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你侬我侬

发布时间: 2020-05-15 15:07:09
A+ A- 关灯 听书

站在门口打反锁的时候,林浅很自然就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转念一想,心虚个啥劲儿啊?两人其实啥也不会做,顶多亲吻拥抱下。

倒是他……

她的嘴角微微一扬。

工作稍微轻松点,就立刻指使蒋垣以工作之名,让她来办公室陪他。

就算只是在边上陪着他,也是难得的好时光。

——

夜色静悄悄。

厉致诚端坐在沙发里,低头看着文件资料,眉目端凝,平静如水。

林浅虽说是陪他,却也不想太打扰他,就在他身边,给他添添水,整理一下文档。偶尔看着他冷峻的侧脸,看着他放在桌上的手,就有点想亲他。但当然忍住了。

相比起来,厉致诚专注太多,始终沉坐如松。这份定力,让林浅又喜欢,又有点默默的怨念。

林浅不是工作狂,既然给自己放了假,就绝对不会沾工作。陪了他一会儿,觉得无聊,就拿出手机玩。

很快就到了夜里十一点,她打了个哈欠。

低头工作的厉致诚注意到了,抬头看着她:“困了?”放下资料起身:“我送你回家。”

林浅刚想答好,看着他的身形他的脸,眼珠一转,又改口:“不要。不是说要陪你吗?我在沙发靠一下就好了。”

不想回去。

想跟你在一起。

厉致诚自然看懂了她的心思,静默片刻,拿起个沙发垫,放在沙发一端,然后从衣帽架上取下自己的西装,递给她:“盖着。”

“好。”林浅满足地在沙发躺下来。男人的西装十分大,盖住了大半个她。

这时,厉致诚移动桌上的电脑,看样子是要在旁边的单人沙发坐下,把长沙发让给她。林浅想也没想,起身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不要。你就坐在这边陪我。”

厉致诚抬眸看着她。

放下电脑,又坐回远处。只是眼中闪过淡淡的笑意。

林浅的双腿从后面轻抵着他的背,感觉亲密又甜蜜。实在是玩心未泯,蹭蹭,又蹭蹭。

厉致诚原本专心在工作。美人在侧,只令今晚变得前所未有的舒心畅意。可后背和腰间,传来的阵阵触碰和摩擦,只叫人心中激起阵阵涟漪。

他转头看着她。

林浅整个人都埋在他的西装里,只露出张脸,翦水大眼眨啊眨,轻声问:“你还要工作多久?”

厉致诚听到自己的呼吸为之稍稍一滞。

看着她躲闪却隐隐透着期盼的眼神,看着她扣在他的西装上的纤白手指,厉致诚分明感觉到某种极柔软的气息,从她的指尖发梢散发出来,一直浸到他的心里。

他想他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缠指柔。

他想,他厉致诚居然也有这一天。工作堆积如山,定力坚毅如铁。却被她软软的一个眼神,扰得方寸大乱。

他放下资料,合上电脑。

脱掉鞋,身体覆盖在她上方,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静静地盯着身下的女人。

“不工作了,陪你。”

林浅虽然主动撩他,但其实也是玩心占了上风——谁叫他好像有了工作,就一点也不在乎她呢。

可此刻见他真的丢下工作,与她亲昵,却又有点脸热,又有点歉意。说:“工作忙完了吗?你还是先……”

厉致诚已经俯头封住她的唇。

半晌后,林浅头发和衬衣都有些凌乱,趴在厉致诚怀里。

这里的沙发还算宽阔,但也不能容纳两个人并肩躺着。所以厉致诚平躺着,她侧卧在里侧,其实整个人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他身上。

“我重不重?”她低声问。

厉致诚一只手枕在脑后,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低头看她一眼:“不重。你能有多重?”

没有女人不喜欢听这种话。林浅笑眯眯的窝在他怀里,伸手在他胸口衬衣上画圈圈。

“其实我这些天有点失落,感觉你也不是很在乎我……”

讲话之后,就抬眸看他一眼。

却发现他低着头,目光没有停在她脸上,而是……

两人目光一撞,林浅循着他的目光路线往下一看——她微敞的衬衣领子里,两团雪白柔软,清晰可见。因为侧卧,中间的深沟格外明显。

林浅万万没想到他默不作声是在看这里,脸一下子热了,伸手就往上推他的脸:“不许看……”

