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朝朝暮暮 · 上

发布时间: 2020-05-15 15:06:34
A+ A- 关灯 听书

林浅带厉致诚去了一家西餐厅。

已经九点多了,餐厅里人并不多。窗外的灯光无声映照,这里显得格外静谧。

侍者上前点餐,厉致诚接过菜单,却放在桌上。

“我英文不好,你做主。”

这个林浅是可以理解的。很多国人出了国门,都不愿意张口。更何况厉致诚以前还是个军人,要是他开口流利的英文,她才感觉违和呢。

林浅也不扭捏,看着菜单,麻溜地用英文给侍者报了一堆菜名。又看一眼对面的厉致诚,以更加麻溜的速度,向侍者低声嘱咐道:“……他不吃番茄酱,所有菜里不要放;牛肉……他喜欢大块一些;洋葱也不要放了,他不喜欢;饮料有没有茶?对,只要是茶就可以,英国红茶可以……不,他绝对不喝奶茶……”

正思索着他的口味还有什么偏好,突然感觉到两道灼灼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

一抬头,却见厉致诚微垂目光,拿起面前的玻璃杯在慢慢喝水。一切如常。

林浅忽的脸一热。

他应该……没听懂吧。这要能听懂,他高考英语听力起码得满分,平时听BBC毫无障碍的水平啊。

不可能的,一个军人平时哪里用得上英文。

这么想着,她又淡定起来。

——

林浅很快发现,这个夜晚,并没有她之前想象的那么焦灼、紧张和难熬。

等待上菜的时间,她还在纠结选择个什么话题,比较轻松自然。对面的厉致诚已脱了外套,只穿着件深灰色户外抓绒衣,双手轻轻放在桌上。林浅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在他的衣服上。嗯……这款防水保暖性能很好,外观也漂亮,显得男人的身材结实而匀称。他很识货,而且……其实还挺会穿衣服的。

这时,厉致诚语气平和地开口:“你经常来这家餐厅吃饭?”

林浅立刻答:“也不是经常,我在美国呆的时间也不算长,以前大学时寒暑假常来呆几个星期。这里我哥带我来过几次,感觉还不错。”

厉致诚眸色隽黑地看着她,点点头。

林浅自然而然又说起这里的菜色、厨师,周边的景点景致。厉致诚一直不是个话多的人,即使之前每次讲一些叫她心惊肉跳面红耳赤的话,那也是言简意赅利落分明。可林浅今天却发现,如果他有意与一个人深谈,却其实很擅长调节气氛和主导局面。

就譬如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讲。但他只偶尔发问或搭话一两句,就不知不觉把话题从餐厅引向她的大学生活;又从大学生活引向她的兴趣爱好……只是,当林浅发现这一点时,她的生平大事、家庭关系、喜恶习惯,基本已经被厉致诚了如指掌……

所以说,不动声色的接近目标,也是狼的特性之一啊。

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这番交谈是愉快而随性的。厉致诚的确像今晚刚见她时所说,没有带给她太多压力。只是在她每每讲得投入时,他会用那黑黢黢的锋芒暗藏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盯得她的心跳有点不稳,但那感觉并不叫人讨厌,甚至心中又涌起一丝那隐隐的、危险的甜意。

饭快吃完的时候,一直被主导着谈话的林浅,终于决定自己主导一把。

她的心跳有些惴惴的不稳,看着厉致诚在灯下英俊的面容。他的抓绒拉链一直拉到脖子上,领子竖起来,此刻的他,看起来只是一个很cool的青年。没有在公司穿着西装时的冷漠逼人,也没有运筹帷幄时的老练城府。这是一种挺奇妙的感觉,好像在你面前,他展露出了他的另一面。

无害的、像个普通男人的一面。

察觉到她的凝视,厉致诚放下刀叉,等她开口。

林浅:“厉总,我能问你三个问题吗?”

