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昙花断肠

发布时间: 2020-05-15 15:07:45
A+ A- 关灯 听书

正是大中午,日头正炽烈。这里又是城郊,马路上人流很少。只有道旁的树木,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林浅在街边站了好一会儿,才打上一辆出租车。目的地当然是爱达集团,她一坐进去,就给厉致诚打电话。

依旧占线。

于是她就不打了。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的电话被人打爆都不为过。

出租车在路上跑得很快。窗户开着,风呼呼地往里灌。林浅的心情,也像这风似的,轰隆作响,摇摆不定。

脑海中再次浮现刚才看到的新闻,宁惟恺那自信满满的容颜,还有那些关键词:“行业领导者”、“数亿投资”、“激烈竞争”……自动就往她脑子里窜。

手机上也全是关于“沙鹰”(DH)品牌的新闻,充斥了整个网络。一条条性能介绍,铺天盖地的宣传举措,只看得人心惊胆战。

“超轻”、“超韧”、“防水”、“耐污”、“全球顶级设计师Jason Wu”、“一线当红明星千万元代言”、“全国五百七十家一线商场联袂推广”……

以及,关于“明德”倒戈的谣言,越传越烈,真假难辨。

林浅想着这些混蛋事,手指就焦急地在车窗上敲着,只敲得司机也惴惴地:“姑娘,什么事儿这么急啊?”

林浅无言以对。

隐隐还感到腰腿有些酸痛,想起这两天跟厉致诚的缠绵,以及此刻竞争对手的强势反击,而他那边却不知情况如何,更觉心焦。

很快,林浅的电话也被打爆了。

电话不断,短信更多。瞬间就进来五十多条,点开一看,几乎全是下属、各地公司相熟的人发来的,纷纷问她怎么回事,明德是否真的倒戈。

林浅干脆不看了。

电话也是他们打来的。这种时候,一线的人跟她一样急。林浅对他们还算镇定,温言安抚了几句,表示集团总部一定会有对策,让他们继续稳定现有的销售,不必惧怕新宝瑞。

但不怕是假的。新宝瑞是行业巨头,如今摆明了正面封杀他们,谁不怕?打来电话的人,个个忧心忡忡。

后来,林浅干脆连电话也不接了,调成震动放到口袋里,抬头看着前方。

很快就到了集团总部。

门口还是一派安然景象。高朗和几个保安坐在保安亭里,看到她来,乐呵呵地冲她笑,还朝她挤挤眼睛。林浅心里如同压了块大石,但还是神色如常地对他们笑笑,快步走了进去。

到了顶层,就知道心急的不止她一个。顶层前台右手边,是个大的接待室。此刻里头坐满了人,门口也站着几个人:薛明涛带着Vinda的几个经理,以及总部的一些中层骨干,全都赶来了。

林浅一来,就被前台行政助理也引到接待室里:“林经理,你也在这里稍坐一会儿。厉总和几位高管,正在与董事长连线会议。”

林浅点点头。这种级别的会议,不是她可以参加的。虽然她很想见厉致诚,但这种时候,绝不会跳出来添麻烦。

手机还在不断震动着,她索性关机——反正重要的人现在都赶来了这里。跟薛明涛等人打了个照面,大家全都是一脸凝重严肃。坐在装修得富丽堂皇的接待室里,喝着行政助理送来的上好茶水,可谁也喝不出一点味道了。

有人抽着烟,有人沉默着,还有人边喝水,边骂新宝瑞:剽窃爱达的构思,恶性竞争。但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是明德是否真的打算违约,成为新宝瑞手中,攻击爱达的利剑?

