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过期不候

发布时间: 2020-05-15 15:06:57
A+ A- 关灯 听书

林浅是这天下午,才知道厉致诚的全盘计划推行得并不顺利。

厉致诚去机场后,她就回了子公司。向薛明涛汇报工作之余,两人也聊了挺长时间。

“就卡在面料上了。”薛明涛说,“这些天老板已经谈了六七家面料商了,可要做到他要求的性价比,还真不是件容易事。”

林浅点点头。

面料,是箱包生产成本中的最大一项。而他们既然希望“长弓”具备户外基本性能——防水、防泼溅、防油污、重量轻、速干、柔软耐磨……就必须使用户外专用科技面料。

可诸如Gore-Tex、WINDBLOC、Cordura等世界知名的专利面料,价格相对都较昂贵。一个包做下来,跟真正户外包的成本没有多大差别。那么厉致诚的“长弓”战略,根本就是一纸空谈了。

厉致诚希望找到一种性能优越、价格低廉的户外面料。品牌不用那么知名,关键是质量。可真像林浅说的,“越简单却越难的东西,才是越有价值的。”大半个月了,他迄今毫无斩获。据说下属也有人有微词,可厉致诚的态度很坚定:“继续找。”

所以今天中午,得知台湾有一家面料厂,所拥有的专利面料可能符合他的要求。尽管据说对方非常刁钻,不愿合作,他还是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丢下多日未见的心上人,毫不犹豫地赶过去了啊。林浅这么想。

——

傍晚,林浅端着杯咖啡,坐在阳台上,看着落日晚霞。

奋斗了快一个月,明天是周末,她给工作组和自己都放了两天假。此刻全身筋骨仿佛才彻底得到放松,想起中午在车畔那个惊心动魄的吻,不由得微微一笑。

也不知道他的台湾之行,能否如愿?还是像之前一样,再一次落空?

他那样的人,也会受挫啊……想想就令她觉得心里软软的。

林浅又沉思了一会儿,拿出手机,给林莫臣发短信:

“你跟厉致诚的协议是什么,我要知道。”

林莫臣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时机未到。”

林浅瞬间有种想要咬牙切齿的心情——这两人!给她的答案居然一模一样。高来高去干什么!

可她想想也知道,肯定是一向眼高于顶的哥哥,要让厉致诚做到如何如何,才不会干涉他们交往。而这个要达成的目标,一定是很难的。

可是,现在她不想他那么难啊……不管是为家族事业也好,还是为她也好。

正要给林莫臣回复,妄图叫他主动提出取消协议,让厉致诚承受的压力小一点。这时,一条新短信却跳进来。林浅看到“厉致诚”三个字,眼睛一亮,立刻点开。

“已落地。”

林浅心头一甜,给他回复:“好的,注意安全。”然后打了个笑脸,发出去。

页面自动跳转回编辑短信的界面,林浅心情颇好的继续打字。

嗯……打蛇要七寸。哥哥说到底是为了她的幸福,得让他心软,说不定会改变主意。

“哥,你说要令他抽筋剥骨。可现在好像反了。”

啧啧,真肉麻。肉麻得好隐晦好哀怨。

想了想,又发了一条:“他去台湾了,我很想他。很喜欢他,把你们的协议作废吧。就这样。”

发完这一条,她却微怔。

原本是想半真半假在哥哥面前装可怜,但不知不觉,却打出了心里话。

见林莫臣半阵不回复,她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再发一条:“我喜欢他喜欢得不行了,你必须把协议作废。我多少年遇到个这么喜欢的也不容易,这事儿你拦都拦不住,除了他我谁都不要,明、白、吗?!”

这条发出去,只觉得浑身一阵畅快。又有点想笑。

她知道哥哥的脾气,哥哥也知道她的脾气。这话讲出去,哥哥就算将来还会嘴硬。但厉致诚要真的输了,他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们在一起。

哈哈哈。

就在这时,手机屏幕连续自动跳转,四条发送回执报告:

“短信已于18:46:32发送至厉致诚。”

“短信已于18:47:20发送至厉致诚。”

“短信已于18:50:35发送至厉致诚。”

“短信已于18:52:40发送至厉致诚。”

林浅扫了一眼,撇撇嘴。信号不好嘛,现在她才一口气收到四条回执。

正要将手机丢到一旁,忽然就反应过来。再次拿起手机一看,瞬间一头冒汗。

发送至……厉致诚?

她连忙翻开短信记录,再一看,真傻眼了。也不知道是刚才她构思短信构思得太投入,还是页面自动跳转哪里出了错她没注意。从那条真的发给厉致诚的叫他注意安全的短信,到那条气势汹汹地说“我喜欢他喜欢得不行,明白吗!”的短信,统统都发给了他一个人。

林浅整张脸瞬间都烫起来,脑子里也一片糊涂。

发给他了。

那些肉麻的、热烈的话。什么“抽筋剥骨”,什么“很想他”,什么“多少年遇到个这么喜欢的”……要命啊,她只是因为发给哥哥,用词稍微夸张了一点幽怨了一点啊!