话还没说完,忽的心里“咯噔”一下,左胸感觉一沉。

他的手已经覆盖了上来。

林浅怔怔地望着他。

他也定定地望着她。

“觉得我不是很在乎你?”低沉的,微哑的嗓音。

林浅动了动嘴唇,没答。

“我没有。”他低声说,再次俯脸下来,吻住她的唇。而那只手,还是缓缓地,包住一侧丰腴,轻轻地揉着。

林浅只觉得整颗心都要化在他那一句简短的“我没有”里。双手抓着他的领口,在他无声的侵略里,闭着双眼,只发出渐渐迟滞的呼吸。

而他手上的力道,也在缓缓加重。令林浅觉得全身都滚烫起来。

然而很快,男人就不满足于这样的接触了。

因为林浅感觉到覆盖在胸口的手,忽然离开。他的吻了停了下来。

林浅睁开眼看着他。

他眉目不动。

然后林浅就看到到他的手正在解她的衬衣扣子。

林浅的脸更热了,热得她的眼睛都有些氤氲和晕眩。

条件反射一把抓住他的手:“你干什么?这是你的办公室。”尽管是抗议,声音却像淬了蜜,软得发腻。

厉致诚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压在了沙发里,低头看着她:“这是我的女人。”

这个反驳太有理有据,林浅一呆。然后注意力就被其他事吸引了——因为她已经感觉到,曾有过模糊触感的、男人身上那一处硬物,已再次苏醒,正抵着她的大腿。这感觉令她脑袋里又紧张又混乱。

见她脸色晕红,却始终抓着他的手阻挠着,厉致诚盯着她,低声哄道:“不想让我亲?”

林浅的脸简直要滴下血来。脑子里就一个念头:靠!问什么问,这让她怎么回答?!

然而,她也不知那根神经跳了一下,脱口而出说:“那你先让我亲!”

话一出口,自己就呆了呆。

而厉致诚显然也有点意外。但他很快就适应了自家女人的主动,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牵起她的手,放到自己胸口上:“嗯,很公平。”

夜色寂静,空调的暖气呼呼地吹着。

男人侧卧在她身旁,短发凌乱,衬衣洁白。他的欲·望紧紧地抵着她的身体,漆黑的眼眸沉沉地望着她。而他的手,扣着她的手,落在他衬衫的第一个颗纽扣上。

林浅觉得喉咙格外地干。脸是烫的,脑袋是烫的,手势烫的,被他的兄弟无声抵住的那条大腿,更是烫的。

她缓缓地解开了他的第一颗纽扣。

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的脸,那目光就像盯着心甘情愿的猎物。

第二颗。

男人的胸膛已经露了出来,平坦匀称,肌理有力。

第三颗、第四颗。

他的衣衫已经敞开,结实而带着热气的身体,袒露在她眼前。而他的目光,前所未有的深沉和灼热。

林浅轻轻咬了咬自己的下唇。

女人永远是把爱放置在性之上的动物。在于他的身体如此亲密接触的这一刻,林浅却忘了自己要“先亲他”的豪言,也没去想自己的举动,会带给男人多大的刺激和冲动。她只是看着自己爱的这个男人美好的胸膛轮廓,觉得爱意瞬间弥漫心头。

喜欢他,真的很喜欢他。想要时时刻刻地拥有他。

在这个念头的驱使下,她缓缓伸手,搂住他的腰,然后把脸轻轻贴到了他光裸的胸口上。

“厉致诚,我喜欢你。”

突然被表白的厉致诚,静默了一瞬间。

低下头,就看到女人闭着眼,满足地靠在他怀里。那小巧的鼻子里呼出的点点热气,那柔软的一缕缕发丝,都轻拂在他胸口。仿佛千万根羽毛,同时撩拨着他身体深处,最饥渴的欲·望。

他一个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低头就封住她的唇,而手十分精准地找到她衬衫上的纽扣,一颗颗轻而易举地解开。

林浅一声呜咽,他已掉头向下。双手将她的手,牢牢扣在沙发上令她动弹不得。唇舌沿着他辗转过多次的、女人优美的颈项的曲线,一路向下,抵达他从未侵犯过的领域。

樱果般的红蕊,被他完全含住,深吮轻噬,一口又一口。他的短发轻轻擦过她胸前的丰腴,只令她发出猫一样的微喘。而他的手很快也加入了战局,跟那要命的唇舌一起,在她胸口肆虐掌控。掌控着她的身体,掌控着她的情绪,也掌控着她再难掩饰的欲·望。

“厉致诚……”她轻声嘤·咛。

“嗯?”他应道,呼吸喷在她的皮肤上,热得吓人。

林浅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喊他,就是想喊他的名字。又低低呻·吟了一声:“厉致诚……”

“嗯。”他低低的嗓音里,已含了一丝了然的笑意。

“讨厌……”林浅伸手,轻轻抓着他头顶的黑发,“不许笑……”

厉致诚却未答,他的手还停在上面,继续主宰着她的感官她的呼吸。唇舌却渐渐往下,来到她的肚脐附近,那光滑似玉的腰间。

也许是他抵在她双腿间的兄弟越来越灼烫坚硬,林浅只觉得腰部以下的皮肤,也越来越敏感起来。他低着头,在她腰上反反复复亲着。手却不知是有意无意,覆到了她的臀上。五指缓缓收力,握着那里没动。

