团,她原本是打算,如果有一天,能找机会当面问清宁少辰这件事的,问完?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63章质问宁小熙的出生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64章那女的,难道真是宁小熙的生母

柳絮见他无动于衷,抿了抿嘴,这男人是自从有了沈蓓一以后,眼里就看不到别的女人了吗?先不说别的,那么美的女人,他居然能看后这么平静。

“你,不觉得这女人很美?”

宁少辰转头看了看身后合起的门,嘴角勾起浅浅淡笑,美吗?为什么他看不出来呢?

“看你这脸色,怎么,有兴趣?想让我帮你?”

柳絮被他噎得说不出话,他转身在栏杆上重重捶了下。

“果然是恋爱人的智商为0,我问你,难道不觉得她和你家宁小熙长得很像吗?”

其实他刚开始也没想到这点,只觉得这女人很美,后来,越看越觉得在哪儿见过,一直把身边这些人都筛选了一遍后,他才最后想到宁小熙。

宁少辰皱眉,从柳絮手里又快速接过手机。

这一看,他眼神瞬间暗沉下去,“去查清楚,她是谁,人在哪儿,我要马上知道。”

见柳絮站着不动,他看了他一眼“怎么回事?”

“发现后,我就让人去查了。”他耸耸肩,“一无所获,我看,你要去问问你那表弟了,他能把人带过去,自然应该是知道的。”

宁少辰抿了抿嘴,楚雨杰虽和他是表兄弟,但这些年,两人接触的并不多,再加上两人性格差异大,他并不是很喜欢这个表弟。

“他人呢?”

“酒店餐厅里。”

“走!”

楚雨杰想过,宁少辰会来找他,但却没想到他来那么快。

将手上的牛奶,抿了口,楚雨杰对着宁少辰指了指对面的空位,“表哥,早餐吃了吗?”

“那女人呢?”宁少辰不想和他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问道。

楚雨杰皱眉,“你别问我,我比你还想知道,那女人,自己找上我,说自己想出名,我看她长得挺美,就让她答应事成后跟了我的,结果宴会结束后,居然就跑的没影了。”又端起空杯,喝了口牛奶,“怎么,表哥,也看上她了?你不是刚说喜欢上那什么沈小姐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变心了?”

宁少辰看着他吊儿郎当的样子,火噌地就上来了,起身,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我告诉你,她有可能是生宁小熙的女人,你要是知道什么,最好告诉我,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楚雨杰故意睁大眼睛,掩着嘴,“表,表哥,你说,生宁小熙的女人?这……这我不知道呀,我要是知道,我昨天肯定得通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