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少年情怀

发布时间: 2020-05-15 15:06:46
A+ A- 关灯 听书

这天中午,两人就在商厦的一间快餐厅对付了一顿。

男款和女款皮包,都被归纳在卖鞋和皮具的一楼。既然来了,就顺带看看。刚下扶梯,林浅一眼瞄见左侧大门处的饮料铺子。这顿饭吃得凑合,现在颇有点口干舌燥。

她又往右看了看,望见了洗手间的牌子。于是对身旁的厉致诚说:“我去上个洗手间。”

厉致诚点头:“想喝什么?我去买。”

林浅:“嗯?”

他看了看那个饮料铺子,向她示意。

“柠檬金桔。”她的嘴角不自觉就带了笑意,“谢谢。”

心想:还挺心有灵犀的啊。

两人在扶梯口暂时分道扬镳。

走了几步,林浅忽然觉出味儿来。他刚刚是直接问她“想喝什么”,而不是“要不要喝东西”。

他怎么知道她“想喝”?

所以他一直……留意着她的目光神色么?

她驻足回望。就见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厉致诚正站在十多个人身后排着队。她觉得他肯定没买过这种东西,因为他正抬着头,望着店铺上方悬挂的大幅品种价目表,看得极为专注。

依旧是——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林浅就这么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转身进了洗手间。

——

对着明亮的镜子,林浅摘下帽子,洗了把脸。再抬头,望着镜中湿漉漉的、若有所思的脸,心绪有些凌乱。

难怪他在美国时就对她说“大战在即”。岂止是“大战”?

说不定,会把整个市场,天上地下南北西东,都搅个天翻地覆啊。

静默了一会儿,她把帽子重新扣上,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觉得精神奕奕清秀伶俐了,这才走出了洗手间。

洗手间外是条笔直的走廊。走到尽头,才豁然开朗,重新回到喧嚣的商场里。林浅想着厉致诚刚才的话,兀自埋头走着。身后有男人的脚步声“咯嗒、咯嗒”,不远不近的跟着,也没在意。

到了走廊出口,她一抬头,倒是留意到有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站在一旁,像是在等人。

林浅觉得他们有点眼熟,刚刚好像在哪家竞争对手的店里见过。是新宝瑞还是诚品还是司美琪……

她自然而然就多看了他们几眼。结果,就听到身后一道不冷不热的声音说:“看什么呢?”

这嗓音林浅熟悉无比。心头倏地冒出一股火气,但立刻被她压了下去。

她转身,以非常大方得体的姿态,微笑看着他:“陈总,好巧。上个厕所都能遇到你。”

理智归理智,话一出口,却带着种莫名的挖苦劲儿。林浅立刻无奈地在心里自我批评了一番。

而陈铮看着眼前的女人,心情竟然是复杂的。厌恶、不甘、喜欢,还有一丝丝求之不得的郁闷,以及被她隐隐伤到的自尊……而这些情绪,在这个男人心头一闪而逝,最终变成一股戾气。他不觉得自己对这个女人还残存着什么兴趣,但这位农民企业家的儿子,跟他父亲一样,向来是有仇必报以牙还牙。面对让自己不爽的人,他当然也要叫她不爽。吓唬也好、挖苦也好,总之今天撞见了,就别想轻易走掉。

陈铮朝两个下属递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原地待着别动。而后似笑非笑地看着林浅:“脸还疼吗?让陈总瞅瞅。”

林浅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谁知刚走两步,他又跟上来,甚至还离得更近了些。前方已是几家国际知名皮具的专柜,灯光明亮、客流如潮。林浅走得急,险些跟店里走出的一个顾客撞在一起。身旁的陈铮顺势一拉,将她扯到人少一点的玻璃橱柜旁,同时说:“你走什么?我能把你怎么着啊?再给你一巴掌啊”

林浅终于忍不住了,扭头就低吼道:“陈铮你混蛋!你还是不是男人!”

陈铮脸色一变,盯着她没吭声。

他样子凶,林浅可半点不怕,冷冷地横他一眼。只是想起在买饮料的厉致诚,一心只想早点走。可陈铮脸色正不善,高大的身子又拦住了她的去路。于是两人就站在巨大的落地玻璃橱柜背面,大眼瞪小眼,互不相让。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像是有一群人很有气势地走了过来。林浅还没回头,对面的陈铮已抬起头,目光一闪。

然后,林浅就听到一道有点陌生,但又有点熟悉的男声,从背后传来:“这不是司美琪的陈总么?真巧,也来巡店?”然后似乎又对其他人说:“我就说今天是个好日子,你们看,不仅旗舰店的销量创了新记录,还遇到了好朋友。”

林浅的后背倏地一僵。

这……

虽说今天商厦春节后第一次大促,亦是春节后第一个周末,各大企业老板选在这个时候巡店,是最自然不过的事。而这幢商厦自然是各家巡店的重中之重。但这么巧一次叫她遇上两个,也太坑爹了吧?