她虽然喜欢他了,可是真的没这么热情似火啊!

林浅一脸黑线,拿着手机想发点什么弥补下,可半阵想不出词。

说什么?“发错了”?“我故意夸张哄我哥的,你不要误会”?

她看着手机,欲哭无泪,心却怦怦怦跳得厉害。

就在这时,“滴答”一声,又有新短信进来。

发件人:厉致诚。

林浅都快要疯了。一咬牙点开一看,只有两个字——

“明白。”

我喜欢他喜欢得不行了,除了他我谁都不要,明、白、吗?

明白。

……

林浅呆呆地看着这条最简短不过的回复。

看了好一阵子,忽然“啊”的大喊一声,把手机往边上一丢,头埋进胳膊里。

可过了一会儿,忍不住,又笑了。

——

台北,桃园机场。

天空异常的蓝,时尚漂亮的机场内外,人潮熙攘。

厉致诚拿着手机,站在航站楼外的空地上,低头看得极为专注。身旁人来人往,却仿佛毫无知觉。

直至蒋垣连叫了两声“厉总”,他才察觉抬头。

这是从未有过的情况,蒋垣屏气凝神,微笑说:“厉总,车来了。”

厉致诚收起手机,跟他坐上车。

开了一会儿,他淡淡开口:“林浅有台湾通行证吗?”

蒋垣神色不变地答:“有。上次给领导们办护照时,一块儿都给办了。”

最近是关键项目攻关,所以几个核心成员的护照证件,都提前办好,避免要用时来不及。

厉致诚点点头。看着窗外陌生的城市景色,想到刚才的那些文字,原本沉静淡漠的心,却像是被女人的手,轻轻抓住一角,再难平复。

他去台湾了,我很想他。

这事儿拦都拦不住,明白吗?

……

林浅,我也很想你。心若惊涛,万籁无声。

只想把终于坠入我双臂的你,彻底拥入怀中,怜惜宠爱,再不放手。

——

接到小唐的电话时,林浅很惊讶很惊讶。

小唐是厉致诚的司机,也是今天那惊天一吻的目击者之一。但现在厉致诚挑选留在身边的人,都是有些城府的。哪怕只是最平凡的司机。

他的语气听起来非常自然:“林经理,我明天几点来接你?”

林浅“嗳”了一声,手机同时响了。是国航自动发送的短信:“您预订的国航CA411航班(霖市——台北),将于明日8:00起飞……”

挂了电话,林浅一颗心又慌又甜,给厉致诚发短信:“为什么让我明天去台湾?”

不会是……工作方面突然有什么需要她的地方吧?

他回复得很快:“来我身边。”

——

次日上飞机前,林浅给哥哥发了条短信:“我去台湾了。这一趟回来,我应该就是厉致诚的人了。协议的事,你自己看着办。”

爱达在台湾也有专卖店,这还是前任CEO全球扩张时留下的。后来大部分地方的门店被厉致诚关了,就留下几家,作为品牌形象的支撑。

所以今天,台湾爱达的人员开车来接林浅,直接送到了厉致诚等人下榻的酒店。

林浅住的是一间大床房。房间装潢得精雅漂亮,但面积不大。这是间四星级酒店——厉致诚出门在外,从不奢华。

房间外有个很小的阳台,楼下就是繁华的台北市街景。林浅站在阳台上,望着茫茫都市,还真有点替他担心。

台湾的职员说,厉总和蒋助理,一早就去明德(Mind)面料厂了。但据说,明德的负责人是个老头子,以前曾经是台湾大学的教授,性格十分刁钻,也不知会不会买账。

这一去,就是一整天了。中午林浅抵达时,台湾职员曾经给蒋垣打过电话,结果他说还在等待跟明德见面,暂时不能回来,让先把林浅带回酒店安顿云云。

这种时候,林浅是绝不会去打扰他们的。所以安安分分待在酒店里等待。

渐渐的,天色暗下来。

林浅自己出去转了一圈,又在街头吃了些小食,还买了些小玩意。回到酒店,他们还没出现。

林浅一点也不觉得难等。只觉得……有点心疼他,莫明地就有点心疼。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就是这么多这么多的怜惜么?

怎么他越强、越忙碌、越能干,她反而越怜惜他呢?好奇怪啊,难道是她内心太女王太强大了?

