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朝朝暮暮 · 下

发布时间: 2020-05-15 15:06:37
A+ A- 关灯 听书

林浅微怔。

林莫臣不止一次鄙视过她,说她太过心软,对于相信的人,总是义无反顾地交付真心。但她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就好像林莫臣教她要对男人抽筋剥骨,但她永远不会对自己爱的男人那么做。

顶多……多几分心眼,别轻易让他占到便宜,以为自己已胜券在握就是了。

不过此刻对于厉致诚的评价,她也不多辩说,而是含糊答道:“嗯,我正努力变得沉稳。”

谁知他看她一眼,缓而沉地答:“不需要。”

林浅再次转头看着他。

他却已转头,看着前方的表演,只留给她一个清俊的侧脸。

林浅静默了一瞬,也转头看着前方。

他说不需要。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他也认同她这样的性格,所以不需要变?

还是说……她不需要变得沉稳,因为有他?

林浅的脸,再次微热了一下。

完了,被他不动声色地撩拨太多次,现在他的话明明并不暧昧,她却已经自己开始脑补了……

两人又看了一阵,这才步行离开这片舞台,沿着绿地间的白色小路,往公园另一侧走去。

林浅是这么盘算的,现在十多一点,从公园里穿过去,正好出门打车回家。把厉致诚这尊大佛送回酒店,兴许还能赶上跟哥哥共度跨年十分,也是赶紧去哄哄这另一尊大佛。

刚走了一段,却见前方草地里,矗立着一块黑黢黢的硕大岩壁。足有十来米高,最上方还有个呈倒弧形型的仰角,看着颇有些难度。原来是块人工攀岩。

这样的天气,居然还有几个青年,腰栓绳索,伏在岩壁上攀爬。地面上还有几个人用英文在大声指挥、喝彩,看着很有激情。

林浅自然而然停步,多看了几眼。

然后就听到身旁的厉致诚,淡淡开口:“要不要试试?”

嗳?

林浅转头看着他。

不得不承认,此刻她看到的厉致诚,非常地帅气。

因为他微垂着头,利落地脱下外套,往草地上一丢。然后把那件漂亮抓绒的衣袖挽起来,露出结实修长的胳膊,又摘下手表放进口袋里。然后看着她说:“要不要打个赌?”

林浅来了兴趣:“什么赌?”

他微微一笑:“如果你先登顶,可以向我提任意一个要求,我都会答应。如果我先登顶……”

林浅的心“突”地一下。

来了。

终于来了。

她深吸一口气,谁知,却听他语气平缓地继续说道:“……今晚十二点,陪我一起迎接新年。”

林浅眼睛转了转。

就这样?

不是要她做他女朋友?

呼……松了口气。

“那你岂不是很不划算?”她问,“要是我赢了,问你要爱达集团怎么办?”

他却淡淡一笑,与她擦肩而过,走向那片岩壁。

“君子一诺。你若能赢,厉致诚任你宰割。”

林浅一下子就笑了。同时也被他淡定自信的态度,勾起了几分好胜之心。心想他虽然是军人,但大多是指挥啊,玩枪支,又不是攀岩专家。她好歹也算精于此道,还是有胜算的。

于是抖擞精神,也脱掉外套、手套、帽子、围巾……等等累赘物,然后也帅气地丢在草地上,朝那岩壁走去。

——

热爱户外的人,大多性格开朗。对于同道中人,往往不用多说,就回报以善意和欢迎。

听林浅说他们也想试试后,一个黑人青年立马指挥同伴,给他俩系好安全绳索,然后还用生涩的中文说:“新……年……好!Go Go Go!”

此时夜色已经很深很深,不远处的晚会音乐声还清晰传来,听得人的心头一阵温暖。公园上空有柔和的灯光,照得岩壁沉光暗敛。

林浅和厉致诚隔着一米远的距离,并肩站在岩壁下。她转头,略有些挑衅地望着他:“可以开始了吗?”

厉致诚抬头望着上方的岩壁,侧脸上唇角微微扬起:“开始!”

话音刚落,林浅就卯足了劲,像只猫一样贴在岩壁上,往上一步步爬去。谁知爬了几步,突然感觉不对,停下回头一看,厉致诚还站在原地,俊脸平和,一动不动。

“你怎么不动?”林浅问。

他淡淡看她一眼,嗓音温凉如水:“让你五分钟。”

如果说之前林浅只是被勾起了几分好胜心,那么此刻,她的满腔热血就完全被厉致诚的态度刺激起来了。

让她五分钟?

这不算高的岩壁,他居然还让五分钟?五分钟都够她爬完大部分路程了。

白占的便宜,林浅从不拒绝。此刻厉致诚明显轻视她的实力,可她一点也不会觉得被羞辱什么的。他要让,她难道还拦着他?让呗。

她赢定了。怀抱着这个念头,林浅心无旁骛,再度朝上进发。

而地面上,那群青年中也有华人,听到他俩的对话,大声喝彩,同时朝不同肤色的同伴解释。结果林浅爬了一截,就听到底下一堆叫好声——给厉致诚的。

“干得漂亮,伙计!”

而厉致诚听到这些声音,只侧转头,朝他们点头示意。然后继续双手插裤兜里,看着上方正争分夺秒、努力前进再前进,一心想要赢过他的女人。

唇角微勾。

——

林浅已经爬了2/3,眼看那难度最高的仰角,就在不远的地方。正要一鼓作气地继续前进,就听到下方那帮青年中有人在喊:“五分钟到。”

她心头一凛。

林浅其实虽然如厉致诚所说“容易热血”,但真的做起事来,心理素质却很好,也很专注。此刻她就告诉自己,不要往下看,不要管他有没有追上来,只管按自己的节奏攀爬。

谁知这时,就听到一道清清冽冽的嗓音,从下方传来:“林浅,我要开始追了。”

林浅正踏上岩面上的一个小凹槽,听到这平静却有力的声音,也不知怎的,心里突地一下,脚下就是一滑,差点就没站稳。

她深吸口气。

也不知他是不是故意扰乱她军心?但她已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阴险”,埋头继续往上爬。

很快就到了仰角下方。

尽管林浅一直告诫自己不要在意他,可下方一连串的惊叹声和喝彩声实在太明显。她几乎无法想象,他动作到底有多快多漂亮啊?