厉致诚看她一眼,嗓音低沉:“嗯。”

“第一个问题……”林浅微笑说,“那些商战的招,你是怎么想到的,有什么诀窍?”这要换别人,林浅肯定不问。有什么好问的,商战就是凭心眼儿啊。譬如她哥,机关算尽腹黑狠辣,她能学吗?学不会。

可厉致诚不一样。他之前一路环环相扣,全都能在兵法里找到依循,跟别人的商战不一样。所以这个问题困扰林浅很久了。今天难得气氛合适,终于问了出来。

而厉致诚听完这问题,眼中缓缓浮现极淡的笑意。

“想学?”低沉清润的嗓音。

林浅的脸一烧,答得坦荡:“嗯。这要换谁都会想学的。”

厉致诚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而后抬眸看着她:“只有一个原则,所有军事指挥官都熟知的、最简单的原则。”

林浅心头一凛。就听他继续说道:“我所有的行动计划,目的都是为了清楚一切可能的障碍,以确保在决胜点上,能以绝对的兵力优势,快速、高效地围歼对手。”

林浅一下子听怔住了。

这么简单?就一句话?

她仔细琢磨他的话。

“扫除一切障碍”……在之前那场“战役”里,他请君入瓮、声东击西,把司美琪引入明盛的圈套里,使得对方制定了一系列限制条件:交货周期、价格。

于是!当厉致诚再转战“中档包市场”这个决胜点时,司美琪完全抽不出兵力来对抗他的低价侧翼战。所以,这就是他说的“绝对兵力优势围歼对手”?司美琪的整体实力远胜爱达,可正像他所说,他的“所有行动计划”,庞大又复杂,亦真亦假,全都只是为了抽空司美琪在这一个决胜点上的兵力,这是他一早就锁定的战略目标……

仔细一想,真的就像他说的那么简单……

她的内心稍稍有点激动。这感觉似曾相识,正是当初爱达处于谷底时,他屡屡带给她的热血沸腾的感觉。

她抬头看着他,眸光清澈、笑意浅浅,脆爽地说了句:“谢谢,受教。”

厉致诚静坐不动,将女人的一笑一颦,眸光唇色尽收眼底。他再次沉声开口:“至于具体计策……”果然就见女人眼睛再次一亮,几乎是巴巴地望着他。

厉致诚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不急不缓地看着她说:“可意会不可言传,没法教。”眼见她眼中快速闪过失望神色,他却神色平静的抬手,端起线条优美的白瓷壶,又倒了一杯茶,放到她面前:“不过,我的下一次战役,两个月后发动。”

林浅心头一震,下意识端起他倒的茶,喝了一小口。嗳,她自己都没发觉,聊了这么久,已经口干舌燥。于是又喝了一大口。脑海里飞快闪过个不相关的念头——他还挺细心体贴的嘛……

这念头一闪而逝,然后就见他抬起幽沉的眸,看着她:“大战在即。如果想学,就跟着我。每一步,我们一起走。”

林浅的心,扑通扑通跳着。

有些事,她还模糊不定。

但是有些事,她无法抗拒。

她坚定地点了点头:“好。我一定会很用心的学的。”

厉致诚眼中再次闪过浅浅笑意,黑发黑眸的英俊容颜,在这异国他乡的陌生餐厅里,却依旧沉毅、冷峻逼人。

“第二个问题?”他低声问。

林浅其实刚刚说三个问题,是有些一时冲动。此刻就微垂下头,用银叉轻戳着面前没吃完的沙拉,同时用很平常的语气问道:“第二个问题……你对女人,也会用这样的心机和计策吗?”

她没抬头,眼角余光可以瞥见他正看着她,似在沉吟,又似在专注地凝视她。

“林浅,如果我用计以得到你……”片刻的静默后,他开口了,“那么现在,即使你的心还不属于我,名义上,也一定是厉太太了。”

林浅心头猛地一震,抬头看着他。

却撞见他平静而深黑的眼眸里。

她的心跳再次失控。

是的,危险的气息。

他说的是认真的。如果他用计,狡猾诡谲不择手段,她还真的没把握,能否逃掉。

明明很匪夷所思甚至不着边际的话语,他这么平平静静地讲出来,却有不容置疑的分量。

林浅低下头,继续用叉子戳着盘子里的那堆东西,戳、戳、戳……

却听他对这个问题做了最后的总结:“所以,你可以对我放心。”

简短的一句话,成功令林浅由之前的震动无言,变成了面红耳赤。

“我没有考虑什么放心不放心。”她狡辩,“我只是跟你随意聊聊。”

“嗯。”他盯着她不知何时已绯红一片的脸,低声说,“很好。我们的确应该‘随意聊聊’。”

林浅的脸还烫着呢,随口应道:“为什么?”