但这低沉中略带一丝懒散笑意的声音,还有这当面能亲热地把竞争对手叫“好朋友”的厚脸皮,不是宁惟恺能是谁呢?

今时不同往日。林浅也没必要跟他打照面,就静静站在远处,只略抬起目光打量。只见宁惟恺西装革履,短发一丝不乱,脸颊白皙如玉。身后簇拥着十几个人,有男有女,有中年有青年,身边还有个助手替他拿着大衣外套。而他言笑晏晏看着她和陈铮,淡定自若,排场十足。

这时陈铮已恢复常态,他那两个跟班也快步跑过来,站到他身后。他笑着上前一步,朝宁惟恺伸手:“宁总,好久不见。上次还是在九月的行业年会。怎么,大周末的不陪夫人,也跟我这单身男人似的,苦哈哈的巡店啊?”

旁边的人都是一阵赔笑。林浅听得心头也有些好笑。业内人都知宁惟恺是娶了祝氏千金,才一跃成为新宝瑞掌门人,与祝小姐的两个哥哥比肩,分别执掌祝氏财团的地产、金融和箱包实业三座江山。而陈铮这话,看似轻松玩笑,但敏感的人听了,必然觉得他意有所指。

而据她所知,宁惟凯可是心思很敏感的人啊。

坐山观虎斗,好笑归好笑。林浅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刚要拔腿,就听到那懒懒含笑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位是?”语气里,似乎还带着一丝困惑。

林浅不用转头,都等感觉到数道灼灼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她林浅虽说是个小人物,但自从厉致诚一战成名,爱达的一众精英重新在行业里有了存在感。这么个激烈竞争的行业,大家都信奉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现场这些人里,说不定就有认识她的。

既然已经正面撞上,她也就不再回避。免得涨他人气势、灭自己威风。

她噙着完美的笑,徐徐转身,目光亮盈盈地看着众人。

这时,就听陈铮笑道:“这位是爱达集团的林浅小姐,厉致诚总裁的心腹爱将。”又看她一眼:“以前是我们司美琪的员工,也是我朋友。”

林浅在又心里骂了句“混蛋”,装模作样地对宁惟恺微笑点头:“宁总好,我是林浅。”至于握手,免了!

宁惟恺却露出略略惊讶的表情:“厉总的心腹爱将这么年轻。”朝她笑道:“林经理,幸会。”

他身旁立刻有人凑趣:“还这么漂亮。”

这句话不好说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林浅此刻一个女人,站在一大堆男人里,这种玩笑话往深了想就不是恭维,而是轻浮。

林浅笑笑没说话。宁惟凯则含着笑,看了讲话那人一眼。是名基层店长,平时见到总裁的机会也不多。可此刻他却觉得,总裁这一眼看着在笑,怎么好像冷冰冰的呢?显然是不喜欢开这种玩笑的。他立刻低头,减少自己的存在感,站在众人里。

这点暗涌旁人没看出来,林浅也敏锐地捕捉到了。因为她很了解宁惟恺的性格——虽然他对爱情不见得多忠贞,但对任何年龄、任何相貌、任何社会地位的女人,都特别尊重,特别绅士。

要不当年林浅能答应跟他在一起?就是被这温文尔雅的表象蒙蔽了。

尽管如此,林浅还是抬眸,朝他投去感激的一瞥。而他目光淡然如水,气定神闲,也不知道收没收到。

陈铮跟宁惟恺简单寒暄了几句,到底话不投机半句多,就彼此告辞了。走的时候,也没看林浅一眼。

林浅趁机也要告辞,嘴刚微张,宁惟恺噙着笑看着她,先开口了:“林经理,我对贵公司最近推出的Vinda品牌很感兴趣。听说这个产品的销量非常好,算是创下了行业纪录。”又转头对其他人说:“在整体市场平稳乏味的情况下,爱达能把一个品牌做得如此成功,真是行业的楷模啊。”

