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56

发布时间: 2020-07-02 17:14:40
A+ A- 关灯 听书

“你发的什么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我只是有点意外,我还以为以后你会嫁给我。”

“你千万不要说,你是在嫉妒你大哥!”我被他的表情与腔调气到昏头,连这么没水准的话都喊了出来。

“你不妨就这么认为吧。”程少臣转头又大步向前跑,这一回我再也追不上他的脚步。

少臣第二天就走了。我一度担心他拒绝参加我的婚礼。

但我与少卿结婚的前一天,他还是回来了,在婚宴上替少卿挡了几乎全部的酒。

那天他与少卿在球场的事,被好事者渲染得五颜六色,派生出七八种版本。

不过当少卿与少臣以谈笑风生、相亲相爱的姿态现身于公众面前时,大家的眼神又开始疑惑。

酒宴散后,我问少臣:“你会祝福我的吧?”

“当然。”

“你为什么打少卿?”

“早说过了,不关你的事。”

如果可以,我的确希望永远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动手打了少卿。

我们蜜月刚刚归来,家里掀起了轩然大波,公公婆婆不知从何得来小道消息,说有人看见少臣与紫嫣同时出现,并怀疑他们一度住在一起。

老爷子大怒,一个电话打过去,结果少臣完全不否认,气得公公差点背气。婆婆一边抹泪,一边称少臣肯定中了邪,被妖女下了套。少卿则面色惨白。

这是多大的一桩丑闻。若不是婆婆抱着公公的腿,老爷子可能当天就想杀过去。

他与少臣本来就常常硬碰硬,这回则是彻底走了火。

可是他霸道一世,偏偏总拿少臣没办法,只好一想起来就在家中跳脚叫骂,还要努力地避开少卿与我。

有时我想想,倘若把少卿换做少臣,他一定不会被逼到今天这个份儿上。如果他爱此嫣,无论家里多么反对,他一定能够娶到她;如果紫嫣不爱他,那么无论他多爱她,他一定能够全身而退。

可惜少卿不是少臣。用少臣的话说,他大哥温厚、善良、忠诚又孝顺,所以受伤的总是他。

如果我再天真一些就好了,那样我会相信这世上真的有童话。女孩爱男孩子,因为得不到回应,用相似的面孔替代。但无论如何,最后她终于得偿所愿。

可惜我太了解少臣。以前他尚且不爱紫嫣,这种时候他更不可能背弃着家族名誉与兄弟情谊突然爱上她,“爱”这东西在他的世界中排不上好名次。

而且,他虽然并非贞洁烈男,却有奇异到接近洁癖的伦理观。比如,他绝不会与曾经是他哥儿们儿女友的女子交往,即使他再欣赏对方。所以,他怎么可能去与紫嫣搞暧昧?

也许他故意气公婆,因为他对于他们插手少卿恋情的事一直不满。也许他只是为了让少卿与我安心过日子。

但愿如此。

2001年

少臣回国了,却不愿回家效力。公公怒:“拧巴小子,是不是我生的?随他去!”

他般进临时租住的单身宿舍那天,少卿正在外地,我开了几小时的车去看他,带去婆婆给他准备的一大包补品,够他吃一整年,又帮他把全部东西收拾了一遍,在记事本上一一标记。

他不喜欢别人碰他的私人物品,自己又不愿收拾,所以他屋里总是堆满箱子,需要什么就临时找。反正他记性好,永远记得住东西放在哪儿。

我问:“紫嫣还好吗?”

“嗯。”

“其实你没必要为了瞒住我,自己受那么大的冤屈,让所有人误会。”

“那个孩子……”

“与你无关。”

“但是与少卿有关,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静雅,女人还是傻一点比较有福气。”

“其实……那孩子并不是紫嫣自己不要,而是你要求她……”

少臣的脸色变了,于是我知道我蒙对了。

这样才合理。当初紫嫣主动离开少卿,但留下了他的孩子。

少卿当时离胜利只差了一小步,却选择了放弃。公婆虽然容不下紫嫣,却一定容得下他们的孙子或者孙女。而少卿却不知道。

因为他将娶的是我,而这是我多年的心愿,所以知道实情的少臣甚至无法阻止,只能用网球砸了他两下以泄愤。

然后他找到紫嫣,利用他在她心中的地位,劝说她打掉那个她本想留下的孩子。

所以他才会心甘情愿地照顾她许久,心甘情愿地为她背负恶名。他负她两次,一次拒绝她,一次利用她,或许让家人误认为他俩有暧昧,便是他补偿的一种方式。除此之外,无法再多。

我从来不是个聪明学生,数理化很差,成绩中游。可是我偏偏很喜欢做推理题,并且准确率高。理论上说,这不太合理。

我一度为此自豪。可是现在,我希望自己再笨一点才好。

“你相信吗……其实我能容得下那个孩子,真的。即使那时少卿要回头,我也能承受。你不应该让少卿一直误会她,这样对她不公平。”我喃喃地说。

“温静雅,我请求你,永远都不要让我哥知道,那孩子并不是紫嫣自己不想要。紫嫣自己不会说,我也不会说。”

“你让我一辈子背负着良心的罪吗?少臣,你本来不需要为我做这些。”

“我不是为你一个人,我是为我们家。这世上的人对我而言只分两种,家人,还有外人。你不要为了外人而去伤害家人。”

“如果那孩子留了下来,那也是你的家人。”我冲动起来。

“大嫂。”少臣低低地喊了一声。这是在私下里他第一次喊我这个称呼,“从情理上讲,或许你觉得对她不公平。可是之前她接受了我爸妈的条件,如今她又接受了我的条件。这是她自愿的交易,从形式上说,是公平的。你没有对不起她,这件事你没有任何错。可是,如果你用真相再去伤害我哥一次,再去骚扰我爸妈一次,那就是你的罪过。”

