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旷野之间

发布时间: 2020-05-15 15:07:16
A+ A- 关灯 听书

峨眉山距离霖市约两百公里,两人乘坐旅游巴士,不到两小时,便到了巍峨秀美的峨眉山下。

为什么不让厉致诚直接开车过来呢?林浅表示,既然是出来玩,那就要连开车的精力都省了,专心致志地放松,反正坐大巴也很方便。

而事实上,她心里是连这两个小时,都舍不得浪费掉。平时两人都是数着分钟相处,现在即使是手挽手坐在人满为患的大巴车上,她也觉得美妙的旅程已经开始了。

这一路,少不了耳鬓厮磨、拥吻调笑。她亦靠在他怀中,看着沿路风光。天地仿佛都变成了个蜜罐,滋润着他们的旅程。

倒下车的时候,林浅面色始终漾着浅浅的红,眉梢眼角都是笑意,跟厉致诚十指相扣。而他背着个大包,两人的大部分行李都放到他一个人包里。比起林浅明显甜滋滋的表情,他的神色淡定许多。但漆黑的眼眸里也隐隐含笑,不说太多,但握着她的手,始终稳而有力。

正是开春时分,又值周末,山上的人还真的挺多。不过他俩不坐缆车,也只坐了一小段巴士,就挑了段无人的山路往上爬,无人打扰,自由自在。

峨眉山上山路曲折。但林浅跟着厉致诚到了这段陌生的路,却一点不担心迷路——有个野外生存技能破表的军人在侧,怕什么?说不定还能打点野猪野狼回去?

当然这只是她沾沾自喜天马行空的想法,峨眉主峰上是绝对不会有野猪野狼的。

但是,有猴子。

很多很多的猴子。

意识到这个事实时,林浅就站在一段宽石板台阶上。正午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透下来,晒得整条路仿佛渡了金光。而厉致诚站在她身旁。因他的速度快,她一路跟着已有点气喘。他却呼吸平稳,连滴汗都没累出来,就像刚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似的,平静而泰然。

这家伙,体力到底有多好?

而他们之所以停步,就因为隔了几步的石板上,一堆毛发皆黑的猴子,正搔头弄耳地望着他们,堵住了去路。

林浅知道,峨眉上的猴子有灵性。而且这么一大群,估计都是二十来只,个个眼睛滴溜溜转,看着让人又新奇,心里又有点发憷。

她低声问:“要不要给它们喂点东西吃?留下买路钱?”

她说得有趣,厉致诚眼中浮现丝笑意,也低声答道:“你包里有多少食物?不怕他们得陇望蜀、挥之不去?”

林浅“哼哼”一笑:“山人自有妙计。”从包里取出三个小面包,拆了包装,在手里掂啊掂。厉致诚也不出声,只双手插裤兜,站在边上,看着她得意洋洋的动作。

那些猴子果真灵敏,一看到食物,眼睛更亮了,眼看就要扑上来。林浅动作更快,手刷刷刷几下,就把三个面包,朝不同的方向扔去。那些猴子闻着面包香味,全都一哄而散,朝面包落下的地方飞奔过去。那闪电般的速度,看得林浅暗暗咋舌。

前路已经清空出来,只有两三只比较呆的猴子,还停在路边,傻傻地望着这边,又望着那边,又望着他们,好像不知往那里走。林浅“噗嗤”一笑,手已经被厉致诚握紧。耳边是他低沉含笑的声音:“还等什么?快走。”

“好!”

两人快速从这猴阵中逃离。直至跑出数百米远,那些猴子都望不见踪迹了,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林浅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伸手就搂住他的脖子,朝那清俊的脸吻了上去。

心上人主动献吻,厉致诚自然全力配合,并且反守为攻。伸手就搂住她的腰身,脸也朝她压下去。

也许是过于繁忙的工作,将彼此压抑得太久;又或许是这还是两人在一起后,第一次无拘无束尽情释怀。林浅被他这么吻着吻着,就感觉到他吻得越来越火热,越来越深入。环在她身上的双臂,也收得更紧。手掌缓缓地在她腰间、在她胸前,抚摸揉·捏着。

等她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他压在了一棵树上。后背被硌得稍稍有点疼,但因为有他的手臂垫着,所以也没多大感觉。只是他就这么将她扣在树上,低头亲着她。周围空无一人,山间只隐约有鸟雀猴子的鸣叫声,这令林浅的感觉跟平时非常不同。