众人纷纷附和,场面上的话谁都会说。林浅却一点也不想听他这些冠冕堂皇的话。

女人其实是种很奇怪的生物。你明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已不是曾经的少年。他若没有与厉致诚相似的老辣心狠手段,即使是上门女婿,也绝对不能稳坐新宝瑞总裁位置这么些年;也不能带领偌大的集团一直高歌猛进,业绩攀升。

可你看着他与少年时相似的轮廓,看着他疏淡眼眸中那一点的狡黠,还是忍不住觉得,他骨子里,还是那个狡猾、温柔、善良,以及……贪慕名利、朝三暮四的少年。

林浅笑道:“宁总过奖了。我们厉总也对宁总十分敬佩。新宝瑞是行业标杆……”刚要说一番同样的场面废话,却听宁惟凯轻轻“噢”了一声,然后颇有兴致的抬头四处看了看:“你们厉总今天来了吗?”

他们现在站的位置,根本看不到那饮料铺,林浅也很心急。但估摸着厉致诚前面排了那么多人,饮料又要鲜榨,兴许还没过来。于是只是含糊笑笑,避而不答,而是说:“那宁总您忙,我……”

“林小姐。”宁惟恺再次打断了她,那一脸笑容简直令人如沐春风。他朝她招了招手:“你到我身边来。”

林浅一愣。其他人也静观其变。

此时两人隔着大约一米的距离,林浅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个宁惟恺越发令她觉得熟悉又陌生。

众目睽睽下,她走过去,隔着二三十厘米的距离,站住。宁惟恺一侧头,看着她,同时伸手,指向顶层一处,说:“那里就是我们新宝瑞这个月销量最高的店面,不知道林经理今天去看过没有?”

林浅眨了眨眼答:“哦,我今天到处瞎转,应该……去过了吧。”

宁惟恺含笑看她一眼,然后负手抬头,做仰望状,略带感慨地说:“希望以后,两家企业能多交流,共同振兴我们这个行业。也邀请你和厉总,多到我们的门店看看,提提意见。”

这话实在说得太高远,身后众人频频点头附和:“宁总讲得太对了!”“是啊,做企业就要有这样的态度!”

一片赞扬声中,林浅只得继续笑。但不管是现在陌生的宁惟恺,还是过去熟悉的宁惟恺,将这番热血无私的话,都实在太假。所以林浅也实在是讲不出什么奉承的话来。

就在这时,在身后一片讲话声中,在周遭嘈杂的音乐中,突然听到头顶那低润含笑的男声,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极低极低的声音说:“长高了啊。以前才到我衬衫第二颗纽扣,现在都快接近第一颗了啊。”

这轻飘飘的声音,却令林浅的头皮微微一麻。

这是什么话?!两人就跟闹剧似的好了十几天就分手,突然讲这么暧昧缅怀做什么?

神经病啊他!

结果,又听他低低来了句:“不过,审美情趣看来是退步了。打扮得跟个男人似的,还不化妆。这是什么破帽子,难看死了。”

林浅一下子忍不住了。微微侧转身体,挡住身后众人的目光。然后抬头,脸上带着笑,以同样低不可闻的声音,恶狠狠地说:“宁惟凯,你不嘴贱会死吗?!”

宁惟凯忽的一笑。薄薄的唇角轻轻上扬,那是个大雪初霁般的笑容。

“零钱,好久不见。”

林浅原本被他说得闹心,此刻听到这句话,不知怎的,也想笑了。刚要回一句:“无聊!”突然感觉有些异样。

抬头望去,就见来来往往的人流中,相隔数十米远的地方,厉致诚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提着个塑料袋,里头放着两杯封好的饮料。他看起来刚从饮料铺那边走过来,因为他正抬头看向洗手间门口的方向。目光略一停留,就朝这个方向看过来。

在黑压压的一堆人中,在吵吵闹闹的环境里,他一眼就看到了她。

作者有话要说:撒一桶狗血,大家接住了~~^_^

其实呢,陈铮对女主,谈不上什么真情。之前讲了,他是个种马,林浅当时在他公司,算长得不错的,他就想上手。他这么玩过的女人很多,林浅只是目标之一。得不到嘛,就有点恨。但林浅真不是他心底的朱砂痣啊窗前的明月光,没那么大的魅力。

而宁惟恺的确是女主初恋,但后面不会有什么强取豪夺两男抢一女的狗血。商场中的人,眼里只有利益,根本不会有什么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举动。写这个人物,是觉得他很好玩,很想写,后面他也会有自己的命运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