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55

发布时间: 2020-07-02 17:14:38
A+ A- 关灯 听书

帮她摆平了。

我一度后悔请他帮忙解决紫嫣的麻烦。因为有一回紫嫣病了,我去照顾她,帮她清理废纸篓时发现,满纸篓里都是被揉成一团团的素描或者线描,每一张又都是他。

我们上大一时,少卿哥已经出国读研究生。我以喜欢国外盖了邮戳的邮票为借口,继续与他保持着通信,在信中絮絮叨叨地讲故事。

他最关心少臣,可是少臣讨厌写信,电话里也只是三言两语,所以我信中的内容多半都在讲少臣,近期做过什么事,胖了还是瘦了,选修了哪几科,最近爱好哪些运动与娱乐。至于我自己的事,却是很少提。以至于有一回少卿哥来信时顺便提了一句“静雅,你现在是长发还是短发”时,我激动地哭了。

少臣总说,我重色轻友,为了私欲不惜出卖他的隐私。这话讲得真够难听。

那时电脑已开始渐渐普及,但少卿哥为了我“收集邮票”的愿望,每次都换了花花绿绿的不同邮票寄纸信给我,其中有几张邮票,我同学说,那是绝版票,很珍贵。

那些信是我最宝贵的物品,我小心珍藏,三年下来攒了很厚的一叠。只是信中的内容,总是只有寥寥数笔,与少臣偶尔在我的信下给少卿哥附注的问候差不多的字数。

1998年春

大四下学期时,少卿哥回国,加入自家企业。而我只想顺利毕业,早日回家,所以日日忙于实习和论文。

少臣就在当地实习。虽然他跟我的专业跨度如此大,但我的实习报告与论文都有赖于他的帮忙,所以我很没出息地赖着他,得以与他在同一家公司实习,每天受他恩惠的同时被他鄙视,就像小时候。

紫嫣回家了,因为她的阿姨得了重病,那是她唯一的亲人。她找了最轻松的一家单位一边实习一边照顾她的阿姨。

紫嫣临时走时,我给她一张银行卡,那里面有我四年来省下的零用钱,虽然算不上太多,但也足够一个不太奢侈的同学在校园里生活四年。紫嫣虽然焦急又憔悴,却眼神坚定地拒绝了我的好意。

我非常受伤。后来少臣说:“你给她我大哥的电话号码。我会跟大哥说一声,请他必要时帮忙。”

紫嫣的阿姨一个月后去世了。她给我打来电话,谢谢我对她的关心与帮助。她说少卿哥帮她找了最好的医生,医院也给了最大的优惠,虽然没有留住阿姨的生命,却使她在最后的日子里少受了许多苦。

少卿哥是个善良的人,甚至亲自出面帮她料理了阿姨的后事。紫嫣说,这全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因为少卿哥把她当做我最好的朋友。

1998年夏

距毕业不到一个月时,少卿哥出差时到我们学校来看我,我惊喜异常。

他请我和少臣吃饭,还有紫嫣。

在餐桌上,我明白了一件事。少卿哥喜欢紫嫣,而紫嫣接受了,他俩已经是一对恋人。

我借口去洗手间,在里面哭泣。因为怕被人发现,我去的是楼上一层的洗手间。出来时,我偷听到他们哥俩的对话,原来他们也上了同一层楼。

.少臣说:“大哥,静雅喜欢了你十几年,你平时装不知道便罢,现在却选择了她的好朋友,你置她于何地?”

少卿哥说:“她对我只是小女孩的迷恋,我也只把她当小妹妹。你不要怪紫嫣,她什么也不知道。”

少臣沉默,少卿哥又问:“少臣,你是否还有话跟我说?”

“……没有。”

“你刚才明明有话要说。”

“……你知道她是谁的女儿吗?”