但就这么握着,也足够让林浅全身微僵了。

手机铃响的时候,就像一道闪电,将两人沉迷的大脑惊醒。

也仿佛惊扰了这一室的暧昧无声。

厉致诚动作一顿,抬头看了她一眼,从她身上起来。但同时扯过西装外套,覆盖在她的娇躯上。然后才在沙发边坐下,伸手去拿桌上的电话。

林浅的脸红得像火,从额头到脖子到腰,还残存着清晰的柔湿和酥麻。感觉就像刚刚从一场大梦中,苏醒过来。

她捏着自己的衣襟,捂住胸想要起身,却发现厉致诚虽低头在接电话,一只手却还停在她身上,牢牢地压住西装,遮住了她身上的春光。

属于他的春光。

这体贴的小动作,只令林浅心头一甜。默默地躺在他的西装下,看着他英俊而泛着绯红的侧脸。他的衬衫还是敞开的,此刻这么端坐着,多少有点男人情欲未褪的味道。看得林浅心中阵阵激荡。

很快,他挂掉电话,转头看着她。

“我要去趟车间。”

“嗯。”

他又低头,在她唇上一啄就走:“把衣服扣好。我忙完就回来。”

“嗯。”

见她如此老实乖顺,厉致诚盯了她一会儿,缓缓笑了。

他并未想过在这种地方就占有她。所以今日虽中途被打断,说实话他也有点难受。但一亲芳泽到如此地步,也是愉悦无比。

又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这才定了定神,起身离开。

而林浅朝他挥了挥手拜拜,见他带上门离去,这才转头,把脸埋在他的西装里,一阵胡思乱想。

咳……那天是光线太暗。

刚刚,终于看到了外观轮廓。

小帐篷这个形容,还真是贴切。

咳……只是他今天怎么办啊,冲不了冷水澡要怎么破?

——

林浅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柔黄的阳光,透过百叶窗,稀稀疏疏洒在她脸上。

也洒在身下男人的脸上。

林浅抬头看着他。

他不知何时回来了,跟之前的姿势一样,搂着她在沙发睡着了,西装覆盖在两个人的身上。那英俊的脸在晨光中像是沉睡的雕塑,一只大手还牢牢圈在她腰间,仿佛铁钳一般。

林浅这么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又重新趴回他怀里,闭上了眼睛。

——

半个月后,爱达独家打造的城市功能包品牌——Aito,其第一款背包,正式生产下线。

而国内箱包行业,这一片不见硝烟的战场,在经历了一个冬天的短暂蛰伏后,终于重燃前所未有的熊熊战火。

作者有话要说:没有最甜,只有更甜!

这个文基本就是甜到底不会虐(至少在我看来是不算虐哈~~)

下面几章,我们朝席卷市场进发,也朝男主第一天就期待的手活进发!!

咳咳,对不起,我最近看昨天推荐那个文看多了,受了点影响,变得有点猥琐和荡漾,大家请无视我。~\\(≧▽≦)/~

另外,明天的章节我已经写了2000字了,向来存不住稿的我,矜持地表示,明天力争来个双更吧。一更中午十二点,二更晚上八点。不过第一更应该写不到半肉,第二更能不能写到还不知道。因为写起来,才发现两人相处的很多甜蜜细节,我很想写。不想为了赶紧上肉末肉渣删掉,舍不得。所以字数就多了额。所以,你们明天不必荡漾地期待十二点~~反正早有晚有,肯定是还要有的。

再另外,今天我在微博写了三个小段子,一并发在这里给大家看捏~

————————————

小剧场之车震门

版本

某天,薄靳言夫妻照例看央视某普法栏目。结果画面一开始,就是“车震”。

简(面红耳赤):“怎么会这样…”

薄(恍然大悟):“原来还可以这样。”

简:“跳过吧。”

薄:“NO,再看一遍。我必须写信赞扬这个栏目组,寓教于乐,满足我两方面需求。”说完把桌上的车钥匙放进了裤兜里。

简:“……”

版本

某天,厉致诚夫妻偶尔看到央视某普法栏目。结果画面一开始,就是“车震”。

林浅(眼神闪烁、偷偷看得专心)。

厉致诚(眉目不动,看得专注)。

看完后,厉(低头看妻子,嗓音低沉):“要不要试试?”

林(脸色微红):“想得美!”

厉:“真的不想?”

林:“讨厌!”

然后她就被拖走了~

版本

某天,季白夫妻观看央视某普法栏目。结果画面一开始就是“车震”。

季白(不动声色嘴角淡笑)心想:某频道越来越没节操了。(扫一眼身旁看得极专注的小女人,继续淡笑)

果然片刻后,许栩转头看他,挺淡定但又有点好奇还有点脸红:“三哥,我们试试?”

季白:“恭敬不如从命。”

^_^

作者ps:央视12套普法栏目车震门真的存在,栏目关键词:大案终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