暂时,无人知晓。

接待室里始终闹哄哄的,气氛沉闷又压抑。林浅也不多言,坐在一角的沙发里,想着厉致诚,心里乱得像杂草纷生。

谁知这一等,就是一下午。隔着一条宽阔的走廊,对面的大会议室里,始终房门紧闭,不见端倪。

到了傍晚的时候,蒋垣从会议室里出来,过来传达指令了。

林浅等人全站了起来。

不得不说,蒋垣真是厉致诚挑中的人。都这种时候了,还是平时温和微笑的样子,目光缓缓环视一周,然后说:“厉总让大家都先回去。几位高层和董事长还要再讨论,会拿出解决方案来。一切明天上班再说。”

厉致诚的威望一向高,现在蒋垣这么说,大家都纷纷点头,起身离开。但也有性急的,走到蒋垣面前问:“这事儿到底打算怎么办啊?大家聚在这里,也是心急。”

这话一出,包括林浅在内,所有人都看过去。

蒋垣只微微一笑:“厉总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大伙儿于是都不做声了,点点头,信服地挨个走出了会议室。林浅几乎可以想象出厉致诚讲出这话时的样子,眉目疏淡、眸光沉敛逼人。但这话的确令人心中安定不少。再想起他这几天对她的温柔爱怜,不由得一阵悸动。

她故意磨蹭到最后,果然就见蒋垣站在原地,一直没走。等她经过他身旁时,他低声说:“林经理,厉总让我转告:他要和顾总去一趟深圳,去跟汪总谈,两三天回来。”

林浅说了声:“谢谢。”尽管对于明德是否倒戈一事,充满疑惑,但现在显然不是问的时候。

蒋垣传完话,就转身走了,又进了会议室。林浅慢慢走到电梯口,兀自沉思。因为人比较多,电梯已经下去了一趟。剩下的正好是薛明涛和几个Vinda子公司的人。林浅就跟他们站在一起。

“叮——”一声,电梯又到了。

大家都心急如焚,也顾不上客气,一个个都迈进了电梯。林浅照旧站在最后。正要走进去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遥遥一声门响。她下意识转头望去,就见大会议室的门已经被推开,厉致诚率先走了出来,身后跟着顾延之、刘同、蒋垣等人。个个神色沉肃、步伐快速。厉致诚亦是面沉如水。他身上的衣服还是林浅早上挑的。他平时都穿白衬衣,林浅今天非要他穿一件黑的。此刻黑西装黑衬衣,没打领带,整个人看起来越发冷峻高大,俊容被衬得格外醒目,醒目又冷酷。

此刻几位高管都四散回到自己办公室,他和顾延之正往总裁办公室走去。像是察觉到什么,到门口时,他倏地转头,朝电梯口看过来。

林浅的目光在空中与他相遇。两人眼中到底有何情绪,隔得太远,都看不分明。但林浅心弦微微一颤。即使这么遥遥的一眼,她也感觉到了安抚。

同时,还有对他的心疼和深深的担忧。

电梯门徐徐合上,隔断了她的视线。而远处的厉致诚,也转身走进了办公室。

——

电梯缓缓下行。

周围都是最熟悉最默契的工作伙伴,但一时大家都没讲话。林浅想着厉致诚对她说过的话:

这样的东西,我会写三张,这是第二张……

以后发生什么事,不要被吓到……

现在的局面,究竟是否在他算计之内?

她实在无法确定。因为这不是个小局面啊。新宝瑞倾尽全力的一击,还有传言中明德的摇摆不定——厉致诚可是说过,明德不会变节。现在情况发展,很可能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啊!

这时,薛明涛的手机响了。他接起,匆匆说了两句,就挂断。抬头看着大家。

“下午四点,新宝瑞的‘沙鹰’已经正式发布第一批产品。”他的眼中有锐利的光,“我派人抢到了两个。”

这下,包括林浅在内,电梯里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

“一个马上送来给厉总。”他说,“另一个咱们拿回办公室,马上研究!”

“好!”几乎所有人齐声答道。

——

晚上八点。

林浅和薛明涛等人,坐在Vinda的会议室里。

圆桌正中,放着个黑色的崭新的背包。包的标志很明显,右上角一只抽象化的雄鹰展翅,颇具欧美户外顶级品牌始祖鸟、沙乐华、布莱亚特等的高端风范。

一时间,会议室里竟然没有一个人讲话。因为刚刚技术部的人,仔细研究、分析了这个包的性能和数据。

面料暂且不说,与爱达的面料十分相似,但是否是Mind,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成分测验。