“知道。少臣,你该不会也跟爸妈一样顽固又守旧,认为父债要女还吧?当时她只是小姑娘,一切与她无关。”

“爸妈不会同意。你本不该去招惹她。”

“少臣,如果有一天你也爱上一个女子,你就会明白,理智与情感不可能分得太清楚。”

“爸妈不会同意的。”

“可是你会祝福我,对吧。”

“……是的,大哥。任何时候我都希望你幸福。”少卿哥与紫嫣一起去看电影。我和少臣拒绝了他们的邀请,少臣送我回学校。

“想哭就哭吧,别憋着。我保证不笑话你。”少臣说。

“我没事。你要知道,真心喜欢一个人时,会希望他幸福。”

“拜托你别笑。你笑得比哭更难看。”

少臣脸色煞白嘴唇青紫,也绝不会比我好看到哪儿去。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影子,半晌后说:“如果我哥受到伤害,那么罪魁祸首一定是我。现在我开始后悔,如果当初与她在一起的是我就好了。”

虽然我的脑袋一直都不聪明,可我完全听得懂少臣的话。

他希望与紫嫣在一起的是他自己,并不代表他喜欢紫嫣,虽然他也并不讨厌她。这样希望,只是因为,他既怀疑紫嫣与少卿哥在一起是因为他那肖似自己的容颜,又认定他的父母必然会对少卿哥的这段恋爱设下阻碍重重,或许他还担心紫嫣会报复他们家。而少卿哥投入过深,注定受伤。

早在几年前,少臣就对我讲过他家与紫嫣父母的纠葛。紫嫣的父亲本是程家的员工,他叛离程家,陷害程家,最终也受到法律制裁,死于牢狱中。

“可是她很无辜。我爸本不该这么赶尽杀绝,也许那次彻底触了他的底线。”当时少臣这样说,然后请我多多照顾紫嫣。

如今,他亲手将紫嫣推到了他最爱的大哥的身边。他最无法忍受事件脱离他掌控的局面。

1998年秋

少卿哥与紫嫣的恋情,在我与少臣的掩护下,巧妙地瞒过了程家的伯父伯母。而少臣也即将出国读书。

我同时失去暗恋的对象,最好的朋友,以及童年的玩伴。今后,我没有勇气再去迷恋少卿哥,我也没有办法装作若无其事地与紫嫣继续亲密交往,甚至在我需要找人倾诉找人泼冷水时,那个人也将要远去万里。

思及这些,我在少臣的送行宴上哭了起来。

长辈们说:“静雅果然与少臣的感情最好,这么不舍得。”“早说了要她与少臣一起出国,也好有个照应,怎么她就不肯呢?”

是的,我也后悔了。我本以为我在这里,至少可以不远不近地守着少卿哥哥,听他讲话,看他笑。现在我知道,为了我自己好,我其实应该躲得越远越好。

少臣在大家的哄笑声中拉着我出去。他很少劝慰人,他只是帮我找个地方,让我可以痛快地哭。

等我哭够了,少臣说:“温静雅,如果你我都到了三十岁的时候,彼此还没有合适的人,不如我们结婚吧,总好过跟不熟悉的人一起生活。”

我又哭起来:“去你的,我的行情才不会那么差!”

“随便你。只是你得擦亮眼睛,找一个爱你胜过爱他的人,不然你一定会吃亏。”

2000年

少卿哥与紫嫣的事终究曝了光,因为他打算娶她。

我不知道这其中有多惨烈,因为当时我被公司派到外地学习半年。妈妈在电话中说,向来懂事又听话是我们这群同龄人标本典范的少卿哥,这回不知怎么就魔障了,与家里誓死抗争,程伯父几乎要与他断绝父子关系,萧伯母气得病倒了。

“还好那个女子识时务。”妈妈说,“她接受了程家开出的条件,主动离开少卿,已经出发去欧洲留学了。”

