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27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30:20
字体大小 + - 关灯

“休息一晚,明早走。”宁少辰眼角的余光,朝着里屋瞥了眼,蹙眉,淡漠的开口。

“宁少,你……”柳絮上前,想提醒宁少辰,他今天没有带药出来,可,给宁少辰看了眼,便住了口。

以前,他只道常人遇到爱情,失了理智,看来,这宁少辰也不过是常人而已。

酒店里,负责人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给宁少辰和沈蓓一开在了个同一个总统套间。

而宁少辰对于这样的安排,竟也没有异议。

沈蓓一一起来给自己倒水喝时,听说他也要住进来,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晚上,虽然记忆没有了,但事实却是存在,脸不由又烫了起来。

但想着,那时候,宁少辰被下了药,会碰她,今天清醒着,应该不至于,饥不择食吧?

如此想着,心里自在了很多。

“一个人走那种地方,你不怕吗?”宁少辰低低的嗓音在沈蓓一准备关门的那刻传来。

沈蓓一的心隐隐一动,开门走出了房间,腿虽然有些疼,但和那时候的恐惧比起这,这个,真是算不了什么,她整个人靠在门侧的墙壁上,头,微微垂下,淡淡开口“我妈妈去世时,我在她墓地前面坐了一晚上。”所以,那样的小路,又算什么?

她说的波澜不惊,宁少辰心里一纠,却盯着她“死人有什可怕,怕的就是活着的。”他说完,沉默了好一会儿,又再度开口“遇到那种情况,你就算不直接住酒店吗?你也应该找个朋友帮忙才是吗?为什么还要往那里面走?”

住酒店?找朋友?沈蓓一冷笑。

她今天是突然被通知要出来跟妆,根本就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所以,她牙根儿身上没有带什么钱。

再说了,就算带了钱,这么贵的酒店,她也舍不得。

至于朋友?

“没钱也没有朋友。”

宁少辰心脏猛地心一滞,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为什么不结婚呢?结婚了,遇到这种事,就能有依靠了。”

&nbsp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39章,他的关照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40章,被表白

“小熙的电话……”宁少辰说着将手机递给她。

“喂,小熙……”

“小妈,你手机怎么关机了?我都吓死了,以为你出什么事了,给我爸打电话,才知道,你们在一起……”宁小熙说完,嘿嘿笑了两声“小妈,你和我爸住一块儿?”

沈蓓一抬头看了眼依旧站在门口的宁少辰,转了身,压低了嗓音“小孩子,乱说什么,我们……睡两个房间。”当着宁少辰的面说这些,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也并不打算把刚刚的事情告诉宁小熙。

突然,宁小熙笑声中止,很严肃的说道:“小妈,可能要求你一件事。”

被他的严肃弄得有些紧张,沈蓓一快速问道:“什么事?”

“我爸睡觉前都要吃药的,要不然,晚上就算睡着了,也会做噩梦,你帮我留意下他的动静,如果有发现他做噩梦,你帮我叫醒他,可以吗?”宁小熙停顿了会儿,又继续道:“我看他做噩梦很痛苦……”

沈蓓一想起了那次刘妈让她送药的事,淡淡地“嗯”了声。

和宁小熙又扯了几句,挂了电话,沈蓓一将手机递给宁少辰时,想想还是忍不住的说道:“小熙说,你晚上没药,会做噩梦……对不起啊,今天都是因为我。”

她说完后,垂着头,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般。

宁少辰盯着面前的女人,他真是越来越看不懂她,当初为了能留下来照顾宁小熙,她可以向他下跪,为了宁小熙,她可以不要命,为了不给两人带来困扰,她又可以绝然离开……

他以为她是为了钱,为了他……

可很显然,不是的,她有高超的化妆术,赚得完不输于在宁家做保姆挣的。

为了他,很显然,更不是,她对自己的冷淡与无视,绝对不装出来的。

那……

“既然这么有本事,当初为何非要留在宁宅,做保姆的工作。”他答非所问,说完,视线落在沈蓓一身上,不想错过她的任何一丝表情。

沈蓓一看了他一眼,抬手将耳边的头发拢到耳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与喜好,我就喜欢孩子,行吗?”

宁少辰转头不去看她“那就找个人生个。”

额,这下沈蓓一接不下去了。

她对着宁少辰白了眼,发现这男人今天晚上真是有些不正常,于是,打算不再理他,说了句“宁少,晚安。”转身,便准备走进卧室。

宁少辰看着她回过身,准备关门,可能是嘴唇有些干,她无意识的舔了舔嘴唇,昏暗的灯光下,她穿着白色睡袍,前襟微微敞开,她低着头,有一撮长发落在了胸口,五官近看,宁少辰竟觉得这女人,此刻,美的移不开眼。

眸色暗沉,喉结急速的滚动了两下,然后不待沈蓓一将门合上,他便一把将她从门后拉了出来,揽住她的腰,埋头,便吻了上去。

“唔……”沈蓓一惊讶的都忘了呼吸。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觉得宁少辰吻得她身体都软了。

在她还没有回过神来时,宁少辰却突然放开了她,指尖抚上她的有些红肿的唇瓣,嗓音有些沙哑的说道:“以后,不准这么无视我,听到没?”

沈蓓一的心脏此刻都快跳出了身体,谁来把她打晕了好不好?

这男人,是宁少辰吗?他吻她,还……还说,不准无视他?

“宁……宁少,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沈蓓一努力平复着心跳,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