“因为,无论是作为下属,还是作为女人,你都应该对我了解更多。”

他的嗓音低沉而坚定,而林浅微怔之后,继续脸红中……

“第三个问题是什么?”他又问。

林浅定了定神。

抬起红润的脸,目光湛亮地直视着他的眼睛。

“如果有一天,你爱的女人,带给你抽筋剥骨那样的痛苦,你又会怎样?”

厉致诚也定定地回望着她。

短暂的静默后,他的目光平静不变。

“如果是我爱的女人,那我只能……”他轻声答,“甘之如饴。”

——

走出餐厅时,雪已停了。

夜色比之前更静了一些,城市依旧灯火璀璨。湿漉漉的街道旁,树木上时不时有簌簌雪花落下,空气寒冷但是清爽。

在这样的夜景里,人的心情仿佛也变得徜徉。

徜徉在这静谧华美的异国除夕。

所以当厉致诚提出“走走”时,林浅欣然点头。

也许是在餐厅聊得太多,而且是两人间第一次这样深谈,如今漫步于街头树影下,两人一时都没有讲话。

又走了一段,却听到前方隐隐传来歌声,听着调子,竟像是许多人在吟唱中文的《龙的传人》。

林浅便微笑开口:“我记得前面有个公园,可能是那里。”

厉致诚:“去看看。”

整个公园是一块巨大的圆形的绿地,坐落在城市中。厉致诚和林浅踏上一段白色台阶,抬头就能望见绿色的低缓的山坡,还有期间蜿蜒的白色便道。树影掩映间,可以远远看到前方竟有个舞台,灯光闪闪,音乐悠扬。不少人聚在舞台下,跟着音乐在唱歌。

两人刚走几步,就见几个学生状的华人青年步伐轻快地走过来,看到他们,热情地打招呼:“嗨,是中国人吗?新年好!”

林浅笑道:“新年好!前面是什么活动啊?”

有人答:“是留学生会组织的春节晚会。”

林浅转头笑看着厉致诚:“我们一起去看看这台‘春晚’。”

幽暗的夜色里,厉致诚眼中也闪现笑意:“好。”

隔近了看,舞台周围的人其实并不多,也就四五十人围聚着。而那舞台就地在公园的一块空地搭建,尽管之前下着雪,但似乎丝毫不影响大家的热情。

此刻,一个年轻女孩穿着金光灿灿的古装,拿着把扇子,正在台上跳古典舞《水月镜花》。虽然动作谈不上多专业,但台下却是阵阵掌声和喝彩声。厉致诚和林浅站在最外围,厉致诚脸色平和,林浅笑意盈盈。

人是一种挺奇怪的生物。

在国内呆着的时候,对春节越来越没感觉,对于打造得美轮美奂的春晚,也提不起太多兴趣。但此刻,观看着留学生自制的堪称简陋的晚会,看着台上台下的人神情激昂,甚至偶尔还有人红了眼眶,林浅的心情也变得澎湃起来。

她看得目不转睛,跟旁人一起用力鼓掌,大声欢笑。甚至一时间把身旁的厉致诚都给忘了……直至不经意间转头,才发觉厉致诚偏头看着她,俊脸在夜色里温和如雕塑,目光清亮而专注,不知已看了多久。

你站在窗前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却在桥上看你。

林浅脑子里瞬间就冒出这句千古浪漫佳句。那丝丝点点的朦胧甜意,再次在心中危险的冒了个小头。

这时,厉致诚却开口了:“你很容易热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