很美妙,很宁静。很热烈,也很刺激撩人。

山野空旷,天地间仿佛只有他俩,自由自在。可以放下所有事所有人,只沉醉在这个吻里。林浅分明感觉到,内心深处、身体深处,被厉致诚撩拨过很多次的欲·望,缓缓地、无法压抑地复苏着。甚至比之前每一次都要强烈。

相爱的人亲昵缱绻时,感觉又怎么会不相通?此刻,厉致诚的感觉比她更强烈。看着心上的女人背靠大树,在这幕天席地间,面颊微红身体微颤,承受他的强势索求……她情动的模样,在周围一片万籁俱寂中,更显楚楚可怜。仿佛最娇艳的鲜花,盛开在他的怀中。他只要再用力一点,就可以将她彻底采撷。

从未如此被吸引,从未如此心志大乱。

只余下一个念头,清晰地刻在脑海里——想要她。

想要彻底得到她。

心意已定。厉致诚的吻反而变得绵长和温柔起来。离开她的唇,缓缓沿着她的脸往下索求,一直将唇舌埋入她已有些凌乱的毛衣领口里。手也轻车熟路地探进去,捏得她喘息更急。

林浅虽感受到了极其强烈的欲·望,但女人向来不是会被欲·望主宰的动物,而她未经人事,所以也完全不会把这欲·望,跟要干什么联系在一起。嘴唇被他放过,虽然身上还被他主宰肆虐,她还是轻声近乎呜咽着开口:“好啦……停下吧。”

厉致诚也觉得该停了。再不停他就停不下来了。

“嗯。”他缓缓抬起头,唇上水色闪烁。手也从毛衣中出来,但还是环住了她的腰,令她只能贴在他怀中。

然后他的腰身,轻轻往前一送。

林浅明显感觉到,他那灼烫的硬物,抵在了她的小腹上。这感觉前所未有的清晰,令她清晰感觉到了“它”的存在。

她抬头,有点愣愣地看着他。

他也低头看着她,眸色幽深逼人。

聪明人有时候是不需要言语交流的。两人这么对视了几秒钟,林浅简直就像突然被点中了穴道,一种极其酥痒、战栗的感觉,就从“它”点中的那一处皮肤,瞬间席卷全身。

她的脸一片绯红,心中也乱得像跑马。

就在这一片寂静,只余暗示和挣扎的时刻。一声清脆的“唧唧”,再一声“咻咻”,在两人脚边响起,瞬间将两人的视线都吸引过去。

林浅侧眸一看:嗳!竟然是只小小的毛茸茸的猴子!

脚边绿油油的草叶上,一只不到一尺高的灰色猴子,正蹲在他们脚边,抬着头,露出毛而软的脸,眼睛瞪得很大,朝他们继续“唧唧”叫着。一只小爪子居然还伸了出来,朝他们摊开掌心,竟像是明目张胆在索要食物。

林浅一下子乐了。厉致诚脸上也浮现笑意,松开了她。

林浅在猴子跟前蹲下来,笑呵呵地说:“你要什么啊?”

“咻咻——”猴子又叫了一声,伸手扯了扯她的裤子。

林浅实在太乐了,立刻从背包中掏出只山下买的玉米,递给了它。猴子很欢脱地一把夺过,原地乱窜了一阵,最后落在一根比较低矮的树枝上,基本是与蹲着的林浅齐平,开始埋头大啃那支玉米。

这猴子实在憨态可掬,林浅都有点舍不得,单手托着下巴,蹲在它跟前,看它大快朵颐。厉致诚也蹲下陪着她。

林浅转头,与他相视一笑。冷不丁他探头过来,在她脸上轻轻一吻,一吻就走。

林浅下意识就转头看着他。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眼神却依旧沉黑迫人。

想到他刚才的暗示和意图,林浅脸上顿时又是一烧。跟猴子说了声“再见”,起身一个人走在前头。

刚走了几步,他就已跟了上来。不声不响地跟着。

林浅走了一小段,忍不住又偷偷看他一眼。可这么个小动作,立刻被他扑捉到了。他一抬眸,轻声说:“走这么快,怕我吃了你?”