2004年

我与少卿的婚后生活波澜不惊,偶尔小吵小闹。

果然距离才能产生美,天天同一张桌子吃饭,同一张床睡觉,他不再是那个斯文优雅的大哥哥,不再处处顺着我,我也不再是那个活泼甜美的小妹妹,什么都听他的。

有时他被我气坏了一整天都不答理我,我也曾经摔了门想要跑回娘家去,不过总是跑到半路又灰溜溜地回家。

这样挺好的,以前他站得似乎太高,我总是需要仰视。现在,我的脖子不用再那么累。

公公很严厉,可是对我很慈祥。婆婆很挑剔,可我一点也不怕她。

少卿不是温柔体贴的人,但是他也会记得情人节送我玫瑰,结婚纪念日时送我礼物,偶有空闲也会带我出去观光。

我觉得很幸福,只除了一点,关于孩子。

少卿从我们的新婚之夜就开始避孕,万无一失。我每每提及孩子,他总是说:“静雅,你自己还是个孩子。”

我知道他的心结。他克服不了他曾失去过一个孩子的障碍。

他甚至在南华山的香火堂里买下一个小小的牌位。他对我说那属于一位故人。

每次去那里时,我会自觉地走开,让他可以在那里独自点上一炷香,静静缅怀。

他从来不提往事,也不喜欢听我回忆。他偶尔忧郁并陷入沉思,但从没在梦中叫过别的女人的名字。

当公公到邻城开会当晚回家后,我们平静的生活终于有了一点点新鲜感。

公公乐呵呵地对婆婆说:“你给小二媳妇准备的东西可以拿出来了。”老人家提到少臣时总是两种极端,要么气愤异常,要么满面春光。

婆婆说:“别瞎美了。他交往过的女朋友没一打也有十个。哪个你都说还可以,但是哪个都没戏。”

“这个不一样,真的不一样。你相信我肯定没错,儿子可是我生的。他喜欢什么样的,我会不知道?”

“你还说过他绝不可能跟那妖女在一起,肯定是谣传。结果呢,小二到现在也没否认过。”

“咳咳,你别提那女的了,别让小雅听见心里不好受。那事挺蹊跷,不过小二现在毕竟没跟她一块儿是吧?”

两天后,少臣新女友的生辰八字,祖宗八代已经被调查得清清楚楚。这回婆婆居然也很满意。

那女子模样秀丽,举止得体,气质优雅,家世清白,工作体面,口碑甚好,无不良记录。

“小二平时虽然任性了点,在大事上倒是很有分寸。”婆婆看着那厚厚一摞资料点头,那摞资料中甚至还包括了那女子少年时代的一张考试卷。,

幸好我不用被他们这样盘查。做程家的媳妇真是不容易,怪不得紫嫣被逼得无法回头。,

我给少臣拨电话:“恭喜恭喜。”

“嗯?”

“听说你快结婚了?”

“造谣。”

2005年

少臣果然要结婚了,新娘没换人,是那个叫安若的、全家都看着很顺眼的女子。我很喜欢她。

那天的婚宴上,少卿喝了许多酒,笑得也比平常多。

晚上我扶他上床休息,帮他脱衣擦脸,突然被他一身酒气地压到身下。他目光迷离,低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知道他此刻眼中是谁,但我伸手抱住他,闭上眼睛承受着他突如其来的热情。

后来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公婆比我还要高兴,只有少卿表情一片茫然。

起初几个月,我妊娠反应严重,他手足无措地看着我,像做错事的孩子,只有紧张与不安,而没有期待与欢喜。

少卿的反应冲淡了我的喜悦。我可以体谅,但是我做不到视而不见。

少臣倒是对这个胎儿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兴趣,兴致盎然地猜测究竟是男孩还是女孩,他的答案变来变去。

其实我早就知道是女孩,但我偏不告诉他。

某次他用手指戳在我的肚子上,被胎儿踢了一脚,立即笑嘻嘻地说:“应该是男孩,最好是男孩。”

“你怎么也重男轻女?”

“你们若生了男孩,从概率上说将来我们生女孩的可能性会更大些。”

“去,凭什么我生男生女都为了满足你的无聊心愿?”

“我也是为你好。难道你没听说,男孩跟妈比较亲,是母亲的守护神?”

“我也没见你跟妈多亲近啊。”

“那是因为我妈够强悍了,不需要我保护。而且不是还有大哥吗?”他继续隔着厚厚的衣服戳我的大肚子,细声细气跟我肚里的孩子对话,“喂,我是你叔叔。再来一下。”

我一巴掌拍开他的手:“没大没小!那么喜欢自己回去生一个玩去!”

他不再捣乱,临走时很肯定地说:“一定是男孩。”我的行动越来越不便。少卿很耐心,大多时候也很温柔,替我找来口碑最好的医生与孕妇助理,即使工作很忙也会陪我去做产检,甚至愿意陪着我回娘家住,每日听我爸发发牢骚,忍受我妈的唠唠叨叨。

晚上我总是翻来覆去睡不好,少卿也被我搅醒一次又一次。白天我可以尽情补眠,而他则需要高强度的工作。我很过意不去。

我说:“我们分开睡吧。”

少卿说:“别耍孩子脾气。”

2006年春

春节这天,我与我的妯娌安若在一起时,遇见了紫嫣。

紫嫣还是那么美丽,飘然出尘,亭亭玉立宛如空谷幽兰。我若是男人,我也会爱好同情她怜惜她。而此刻,我只觉得内心有愧,仿佛小偷作案被抓现形。

她看向我的眼神很镇定,却在看到安若的那一刻飘忽,我突然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