眼看前方就是“决胜点”了,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往下斜了一眼。

这一看,却吓了一大跳——厉致诚居然已经到了她的双脚下方!离她只有一个身位的距离了。

他这到底是什么逆天的速度啊?特种兵吗?

而这匆匆一瞥间,却只见他身形矫健、动作利落。长腿十分有力地蹬在岩壁上,被风吹得略显凌乱的短发下,俊脸沉毅而专注。瞬间又上了个高度,双臂已经抵达她的小腿旁。

林浅赶紧转头,往上拼命的爬。

可即使是公园里摆放的岩壁,最后的呈倒钩型的、接近120度的仰角,也是有难度的。加之岩壁上格外的滑,林浅试了几次,也没爬上去。

这时,她已经不用刻意去回头看厉致诚了。因为他瞬间已经爬到跟她并肩的位置,黑色身影在夜色里犹如一头敏捷的猎豹,牢牢低伏在离她不到一尺远的位置。

而他竟然也暂时停歇,不往上爬了,而是转头望着她,声音中又有了浅淡的笑意:“肯认输了?”

正处于全面战斗状态的林浅,一时间完全忘了这个人是自己的BOSS,也忘了他是自己强有力的追求者,头也不抬地倨傲地回了句:“去你的!”然后憋足了劲,再一次往上翻越!

谁知这次她踩的一块凸起的石头,异常的湿滑,甚至似乎还有一丝松动。而她脚下一晃,心里就“咯噔”一声——坏了!

身体骤然失去平衡,她一下子就脱离了岩壁,摔了出去……

下方传来一片惊呼声和惋惜的叹息。而林浅的身体已如风筝般随着绳索,胡乱晃悠。她惊出了一身冷汗,岩壁、厉致诚、树木、远处的舞台灯光,在她面前快速旋转。她下意识随手乱抓,试图在身体碰到岩壁时,抓到一个着力点,把自己固定下来。谁知就在这时,右手手臂忽的一紧,已经被人牢牢握住。一股大力朝她袭来,她的身体瞬间被那力量拉了过去。

恍惚间,只看到厉致诚漆黑清冷的一双眼。然后腰间已是一紧,被他牢牢搂住,整个人已经贴进了他的胸膛里。而他身形一转,就将她稳稳扣在了岩壁上,终止了她的失重和摇晃。

“没事吧?”下方的人纷纷问道。

“天!他是怎么做到的!”

林浅大口大口喘着气。尽管身上有安全绳索,可突然从那么高的地方失重,在空中乱转,还是让人心有余悸。她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厉致诚,用有些干涸的嗓音答道:“没事。”

厉致诚不发一言,只低头看着她。

高处的灯光,朦胧映在他的头顶。原来不知何时,又开始下起了细雪,在两人身边落下。林浅因为紧张,心跳还十分地快。而他的手还牢牢固定在她的腰间,将她锁在他和岩壁间。他的身体热而沉,林浅甚至能感觉到他胸膛里的心跳,紧贴着她的,“扑通、扑通、扑通”……竟跟她的一样快。

是在……担心她吗?

“没事,小事。”她轻声说。

“嗯。”他回答的声音也很轻,可锁在她腰间的手,却更紧了几分,“我不会让你有事。”

林浅望着他湛黑的眼,忍不住微微一笑。而就在这时,远处不知什么地方,传来沉厚绵长的钟声。

“咚——咚——咚——”与之伴随的,是不远处那些留学生们的齐声倒数:“十、九、八、七……”

竟然已经到子夜了。

厉致诚和林浅,还有下方地面上的青年们,都循声望去。

“四、三、二、一!”

不远处,传来热烈的欢呼声。而地面上的异国青年,也很应景地中英文夹杂乱喊着:“Happy new year!”“新年快乐!”“马……年……Happy!”

林浅怔怔转头,看着紧拥着她的厉致诚。

他也正看着她。

两人同时露出笑容。

“新年好。”

“新年好。”

林浅受的惊吓已经过去,此时被周围氛围感染,已恢复龙马精神,笑盈盈地抬头看着他说:“输掉的赌注,我已经践诺啦。”

厉致诚唇边的笑意也久久未褪:“嗯。”

林浅望着他的眼睛,真诚地说:“我的新年愿望是——爱达集团新的一年龙马精神,重回巅峰。”

厉致诚静静地看着她,没说话。

这时,地面上的人,已经开始呼喊着,拽林浅身上的绳索,想要将她缓缓放下地。谁知这一拽,却没拽动。

林浅也感觉到了。因为厉致诚那么有力的箍在她的腰间,纹丝不动。

然后他就突然俯下脸。

林浅心头一跳——他要吻她?

然而交错之间,却只感觉到他的气息拂面而过,然后他的脸,轻贴着她的,埋在了她的肩窝里。

不是一个吻,是一个拥抱。

半空中的拥抱。

林浅的脸完全贴在了他的胸口,闻着他身上清冷的气息。然后,就听到他在她的耳边轻声说:“我的新年愿望——”

林浅的心跳瞬间紊乱。

她成为他的女友?

她嫁给他?

却未料到,他以从未有过的低柔嗓音说道:“但愿我与林副官,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