但单单是其他方面,也足以令所有人说不出话来。

林浅一直认为,Aito是一款臻于完美的产品。

它不是市场最贵的产品,也不是最迎合顾客需求的产品。

但它一定是有史以来,最被寄予创业者的理想、最能打动人心、也最能领导市场的产品。

它承载着厉致诚和她,还有爱达这个久经磨难但是坚韧的企业的所有人,他们全部的心血和智慧,他们站上行业巅峰的雄心壮志。

林浅甚至想过,哪怕新宝瑞真的展开封杀狙击,宁惟恺或许可以投入更多的成本在市场营销、或许能够动用爱达无法企及的人脉关系、甚至或许会像厉致诚说的那样——宁愿赔钱,也要打死Aito……但林浅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们即使模仿,造出的新品牌,也一定不会有Aito优秀。即使他们要战,Aito也可以与之一战。

为什么?因为在那些废寝忘食的日子里,爱达人几乎将Aito的每一个细节,都做到了极致。才成就了厉致诚要求的“完美长弓”,才铸就了过去几个月的市场奇迹。

所以林浅如此自信,完全、彻底的自信。她对Aito的信心,坚毅如铁。

然而此刻,看着沙鹰的真品,瞬间就击溃了她铁一般的信心。

因为,沙鹰竟然比Aito还要优秀。不谈营销手段、不谈品牌名气,在相近的价格区间里,沙鹰这款包的各项性能品质,这款包本身,竟然全面超越了Aito!

一旁的高级技术员,还在拿着沙鹰的分析数据叹息:“重量542克,低于Aito的613克;容量52升,高于Aito的47升;承重能力也更优秀……防水、速干和耐污性能也表现更好……此外,还采用了YTT拉链技术、NK耐磨织物技术……”

林浅等人愈发沉默。后面说的这些技术,行内人都知道,是欧洲户外品牌新开发的科技专利,国内专做户外品牌的企业,都还没有成功引进。没想到新宝瑞早已秘密下手,并且用在了沙鹰上。

技术员还在继续说:“至于外观……”他没说完。但在场谁不知道,Jason Wu是美国顶级设计师,甚至连林浅都是他的簇拥者。虽说外观这种东西,各花入各眼,见仁见智。但此刻就林浅看来,Jason Wu设计的这款包大气时尚,有一种独特的美。

这种美,不是Aito的外观设计师们,呕心沥血设计出的成果,可以企及的。

……

这晚,林浅离开办公室,没有回自己家,而是继续呆在厉致诚的别墅里。

因为不知道他具体什么时候回来,所以这几天,她都想呆在这里。

夜色寂寥,她坐在空荡荡的葡萄架下,望着暗黑的湖面和树木,心中唯一的感觉,就是难受。

无论这一切厉致诚是否有算计,无论将来他们能否绝地反击,她此刻想着沙鹰和Aito,就觉得难受。

因为这世界上最打击人的事,莫过你倾尽全力去做一件事,以为胜券在握,最终却发现山外有人,人外有人。你的努力,最终付诸东流。

你以为你足够优秀:勤奋、聪明、敬业,还有理想。所以你怎么会不成功。

可就是会有人,比你更聪明,比你更优秀,甚至可能比你更勤奋更拼搏——因为即使不考虑重金砸入的因素,新宝瑞那帮人,也的确在更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更完美的产品。不是全力以赴呕心沥血,一定做不出来。

林浅一向自诩是行业里最出色的人才,她也一直认为,新宝瑞多年来能独占鳌头,不一定是人才和企业本身更优秀,而是因为有祝氏雄厚的财力在背后支持。

但此刻,她不得不承认,宁惟恺和他的团队,真的比她想象的更优秀。

他们无愧于行业冠军的称号。爱达团队与他们相比,还存在着明显的差距,也许根本无法与之为敌。

而这种差距的结果,就是——

从产品本身而言,Aito……已经完败了。

林浅静默了很久,最终抬头看着苍茫的夜空。

厉致诚现在,应该抵达深圳了吧。

无论他今后要怎么走,以他的洞察力,肯定也认清了这个事实——Aito极有可能会如昙花一现,在这场市场竞争中彻底落败。

厉致诚,此刻,你又在想什么呢?