我的心沉到谷底。妈妈说,少卿哥被有着军官作风手段强硬的程伯伯软禁在家中,已经两星期。

回家后,我去看望少卿哥。他瘦了很多,全无往日儒雅的风度与翩然的神采,但是他这样憔悴的面容与神情仍然令我心动与心疼。

在那此瞬间里我第一次恨秦紫嫣。这个男人正在为了他俩的未来拼死抵抗,而她一句“我累了”便飘然离去。或许得到的太容易,所以她放弃得这么轻率。

萧伯母见到我很高兴。她说静雅你一定替我们好好劝少卿。少臣不肯回来,拒绝插手这件事,能与少卿说上话的也只有你了。

我终究还是背叛了萧伯母的信任与托付。我天天来陪少卿哥,令程宅的所有人放松警惕,所以我顺利地帮少卿哥偷出护照,替他买好机票,并亲自开车把他送到机场。

萧伯母,即后来我的婆婆,直到若干年后,每逢教育我时,还时不时地翻旧账,拿这件事上纲上线地给我扣帽子盖罪名,每每令我表面不敢反驳半句又内心抓狂。

直到很久以后我也不知这件事我是否真的做得对。因为两周后少卿哥形销骨立地回来,出了一点意外,又大病一场,差点赔上性命。

他是否找到了紫嫣,他们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他终始没有说过,或许这会成为一个永远的谜。

在他昏迷不醒的那些日子里,我日日守在他的病床前。他说得对,我们两家这样熟,虽然无血缘关系,但我一直如同他的小妹妹。他对我只有亲情,没有爱情。

那里我多怕他再也不会醒来。我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为他读书念报,讲我们小时候的事:有一回我和少臣在山上迷路,他一路找到我们,背着我下山;那一年大人们都不在家,我把做饭的阿姨气跑了,所以他为我和少臣连续做了一星期的煮饭公……

因为他始终没有任何反应,所以我给他讲我从何时开始喜欢他,我记得住我喜欢他的每一个瞬间,他在校运会上做旗手的时候,他参加演讲比赛的时候,他低头沉思的时候,他第一次在我面前醉酒的时候,甚至还有他为紫嫣憔悴的时候……

我罗罗嗦嗦说了那么多,说到声音沙哑。我说:“请你振作起来。生活不是只有爱情,你的人生也不是只属于一个人。你现在这样子,何止对不起对你寄予厚望的父母和师长们,你连我都对不起,我喜欢的人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再后来,我趴在他露在被子外的胳膊上睡去,泪水一滴滴落下,洇湿他的袖子,洇湿他的被褥。

我在梦里回到小时候,那里我顽劣无比天天上房爬树,有回从树上掉下来,他来不及接我只好自己做肉垫,被我撞倒在地。他躺在地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我以为他死了,哭得惊天动地,后来他突然睁开眼睛吓我。

那时候真是好,可惜再也回不来。”

我在流泪的梦中感到有一只手轻轻抚摸我的头发。从我的少女时代开始,它便再也没有这样对待过我。我继续趴在那只已经濡湿一片的胳膊上不敢动,生怕美梦惊醒,然后我听到少卿哥沙哑的声音:“静雅,如果你的心意到现在仍未改变的话,那么,请你嫁给我。”

这场婚姻事令温家与程家欣喜万分,只除了不知所措的我。

但多票对一票,我微弱的反对声音淹没在长辈们如潮般汹涌的欣喜中。

就这样随他们去吧,随命运去吧。这么多年,我那么用力地想念他,那么用力地遗忘他,现在,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拒绝他。

婚礼筹备得很快。婚礼的前两周,少臣突然回家了。

我去找他,被告知他与少卿去打球。我心下不宄,一直在少卿屋里等着他们。

那天他们回家很晚,少卿哥是被少臣扶回来的,他的胳膊绑着绷带,而腿也显然受了伤,一回家就躺到床上,以后的几天都不能正常活动。

少卿说,打球时少臣失了准头,几次将球甩到他身上。

我与少臣玩过球,他那个人,如果只需五分力气,他绝不多用一分。而少卿身上的伤,如果用球来砸,那他分明是用了百分之二百的力气。第二天早晨我碰到正晨跑的少臣,见到我,他也没放慢速度,我追了很久几乎上气不接下气才追上他。

“你为什么打你哥?”

“我跟我哥的事,与你无关。”

“以前是与我无关。可现在你打的是我的未婚夫。”

少臣停下脚步,朝我笑了笑:“那倒是。我居然忘了向你道贺,恭喜你这么早就能嫁人,并且如愿以偿。”