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他的负担

发布时间: 2020-05-15 15:05:35
A+ A- 关灯 听书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想要烧火的,不光是刚上任的领导,还包括下边的人——大伙儿都争先恐后来领导面前刷存在感。

所以这第一天九点刚过,林浅这里就排满了各部门想要面见厉致诚的预约,并且个个都称万分重要、十万火急。

当然不会同时有这么多紧急重要的事。所以林浅留个了心,谁的时间都没说死,只答应尽量安排。然后带着满满一张预约表,去见厉致诚,让他定夺。

冬日上午阳光灿烂,厉致诚就坐在色泽沉亮的桌后,正在看公司的一些基本资料:产品、市场、供应商、技术……闻言抬头,乌黑的眉头,轻蹙了一下。

林浅察言观色,试探性发表意见:“或者先挑一些关键部门见一见?”说完把手里的预约表递给他,上头已经用淡淡的铅笔标出了几项她认为更重要的日程。

这样的举动,也完全是从厉致诚的角度出发考虑——他既然全无商业经验,那就可能对整个企业是如何运作的完全没概念。这种时候,她林副官自然要为元帅分忧,小小的“闪”一下光。

然而林浅没想到,这一下完全没“闪”对地方。因为厉致诚接过预约表,只看了一眼,就放在了桌上。

“都推掉。”温凉平淡的嗓音,“我们上午出去。”

林浅对厉致诚,有点刮目相看了。

因为不管能力经验如何,有自己想法的领导,才可能是好领导。见他起身拿起西装外套,她也不多问,回座位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跟在他身后,下了顶层。

——

第一站居然是保安部。

林浅虽然心思活络,但不该问的时候,绝不多问。就这么跟着他,穿过保安部长长的走廊往里走。一路上偶有职员擦肩而过,但厉致诚走得极快,加之到底上班没几天也很少公开露面,所以居然没人认出他来。倒是苦了林浅,踩着双高跟鞋,“噔噔噔”跟着他的大长腿,引来无数侧目,还落后了他好大一截。

又走了几步,他忽然脚步一停,转头遥遥看她一眼,目光又落在她的双脚上。

林浅立刻主动举起手做自首状:“我明天换双平底鞋。”

“嗯。”他转身走了。

林浅站在原地,忽然笑了。

嗯什么嗯。嫌弃女助理穿漂亮高跟鞋的老板,估计就您一位了。

高朗就坐在最里的一间监控室里,看样子在值班。看到他俩来,并不惊讶,应当是早就跟厉致诚约好的。

他只是有些拘谨,小声说了句:“厉总、林助理,你们等一下。”就从柜子里拿出个黑色的包递给厉致诚,然后就站在一旁,垂首低眉、脸色微红的不讲话了。

厉致诚接过包,看他一眼,静默片刻,说:“你怕什么?”

高朗连忙摆手:“没……我没怕,就是还有点不适应。我很好,我很好。”

他俩老上司和下属叙旧,林浅当然乖觉地不插话,安静微笑立在一旁。

只听厉致诚又缓缓地说:“之前不告诉你们,有原因。”

林浅虽然还是一脸恬静,耳朵却立刻竖了起来。

却听高朗答:“嗯,营长,我们都明白的。都说商场如战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前期的确应该秘密做一些了解工作。”

厉致诚脸上竟浮现浅浅的笑意,朝他点了点头:“嗯。”

他俩问答之间,足见默契十足。一旁的林浅,却完全听愣住了。

敢情BOSS之前是把企业当成了战场,默默的一个人在进行前期侦查工作啊……难怪总看到他一个人到处乱晃。关键每次还都一脸淡漠沉静、生人勿近的模样,十分煞有其事。

林浅默默地望着他俊朗稳重的侧脸。

BOSS,你真的好求上进好敬业,我辈之幸也。

但是,真的也……有点愣啊。

——

到了停车场,两人走向他那辆路虎。林浅见他走向驾驶位,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厉总,要不我来开吧。”哪有让老板开车的哦!

