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18

A+ A- 关灯

她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紧咬下唇,紧张得脸色都微微泛白。

一直到门口拦了出租车,她才想起,刚刚没有问宁少辰,他们在什么地方。

想着,她拨通刚刚那个号码,却因为手抖,手机掉在了车座底下。

“喂……”她听到宁少辰的声音。

“你们在哪儿?地方……告诉我。”她的声音发颤,已有些哽咽。

“你把手机给司机,我来和他说。”不知道是不是听出了沈蓓一的情绪不对劲,宁少辰让沈蓓一把手机给司机。

后来,沈蓓一就一直重复着,让司机快点再快点。

“姑娘,到了。”

沈蓓一点头,推门下车,又想起了,要付钱,拿起包的手颤抖得不像话。

“好了,不用了不用了,你赶紧下车吧,谁家没个急事呢?”似是看出了她的状况,司机下车替她拉开车门,“那先生说的,就在前边的医院。”

司机指了指前方,沈蓓一这才发现,什么时候,车都到了海边的医院,耳边响起了120急救车的声音。

她有些慌乱地对司机点了点头。

冬季的海风吹过来,有些刺骨,她却丝毫感觉不到冷,因为身体,早已冰凉透彻。

她刚刚甚至都不敢问宁少辰,宁小熙到底被撞的怎么样了,她怕自己承受不了。

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亲人了,唯一的一个,她不敢想象,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她还有没有勇气,活下去。

她几乎是冲到急诊室的。

“医生,之前有个出车祸的孩子被送过了,你知道在哪儿吗?”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颤抖。

那医生将听诊器从脖子上取下,一脸怒气的看着她说道:“你们这些做父母的,到底还有没有心?孩子被撞到现在,都多久了,你怎么才来?”

说完,拉着沈蓓一的胳膊,便快速地走向走廊的末端。

“你进去吧,孩子的肺被刺穿了,失血过多,我们也尽力了。”

说完,丢下沈蓓一便走开了。

沈蓓一只觉得头皮发麻,嘴唇也在颤抖着,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一步一步地走了进去。

“你是他的家属吗?”她感觉有人想拽她。

“滚开!”沈蓓一伸手将来人推到了一旁,整个人爬在那病床上,身下的小身子,已冰冷,她觉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一般。

怎么可以就这样没了?

“小熙,你忘了,你说过要守护小妈一辈子的吗?你说过,长大后要保护我的,你刚刚还叫我小妈的?怎么可以就没了?

是小妈害了你,是不是?如果小妈不见你,不找你,是不是你今天就不会为了我,跑出来,就不会出意外,是不是?

小熙,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她哭得泣不成声,双手颤抖着,准备去掀开那层白布。

后面的医生见状,拉住她,“别看了,孩子的脸已被压得不成形了,你签下字,我们把他推去太平间。”后面的医生拍了拍沈蓓一背。

太平间?她的儿子,怎么能去太平间?她都还没看着他长大,她还没有听到他正式的叫她一句妈妈,怎么可以送去太平间?

沈蓓一转身,一把抓着那人的衣领,睁大了眼睛,冲他大吼道:“你告诉我,他没死,你说呀!”

对于他的激动,医生却只是不停安抚着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26章,孩子死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27章,虚惊一场

宁小熙吓得缩了一下,片刻后,他出声叫道:“小妈!”

“啊……”只是,他的声音刚落下,沈蓓一就哭得更是撕心裂肺了,她感觉眼前的世界在颠倒。

她的手顺着宁少辰下滑,接着,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

宁少辰目光一紧,伸过手,把她整个人揽腰抱起。

“那死去的孩子,不是小熙,他还活着。”他低哑的嗓音有些微微颤抖,说实话,虽然这是一场闹剧,一场误会,但,他真的亲眼见证了这女人对宁小熙的感情,也深深地触动了他的内心。

一个陌生的女人,会因为一个带了一个多月的孩子,伤心到几度晕过去,这女人的心,到底是有着怎样一颗心?

相比较,他在给她打电话的同时,他也给高雯打了同样的电话。

只是,她虽然语气着急,却在来的途中,打电话询问了具体的情况后,听说没事后,连医院都没来过。

宁小熙其实只是,别人倒车时,他站在盲区,被那人不小心刮倒了,因为车速慢,这小子反应快,在车继续后退时,他滚了出来,所以,倒是并不大碍。

后来,宁小熙就提出,用这样的方式让他作比较,当时他觉得太过武断。

但,却在此刻,对面前这个女人,对高雯,都有了小小的改观。

他如果对他儿子的生命都无动于衷的女人,他到底娶来做什么?

“不是小熙?”沈蓓一眼角酸涩,泪又止不住地落了下来。

“小妈!”宁小熙此时已站到了沈蓓一床前,拉着她的手,摸向自己的脸颊“小妈,我是宁小熙,我没有死。”

那温热的体温,透过手心,直达心底,沈蓓一这才抿着嘴,用手使劲的擦着眼里的泪水,却无奈越擦越多。

她擅抖着手,将宁小熙拉入怀中,想想,又推开,在他脸上揪了下,听到宁小熙发出“嘶”的一声后,她才重新又将他紧紧的抱在怀里。

“小熙,你还活着,你还活着,真好!”

“小妈,你之前走错病房了,那个小孩子听说是早上就被送过来了,因为联系不到他的父母,所以,医生听说你找孩子,就以为你是他妈妈,就领错了房间,我没事,就是被刮破了点皮,当时被吓到了,所以,爸爸就把我送到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