那嗓音低沉慑人,而一语双关的话语,只令林浅心头一跳。到底是被调戏得太厉害了,以林浅的性格,势必反击。她直接瞪他一眼:“你……越来越坏了!”

厉致诚微微一笑,低声答:“嗯。”

于是林浅一如既往的、再次拿他的扮猪吃老虎没辙了。只好又瞪他一眼,转身就快步往山上跑去。只是呢,不管她跑多快多远,某个越来越坏的家伙,始终能在半步远外的地方,不紧不慢地跟着。偶尔两人停下休憩,就又会无声拥吻一番。

不知不觉就天黑了,两人也抵达了半山腰的温泉山庄。

——

其实今早,林浅看到厉致诚拿来的简单行程表时,稍稍有点意外。

她原打算当天往返,但是厉致诚已订好了过夜的酒店。但这也无所谓,正好第二天一早,还可以上金顶看日出。

不过,当两人抵达酒店大堂,厉致诚找前台拿房卡时,她更意外了。

因为只订了一个房间,商务大床房。

当然了,都这个时候了,林浅也无谓矫情。她只看着厉致诚神色自若的脸,在心中问自己:愿意吗?

答案很明显。

于是她默默从厉致诚手里接过其中一张房卡,放到口袋里。厉致诚将她的肩膀一搂,上了楼。

订的房间非常好,装潢精致但不俗气,桌上还放着盆浅黄的的花,清香宜人。推开阳台的门,窗外就是一览纵深的山间沟壑。此时暮色低垂,山色如锦缎缠绵,鼻翼间都是清冽微甘的气息。

厉致诚站在阳台,极目远眺。过了一会儿,转头看着窝在房间里的小女人:“不出来看看?”

“哦……”林浅含含糊糊答道,走到阳台,站在他身旁。厉致诚从旁边的茶几上倒了杯清茶,递给她。

茶叶是厉致诚从家里带的。可林浅接过,却味如嚼蜡地啜着。

她完全没有心情去欣赏什么绝世美景品尝极品茶叶好不好?

林浅是个思想很活跃的女人,也是个几乎没有恋爱经历的人。有的时候,她的情感和欲·望,跟她的心理承受力不一定同步。譬如此刻,在她明确的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后,脑子里自然而然脑补出许多的画面。

当然这些画面并不具体,也不清晰——具体的她其实也想象不出来。但就算只是想到些笼统的画面,也足以令她心猿意马面红耳赤。

譬如,赤·裸相对……

再譬如,会用什么姿势……

“咳……”林浅被茶狠狠呛到了,连声咳嗽。

一旁的厉致诚失笑,抬手轻拍她的背。林浅此时被他触碰,更觉心虚,脑补一时无限。她立刻顾左右而言他:“我们去吃饭吧!”

厉致诚看着她自从踏进酒店里,脸上就未褪的不正常的红晕。也不点破,只低声答:“好。”

——

酒店的特色自然是斋菜。厉致诚要了个包间,窗外依山伴水,环境雅致幽静。

菜只点了几样:素牛肉、雪魔芋、三合泥、荷花出水、银丝面。

林浅是个自我调节能力非常强的女人。她的方寸大乱往往也就是当时,那个劲头儿过去后,又觉得其实没什么。此刻,对着一桌卖相精美、看似非常可口的斋食,她就很快把压在心头的大石卸下,开始专心填饱肚子。

偶尔抬头,看着厉致诚望着她的幽黑目光,她就想:做就做呗!谁……怕谁啊!冲他甜甜一笑,有点挑衅的意味。

而厉致诚坐在她身侧,一只手搭在她身后椅背上,看着她完全恢复战斗力的状态,甚至又用那种得意又透着点心虚的表情,似有似无地撩拨着他。

他只微微一笑。

他其实很享受这种撩拨。

而此刻,见她颜色鲜活、心情颇好,厉致诚自然而然也想到了今晚,内心深处一阵气血涌动。端起茶,兀自缓缓喝着,任她依偎在怀中,继续不怕死地撩拨着。

作者有话要说:峨眉山的温泉酒店其实不在那个位置,剧情需要,暂挪地方

温馨小相处,不知你们喜不喜欢,不过也温馨得差不多了。这一对感觉写到这里,感情线怎么走,彼此间要做什么,已经不是作者能控制的,他们已经有自由发展的势头,甚好,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