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云胡不喜

发布时间: 2020-05-15 15:07:32
A+ A- 关灯 听书

与自己爱的男人久别重逢,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有点陌生,又有点熟悉。看着他坐在人群里,此刻并不属于你。

然后你的眼圈就有点发酸了。

林浅从未想过,自己再看到厉致诚的时候,会有掉眼泪的冲动。可此刻眼中一阵无法抑制的潮湿感,却骗不了人。她赶紧转过头,不再看他,把眼里的酸意压下去。

她曾经一点也不怨他不来看自己。可现在,心中也冒出一丝委屈。

可恶……厉致诚,你为什么不来看我呢?两个多月了,我都快把之前跟你在一起的感觉,忘干净了你知不知道?

平复了一会儿,才转过头,目光重新落在圆桌上。这时,一名销售经理正在说话:“厉总,现在Aito最大的问题就是——”他笑了:“实在是供不应求。”

他这么一说,会议室里的人全笑了。林浅也忍不住笑,转眸望去,原本低着头的厉致诚,唇边也浮起笑意,抬头看向那个销售经理。

他的动作忽然一顿。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原本是要开口讲什么。可这个动作就像突然卡了壳,他保持着抬头的姿势,脸上的笑意瞬间褪去,眼神明明看着那销售经理,却又像是透过他看着其他地方。表情沉肃,叫人看不透。

这种情况从未出现过,下属们都是一愣。而林浅心头猛地一跳,望着他的侧脸。众目睽睽下,他并未朝她的方向看过来。但是她感觉……

厉致诚的停顿只是一瞬间。很快,他目光一敛,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淡淡开口:“现在库存还有多少?日生产能力提高到多少了?”

这是回应刚才提出的“供不应求”的问题,主管生产技术的副总刘同,回答了两个数字。

厉致诚点了点头,神色不变。只是又端起了手边的茶杯,垂眸微抿了一口。

而林浅的心情,仿佛也随着他的一举一动,慢慢紧张起来。

然后就看到他放下了茶杯,抬头的瞬间,很自然地朝她这边看过来。

漆黑得像湖水一样的双眼,明亮逼人。

他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了她,凝视着她。

而林浅的心,也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揪住。她一时竟有些失神,直至眼眶再次发酸,才察觉不妙。忙低下头,避开他的眼。

他也瘦了一些。她想,下巴看起来要尖一点了。头发什么时候又理了,短短的,很精神。但这个发型更适合他,让他看起来更成熟,也更不易亲近。

过了一会儿,她再次抬头。厉致诚已经没再看她,正在跟刘同交谈。

刘同说:“供不应求是好事,但的确也是个问题。现在我们的生产能力,已经快要饱和,销量如果再继续往上升,生产部门就要吃不消了啊。”

旁边又有一个人问:“要不要关闭其他几个产品的生产线,把人力物力都调过来,做Aito?”

林浅的注意力也暂时被这个问题吸引。其他人有的赞同、有的反对,一时也没有成形的主意。然后大家又都看向厉致诚,等他的意见。

厉致诚缓缓环顾一周,林浅与他目光再次交接时,两个人的表情都已很沉静。而林浅得以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一触即走,开口说:“暂时不作调整。越是爆发期,越要走得稳妥。现阶段大家辛苦一下,超负荷运转。另外,通知人力资源部,尽快把这季度的奖金发下去。”

大家都点头说好,听他说奖金,又全笑了。顾延之和刘同是提前看过奖金分配方案和数字的。刘同有些感叹:“咱们爱达,可是有好几年没给员工发过这么大的红包喽。”

这话一说,大家更是高兴。林浅也笑了。因为正题已经讨论完,会议室里的气氛变得热闹而轻松,七嘴八舌议论着。因此也没人注意到,厉致诚的目光越过众人,盯着她,眸色幽深,目光灼灼。直至她的脸被他盯得有点发烧,举手投足间都有点不太自在了,他才收回目光,起身宣布散会,率先走出了办公室。

而林浅坐在原地,看着他笔直的背影,看着他沉稳的步伐,那一步一步,就像踏在她心上,随他起起伏伏,再难平静。

爱情是什么?