这么胡思乱想着,迷迷糊糊就在床上睡着了。电视还聒噪地放着娱乐节目,窗外的天色沉沉暗暗。

林浅是被“喀嚓”一声开门的轻响,突然惊醒的。

她一下子坐直了,就见门口地上有灯光照进来。一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映在地上。然后就听到厉致诚那熟悉的嗓音,低声说道:“那就这样,明天一早再去明德。”

蒋垣也在门外,低低答了句:“好的。”

又是一声轻响,门关上了,他走了进来。

林浅瞪大眼睛看着他。

屋内灯光柔和,将一切都染上朦胧的光泽。他穿着衬衣系着领带,西装搭在胳膊上,显得身姿格外修长,皮鞋锃亮。

他看她一眼,全无男人不请自入女士房间的尴尬,而是直接走到床边,轻声问:“醒了?刚才我来过一趟,你在睡觉。”

林浅有点脸热:“嗯……”一下子子反应过来:“你怎么会有我房间的门卡?”难怪中午只给了她一张门卡,她看别人都是两张。

“早上拿的。”他说,同时把西装往旁边小沙发一丢,坐到了床沿上。双手很随意地往床上一撑,就把靠坐着的她,圈在他和墙之间,然后低眸看着她。

林浅身上就穿了件长袖衫、亚麻长裤,身上还盖着半截被子,不禁有些不自在。她伸手推他的胸口:“你先回你房间去,我换了衣服再跟你讲话。”

谁知刚落,手腕一紧,就被他握住,然后顺势扣回了床上。

林浅心头一跳:“你……”另一只手又被扣住了。

他近在咫尺地盯着她:“很想我?”

林浅的脸倏地一下子热了。男人的嗓音低沉清醇,犹如窗口静静吹来的夜风,撩拨着她的脸她的心。她转过脸,避开他那几乎能侵入一切的沉黑目光,顾左右而言他:“明德谈得怎么样?这可是大事。”话一出口又觉得自己好笨,太故意强调了。

厉致诚的目光依旧停留在仅仅一臂之遥的女人的脸上,嗓音里却有了一丝浅浅的笑意:“嗯,的确是大事。我已经以最优惠的价格,拿到了明德面料的三年独家使用权。下午合同签好了。”

林浅听得眼睛猛地睁大,转头看着他:“真的!太好了!太好了!”她一连说了两个“太好了”,原本手腕被他捏着,此刻情不自禁反手将他的手握住。

厉致诚看着她欢喜鼓舞的模样,眼中笑意也逐渐加深。他轻声说:“嗯,终于。这一战,我所有的棋已经布好,只等新宝瑞入局。”

简单的三言两语,却叫林浅无声心惊,隐隐荡气回肠。

他还说他不是好战的男人。可杀伐果断分明是他的本性。

这一局之初,他就说:新宝瑞会对我们进行狙杀。所以……我们先杀他们。

而现在,他又说,万事具备,只等君入局受死。

……

如此不动声色,如此心狠手辣。

可这样的他,却似乎有一种独特的、令女人无法不心折的男性魅力。

林浅一言不发,看着他英挺的身姿,看着他俊朗的眉目。

他也看着她。

以为他会落下一个吻,谁知他却看她一眼,执起她的手,送到唇边,低头轻轻一吻。

“我与你哥哥协定……”

林浅的心一下子提起来,嗳?时机到了?肯说了?

看着她瞬间像只猫一样,全身的毛竖起来,警惕紧张地听着。厉致诚低声失笑,继续亲着她的手,同时看着她的眼睛。

仿佛出征的骑士,亲吻着梦寐以求的公主。

“明年此时,如果我站上行业之巅,他就把你给我。”他轻声说,“林浅,我很擅长忍耐,我可以不求速达。但你一定会成为我的女人,彻底属于我厉致诚。”

林浅怔怔地望着他。

这时他也放下了她的手,眸色幽沉地盯着她。

林浅忽的笑了,开口:“两个最聪明的男人,却做了个最幼稚的协议。”

厉致诚看着她,没出声。

林浅“哼”了一声说:“我们俩要不要在一起,跟你有没有站上行业之巅,有什么关系?”见他沉静不语,她一探头,就在他左边脸颊亲了一下。

“你还不明白吗?”她又问,抬头又在他右边脸颊亲了一下,“过期不候的啊……”

这个“啊”字的音还没发完,腰间骤然一股大力袭来,厉致诚的手犹如铁钳般,一下子将她搂过去,紧贴在他的胸膛上。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令林浅“啊”一声惊呼。可她很快就没了声音,因为厉致诚的身体往前顺势一压,就将她紧紧扣在墙上,低头就吻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_^

这两只的感情写起来,跟薄靳言和简瑶感觉有些不同呢。还是情商高的男人好写。

ps:厉致诚说能继续忍,不是不想要,而是坦荡,把选择权交给林浅。

么么~~在一起了在一起了,不过你们也别想男主今天就把女主办了,又不是薄靳言,那也……太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