——

两天后。

这天一早,宁惟恺又去祝氏总部开会了。

一进会议室,就感觉到数道目光“嗖嗖”地射过来。羡艳有之、敬畏有之、嫉妒有之,不动声色有之。

宁惟恺微微一笑,走到祝大少身边,他的位置坐下。

商场混迹这么多年,他当然知道越是风光时,越要谨慎低调、避免树敌的道理。不过他不得不承认,此时看着祝氏兄弟一脸假笑,他心里还挺舒服的。

运营管理部照旧汇报各个子公司和事业部的一周业绩数据。刚刚上市两天的“沙鹰”(DH),创下了连宁惟恺自己都没想到的可怕销量。

他们的销量,是Aito的三倍!

宁惟恺几乎可以预料,Aito即将面临的萎缩。不管厉致诚是否有后招,但宁惟恺可以肯定的是,DH的优秀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现在,就等厉致诚接招了。

开完一上午的会,直至离开祝氏总部,宁惟恺的心情都一直很好。同样心情好的还有原浚等公司骨干,以及整个新成立的DH事业部的所有人。

回到办公室后,宁惟恺首先嘱咐原浚:“通知人力资源部,DH事业部的特别奖金,提前发放。另外,把我那份奖金拿出来,匀到他们头上去。”

原浚:“这不好吧?”

宁惟恺倨傲地摆手:“就这么办。他们做得这么好,当老板的还有什么舍不得?”

原浚笑着点头。

这时,却有一名分管销售的高管走了进来,脸色微沉:“总裁,厉致诚去深圳了——汪泰识跟我们签约之后,人现在也在深圳。”

这也是在宁惟恺预料中的,他点点头,给予指令:“盯紧。”

见他如此淡定,那高管和原浚也不多聊这个话题,都退了出去。

宁惟恺静坐片刻,从抽屉中拿出份文件,走到了窗前,单手插裤兜里,低头端详。

那是半个月前,新宝瑞和明德新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

按照协议内容,明德会在本月对爱达单方面违约,新宝瑞代为支付3倍违约金。而今后,明德的年产量,必须优先满足新宝瑞的采购需要,才可以对其他企业供货。

拿到这份协议并不容易。汪泰识那老头子油盐不进、清高傲慢。不过呢,在这个世界上,让一个人低头有很多种方法,因为每个人都是有弱点的。汪泰识也许是个无缝的蛋,可他还有家人,他的妻子、儿子、女儿呢?宁惟恺派去的两名销售经理,正是拿捏人性和利益的高手。

更何况,宁惟恺一直认为,商场中的人,没有人不会被利益诱·惑。如果没动摇,那只是因为诱·惑不够大。

拿捏弱点之余,他也给了汪泰识足够的利益诱·惑。最终,促成了合作。

现在这个时候,汪泰识应该已经对厉致诚摊牌了。

他抬头,看着窗外蔚蓝的天,突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又有些目空一切的淡漠。他叫来原浚:“准备车,我出去一趟。你不用跟。”

去哪儿呢?原本宁惟恺只是想出去透透气,但不知不觉,又开到了春都街上,新宝瑞的旗舰店。

他坐在车里,看着店门口人潮汹涌,许多顾客挤都挤不进去,心里很舒服很舒服。

新宝瑞,他的全部心血。它是祝氏的,但也是他的。

看了一会儿,他的目光忽然被街角站着的一个女人吸引了。

她穿着休闲装,头上扣了顶鸭舌帽,双手插兜里,隔着条街,静静望着新宝瑞旗舰店。那表情……不说悲伤吧,失意中带着一丝茫然。平时聪明伶俐的风采都不见了,看着有点可怜。

宁惟恺看了她一会儿,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零钱。”他走到她身边,微笑望着她。

作者有话要说:我最近在纠结一个事,这个文3月份就会完结。但是呢,我4-6月份要去做另一份工作。也是文字工作,你们这么聪明,一定猜到是什么啦。不过,这几年我不会以编剧为主,还是以写小说为主。可这样的话,就要8月1号才能回来网络连载新的推理言情文。我不想离开这么久,所以很纠结,呜呜呜~~~要不我中间写点短篇番外。。或者写个十来万字的重口小言情文,不太费脑子那种。。。如果离开那么久,要是大家都不回来了,我会桑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