爱情是你以为已对这份感情驾轻就熟、收放自如。可他一个无声的眼神,就令你像是飘飞了很久的风筝,一收线,就回到了他的掌心里。

无论是你的人,还是你的心。

——

因为林浅是“外放归来”,散会后,好几个相熟的经理,都围着她聊天。连顾延之和刘同两位大佬,都和颜悦色看着她,说辛苦了。不过顾延之离开前,颇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隐隐含笑的样子,看得她很有点窘。

林浅跟他们聊了一会儿,还算淡定自若,心却已飞到这楼层另一间屋子里。

他此刻,是在等她么?

好容易,会议室里的人散了伙。林浅再次走向厉致诚办公室,心情竟有些紧张。双手垂在身侧,竟还生出了一丝汗意。

靠。她现在的脸一定特别红,因为感觉到阵阵热意往脸上冒。因为刚散会,顶层办公区里还是人来人往。林浅觉得自己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只得微垂下头,避开别人的目光,轻敲他的办公室门。

“厉总。”

“进来。”

这声音只叫林浅心弦微颤。缓缓推开门,就见厉致诚坐在大班桌后,一手持笔,一手拿着叠资料,看样子正在批示。而蒋垣站在一旁,正在等待。

从她踏入办公室的第一秒,厉致诚就抬头看着她,手上的动作也干脆全停了。

林浅的整颗心,仿佛都被他的目光给侵占了,而她的脸还在持续发烫。知道他还在忙工作,林浅也不说话,看他一眼,就走向一旁的沙发,打算坐下等。

而侧立在一旁的蒋垣,也很纠结。按理说林浅踏进来的第一秒,他就应该立马推门出去消失。可这些等待批示的文件,又是十分重要的,也花不了几分钟。而且厉总向来将工作放在第一位,他要是自作聪明出去了,又不合适。

结果这时,就听厉致诚开口:“蒋垣,你先出去。”

讲这话时,他还是看着沙发上的林浅。

蒋垣立刻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蠢,神色不变地答:“好。”快步走了出去,然后小心翼翼把房门带好,无声无息地守在了外头。

这对BOSS和助理间的默契配合,只令林浅的心跳“怦怦怦”更快。她坐在沙发上,抬起热气氤氲的眼睛,望着他。

厉致诚已经起身,从桌前走了过来。高挑而沉默的身形,在夕阳的映照下,在地面投下长长的影子。

那影子就在她脚下,仿佛瞬间也将她笼罩住。林浅一时竟有些坐立不安。脑子一热,站起来。

厉致诚转眼已至她的跟前。

两个多月了,却像隔了整整几年时间,林浅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近、这么清晰地看着他。依旧是那熟悉而高大的身形,依旧是那轮廓清晰的脸庞。眉眼深邃,颧骨略高,白皙的肤色在衬衫衬托下,更显清贵淡然。

而那双眼睛就像无底洞,沉沉湛湛。你望一眼,就会深陷其中,就会身不由己。

他盯着她,没说话。

而林浅动了动唇,也什么都没说。这时厉致诚微垂下头,长臂一伸,已将她搂进了怀里。

林浅憋了半天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伸手就抱住了他的腰。而他的手,紧紧抱住她的肩膀和腰,就像以前一样,以绝对强势的姿态,将她整个人都扣在了怀里,动弹不得。

林浅的脚尖几乎都离了地。人在他怀里,身体竟像过去一样,不由自主阵阵发软,呼吸也有点急促。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只听到彼此胸膛中清晰的心跳声。

然后林浅就听到他低声,微哑,在耳边缓缓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我的拼命西施,我的女人……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