厉致诚眉眼都没抬一下,拉开车门,直视前方:“待着。”

林浅:“……哦。”

——

爱达集团有一新一旧,两个生产基地。

旧基地,就是集团大厦后面那块辽阔的厂区,所生产的箱包,主要供应国内市场。现在由于市场大幅萎缩,许多车间已经停产。

林浅估计厉致诚已经在旧基地充分踩过点了,所以两人直接驱车去了坐落在相隔五十公里的响川县城的新基地。那里房租更便宜,交通也便利,霖市许多制造企业都把基地放在那里。

然而林浅没想到,新基地的状况比老基地还糟糕。

厂区无疑是很新很漂亮的——这里是在前任CEO主持下修筑的,投资巨大,专门用于生产供应国际市场的高档箱包。只是园区里如今人丁稀落,初步目测,至少有十分之九的车间停产了。仅有的几个在运作的车间,大概还支撑着海外市场那点可怜的销量。

林浅早有觉悟——厉致诚是个面瘫。所以从踏入这一塌糊涂的厂区起,也看不出他有什么情绪反应,只面色如常身姿笔挺地走在前头。但常理推断,正常人看到接手的是这么个烂摊子,多少会不舒服。所以在这种时候,林浅越发谨言慎行,减少在领导面前的存在感。

很快就到了生产车间门口。

高朗给两人准备的就是深蓝色车间工作服,厉致诚车上还准备了两张通行证。所以两人畅行无阻的踏进车间。

这个车间还在生产,长排机器轰隆作响。不少工人站在流水线上,不过也看不出什么激情,表情挺麻木平淡的。

两人刚往里走了几步,就有个胖胖的工头走过来,脸色挺臭的:“你们谁啊?怎么进车间了?”

厉致诚正低头在看流水线上的半成品包,长身而立,看都没看那胖工头一眼。那胖工头一时竟有点发愣。林浅心道:BOSS虽然平时没架子,举手投足的气场还是很强大的。

她立刻上前,拿出通行证和工作证,向对方解释一番,把人给打发走了。

在厂区里都走了一圈,两人最后去的,是用以堆放原材料的大型仓库。

此时已接近正午,阳光照在仓库外的水泥地上,灿烂又温暖。仓库里边,却是阴冷寂静,一片死寂。

这也是林浅加入爱达以来,看到的令她感觉最沉重的一幕。

堆积如山。

用以生产高档箱包的皮料,从地板到天花板,层层叠叠,箱箱堆积,无边无际。

这都是钱啊,废掉的钱,天文数字的钞票。

林浅写了这么多天报告,对爱达的这段衰败史已是了如指掌。前任CEO提出进攻海外的宏伟战略后,就立刻执行了“跑马圈地”的战术策略,理所当然地囤积大量原材料,以迎接“即将到来的爆发式增长”。

结果,真的是爆发了。

危机爆发,爱达快倒闭了。

她一边腹诽,一边偷偷瞥一眼身旁的厉致诚。却见年轻的总裁双手插西装裤兜里,抬头看着那些原材料,眸色冷冰冰的。

作者有话要说:路虎(注):我之前写成悍马了吗?笔误,改过来,我不喜欢悍马。

这几天太忙,没时间整理投雷名单致谢,今晚会补上的,抱歉。

——我是提供商业小案例的分割线——

爱达前期的战略错误和失败,在现实中并非没有典型。大家还记得澳柯MA冰柜吗?当时他的冰柜牢牢占据国内市场第一份额。现在却从市场销声匿迹。(糟糕,又暴露年龄了……)

但是他们犯了两个战略错误:

一、大规模扩张,冰箱啊空调啊,全线开工,结果没一样做好,将企业拖入了深渊;

二、在其他业务发展不顺时,居然将主业冰柜停产,以支持其他以为利润会更高的业务发展。最后连冰柜市场也丢掉了。这跟文中爱达,为了发展国外高端市场,连累国内市场,是一个道理。

一本商战书上讲过,从没听说过企业,因为做小的、专业的市场,而把自己做死。反而是盲目追求做大,结果做死了很多。仔细想想,真是如此。

做企业是这样,个人职业发展也是一样。我很同意一个叫“泡泡”的读者的留言观点,职业人更要专注,不要频繁跳槽,改换职业。道理一样:从没听说过,有人因为数年如一日,专注于自己的本专业,而把职业生涯越走越糟的,都是越走越好;反而是换来换去,最终一事无成。

昂,随便说了点感想,大家随便看,也算是随性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