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神秘妈咪_分节阅读_7

A+ A- 关灯

沈蓓一回到屋内时,有佣人走了过来“蓓一,少爷让你去他的书房。”

秋风吹过,她一阵哆嗦,沈蓓一点头,心里却有些慌,她就知道这男人不可能放过她。

房间里,男人半倚着红木书桌,手上翻着一匝文件,听到开门声,他抬头,将手中的文件夹扔在了一旁,双手抱臂的看着沈蓓一。

&nbs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9章身份不明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10章,让她离开

“不要!”沈蓓一倏地转身,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少辰脱口而出,她费尽心思的进来了,好不容易和宁小熙培养了一点感情,现在走,不,绝对不行。

对于她不假思索的拒绝,宁少辰皱眉,朝着她,一步步逼近,气息,越来越近,沈蓓一步步后退,直到后背贴上了冰冷的墙壁。

沈蓓一咽了咽口水:“我,我只是喜欢小熙,喜欢孩子,我…我对他,对宁家,对……对你,绝对都没有不良的心思…!”

沈蓓一头歪向一侧,不敢与宁少辰对视,见他似乎还是没有妥协的样子,她举起右手,朝着天“我沈蓓一发誓,如果我有一点点对你们不利的心思,让我出门被车撞死!”

她的儿子,她怎么可能会有不好的心思,他儿子的爸爸,她也自然不看僧面看佛面的不会有不利的想法了。

脸上感应到的炙热气息,让沈蓓一的脸,有些热…心跳,也加速。

看着她染上红晕的小脸,头发因为在墙上的摩擦,脸颊两侧已有些许碎发散落,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关系,总觉得,这女人近看,五官似乎精致了许多,此刻,尽有些妩媚。

目光下移,视线落在她起伏的胸…口上,宁少辰只觉自己呼吸越来越紧。

他蓦地推开了她,目光下沉“你的死活,还不足以改变我的决定,你走吧。”

退远,转身,他不再看她,他不可能为一个女人,让宁小熙有任何危险,更别说,还是一个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女人。

他,更不会留。

沈蓓一的身子向一侧歪去,她用力扶着墙,才稳住身子。

她顺着墙壁,下滑,然后慢慢蹲下,抱着头。

怎么可以就这样被赶走了?

她盼了5年,才盼来的,这才相处了一个多月而已,怎么能就这样走了?

不,绝不可以。

这次如果走了,她很清楚,可能再也没有接近宁小熙的机会了。

“他是我妈妈的主治医生,我妈生病时,经常要化疗,还要住院,所以,时间久了,我们就认识了,我对他不是很了解,我们就是普通朋友……今天我去给你送药,才遇到的……你和我,和我说话,我也不是不尊重你,我当时……月经突然来了,裤子脏了,所以,看见你时,我没办法站起来,那么多人,我也没办法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沈蓓一语无伦次的说着她和夏宇的关系,这男人不就是因为夏宇的身份,才怀疑她吗,那她悉数告知,是不是他可以不计较?

宁少辰,却已绕回书桌后的椅子上坐下,手拿着笔,眼睛看着手上的文件,却没有其他的动作,夏宇与沈蓓一的关系,他让柳絮查过,却是如此,所以,并不惊讶,只是,月经的事,他倒是有些意外。

至此,心里的那股子憋闷也舒服了许多。

沈蓓一见他依旧没有松口的打算,心里一沉,扶着墙站起身,看看宁少辰“我只是喜欢孩子,我喜欢小熙,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我?”

她语气里甚至已带了祈求,她真的害怕就这么离开了,将来以她的身份,怕是见宁小熙一面,都很难。

宁少辰冷哼一声“有孩子的,不只我宁家,滚!”他面无表情,对于沈蓓一的苦苦哀求,置若罔闻。

沈蓓一深吸了口气,上前,在宁少辰面前,她双腿一曲,便跪在了地上,她知道这样的自己太卑微,但,她的人生,只有宁小熙,她不可以就这么放弃。

显然对于她这不寻常的举动,宁少辰有些惊讶和不解。

如果说这女人是为了钱,她大可以找那个夏宇,以夏家的富有 你现在所看的《天才萌宝,神秘妈咪》第10章,让她离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进去后再搜:天才萌宝,神秘妈咪

————

第11章,出车祸

沈蓓一在收拾自己的东西,明明就那么几样而已,她却足足收拾了半个小时。

“大婶……”宁小熙见沈蓓一还在,松了口气,上前,便从后面抱住沈蓓一,个矮,只能抱着他的大腿位置。

沈蓓一身子一颤,慢慢转身,脸上的悲伤和不舍,已换成了轻快的笑容“小熙,大婶……有点事,以后,可能就不能照顾你了,你……你乖乖地,听爸爸的话……”再多的话,她已说不出口,声音已是明显的哽咽。

她抱着宁小熙,仰着头,想把眼泪逼回去。

“你当我傻吗?你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中午还好好的……”

感觉到裤腿处,一片温热,沈蓓一低头,便看到,哭得双肩颤抖的宁小熙,眼里有着惊讶和心疼。

她以为,不舍的,只有自己,想到这,倒是心里欣慰不少。

蹲下身,她跪在地上,然后将宁小熙揽入怀中“以后,大婶有时间,再来看你,好不好?小熙不哭,乖!”

她不愿意在宁小熙面前说宁少辰的不好,大人的事情,与孩子无关。

其实,冷静下来,她似乎也理解了宁少辰,宁小熙是他的儿子,他自然不肯让他有丁点的威胁,如果换成她,她或许也会这么做,只是自己的身份,她没办法说出口,因为,她还没弄明白,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